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的民生村人:山下的,為什麼還不回家?

本文摘要:目前住在山上的民生村人已經表決「不遷村」,也丟了一個問題問山下的民生村民「為什麼不回家」?山下的民生村民,除了少數幾戶想住永久屋,其他都想回家,但重點是放在何時回家,以及回山上後的經濟、教育、安全等問題。( 圖/ 康椒媛,那瑪夏鄉民生村會議20091024 )

山上的民生村人:山下的,為什麼還不回家?

前言:

本文為那瑪夏鄉達卡奴瓦(民生)村村民大會(2009年10月24日)記錄,目前住在山上的民生村人已經表決「不遷村」,也丟了一個問題問山下的民生村民「為什麼不回家」?

山下的民生村民,除了少數幾戶想住永久屋,其他都想回家,沒有考慮過遷村,重點是放在何時回家。以下為村民與政府溝通回到山上的經濟、教育、安全等問題,及後續加強處理的計畫。

本文整理過程中,縣長已到現場訪查,並鼓勵民生村人回家,文末附上讀者靜然提供的中央社新聞報導,請參照閱讀。

DSCN4480

【高雄縣那瑪夏達卡奴瓦(民生)村村民大會】

時間:2009年10月24日10:00-12:30

地點:高雄縣燕巢鄉仁美營區餐廳

與會官員:內政部陳科長、高雄縣原民處谷縱處長、那瑪夏鄉鄉長、鄉民代表會會黃主席、民生村村長、鄉民代表江明德

與會村民:約80位

紀錄者:康椒媛

以下為發言紀錄

村長:

如果不開會,會造成大家的病,你們沒有發言過,因此把那個氣悶在心裡頭,沒有發洩,所以在9月17日,為了我們鄉的罹難同胞,我們開了一個追思會議,讓大家一起發洩,你提出問題,你盡量罵我沒有關係,但是遠一點罵我,不要靠那麼近,也不要丟東西,你丟東西的話,萬一把我打傷了,將來我們就法院的傷害罪,也不太好。你用口水罵可以,沒關係。

10月19日,我們在山上開了村民大會,提出來幾個問題,提出來之後,因為為什麼要提出來?提出來不是說針對某些人,只是我們相互改進的空間。有則改進,無則嘉勉。所以,我很快地將兩次會議跟各位報告。

(1)外面是不是很快樂,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在外面,不願意回去?

(2)重建委員提出,比方達卡奴瓦村,我、第4鄰的鄰長、二村的長老、第8鄰鄰長、鄉內的重建委員,大家都說將一切的責任和問題託付給我們。

(3)鄉公所應該到各村去接受申請案件。

(4)上次,一貫道的一萬塊轉給許文德,我是說因為退回去了,沒有講說轉給許文德,你不應該退回去,但是那個錢大家也領到了,戶頭上,是從這個戶頭到那個戶頭,那些人很多人去看,有在場,第4鄰的鄰長高貴興、江素英、林明傑、許文德4個,都有在場,整個的作業就是那裡的簿子一百萬,到這邊一百萬。

(5)台21線要不要做?

(6)自來水最好是由我們全村來做。

(7)很感謝你們把狗放出去,剛好那個時候是鬼月,七月份,我一個人在那邊睡覺,我是很怕鬼的人,那個狗每天在我的周邊地區巡邏,幫我巡邏,幫我趕鬼。

(8)我們的電力儘快通,9月19日,我們才有電,12日青山段就有電了,我們那個時候幫忙去拉,然後到了民權,再到我們這邊。

(9)有人說,漂流木可不可以申請?現在已經截止了。

(10)掩塞湖我們有去拍,那個掩塞湖不要爆破、不要弄掉,明年的時候,我們回去一下,端午節的時候去划船,划到對岸。(這個構想是開玩笑的)

(11)青山段的水管已經陸陸續續運上去了。

(12)有人建議,我們現在是重災區,各項問題,相關機構應該主動到我們重災區受理,有些已經有做了。

(以下是10月19日村民大會,提出的問題)

(13)我們現在河床的便道能不能變寬,或是鋪設水泥?

