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遷村

永久屋基地生活不便,分水嶺部落僅2成族人申請

文/章雅喬 - 29 九月 2011 - 永久屋基地生活不便,分水嶺部落僅2成族人申請 已關閉迴響。

永久屋基地生活不便,分水嶺部落僅2成族人申請

即使部落處於危險地帶,但不到60戶的部落只有10戶願意提出永久屋申請。八瑤長老教會牧師黃麗英說,族人申請永久屋的意願不高的原因有二,一為永久屋位址比部落更深山,老人家看病不易,二為怕與漢人共居,將有文化衝突。

災後最崎嶇的遷村─寶山38甲地再陷膠著

文/鄭淳毅 - 28 九月 2011 - 7 篇回應

災後最崎嶇的遷村─寶山38甲地再陷膠著

陳清榮坦言,在人口離散的藤枝,繼續堅持並爭取38甲地雖然艱困,也有許多族人遷就現實面在平地租屋,但無論如何,大家仍不想放棄「山上」,他說:「如果我們離開了,這塊地,什麼開發都會搶著想進來!」






災後兩年,仍在自己的領域中飄流的鄒族人

文/柳琬玲 - 20 九月 2011 - 14 篇回應

災後兩年,仍在自己的領域中飄流的鄒族人

來吉自救會發表聲明表示,152林班地是鄒族祖先的獵場與居所,屬於鄒族傳統領域,專家地質鑽探也肯定該地安全性,希望縣政府盡速決定該地作為來吉災民的重建基地,如若繼續受到政治力的干預,鄒族人不惜再度封鎖阿里山公路來表達抗議。






永久屋無耕地 泰武居民兩頭跑

文/章雅喬 - 19 八月 2011 - 3 篇回應

永久屋無耕地 泰武居民兩頭跑

吾拉伍滋永久屋未完工卻因大官蒞臨而上演的「假象完工樣品屋」戲碼並非首例,居民不懂明明未完工或入住就得辦典禮的意義何在,但這搶快的典禮似乎變成每個永久屋區傳統的「例行公事」,住民也見怪不怪了。






遷回舊部落,高士永久屋預計八月底入住

文/章雅喬 - 3 八月 2011 - 1 篇回應

遷回舊部落,高士永久屋預計八月底入住

「對老人家來說,如果不是遷到舊部落,要他們遷到平地的話他們也絕對不會遷。」現場工程師,同時也是高士部落族人的李文斌表示,「老人家覺得要回到舊部落,年輕人才會有希望。」






拖延日久的「寶山38甲地」一案,出現重大轉機!

文/鄭淳毅 - 31 七月 2011 - 2 篇回應

拖延日久的「寶山38甲地」一案,出現重大轉機!

沉寂日久的寶山38甲地案,以「永久屋」為推行方針重現曙光,但寶山四個部落災況不同,所需重建方式不同。38甲地永久屋,對部分族人是欣慰的消息,也讓另一部分族人陷入重建的長考。






高士永久屋「遷村型」無著 縣府:不會放棄

文/李孟霖 - 9 六月 2011 - 8 篇回應

高士永久屋「遷村型」無著 縣府:不會放棄

延宕多時的高士永久屋興建工程,今年4月復工,目前完成近五成,但僅適用莫拉克特別條例的22戶,另以「集體遷村屋方案」申請永久屋的20戶,目前仍無著落,居民擔心莫拉克特別條例到期後該何去何從。






嘉蘭重建:「道德勸說」的氛圍,被徵收的地主不敢講話!

文/柯亞璇 - 6 六月 2011 - 1 篇回應

嘉蘭重建:「道德勸說」的氛圍,被徵收的地主不敢講話!

長期記錄台東災區變化的「嘉蘭報告」李三沖表示,嘉蘭災區氛圍是,「你應該體諒災民,變成一種『道德勸說』的氣氛。」以至於被徵收的地主連「就留一小塊給我蓋房子,這樣就好。」這樣卑微的請求都不敢說。






從勤和到樂樂─離災不離鄉的遷徙

文/鄭淳毅 - 26 四月 2011 - 1 篇回應

從勤和到樂樂─離災不離鄉的遷徙

「我們勤和,是從日本時代從上部落到下部落。之後為了南橫(公路)又搬下來(現在的勤和里),之後因為八八水災,又搬過去(樂樂段)……」在Tama Sumai眼中,申請在樂樂段蓋永久屋,毋寧也是又一次的遷徙。






等待再起的寶山人

文/鄭淳毅 - 21 四月 2011 - 1 篇回應

等待再起的寶山人

儘管放棄了餐廳,林彩娥夫婦並未放棄山上的農園,甚至已有了許多美好新計畫。林彩娥無數次對著山景感嘆:「這裡真的很美,真的是好地方。」似是讚嘆著自己的家鄉,又似是勾勒著觀光盛況再度來臨的好時光。






小林產業重建,穩健中求成長

文/何欣潔 - 9 四月 2011 - 3 篇回應

小林產業重建,穩健中求成長

郭建德表示,小林村嚐試開發不同的在地健康口味,走過了災變與產業重建的種種嚐試,自許為「日光小林」的小林人,正一磚一瓦地重新打造屬於自己的地方品牌與故鄉魅力。






舊高士永久屋基地復工 第二期仍待NGO援建

文/李孟霖 - 27 三月 2011 - 舊高士永久屋基地復工 第二期仍待NGO援建 已關閉迴響。

舊高士永久屋基地復工 第二期仍待NGO援建

造成高士永久屋進度落後的主因,是基地位於山頂稜線,加上氣候影響,使得施工的困難度及成本大增,目前僅完成整地及公共設施的建設,而援建的世界展望會則已將預算用罄,不得不請求公部門的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