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遷村

吉露村:我們提出了「自立遷村模式」,政府卻堅持施捨式的「永久屋模式」

文/柯亞璇 - 25 二月 2012 - 1 篇回應

吉露村:我們提出了「自立遷村模式」,政府卻堅持施捨式的「永久屋模式」

吉露族人說,「你看,當時紅毛港的遷村已經是可以到這個樣子。然後,重點是低利的貸款,政府補助他們(紅毛港遷村)要買的這個房子是他的,房子的所有權是他的。為什麼我們不能這樣?」

禮納里部落(19)山上的風很香,我們要守住:在禮納里召開的大社部落會議

文/何欣潔 - 12 二月 2012 - 2 篇回應

禮納里部落(19)山上的風很香,我們要守住:在禮納里召開的大社部落會議

經歷了莫拉克風災的大社部落,當初以「不會放棄舊部落」為前提,遷至山下的禮納里部落居住,許多族人一直認為自己只是災後安置,並非遷村到禮納里。如今,部落仍然以自己的方式在面對此一問題。






六龜龍興段永久屋:不換土地,不換神明

文/何欣潔 - 2 二月 2012 - 六龜龍興段永久屋:不換土地,不換神明 已關閉迴響。

六龜龍興段永久屋:不換土地,不換神明

「大愛村煩惱的教堂、廟的問題,我們也不需要煩惱。因為我們沒有離開六龜,原來拜神農宮的就拜神農宮,拜哪裡的就拜哪裡。不離開這裡,就不需要換神明。就算要躲開土石流不能住山邊,我們還是要留在六 龜。」






入住現曙光!高士部落部分安置戶,可望於農曆年前搬進新家

文/鄭淳毅 - 12 一月 2012 - 1 篇回應

入住現曙光!高士部落部分安置戶,可望於農曆年前搬進新家

高士部落永久屋,第一期22棟房屋已經完工,第二期尚在趕工中。因安置生活條件過差,族人無不希望早日遷入新家。日前,屏東縣水利處宣布永久屋基地水保計畫過關,安置所居民,可望在農曆年前入住永久屋。






長治百合部落系列(25)佳暮部落:「14坪事件」再添一案!

文/柯亞璇 - 11 一月 2012 - 1 篇回應

長治百合部落系列(25)佳暮部落:「14坪事件」再添一案!

許志宏的母親拿著清楚的戶口名簿說,「我都不知道,還有什麼理由說這個戶口裡面沒有三個人,我看這個遷入的日期,也是遷進來那麼久了…..。」她怎麼想也想不透,為什麼當初的申請與核配結果有這麼大的差異。這個不公平的心情從核配永久屋的那天起,一直在部落族人心中無法釋懷。






回首過往自立遷村,中間路部落族人百感交集

文/鄭淳毅 - 7 一月 2012 - 1 篇回應

回首過往自立遷村,中間路部落族人百感交集

回憶過往,趙媽媽說:「以前部落以前不安全,後來大家商量商量,說要一起搬下來,我爸爸花好幾年的時間,去準備材料,去找石頭、沙,攪拌哪……是實實在在的「自力造屋」若勞力不足,就用「換工」方式,所以部落感情都很好」






[集體遷村方案]不是[遷村]?中間路部落半數居民無法核配永久屋

文/鄭淳毅 - 6 一月 2012 - 6 篇回應

[集體遷村方案]不是[遷村]?中間路部落半數居民無法核配永久屋

行政人員按「以戶為單位」的申請基準,以八八風災前登記在冊的45戶名冊為依據,蓋了45棟永久屋,如今卻有三 分之一空置,當初在戶籍中的族人因資格不符無法入住,颱風來時需自覓安身場所,同時永久屋卻荒廢閒置,十分可惜。






富山遷村-這次大概第9次吧!

文/柯亞璇 - 18 十二月 2011 - 3 篇回應

富山遷村-這次大概第9次吧!

過去政府執行原住民地區遷村,只做了戶籍地址與行政區域劃分上的變更,而後續的土地變更作業卻沒有完成,造成現今許多部落的土地用地仍為「國有地」,包含被土石流淹沒的好茶村與的富山部落,都面臨同樣問題。






簽下切結書,安全自負─高士部落年底前入住永久屋

文/鄭淳毅 - 12 十二月 2011 - 3 篇回應

簽下切結書,安全自負─高士部落年底前入住永久屋

安置生活條件不佳的高士部落,不耐漫長等候,儘管聯外道路仍泥濘難行,但日前表決希望在年底前搬家,居民簽下切結書,表示「為民爾後生活能回歸正常,民願意在政府核定搬遷前入住永久屋,期間發生問題民願自行負責」。






富山部落:拿著一把灰,另起爐灶。

文/柯亞璇 - 30 十一月 2011 - 5 篇回應

富山部落:拿著一把灰,另起爐灶。

遷過來對我們來講已經是萬分的不得已了,富山部落排灣族人表示,「那個土地對我們是無價的,所以你不能夠說政府一句話,地上物多少,評估多少,我(政府)給你(族人)多少!來換算我們跟那邊土地之間的感情。」






從舊部落到永久屋,來義部落將來會剩下什麼?

文/鄭淳毅 - 29 十一月 2011 - 2 篇回應

從舊部落到永久屋,來義部落將來會剩下什麼?

八十五歲高齡,經歷時代更迭和部落兩度遷徙的大頭目Chvoruwan說:「雖然現在我們,土石流了,該搬的搬,要留的留著,已經分散,但我辦這個活動,去保留、回憶過去的,希望傳給後代。還有,要讓村民知道,當家的還是很關心他們。雖然我們落魄到這個地步,但還是很關心著他們。」






富山部落vuvu:我們不自由

文/柯亞璇 - 3 十一月 2011 - 5 篇回應

富山部落vuvu:我們不自由

現代區域發展觀念中,認為便利的公共設施與行政系統規劃對人類比較好,但這樣的發展對富山部落的排灣族人恰好相反。85歲的vuvu至今仍想念著她的土地,但是歷經多次的遷村她說,「政府拿走我的地了,就算我想要,我也拿不到,我只能這樣想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