(14)目前的供水系統,情形是怎麼樣?自來水公司已經簽了,已經放水了,昨天有放水了,很多水漏出來,可能是你們沒有關,所以昨天阿標管自來水的,他就一個一個把你們碼表附近的開關關掉,所以你們回去的時候,請阿標打開一下。我們現在有劃分區域,一塊區域同一條這樣子拉,再分,但是要做,我們也不知道你們家裡要怎麼拉,所以要等你們回去

(15)另外,台21線是不是要進行搶修?10月8、9日,我去甲仙參加他們的協調會,他們要開始做了,前天到臺北的時候,剛好遇到幾個小林的受難家屬,我們有問他們,21線有沒有在做了?已經做到隧道,他們部落的山後面,所以可能這些路,連同交通部長所講的,可能12月13號以前,就可以通了。

(16)農地現金救濟申請辦法,我們農業課要儘快辦理。

(17)我們村內,不管說在裡面或在山上,有些人提出來,要當一個代言人,全盤狀況要很清楚,你才能擔任代言人,像媒體找我的話,我要先講說「你不要急,我要問清楚再告訴你」,所以我們不能隨便亂發言,當然你是有心,但是全盤狀況要了解之後,再發言。

(18)鄉的辦公室,既然是民權是不安全,為什麼還要做臨時辦公室在那邊?為什麼不放在民生?有人說我們大觀教會借你,沒關係。現在我們長官有全盤考量,作業上該怎麼做。

(19)溪旁邊,設計的人如何疏濬,我們部落是安全,但是有條件性,他們今天在那邊看。

(20)我們要做簡易自來水,要不要跟民權做一樣的簡易自來水?我們不要自來水公司,變成兩個村,各派管理員。鄉長跟秘書也特別指示我們,儘快我們由下而上,儘快呈到自來水公司。

(21)鄉內農路哪時候通?哪時候全部通?11月底。

(22)以前反而是有吊橋、水泥橋,還是要做,我們長官在這邊,將來是附件工程。

(22)擴大就業要公平,要以家庭為困、弱者為優先,我看有75%朝這個方向,但是很多擴大就業,六個月是原民會,三個月是勞委會,有人做一做又不做了,增加困擾,已經核定了要做又不做,這樣怎麼公平?

(23)現在有電了,反而是空運的發電機,如果不是委託他人用錢買的,或者他是從物資中心、或假借名義要縣府某人來送的,麻煩鄉公所全部做個調查,查清楚這些發電機,因為大家都知道那個發電機從直昇機下來到這邊,這邊誰拿都很清楚,如果拿回來了,但集中在各村辦公室,然後做個保管,以備將來當成我們以後的戰備使用的裝備。

(24)鄉內的各機關到底要設在哪裡?

(25)我們的道路、電力、水利、權利、農作物的損害申請結果,是怎麼樣?

(26)衛生所為什麼不願意在民生的衛生室?既然有這麼好的衛生室,只有巡迴醫療上去,所以民生國小要回去怎麼辦?要跑那麼遠的路,我們應該自力救濟,建立重建聯盟,發覺問題,藉媒體發表重建計畫,使有心人士、慈善團體、專家學者、政府機關,伸出援手,協助我們村重建。

(27)物資要平均分配。

(28)山上土地的部份,很多損害的、被流失的、被沖毀的,我們辦理的人員都沒上去過勘災,這也是很大的問題。

(29)鄉公所為什麼會在外面?理由說,是不是網路?請問這個調查,申請勘災搶救、搶修、通電、重建供水系統等等,也要用網路嗎?

(30)三民國中為什麼不要去整理?是不是不想回去了?

(31)國小哪時候回去?

(32)郵差能不能一個禮拜上山一次?因為所有的信件都放在營區,那租房子的、在山上的也看不到重要的信。

兩次會議,總括起來:

我們在10月11日到台北,鄉長、縣長和總統看山坡地的危險區,縣長指示現在有路了、有水、有電,在11月初,大家就可以回家了,而且山上鄰居都希望早點跟各位團聚聊聊天,回到過去,說說自己的文化歷史。

我們應該感謝全人建立的祭典,恢復成有水有電。

感謝鄉公所,要不是莫拉克,像各級機關爭取了不少的就業機會。

目前村內就業人員總共134個,9月份我們幫大家搶修,整理家裡、社區環境,10月份整理了民生國小,支援民族村清理土石流,支援茶山的行善團建了一個橋,像關山的行善橋,人民團體這樣子建立,不經過政府建立,我們都去支援做水泥橋。

