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遷村

再度搬家─好茶部落即將搬入瑪家農場

文/柯亞璇 - 8 十二月 2010 - 再度搬家─好茶部落即將搬入瑪家農場 已關閉迴響。

再度搬家─好茶部落即將搬入瑪家農場

住了三年多的隘寮營區安置所的好茶部落居民終於要在12月遷居到瑪家農場,部落族人也希望遷居到瑪家農場之後,所有的生活條件可以慢慢改善。

「普力姆部落」誕生─中間路永久屋落成入厝

文/李孟霖 - 30 十一月 2010 - 5 篇回應

「普力姆部落」誕生─中間路永久屋落成入厝

屏東縣牡丹鄉中間路部落永久屋,在公部門協調、世界展望會協力興建及英業達集團的贊助下,共興建45戶,每戶32坪。日前舉行永久屋入住典禮,並以當地地名「普力姆puljimu」作為新部落的名字。






屏東萬金村:樂與泰武為鄰,拒和水患作伴

文/查慧瑛 - 18 十一月 2010 - 4 篇回應

屏東萬金村:樂與泰武為鄰,拒和水患作伴

泰武永久屋基地外的林蔭大道上,出現了一整排白布條,萬金村民抗議政府未善盡永久屋區外排水規劃,恐使易淹水的萬金地區,未來面臨更嚴重的水患。






自己的祭典─小林夜祭

文/陳昭宏 - 26 十月 2010 - 自己的祭典─小林夜祭 已關閉迴響。

自己的祭典─小林夜祭

一場難得沒有官員致詞,沒有政客拜票的地方活動,一場不是表演觀光化的祭典,一場被風雨吹殘過後,又在風雨中舉行的祭典,一場因為在地人期待傳承且從中獲得勇氣的祭典,在風雨的山區裡,展現自己。






風雨新生,小林夜祭

文/何欣潔 - 25 十月 2010 - 6 篇回應

風雨新生,小林夜祭

高低層疊的吟唱中,有人忍不住大聲號哭,不能自己;大多數的人平靜唱出古老的曲調,默默度過這得來不易的一刻。扮演主祭的尪姨、向頭在圓圈中央獨舞,時而高呼,時而以竹器盛裝的酒杯予族人輪飲,眾人舞步也從未停歇。






長治百合系列(8)媽媽,那以後我們要回哪裡?

文/柯亞璇 - 23 十月 2010 - 2 篇回應

長治百合系列(8)媽媽,那以後我們要回哪裡?

顏秀美家是吉露部落第一個蓋國民住宅的住戶,可是卻沒有核配到永久屋。她說:「我們的部落已經不能居住,為什麼我們不能核配到,我也表示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怎麼知道政府在規定什麼東西?」






重新出發前夕 小林夜祭練習日記

文/何欣潔 - 21 十月 2010 - 2 篇回應

重新出發前夕 小林夜祭練習日記

經過了一年的平復與醞釀,小林村的夜祭小組找回了祭典中世代相傳的勇士、向頭、尪姨,也邀請耆老參與今年的祭典籌備,即將在10月22日登場,居民老少齊聚練習,迎接盛會。






遷村,換房也換鄰 村民還要再適應

文/查慧瑛 - 19 十月 2010 - 遷村,換房也換鄰 村民還要再適應 已關閉迴響。

遷村,換房也換鄰 村民還要再適應

泰武村永久屋的營造規劃,由居民、鄉公所,以及認養單位紅十字會共同討論,根據目前開會結果,5人以下的28坪住宅蓋在一排,6人以上的34坪房屋蓋在一排,如果隔壁住的房型和自己的不一樣,就得準備換鄰居。






遷村前最後一場豐年祭 泰武期待文化館傳承歷史

文/郭恆成、圖/ 郭恆成、查慧瑛 - 17 十月 2010 - 4 篇回應

遷村前最後一場豐年祭 泰武期待文化館傳承歷史

泰武村遷村前最後一次豐年祭,族人共飲連杯酒、吟唱古謠和跳舞。遷村後,是否能在未來的永久屋基地保有豐年祭等文化傳承,泰武村重建委員會正在尋求解決之道。






長治百合系列(7)吉露村:我們是遷村,為什麼要限制我們?

文/柯亞璇 - 13 十月 2010 - 6 篇回應

長治百合系列(7)吉露村:我們是遷村,為什麼要限制我們?

雖然是集體遷村,但吉露村卻仍有許多族人至今流浪在外,申請不到永久屋,也無法回山上的家。至於坪數部分,如果是「長治百合園區第一期」,核配坪數則有大有小,並不像好茶遷村每戶都有32坪。






瞎子摸象的遷村模式

文/劉瑋婷 - 5 十月 2010 - 29 篇回應

瞎子摸象的遷村模式

長治百合部落園區的佳暮村民針對未獲核配的13戶召開部落會議,會中決議佳暮村將透過遷村模式的集體遷村,然而,當天出席的人數僅五十多人,所謂的決議也是以33:1的票數通過,但部落總人數包含留居戶等估計有5百多人,代表性備受質疑。






凡那比災後第八天:受災族人何去何從?

文/李孟霖 - 28 九月 2010 - 6 篇回應

凡那比災後第八天:受災族人何去何從?

怪手逐漸挖出被土石掩埋約兩公尺深的房子,據的統計,共52戶遭到土石流掩埋,其中19戶全埋。凡那比災後第八天,滿地的泥濘,轟隆的怪手,清掃家園的村民、轉身的背影、無奈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