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蘭永久屋用地強制徵收,強逼部落族人相殘?

本文摘要:為取得嘉蘭永久屋用地,政府採用強制徵收模式,如今地主與災民、甚至和整個村的族人,都得一起面對這個是天災也是人禍的難題,撕裂危機迫在眉睫,只能期待地主與災民找出雙贏合作之道!( 圖/ 金峰鄉鄉公所。東側永久屋用地範圍中,綠色為拒絕簽徵收之地主,紅色為同意者。 )

嘉蘭永久屋用地強制徵收,強逼部落族人相殘?

前言:嘉蘭永久屋用地產生爭議

台東縣金峰鄉嘉蘭村,是2009年莫拉克颱風受災嚴重地區之一,颱風造成了「受災戶」(家毀)加「危機戶」(家危,有機會成為下一個受災戶)共90多戶,歷時一年,多數災戶都已經有了暫時安身之處,有的災戶租屋,大部分則選擇住在位於金峰鄉正興村上的中繼屋「嘉蘭八八新城」,等待未來長久安身的永久屋,

災後,因為中央政府的離災不離村、離村不離鄉的政策,縣政府就持續地在嘉蘭村找永久屋用地,最後選定了嘉蘭村新富社區西側與東側的土地。

嘉蘭村新富社區西側與東側的土地大多屬於私人土地,縣政府必須進行協調徵收,目前西側的土地順利徵收,也持續整地動工中,五年前海棠颱風災戶的15戶房屋已大致建好,但事實上西側永久屋用地並不是一個長期保證安全的地方(請參考:嘉蘭-政府到底在急甚麼的「西側永久屋的土地安全性與安置的其它選擇?」),

也有在地居民記大哥說:「現在西側的地方,在我的記憶以來就有幾次被都拉利吉溪淹沒沖刷過。」嘉蘭村部落會議主席李文彰也表示:「西側的土地容易徵收,就是因為它本來就不安全。」表示西側的防災工程與防災措施得加倍用心。

至於東側土地的取得,則對當地居民造成很大壓力。面對政府將強制徵收私人土地做為災民的永久屋用地,長年住在嘉蘭村、生有八個孩子的排灣族老vuvu激動地說到:「我們從日據時代來到這裡,我的祖先辛苦開墾,才有了這塊地,如果被政府拿走,那我的小孩以後回來故鄉要住在哪?如果政府硬要拿…我就死在這裡!」

image001

東西側永久屋用地範圍,西側包含五年前海棠颱風的受災戶(等了五年才等到…),共蓋60戶房屋,而東側預計約蓋60戶房屋。(圖源:Google Earth)

西側永久屋用地,正在施工中,圖中快要蓋好的房屋為海棠颱風災戶的。(攝影:楊程宇)

一、部分地主反對土地徵收的主要原因

而對於縣政府要徵收的東側土地,卻遇到約佔東側土地範圍三分之一的地主反對徵收,而地主反對的原因主要有兩點:

(1)部分地主年歲已高,子孫眾多,剩下僅有可供建屋的土地,是子孫們未來的歸處

地主vuvu林耆老就說:「我自己有八個孩子,又有孫子,小孩出去賺錢就是為了回家蓋房子,地沒有了,他們要去哪?」vuvu林耆老的妻子也說:「真的這樣,就死給他們看!」

地主王大哥的母親vuvu王媽媽說:「我生了九個孩子,六男三女,現在都在新竹工作,去年七月底本來老大蓋了一棟房子,結果莫拉克時就被沖走了,現在剩這塊地要留給孩子們蓋房子,如果政府硬要拿走…那我就死在這裡!」

地主石老太太也是同樣的心情,他的兒子說:「家裡共有六個兄弟、四個姊妹,目前能蓋房子的只剩東側那塊地,祖先的意思是將它分成五份,蓋五棟房子給兄弟姊妹住,所以並不願意被徵收土地,但是若是政府有以地易地、部分改為建地等還是可以供我們蓋房子的方法,是願意討論徵收的可能性的。」

與都市人不同的,部落族人並不一定會因為出外發展賺了錢或是都市文明的便利舒適的生活而選擇在外定居,若是有能力的話,大都會選擇有土地情感記憶的故鄉。

(2)地主擔心將來需要使用作為避難用途

有的地主是,雖然擁有的土地是在新富社區旁的東側用地,但本身住在嘉蘭村的下部落,嘉蘭村經歷了八八風災,下部落本身就因為這次災難造成了災戶加危機戶(很有可能是下一次水患的受害者)共有九十多戶,就算本身並不被認定為是危機戶的下部落居民,還是在遇到大豪雨時不禁會擔心起自身的安危,

畢竟在莫拉克颱風時,沒有人料到水患可是連挖帶沖的帶走了三個街道的房子,誰也說不定哪一次的颱風會輪到自己,因此住在嘉蘭下部落的東側地主會擔心,若是東側的土地被徵收走了,而哪一次水患又真的輪到自己了,那無處可去的他們又有誰會來關心?