我們現在從茶山到民生的道路,民權的第二替代道路,我們都砍好了,所以回家的路都很乾淨。

11月份我們就開始做農業的重建,除了技術性農產品的分類集中,其餘的以鄰、鄉、各戶為主,合作的農工方式「今天在我家,明天在他家,後天在他家」,我們這樣子去整理家園,一方面做八百塊的工作,一方面把農作物做起來。使得明年有收入,但是要排時間去整理。

這邊呼籲大家,請各位早日動起來,今日你不做,問題還是在那裡。原住民最大的作法,就是要落葉歸根,為後代將來著想,不要被莫拉克因素,斷送歷史悠久的疆域,我所謂的疆域,就是我們那瑪夏。

大家都在一起了,問題會發現很多,我們把問題一一解決、處理。

現在村內的人都在簽署自來水,希望在這裡的的也是有簽,鄉公所有跟地區管理處說「能不能自來水給我們優惠」或者是不收錢,給我們先使用幾個月,但是沒有人答覆,沒有人回函,都到處互推啊。所以我們要做簡易自來水,後面有一張遷不遷村的紙,等一下鄉公所會跟各位報告。

你要遷還是不遷,你要寫還是不寫,看你個人,幾戶在山上的,總共簽了572張,但是有些人還沒簽到,我大概統計,572個人不遷村。因為村長是奉命執行,我們就這樣子做。

民生村村長

法律顧問:

但是法律是很多、也很深奧,我只能簡單地就遷村問題的法律,提出來說明一下。今天我要講的,最主要這次颱風非常厲害,災害產生遷村問題,憲法規定人民有居住、遷徙的自由,要不要遷村,權利在於我們自己,任何人都沒辦法干涉,就是總統也不能違背憲法。這點我特別提出來說明。

但是我們遷村有個問題,是蓋永久屋,據說要蓋在杉林月眉,離鄉很遠的地方,大家不要被永久屋的美好名義所矇騙了,我也去請問了,永久是幾年呢?這個沒有定,這是一般的解釋,我看過行政院、縣政府的會議,我們這個永久屋是不實的。

我們不要被美好的名義所蒙蔽了,永久屋並沒有土地,並不是屬於你的,這怎麼叫永久屋呢。假如地不是你的,如果颱風的話,永久屋壞了,要蓋的話,根據土地法,還是要地主同意。我要出賣、承租、轉租都不可以,再來呢,以前法令還沒出來,現在有八八重建法出來,住永久屋,原來的房屋就要查封、不准再住。

假設遷村的話,山上的土地就要降限,假設說這個地是農牧用地就變成林地,而且還一樣最主要的是,道路也要降限,比方台21線也有可能降限變成農路、不開墾了,這是法令裡面刊出來的。

遷村有這麼多的規定,遷村有三種考量:經濟、文化、政治問題。

經濟,你要衡量這個房子要賣能賣多少錢?最實際。假設能夠賣100萬,永久屋蓋起來有50萬,那你為什麼不賣100萬,剩下來自己蓋永久屋?

你搬出去,能不能生活?靠什麼生活?在我們本鄉,你可以到山上,拿個鐮刀就可以取野菜,也可以生活。貨比三家不吃虧,大家應該要比一下,不要一下子就貪,現在法律有規定喔,就是不能夠回去。

文化,在鄉裡面,各方面文化都與外面不一樣。遷到杉林是平地,布農族的文化到那邊,可能會不一樣,生存會比較困難。

政治,在鄉裡面,鄉公所可以照顧你,有工作需要,可以向鄉公所求援。在杉林或月眉,鞭長莫及,是否真的可以照顧到你?

有些人跟我講,這次重大災害不遷怎麼行?現在我舉個例子,讓大家知道。民國48年八七水災,彰化淹水淹到八卦山,難道彰化就有遷村嗎?高雄有賽洛馬颱風,高雄也是一塌糊塗,我是高雄人,那時我嚇得半死,難道高雄就有遷嗎?沒有啊。921大地震,難道每個就有遷村嗎?所以我們要知道,大的災情不一定要遷村。

剛才村長講說危險地帶,但是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是絕對安全的……

村民:

現在是說明會,還是說明大會!聽你那個話,好像沒有政府,政府的話都是假的嗎?那就沒有馬英九,沒有總統了,那就是沒有政府了嘛!

