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市合併後 新科里長的山上山下

本文摘要:三位新科里長均表示,目前最需要釐清的是,縣市合併之後,鄉內的重建、計畫應該與哪一個單位聯繫?對於目前部落最迫切問題,里長坦言:「就是道路,水蜜桃的產季又要到了,路 如果沒有好,東西很難送下山。」( 圖/ 劉瑋婷。道路仍是部落最迫切的問題。 )

縣市合併後 新科里長的山上山下

12月25日後,高雄縣市將正式合併,那瑪夏鄉三村將改制為南沙魯里、瑪雅里、達卡努娃里,日前三合一選舉後,里長當選人分別為李惠民、林義山、孔効平。其中,李惠民為現任那瑪夏鄉鄉民代表,孔効平則是原達卡努娃村村長。

面對縣市合併後,那瑪夏各項政策的對話窗口可能都會有所異動,加上那瑪夏三個里均有居民入住杉林永久屋,形成三里長的里民服務的範圍擴及杉林鄉與那瑪夏鄉,孔効平說:「以我們達卡努娃的人口,應該是民族和民權加起來都還要多,但是這個Anuu(李惠民)要跑的範圍比我還要大,他有雙連堀、錫安山還有大愛的。」

DSC02737 林宇山 DSC02732
三新科里長:李惠民、林義山、孔効平

台21線何時通?重建會:設計公司已進行鑽探,3月提出建議

三位新科里長均表示,目前最需要釐清的是,縣市合併之後,鄉內的重建、計畫應該與哪一個單位聯繫?林義山表示,目前還沒有正式合併,「還不知道體制更動之後,業務窗口是哪一個單位?災後的工程、經費要和誰爭取?」,對於目前部落中最需要迫切解決的問題,林義山也坦言:「就是道路,水蜜桃的產季又要到了,路如果沒有好,東西很難送下山。」

今年春天的水蜜桃季,那瑪夏的居民多半仰賴宅配公司上山統一將水蜜桃載送下山,也有部分居民自行開車運送,但在那瑪夏鄉境內的台21線通往小林、五里埔的道路依舊是泥石便道,現階段的道路修復雖仍在進行,但主要是搭建鋼便橋,預計農曆年前可以通行。

DSC04154
南沙魯村內已有鋼便橋可行,現階段村莊內正進行駁坎的工程

行政院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綜合規劃處處長張恒裕表示,「副執行長陳振川在今天拜會高雄市副市長,希望在縣市合併後,不會有交接介面的問題。」針對居民憂心的道路問題,張恒裕回應,目前台21線的選線已委託設計公司規劃,「設計公司會在明年3月提出建議,提出建議之後才會有相對應的經費,現在他們也都在做鑽探的動作。」

學校、汽油、救護車在哪裡?

而三民國中遷建的問題,林義山提到,先前曾在鄉公所舉辦協調會,會中決議將學校遷建至達卡努娃,但現在選舉後,是否會有變動仍是未知數。對此,達卡努娃村長孔効平則表示,現階段學校遷建地點改在達卡努娃村中加油站附近。

民權國小的重建進度則仍在文化遺址的探勘,至於山上山下的南沙魯居民都關心的民族國小重建進度,張恒裕說,未來學校將蓋在愛農教會前的空地,「會有小學跟幼稚園」。

而盼了一年的中油,終究沒有「上山為大家加油」,孔効平轉述加油站的業者的說法,「中油說,因為現在走的都是便道,按照規定,中油要走公路才能送油上來。」如同汽油一樣,盼了一年的四輪傳動救護車,至今仍未在那瑪夏鄉內出現。

重建為重,其他次之

孔効平並且質疑那瑪夏鄉代表會為何在重建為重的當下,集體出國考察,「還積欠廠商一千多萬的工程款,路燈也沒有修,怎麼還在這個時候出國?」他並提到,就他所知,唯一沒有隨著代表會出國的代表僅李惠民一人,李惠民說:「這個經費是本來就有的,每個代表有五到六萬的出國旅費,但是我覺得這個時間點不對,大家都要重建,怎麼會選在這個時候出國考察?村莊都ok,我才有心情去想其他的。」

