文章分類: 重建論壇

災後的省思:我們必須像山一樣的思考

文/李孟霖 - 10 四月 2011 - 2 篇回應

災後的省思:我們必須像山一樣的思考

澳洲「雨林資訊中心」創辦人John Seed來台訪問,走訪屏東八八災區後表示,「我們必須像山一樣的思考,山應該更了解水災,當演化與生態的深刻意義內化到心中,一種對所有生命的認同感會油然而生。」

福島災變 核電廠危機圖解

文/苦勞網特約記者孫窮理 - 14 三月 2011 - 福島災變 核電廠危機圖解 已關閉迴響。

福島災變 核電廠危機圖解

福島災變再次說明了:永遠無法解決「核災 變」與「核廢料」問題的核能發電,不能是減少碳排放的選項,我們期望福島災變能在傷害最小的情形下,安然渡過,也但願它能夠繼三哩島、車諾比之後,成為人類 反思、走出核電夢魘的契機。






日本8.9震災教我們的事

文/米果私生活.意見部落格 - 11 三月 2011 - 31 篇回應

日本8.9震災教我們的事

8.9級強震,日本人教會我們什麼是面對天災該有的謙卑與準備,冷靜與行動力。不管是政府機關、自衛隊、媒體,還是一般百姓,所謂的推友,宅男等等。也看到NHK示範了所謂媒體的高度與專業。






不只是流浪:被迫任意遷徙,Pangcah無妄受災

文/何欣潔 - 1 二月 2011 - 不只是流浪:被迫任意遷徙,Pangcah無妄受災 已關閉迴響。

不只是流浪:被迫任意遷徙,Pangcah無妄受災

「我們失去了土地,就沒有未來可言!」新一代的原住民族「還我土地」運動隨吹響號角。與上個世紀的運動相較,年輕的運動者要面對的不只是族群自治的考驗,還有百年來部落被當權者隨意遷徙,支離破碎的「部落防災地理觀」。






天災猶有情,地制滅原鄉?

文/鐘聖雄 - 14 十二月 2010 - 1 篇回應

天災猶有情,地制滅原鄉?

高雄縣那瑪夏、桃源、茂林鄉在去年慘遭莫拉克風災肆虐後,不但原鄉重建步調牛步,如今可能又要面臨「滅鄉」的命運;只是,這次消滅這3個原住民鄉的不是天災,而是「地方制度法」。






災後一年(6)「福利殖民」對原住民族長久的發展非常不利。

文/柯亞璇 - 13 十二月 2010 - 5 篇回應

災後一年(6)「福利殖民」對原住民族長久的發展非常不利。

倘若能發揮部部落運作機制,協助受災族人度過災難的過渡期,對原住民來說何嘗不是發揮「部落運作機制」的好機會?也證實部落組織運作,的確有別於當代主流政府的「管理方式」。






一年災後(5) 無所有權之受災戶,請求安置之權力不應被剝奪。

文/柯亞璇 - 7 十二月 2010 - 一年災後(5) 無所有權之受災戶,請求安置之權力不應被剝奪。 已關閉迴響。

一年災後(5) 無所有權之受災戶,請求安置之權力不應被剝奪。

賴中強律師表示,「永久屋」是一個以財產權的補償為核心的政策,就是說因為你山上有一個房子,所以政府才替永久屋代了平地給你一個房子,而不是去保障受災戶的生存權。






災後一年(4)「回家的權利」是不可以被剝奪的。

文/柯亞璇 - 28 十一月 2010 - 1 篇回應

災後一年(4)「回家的權利」是不可以被剝奪的。

林三加律師表示,在重建政策沒有非常明確之下,有族人不斷收到要簽署永久屋意願書的要求。不管是地方政府或是慈善團體都造成這樣的困擾,產生很大的法律上面的疑惑。






災後一年(3) 生活重建中,唯一沒有被重建的就是「部落」。

文/柯亞璇 - 24 十一月 2010 - 3 篇回應

災後一年(3) 生活重建中,唯一沒有被重建的就是「部落」。

王增勇表示:「災後的重建並不該是社會福利來擴大版圖的一個過程,而應該是回來問,在這個過程裡面到底有沒有讓在地的部落更有力量。」






災後一年(2)重建,錯在哪裡?!

文/柯亞璇 - 22 十一月 2010 - 6 篇回應

災後一年(2)重建,錯在哪裡?!

圓桌會議主持人之一的林益仁表示,災難是台灣的一部份,我們必須要學習跟災難相處。這場論壇邀請原住民以及NGO、政府代表找來,希望促成對話的開始。希望能從「三方彼此不理解」到「一個對話的窗口建立」。






災後一年(1)各方通力合作,重建工作為何仍艱難不順?

文/柯亞璇 - 21 十一月 2010 - 7 篇回應

災後一年(1)各方通力合作,重建工作為何仍艱難不順?

11月12、13日在台灣師範大學舉辦「一年過後:原住民族災後重建與永續發展國際學術研討會」,進行災區的族群代表、NGO代表、政府代表之間的對話。本文為系列報導之一。






你被「一條」安全的路綁架了嗎?(上)

文/胡慕情 - 25 十月 2010 - 5 篇回應

你被「一條」安全的路綁架了嗎?(上)

當莫拉克原鄉災區道路降限,修復緩慢出入不便,梅姬颱風重創蘇花公路,中央與地方政府對道路修復的態度,顯然大不相同。當花蓮縣府要求立即興建「一條安全的路」,究竟何者才是真正安全的回家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