村民:

廢話少說,我們還有很多意見!

村長:

大家不要意氣用事!現在我們要聽大家的意見,剛才綜合概括的問題,你們回家的問題,我們要怎麼相互配合,我們要怎麼去做,大家集思廣益,把它提出來。

簡單扼要,前面講過的話,後面不要再重複了。可以答覆的,我們答覆,可以回去做的,我們回去做。

村民:

村民大會的意思,就是要聽聽我們村民的意見,不過,從頭到尾,原來不是。那瑪夏鄉是我們生長的地方,誰願意離開?大家都不願意。這是逼不得已,這是上天的指示,所以我們要了解這一個,誰想離開我們那瑪夏鄉。

我在那瑪夏鄉有很好的土地,也有很好的家,大家鄉處在一起,每天都是快樂,為什麼我們今天要臨時安置在這個地方呢,也不是我們的決定,是上天指示我們來這邊的。

那瑪夏鄉的情形,我們從村長那邊聽到了。不過很多地方,是不是做到,還不曉得,我們現在最困難、最難過的就是我們的路,現在我們的路是便道,不是農路,我們希望的是公路局真正開了台21的路,我們才要等這個路。

我們要坐車、開車到那瑪夏鄉,要4個小時,不會開的要5個小時,如果有一天我們生病,或是怎麼樣,還不是在半路死掉。直昇機不可能每天載我們,所以山上的村民不要誤會我們這邊,我們這邊也是天天很難過,晚上都睡不著覺。

你們要想想,回到家沒有自來水、沒有飯吃,也沒有地可以開墾,我們的地都流失了,都沖走了,我們的農舍都沒有了,上級要考慮到。

我是沒有資格到永久屋裡面的啦,可是你不要講永久屋的事情,這是政府和慈濟的愛心,他的大愛,但不是大家都可以住進去的,所以你不要一直講那個。馬英九鼓勵我們進到永久屋的,政府的話都是放屁的話,那要聽誰的啊?要聽我們老百姓?所以我們不能講政府的話都是放屁,那就不要政府了嘛,是不是這樣子。

如村長所講,11月中要我們回到山上,但是我有打電話給議員,縣長沒有講過要我們回到山上這句話,今天議員沒有來,暫時,我們不要回去,如果不得已,我們還是要到外面租房子,我們的孩子在這邊讀書,我們並不是不想回家,要給我們一點時間,半年的時間,我們才會考慮回到我們的山上。

村民:

我們民生到底算不算是災區?

村民:

我是民生二村的,馬總統有說要放寬條件,可是我的房子已經被沖走,我去辦的時候,條件上處處為難我,像戶口上是以戶口來算,可是我的房子確實已經沒有了,可是我要辦很難,像我申請安遷費,很多問題,我重複辦,還找村幹事蓋章,蓋很多章,到現在安遷費還沒收到,一個半月了。房子沒有的,要優先,這個問題請處長幫我。

村長:

等一下一併報告。

村民:

我們也很想回家,誰不想回家!像現在天氣又不穩定,那我們的小朋友呢,交通又不方便,像我說難聽一點,我在這邊幹什麼?為了小孩子,為了我的爸爸媽媽,我本身又不會開車,你們以為每個老師都願意回部落教課嗎?你們有問過老師嗎?

村民:

現在上山,經濟能力也是有困擾,現在政府若說沒辦法再開墾土地的時候,原住民要怎麼辦?還有小孩子的事情,小孩子遷到山下,家長很辛苦,回去都沒有規劃行程,民生國小搬回去要花費五個大貨車的物資,遷回去可以啊,問題是小孩子要急救或營養午餐從哪裡來,從山上要下來的問題,是最重要的。我在這裡,代表民生國小的家長。

村民:

為什麼這麼急著把我們弄回去?為什麼不等小孩子念完半學期再回去?他們才剛剛適應,又要回去。

村民:

我是代表民生國小農場的,最近看到小朋友好不容易適應在那個環境,好不容亦有很安穩的心,現在我們立刻回到民生國小,他們的心情又會怎麼樣?為什麼一直調來調去?是否可以給我們明確的答案,在這邊一學期,讓他們有一個緩衝的心情。

我們之前有開一個家長會議,大多數的家長都是願意留在這裡一學期。

村民:

如果回去的話,這裡的零工工作會繼續嗎?