八成村民都選擇永久屋的南沙魯村,選舉期間曾有「誰當上里長就能給誰工作」的傳言,李惠民說:「里長就只有服務,沒有人事權,哪裡有工作,我可以幫里民、幫我的族人問,幫他們爭取,但我沒辦法給誰工作啊!你看這個八八臨工,都有結束的一天,政府跟慈濟都沒辦法給,怎麼可能里長有這樣的權力?」

對於未來的願景,李惠民說:「保留南沙魯部落的完整性,讓生活無法維持的族人以後還能夠回鄉生活。」

DSC03989
民族教會的姊妹教會─路竹教會舉行點燈活動時,山上山下的南沙魯人一同獻唱。

11 回應 to “縣市合併後 新科里長的山上山下”

  1. 明天會更好.... 說道:

    『南沙魯村』目前正執行村落的「水溝排水改善工程」,這個「提案工程」基本上是不錯,但實際性缺乏了完整的規劃…據了解這個提案工程是要把整個部落的水溝改成透明化(鋼鐵式透明水溝蓋),主要的目的一:是因應若水溝排水系統受到堵塞時,可方便立即處理排水問題…..目的二:若遇到大量豪雨,也許可以排除部落淹水之苦…..
    為什麼提出了這個工程「實際性缺乏了完整的規劃」,只希望公努用對方向…可以說這個工程只能「治標不治本.不確實際」,….
    部落排水問題….
    第一思考面:應先考量部落水溝的面量,由重於部落下方之水溝(橫寬縱深),可否容納部落所流下的排水量…
    第二思考面:既然大量的水量是因由上方之處才流向部落,應該考量上方處應另做提案工程,先把上方處的流水,疏濬引導到較近的溪流,降低水量流到部落,也利於提高部落的安全性…
    第三思考面:大家都知道…水溝內的東西不是「髒」就是「臭」,水溝不僅只做排水單純的考量,也應考量它的衛生性,族人都很清楚,部落的水溝平日多半流的是「家裡污水」,甚至每家住戶的「大小便污水」也是流進水溝排放,若部落的水溝全用透明式水溝蓋的話,想必未來『南沙魯村』會有一股陣陣的臭味,尤其是到了炎熱的天候,除了臭之外更會引來滋生霉蚊,到時又會是政客常說的:「政策的失當….比貪污還嚴重」….
    既然要做…..就要比前人…做的更好吧…純個人意見,請「未來里長」作為參考….

  2. 局外人 說道:

    看了這則報導,:「……誰當上里長就能給誰工作……」,不知道要苦笑還是…….。不知哪個天才想到這種競選口號,是要呼嚨選民?還是無知到極點?
    就如同李惠民說的:「里長就只有服務,沒有人事權……你看這個八八臨工,都有結束的一天,政府跟慈濟都沒辦法給,怎麼可能里長有這樣的權力?」。這就說明一切,事實上也是如此。
    如果南沙魯的里長可以任意給不給工作,那全國其他里長不是吃味了。或者是說,全國就沒有失業率了。
    如國當了南沙魯裡的里長就可以製造就業機會,那要問現在南沙魯的劉村長,有沒有指派村民工作?村有是否都有工作?
    看到這則報導,實在好笑到寫不下去了。

    • 選前多考慮 說道:

      有的里長候選人有人脈

      當選了可以應用給工作

      沒選上當然沒他的事

      舉國的皆知, 這沒啥奇怪

      • 無知 說道:

        全國皆知給工作可不是里長的工作職權。
        中華民國各層級政府組織工作職掌中,里長應該沒這職權吧!
        借問你是哪國人?你們是哪一國的里長?

    • 正港南沙魯人 說道:

      在政府、建商共同劃出來的美好遠景,加上死抱慈濟大腿不放的南沙魯遷村派幹部,共同營造的美好遠景,蠱惑南沙魯族人,帶著幸福的表情入住永久屋,等待人生未來的榮景。
      「慈濟保證5年每個人都有工作,好的話可能十年……」,這是一位自稱村長秘書的幹部向村民保證。
      所以南沙魯村民入住永久屋後的工作問題,應該找這些人解決,怎麼要推給里長呢?
      既然講了,救要負起自己對族人的承諾,而不是嘴巴說說,然後躲在陰暗處,責任推給別人擔,此等作為,連三歲小孩都不如(最其碼小孩不會騙人)。如果這些人有看到這篇,請挺身而出(不用點名吧),為永久屋的族人努力掙福利(工作)吧!

