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專訪

感謝大家的堅定與支持,88news將在今天停下腳步

文/馮小非 - 27 八月 2013 - 20 篇回應

感謝大家的堅定與支持,88news將在今天停下腳步

2009年9月29日,莫拉克獨立新聞網開站,在當時,莫拉克重建條例甫通過,政府隨之提出永久屋政策,大家在遷居與留在原鄉之間作選擇,一路走到莫拉克風災第四個周年,88news已經走了一千四百六十個日子,我們在今天離開了報導者的位置,而部落、重建的歷史,會在大家的心中繼續留下紀錄。

中繼避難屋被判違建,大武部落打造自己回家的路

文/劉瑋婷 - 10 七月 2012 - 5 篇回應

中繼避難屋被判違建,大武部落打造自己回家的路

大武部落除了繼續努力找地蓋中繼避難屋,居民也努力想辦法「回家」,610之後,不少居民汽機車遭到掩埋,留在營區的居民掛念山上的作物、牲口,設法回到山上的居民,則煩惱著要如何自己搭竹橋、蓋流籠,彭玉花說,「只要能有橋,我們要用走的走到霧台也沒有關係!」






向小人物致敬(1)重新認識林邊的鄭婉阡

文/劉瑋婷 - 26 五月 2012 - 向小人物致敬(1)重新認識林邊的鄭婉阡 已關閉迴響。

向小人物致敬(1)重新認識林邊的鄭婉阡

「我只有高中學歷,但是我有熱情跟韌性,我不敢說我永遠都會走社造這條路,但我希望能夠創造不一樣的價值。」鄭婉阡笑說,自己什麼都不懂,就像是一個全新的人,用全新的方法與社區互動、與協會成員互動。






木雕是我的「啞巴家人」─木雕家高富貴專訪

文/鄭淳毅 - 2 四月 2012 - 木雕是我的「啞巴家人」─木雕家高富貴專訪 已關閉迴響。

木雕是我的「啞巴家人」─木雕家高富貴專訪

高貴春在八八災前開班教授木雕、十字繡等,災後獨自住在部落邊緣的工作室裡,對比過去,他笑說:「我怎麼會是一個人?這裡這麼多人!你看我有這麼多家人陪我。」滿屋子木雕作品,都被高貴春親暱的稱呼為「啞吧家人」。






2012年的林邊溪,等待持續疏濬

文/劉瑋婷 - 25 一月 2012 - 2012年的林邊溪,等待持續疏濬 已關閉迴響。

2012年的林邊溪,等待持續疏濬

風災過後的林邊溪,目前在由新埤大橋往出海口的區段插上了紅色旗幟,鄉民期待公部門能夠早日進行林邊溪的疏濬工程,林邊鄉長鄭信政在接受本網記者專訪時提到了對林邊溪疏濬的期待,更希望政府能夠放寬規定,讓林邊鄉民在需要填高家園或是農地時,可載運林邊溪床的淤土。






「我這樣,還是很專情的吶」:五里埔居民潘建誌專訪

文/何欣潔 - 3 七月 2011 - 1 篇回應

「我這樣,還是很專情的吶」:五里埔居民潘建誌專訪

潘建誌露出一個經典的、男生談起七仔的經典笑容。「我要找七仔,要找就有啊。可是怎麼說呢,我還是很想念我老婆耶。結婚一輩子,這麼久喔,莫拉克才過去兩年,我還是很不能習慣,很想念她。」






「這就是我們的生活」:新開部落王國用師傅

文/何欣潔。 - 31 五月 2011 - 7 篇回應

「這就是我們的生活」:新開部落王國用師傅

獵人王國用說:「像你們晚上到山上一定要帶頭燈,要穿長褲,剛剛那位小姐穿涼鞋跟短褲是不行的。晚上的山上沒有燈,會害怕嗎?不過我們怎麼會說害怕呢,不會,這就是我們的生活啊。」






中繼帳篷:社會關係重建再造的一個平台

文/柯亞璇 - 8 五月 2011 - 5 篇回應

中繼帳篷:社會關係重建再造的一個平台

選擇以帳棚進行自我安置的大鳥部落,走出不一樣的災後經驗。工作者蘇雅婷表示,帳篷中繼的空間使得資訊能夠快速的流通,這對於一個部落的民主參與非常重要,也成為社會關係重建再造的一個平台。






阿嬤:眼睛茫霧霧,不敢過杉林

文/何欣潔 - 25 三月 2011 - 1 篇回應

阿嬤:眼睛茫霧霧,不敢過杉林

你問我平常都在幹嘛?沒有朋友聊天,房子又熱,去街上又不方便,坦白說有時候覺得好像在等死一樣。我今天要坐公車回六龜去,找朋友,沒事就多回去,有事再回大愛去。






溫宗義:和這些人在一起 是我最大的快樂

文/劉瑋婷 - 8 二月 2011 - 6 篇回應

溫宗義:和這些人在一起 是我最大的快樂

面對正要起步的重建路途,對村莊,溫宗義說「委身在村莊,才能體會真正的愛人如己,看事情也會更廣闊,想得更遠。」而在災後部落的紛紛擾擾,他肯定地說:「我盡力去做,不管別人怎麼說,和民族這些人在一起,是我最大的快樂。」






香蘭部落的老莫:那個國度裏面很複雜又很單純

文/柯亞璇 - 30 十月 2010 - 14 篇回應

香蘭部落的老莫:那個國度裏面很複雜又很單純

老莫說:「政府現在的應變機制,就是軍隊進駐,用最快的方式把人運出來,增強了救災的應變機制。」但那並沒有改變平地人政府跟原住民之間的關係。而且是更惡化,變成是我講什麼,你就要聽什麼。






破舊的字典,新生的未來:關山村社造員蘇美玉

文/何欣潔 - 27 八月 2010 - 5 篇回應

破舊的字典,新生的未來:關山村社造員蘇美玉

「我希望,我的工作,能夠讓他們知道,外面很多人都在關心他們的。」災後一年,蘇美玉的字典一頁頁地蜷曲、破爛,關山村的故事,卻正要一頁一頁地慢慢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