村民:

像我們的農業道路,從剛才我一直在聽,如果沒有弄好,我們回去能做什麼?沒辦法去工作啊,就算有小貨車,但是路被沖走了啊,還是等路修好,回去工作。

江代表:

聽了這麼多,你們有沒有發覺到,是不是縣級以上的機關單位,應該感覺的到最大的問題,災區的環境是否能儘快改善,有些地方可以克服的我們會克服,但是有些地方改善得太慢,我們也知道鄉公所的能力有限,所以我這邊就直接請縣級單位了解以後,能不能很快地、用心照顧我們這些災區。

DSCN4448醫療怎麼辦?

讀著會議議程2讀著會議議程1

孩子的教育怎麼辦?DSCN4475

(以下為長官回覆)鄉長:

台21線現在已經在搶修,從小林上去,但是12月13日是便道先搶通,讓鄉民進出方便,一定在期限內完成。至於台21線的搶修進度,目前就還不知道。

總統以前全部都答應,但是公務人員還是要依法辦理,雖然總統說好,但是他沒有下這個公文,只有嘴巴,空口無憑。還有很多問題,我在這裡跟各位澄清,如果沒有政府,怎麼會將各位安置在營區?要感謝慈善機構,為什麼不這樣子想呢?

大家只說一直要靠政府,為什麼不想想自己以前生活的能力?難道一輩子就在軍中嗎?事實上,我們帶給他們很多困擾,每天都在擔心,只要長官一來,是不是要陪著,萬一當中我們又有人出事情,那個長官就完了,他又要被調職了。我們有沒有這樣子想到?

大家要互相了解,你們在營區也不方便。大家多忍耐,政府有為大家著想,只是執行快與慢,徹底不徹底,總統講的話當然有效,但是沒有公文,我們沒辦法依照他所指示的去辦理,還是要依法辦理。

縣長是說,我們那瑪夏,因為房子還好好的,所以他說一定要先回去看,看完之後沒問題,他會下達指示,你不回去也沒有關係,就到外面租房子,這是個人的權益,沒有人敢阻止你。

租房子,每一個人也有生活補助費,為什麼一定要在營區?營區也要感謝他們,不是要趕走各位,真的是有限。慈善機構看到我們,也是一直協助我們,但都是有限的,不可能一直照顧我們,我們觀念要改過來。

專家真的有來鑑定了,民生村是安全的、有條件的。一村,靠近馬雅村的要野溪整治、水土保持,將來造林,我們要自己知道要好好保護,我們不要任意地去破壞。

前幾天,行政院重建委員會開會,提到造林補助能不能提高?有這樣的計畫,一年可能提高到12萬。

安遷費給社會處答覆,你的房子倒了,我不知道為什麼會不通過。

11月30日以前,永久屋申請完畢,以後要補申請,真的全倒或半倒,縣政府頒發毀損或不堪居住證明,才可以擁有永久屋,所以你要登記的時候,第一個要考慮家裡是不是真的全倒或半倒,因為我們還要去復勘,復勘完之後由縣政府來認定,還有一種是工寮,已經用房子申請永久屋,工寮就不能申請了,除非什麼房子都沒有,你可以申請。

你有資格擁有永久屋,不管在杉林還是回到自己的鄉裡面蓋永久屋,會有封條你不能進住,得到永久屋很嚴格,進去住都是違法,甚至政府會斷水斷電,申請永久屋就是認定不安全,本來是鑑定變為林地,所以不能在那邊耕種、蓋房子,你本來是有權狀、建地的,以後就變成林地。

只要你有申請永久屋得到的,你就不能再回到那瑪夏鄉蓋房子,除非你要用自己的錢去蓋,但是要蓋在安全的地方,但是那個土地一定要在農業用地,在林地會拆。

我們沒有辦法發覺問題,就沒有辦法解決。你們口口聲聲說,鄉公所,為什麼我們的農路沒有開,事實上,農損的、流失的補助,為什麼還沒有,承辦人員用自己的印象去辨識地號線,還要去看,你們說你就不要去看嘛,就全部結到損失、被掩埋、土石流,各位你們這樣講容易,承辦人員就要跑法院,將來以後被查到有勾結,我們都要跑法院,他的職責範圍一定要公平公正,所以承辦人員一定要依法辦理。