      • 心胸啊...開一點..得永生啊.. 說道:

        南沙魯村進駐永久屋的族人有75%,從這個「人」的數字來看就很清楚,誰在為族人做事,為什麼南沙魯的族人這麼多人選擇永久屋,一定是有它的道理,今天…不是誰說保證就要負責,人家是犧牲自己的時間服務族人,哪像那些人民選出來,每月固定領薪水的村長及代表,是不是做的不夠積極,講實在的..沒有這些人犧牲奉獻,不知道南沙魯村不知淪落到什麼地步,不管是打亥.達虎.必勇及溫傳道等人,不管其人如何的批評,畢竟大家都曾努力過為族人或部落儘力,相信到現在還一直如此,如果你們真有在列子裡,相信很清楚不管是政府.縣府.慈濟等,政策及議題不斷不斷的變化,要求及爭取的訴求相對的也有變化,今天…公部門的決策在未穩之際時,有些話及議題暫時不適合在檯面上講, 南沙魯村山上及山下的選項,這不是論誰是英雄,因為這是個人及自己的選項,今天你自己的選項你認為是錯誤的或後悔,那你不能怪別人,只能怪自己,因為這是你自己的選項,有人被逼的嗎…
        今天南沙魯村進駐永久屋的族人佔為多數,這些族人雖住入月眉村,但戶籍是南沙魯村,而且大家都堅持不會遷戶,如果就如這「其人」所提, 南沙魯村進駐永久屋的族人如果有事情.有問題,就要找那些「犧牲奉獻」的人,是問….這個未來的里長,是否就白明放棄了南沙魯村進駐永久屋的族人,如果是如此….山下的人只能仰天無奈啊….但我百分相信「阿怒」不是這種人,所以這個「其人」就不要亂講話,以免有損「里長」之政見(績)…..
        南沙魯村確實已分山下及山上,在這個現階段還有必要分的你死我活嗎….因為沒有共識大家都有猜忌,放下個人仇恨吧,做該認為對的事,為族人爭取應有的權利,這是大家的事,也提醒未來的「新里長」,如你還認同山下的族人的話,你上任第一件首要工作,應該就是整合及達成共識,共同努力…..上述如有冒昧之語…請見諒…大家加油了

        • 希望 說道:

          希望我們入住永久屋的族人及回山上的人能真正從內心了解及徹底接受今天所承受的都是自己的選擇,不要冀望別人來解決問題,所以工作很顯然是要靠自己努力去找。

          我相信新任里長會做好他里長的職份,但也不要有人惡意的去無端擴張他的權力,放話他要為永久屋族人安排工作,要是沒做到就是只照顧山上不管山下族人死活,放這種話在永久屋從選完蔓延至今,放話的是哪些人?南沙魯大家心知肚明。
          既然有這位心胸啊…….得永生啊先生來這邊回這篇文章,說的如此明白有條理,那就應該很清楚,工作是不可能要求里長來解決的。
          至於有人開口承諾保證族人一些事,卻沒實現,但一年前大家「各自」的決定都已經做了,是不是導致南沙魯目前紛亂的因素之ㄧ,留待將來有人做研究紀錄時,讓它成為我們南沙魯歷史,對後人有交代就好了。現在爭論辯解實質意義不大,是吧?…….開一點…..先生?

        • 問一下 說道:

          如果南沙魯的人不遷戶籍,就會失去永久屋的話?有多少南沙魯的人會為了保留戶籍而毅然決然的回原戶籍地不要永久屋?
          路過問一下,但真的很想知道。

        • 扯太多 說道:

          我覺得人家正港的是在講「工作」的事而已啦!你想太多了吧!

          照上文,新里長應該也不知道選上要為大家安排工作這件事的樣子,你
          怎麼會說這是他的政見,有點奇怪餒!

          真的想太多,回應也扯太遠了啦!

      • 婷身而出 說道:

        連三歲小孩都不如(最其碼小孩不會騙人),小孩真的不會騙人嗎,那是以前吧,現在的小孩可不像以前一樣,反而是鬼話連篇丫,原來你這人都是被小孩的樣貌騙得團團轉,哈哈…………小心可別又上當囉….

        • 好可憐 說道:

          婷是生活在哪個地方哪種環境?真是可怕呀!三歲連話都說不清楚就會鬼話連篇了,多保重啊!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