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最遙遠的路:家人扶持,不老溫泉重建

本文摘要:「我相信人沒有那麼壞運啦!哪有每次災害都輪到我們。」對於失去父親的陳家而言,在新開罹難者紀念公園落成的這一天,災害造成的傷痕,隨著家人的互相扶持,早以漸漸遠去,隨之而來的是對重建不老溫泉以及未來的信心。 ( 圖/ 何欣潔。美崙山溫泉山莊的吳瑞英,與幫忙開山貓的小兒子。 )

最最遙遠的路:家人扶持,不老溫泉重建

2011年2月11日,六龜「新開部落罹難者紀念公園」正式開工動土,為這個莫拉克風災中傷亡慘重、災後一年之內屢成孤島的部落留下永恆的紀念與追思。在這樣富有紀念意義的日子裡,丈夫在風災中不幸喪生的吳瑞英也在人群中共同經歷了這一刻,卻不願只是默默地當個長官致詞的聽眾而已,為了讓悲劇不再發生,身為母親的她,勇敢向高雄市長陳菊提出建言。

「我跟陳市長說,寶來都可以鑿井了,拜託也讓我們不老鑿一口溫泉井。」說著這句話的吳瑞英,不太像「當地溫泉業者」,比較像一個不願讓無情土石再度傷害自己家庭的「陳媽媽」。

IMG_0891
美崙山溫泉山莊的吳瑞英,與幫忙開山貓的小兒子。

孩子上山探泉源,媽媽擔心受怕

吳瑞英的長子,便是曾被媒體稱為「40℃男孩」的陳建男。莫拉克風災那一年,74年次的他正在澳洲攻讀設計,乍聞父親在八八水災中喪生,他毅然放下碩士學位,回鄉重建家中的產業,亦即不老溫泉區的美崙山溫泉山莊,也與母親共同扛起兩個弟弟的生計。

從當時媒體報導看來,陳建男從「什麼都不懂的男孩」到「開路、掘土、埋管、接管」樣樣精通的過程,的確是勵志而溫馨,但身為母親,吳瑞英卻有不一樣的心情:「孩子只要一上山看溫泉源頭,我就要哭一次,心裡非常地難過。」

美崙山溫泉山莊的泉源來自自然湧泉,找到被莫拉克風災土石掩埋的源頭之後,需要以數百隻保溫水管從山上將珍貴的溫泉水接到山莊內,讓旅客不必上山,也能享受浸泡野溪溫泉的粗獷快意。「雖然一路使用保溫管,但到山莊裡的時候水還是冷了,所以我們都用原湯加熱,才能保持溫度。」

費工提供遊客的高檔享受,雖然維持了一家生計,但也成為吳瑞英擔心煩憂的來源:「我那老大傻傻的,因為以前不會讓他上去,他第一次上去都不知道怕,可是我們自己就知道,上山看源頭都要沿著溪溝走,山區土石會鬆動,隨便一塊滑下來就慘了。而且我們上山不是空手喔!是要一次拿七八十條溫泉管,在山路上走,非常危險。」

「所以我才去陳情說,拜託市政府也給我們鑿井,接到每個業者家裡。我們願意用自來水跳表沒關係,安全第一。」丈夫喪生之後便肩負溫泉山莊經營責任的吳瑞英,此刻更像一個憂心忡忡的母親。「溫泉水用幾百個管子這樣接到山下,其中只要有一個管子卡住一個小石頭什麼的,就要上山一條一條檢查,走路要走兩個小時,我就會非常擔心,他一出去我就擔心,他平安回來我才放心。」

IMG_0892
溫泉管線位於陡峭的山路上,出入維修十分危險。

不離不棄,守持家業

雖然孩子冒險上山巡視管線令吳瑞英感到憂心,一家人卻從未打算離開新開部落:「災後很多居民都一一搬離了,有些業者也都開始想要放棄,但我問兩個孩子,他們都說,媽媽,不要把這裡賣掉,我們對這裡有信心,人潮一定會再回來的。」三個孩子的勸說,讓吳瑞英決心留下:「不然也是有人想賣掉啊,買給集團啊什麼的,但是我想一想,這裡還是很漂亮,山越看越有味道,氣候也讓我們很習慣,這裡是我們的根本啊!」

懷著這樣的信念,中斷學業的陳建男在家中學習了一年,熟悉了旅館經營和溫泉管線的運作,卻仍然選擇下山,到義大世界的飯店當櫃台服務人員。「沒辦法,說實在的生意一直沒有起色,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而且讓他去學習飯店的經營也好。」吳瑞英表示,兒子正同時在高應大研讀休閒管理,完成另一個碩士學位,至於出國留學的夢「以後有一天…應該還是可以實現吧,等到以後穩一點…」

「現在就是老二當兵退伍會回來顧這裡,老三國中放假回來也會幫忙,不然我一個人沒辦法。尤其是老三,從小就跟在爸爸旁邊學開小山貓、開怪手,我們家現在都他在開,還好他有跟爸爸學,不然我沒有辦法,他爸爸沒有以後不知道要找誰開。」傳承爸爸的怪手技能,替媽媽分憂解勞,是山上孩子特有的責任感與貼心。

「我相信人沒有那麼壞運啦!哪有每次災害都輪到我們。」對於陳家而言,在新開罹難者紀念公園落成的這一天,災害造成的傷痕,隨著家人的互相扶持,早以漸漸遠去,隨之而來的是對未來的信心:「我希望政府可以在新開也鑿一口溫泉井,讓我們不用再冒險上山接管。我們對縣市合併抱很大的希望,希望未來可以跟高雄市一樣,讓大家泡溫泉不再只去四重溪、關仔嶺,也可以想起不老溫泉的美。」

4 回應 to “最最遙遠的路:家人扶持,不老溫泉重建”

  1. 淑芬 說道:

    好辛苦的重建路,加油!

  2. 阿里巴巴 說道:

    今天聯合報也有相關報導

  3. 小小萍 說道:

    這是我從小長大的家鄉..卻因為八八風災..而搬離了..每次回去只是覺得熟悉感回來了..心總是很放心..因為 那還是我的家..

  4. 蔡子岳 說道:

    2013三月份到新發,據在地人表示,人氣大約只有88災前一半不到,主因是交通仍然非常不便,只能由六龜單方向進出,到寶來方向的三年了仍舊不通。
    不僅遊客難到,連生活必須物資運送都頗為困難,食物價格明顯高出六龜一級。
    當然重建是大工程,一步步來急也急不得,只是,交通為經濟血脈,有了交通線,土地的生產才能和他地交換,進而才能談資本積累,地方的復甦。
    站在紀念公園前,前方河床仍然砂石車縱橫往返,河岸邊水泥場攪拌車出入頻繁,這樣對待河流,也許是疏浚,也許是濫採(都有可能),我只是擔憂,台灣真的需要這麼多砂石量嗎?
    眼望這樣多無辜的同胞安息在站立處的不遠方,除了捻三炷香,虔誠地和土地禱告,望先人安息安眠,還自問,這麼美好的地方難到只能做盲目的都市開發的犧牲?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