「我們明年再回去可以嗎?後年回去可以嗎?」可以啊,可是你明年、後年回去的時候,水蜜桃現在被土石流這樣弄了,奄奄一息,需要地主去管理、施肥,明年就有收入了,各位在這邊游手好閒,你的農作物怎麼辦?明年我們都沒有收入喔。

後年回去管理、整理的時候,水蜜桃全部死光光了,還要重新重,重新重還要等幾年?我們的觀念要改過來,明年4月觀光課還是會舉辦一系列活動,就是要把我們的經濟復興起來啊,如果各位都沒有回家,那我們怎麼辦?

明年再回去也是一個問題,我們就提早回去解決,更重要的是,我們發覺到問題,鄉公所馬上提報計畫,像重建委員會有1200億的經費,如果我們沒有早一點解決這個問題,錢沒辦法撥下來,被其他鄉鎮都申請完了,3、4年我們回來再申請,沒有錢了。都輪不到我們那瑪夏了。

學校就交給家長、家長委員會、會長,趕快召集委員,你們所提出的問題,我們趕快交到教育處,就按照教育處的決定,營養午餐鄉公所也會協助各位。

你要回家,谷縱處長也很用心,要準備車子,接各位回家。桃源有幾個村、學校也回去了,自己回去,用自己的雙手重建家園,在鄉裡面的鄉民都很辛苦,幫各位整理家裡,都已經好了。但是,不是說很完美,至少我們的家裡都可以住。

至於鄉公所,縣府的中央重建委員會、中央的重建委員會、各部門的、自己本鄉的都要開會,就是為了我們將來的生活,要解決我們的問題,如果鄉長躲起來,不就沒辦法來解決我們問題嗎!鄉公所的員工,你看今天禮拜六,課長、承辦人員都來了,為的是要解決我們的問題。

往青山段我們要設一個哨,反正看到不是那瑪夏鄉的,不管是誰,就檢舉,警察就去訪問,尤其是他的小貨車蓋起來的,那個就是有問題。

路雖然漫長,但是會有規律,一定要大家共同。

我有交待課長,我們要提報就業人員,一方面農作物,我們明年就會有收穫了。

黃主席:

其實我今天也不曉得要開居民的座談會,我在山上,聽到村長廣播,早上和代表從山上下來,慢一點,很抱歉。

我們在代表會當中,下來後我們開了兩個臨時會,針對這些問題有做提案,由鄉公所轉交中央或縣府,尤其是台21線,無論怎樣都不可以封殺掉,我們共同努力爭取的便道,雨季完或許可以通,雨季來或許會沖毀。

沒有台21線,那瑪夏鄉可能就沒辦法繼續生存下去。請各單位幫我們反應一下,一定要繼續重建出來。

關於要大家遷回去,畢竟離鄉背井到這邊來居住,有很多慈善機構幫助,但畢竟是臨時的,無論是住1、2年,我們總是要回到部落去,不如早一點回去,除了說少數的人,土地、房子被沖垮,對他們來講,回去真的是非常困難的難題,大家都有自己的土地、農作物,拖久了對自己的不利,大家要想看看。

另外,這段時間還是颱風期,叫我們回去也很不方便,颱風來1、2個禮拜又要遷回去,等颱風季節過去、天氣穩定一點再要我們回去。

學校問題,我們代表會也是非常重視。也聽到要回去和不願意回去,到這個學期學讀完以後,要回去下學期再回去,剛好這個雨季也過去了,遷回去也比較適當。也不會造成家長的困擾,雖然路通了,講難聽,就是一個便道,不是路。

每天學生有100多位,一天的糧食也是非常地多,每天都下來買,誰要來負責?

關於其他的問題,我們站在民意的立場,當然會相挺鄉親所提出來的任何意見,來督導我們公部門,完成大家的心願,尤其是農路的問題。

社會處:

安遷救助,如果籍在人在就比較單純,比方人在籍不在,會有證明的問題,這次只要有村里長、鄰居協助證明的話,應該還是可以審理,剛才這位村民如果需要查詢是否做處理的話,我們做個案處理。

陳科長:

回山上工作的問題,早上跟鳳山服務站蔡科長聯繫,今後在這邊工作的臨時工,那瑪夏鄉公所繼續堤計畫,讓大家接續工作。

營區安置部份,按照重建條例第九條,民國99年到101年,會彙編列生活重建中心的預算,一方面幫助住民,一方面由社福團體繼續協助各位,包括秩序的建立、醫療等等,回山上陪伴鄉親。內政部會繼續依據重建條例第九條,設置生活重建中心。

營建署提到永久屋3個基本條件,八八水災以前一定要設籍在那個地方,拿到災損證明,災損證明有3項基本條件:災損證明、遷村戶、原住地的安遷戶,確實上已經不堪居住,戶籍設在那邊,符合這些條件,就可以申請。

谷縱處長:

今天聽大家的意見,大家其實都想回。但是回家的路上,還有憂慮。

返鄉重建,縣政府的立場,有水、有電、路通了、通訊好了,就會鼓勵大家回家重建,但是前提是,你的村莊安全了,就會要你們回去。

縣長很重視道路的問題,前天的重建會,9月27日,台20線剛剛通到勤和,一個月後好像一直沒有進度。台21線在小林這部份,考慮到還有家人埋在裡面,公路局就沒有考慮從那邊過。從後面過。

縣長決議,公路局都要到重建委員會做專案報告,報告高雄縣原鄉省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完全好。

學校復課的問題,在月中的時候,建山、高中的中國小回去,之初也有很多疑惑,小朋友的醫療、營養午餐等等,這個我會跟教育處講,一定要跟我們的校長、老師、家長一起了解,要把憂慮降低,也許無法消除,讓小朋友回去能夠很順利。

就業的問題,沒有問題。原民會就轉過去回家重建,勞委會由公所提計畫,原則上一戶都會有一個人,桃源鄉現在回去都這樣,有時候一戶兩個人,手工藝也是轉回去啊。我們希望大家回去以後,開始整理自己的家園,田裡的事,互相整理整理。

我去過那瑪夏鄉,除了民族,民權、民生都整理得很乾淨,我去民生的時候「很漂亮」,只是沒有看到人。

那個發電機,一定要請鄉公所清查、照測,這個要因應我們未來防災,要分配好,每一村都有發電機,現在茂林鄉的人都沒有出來,我們去過好幾次,在他們的活動中心,吃的都放在那邊,電池、手電筒都準備好,甚至鄉公所購買無線電,各村都要有無線電,我們也找消防局一起開會,這個都要結合。

衛生所這部份,我會再和衛生局講看看,未來對那瑪夏鄉怎麼處理。

今天我還是覺得說,大家都想回家,只是時間點在哪裡?這個還可以再溝通。

目前那瑪夏鄉,水、電都通了,大家對道路的認定都不太一致,縣長本來排後天(26日)上山,還在確定中。他要上去全部再看一次,再跟相關單位做討論。

大家對未來要有信心,這不是官方的立場,我們的家被颱風沖毀,可能一時沒辦法回到原來那個樣子,但是要有信心!我是南投來的,我的家裡經歷過921、賀伯颱風、桃芝風災,我跟大家一樣,桃芝風災發生的時候,我在台北,聯合晚報出現陳有蘭溪跟阿里不動溪的村落淹沒,我著急隔天就衝回去,走了6、7個小時要進去看。

家人好好的,我經歷過,心裡也會難過,我爸爸的地本來是斜的變平,我們都是信上帝的人,挪亞方舟,雨水都撤退了,我們要走出去。上帝會給大家更豐富。

鄉長:

掩埋的要用怪手去挖的,到鄉公所登記。

結論

夏副主委:

很抱歉,主任委員另外有公務,指派我來向大家問安。他對各位的問題及生活非常關切。

第一個在議程裡談到安不安全的問題,民生村是安全的,如果大家還有疑慮,鄉公所可以重新申請,報到我們那裡來申請復勘。

對於64個部落,還有原鄉部落沒有做安全鑑定的,或是未來你們希望遷村到這個地方也還沒有做鑑定的,鄉公所趕快做調查,報到縣政府來做彙整,中央指派相關人員來做鑑定。

環境改善問題,我們原民會也編了特別預算,有七項計畫,包括道路計畫、部落裡面基礎工程重建計畫、供水系統計畫、產業重建計畫、將來發生不安全部落的遷村計畫、土地流失的復耕計畫等,各位的問題將來會透過這些計畫處理。

農路問題,我們在98年度與今年,有打通原鄉動脈的計畫,農路的經費已經有了,就請縣鄉最好規劃和調查,農路修復的工作。

鄉長有談到,在重建委員會,院長提到提高原住民的造林獎助金,院長請農委會趕快研究,對於未來我們山上地區造林、護林、保林的工作,交給部落原鄉的人來處理,農委會也積極在做這個研究。

土地部份流失怎麼辦,會裡提到土地地籍調查及土地流失以後的復耕計畫,我們很快就會核定下來,會召集縣鄉討論如何處理。調查到底流失了多少,流失部份要從哪裡來補足?我們與其他相關單位:林務局、國有財產局協商,提出部份公有土地,來彌補足不足土地。我想今天重要問題,縣鄉都做了重要的說明。

附註:

文中提起高雄縣長楊秋興將於26日上山,確認部落是否安全以及回家的時間表,2009年10月27日的中央社新聞,說明了縣長在造訪那瑪夏之後,政策的新動向。

楊秋興:鼓勵安置災民返鄉 上山發救助金

(中央社記者陳守國高雄縣27日電)高雄縣長楊秋興昨天視察那瑪夏鄉八八災情時,有鄉民反映「在山下會變懶」,要求協助被安置的民眾回鄉。楊秋興今天表示,慈善團體可到山上發放救助金,鼓勵鄉親返鄉。

楊秋興昨天率同縣府相關單位主管,搭乘四輪驅動車輛繞道台南縣到那瑪夏鄉視察災情與重建情形。有民眾指出,被安置的鄉親會變懶,要求縣府協助返鄉,參加重建工作。有些婦女更建議「不要供應安置營區鄉親食物,他們就會回來。」

楊秋興等人發現民權國小及三民國中校舍遭土石流侵襲,受創嚴重。民權國小砂石已堆到2層樓高,民族國小只剩下行政大樓與幼稚園,教室、老師宿舍與操場在野溪土石流沖刷下全部流失,滿目瘡痍。民生國小校舍還算完好。

縣府社會處表示,那瑪夏鄉民族村遭土石淹沒,全村決定遷村到杉林國中邊永久屋,420多名民眾暫時被安置在燕巢鄉工兵學校營區;民權、民生村有近450人安置在大樹鄉仁美營區。

楊秋興今天在縣府主管會報中表示,台21線甲仙鄉小林村到那瑪夏鄉「錫安山」的便道預定12月初完成,那瑪夏鄉聯外交通才會更順暢。

他表示,「那瑪夏鄉民要求『山下的』快回山上重建家園。」因此,慈善團體發放救助金時就到山上發放。

一篇回應 to “山上的民生村人:山下的,為什麼還不回家?”

  1. 靜然 說道:

    轉載中央社新聞供參考。

    ==================================

    那瑪夏鄉甜柿產季 高縣特賣會銷售一空
    20091028 17:42:15

    (中央社記者陳守國高雄縣28日電)八八水災重創高雄縣,那瑪夏鄉聯外道路台21線省道尚未搶通,須繞道台南、嘉義縣。為協助災區農民,高雄縣政府今天舉辦那瑪夏鄉柿子特賣會,400台斤甜柿很快銷售一空。

    那瑪夏鄉民生村農民採收400台斤甜柿,分成100袋,今天以小貨車載運繞道嘉義縣經5、6小時的車程後抵達高縣府銷售,不少縣府員工發揮愛心自掏腰包採購,縣議員吳文耀、王慧玲、張漢忠等人也共襄盛舉,不到1小時銷售一空,反應熱烈。

    農民表示,過去,甜柿收穫期有盤商上山收購,或是遊客採購,現在交通不便,沒有遊客上山,盤商擔心甜柿長途運送途中損傷,收購意願不高,農民只好自己銷售。

    縣府11月2日下午將再辦1場甜柿特賣會,那瑪夏鄉果農將供應150袋甜柿,每袋4台斤。

    那瑪夏鄉農民引進日本種甜柿栽培,種植面積約5、6公頃,集中在民生村海拔800到1200公尺坡地,每年10月中旬到12月初是收穫期,果肉脆、口感佳,甜度最高達23度。981028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