地主陳勤益和呂娟娟說:「至少要給我們一塊地蓋避難的地方,但是連這個選擇都沒有,我們怎麼敢釋放土地?」、「我們這樣等於是因為莫拉克颱風而受到影響的二次災民,我們這幾個地主有些就住在下部落,也是下次洪水可能會被沖到的危險區,要是哪一次真的被沖掉了,而嘉新段(東側)的土地又被強制徵收掉了沒辦法蓋房子,那我們就真的變成災民,是要叫我們去哪裏?」

沒人敢奢望自己會接受到像莫拉克颱風災民的頂級對待,畢竟像僅有十幾戶(跟莫拉克颱風災戶相比)受災的海棠颱風災戶,也是等了快五年,才趁著莫拉克颱風的機緣搭上順風車,一併處理,好不容易才有了永久屋可以住…,對於政府的不信任及對未來的恐懼,這也是部分地主不願意釋出土地的重要因素。


東側永久屋用地範圍,綠色為拒簽徵收同意書之地主的地,紅色為已簽同意書之地主的地。(圖源:台東縣金峰鄉鄉公所與嘉蘭報告小火車)

二、鄉公所為了重建政績,處理過程粗糙

(1)協調會議等於沒開

儘管從去年開始政府與地主開了十次協調會,但地主陳勤益表示:

「政府官員強調他們已經開了十次協調會了,可是其實這十次的協調會,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協調溝通,只是一再地要說服地主釋出土地,而地主一再提出的可能方案,譬如以地換地、給予徵收但保留地主部分土地改為建地、提高徵收價格(原本是一平方公尺150元加四成),但全部提案每次都被政府打回票,或是都說列入會議記錄、待討論事項中,但每進行下一次會議,上一次提的東西就都不再提,上一次的會議紀錄也不公布,這樣哪是協調會,都只是政府單向在作業。」

陳勤益也說:「明天早上的會,鄉公所通知地主開會都是今天晚上8點才通知,我們平常都有工作,這樣要怎麼請假,那在外地的人又怎麼辦?」政府這樣的處理方式是否真有誠意?

(2)夜襲地主,威嚇利誘?

陳勤益表示:

其實大多地主本來是不同意的,但鄉公所為了取得地主同意,手段更是狡猾,有部分地主跟我說,鄉公所的人在晚上跑去一個個地主家說服他們釋出土地,地主大多是老人家,不懂法律,鄉公所的人就威脅利誘跟地主說,如果他們願意配合,就把原本一平方公尺150元的徵收價格,再加上120元獎勵金,

如果他們不同意,政府就會強制把土地拿走,他們則一毛錢都拿不到,因此老人家害怕了,就大都同意被徵收了…甚至還有人跟地主說:『大家都已經同意了,如果你不同意你就是不合群。』」。更多地主反對徵收的理由及主張請參見嘉蘭報告第40集(http://www.peopo.org/kaaluwan/post/66581

(3)毫無誠意的的協調會

而政府在歷經召開多次毫無誠意的「協調會議」,部分地主仍不願意釋出土地,為了「形式合法」,為了許多「看似合理」的理由,為了快速達到重建政績及省去行政麻煩,金峰鄉公所與台東縣政府於2010年9月8日召開「98年莫拉克颱風災後永久性安置住宅計畫-台東縣金峰鄉新富社區(一)開發計畫」公聽會暨用地徵收取得說明會,

會中,主席顏志光處長讓反對徵收者暢所欲言,卻不回應訴求,只要求紀錄要記清楚。更可議的是,當大家收到會議紀錄,才發現縣府居然敢做出沒有公開宣讀的會議結論。當天地主們根本不知道政府只是在演一場戲,完全不跟他們溝通,準備來硬的。而會議結尾做出說明會的強制徵收私人土地之結論:

「仍有部分土地所有權人不願意釋出土地,且地主就地價補償有異議,價格無法達成合致,故本案用地取得方式,考量災民生活安定的急迫性(還是考慮到縣政府及鄉公所的政績績效?),將依據「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特別條例」及「土地徵收條例」規定採徵收方式辦理,不另召開協議價購或其他方式取得土地之會議。」(註1)


99年9月8日台東縣金峰鄉新富社區(一)開發計畫公聽會暨用地徵收取得說明會,右為金峰鄉章正輝鄉長,中為台東縣政府原住民行政處顏志光處長(攝影:蘇雅婷)

政府強制徵收價依原住民保留地價格每平方公尺150元再加四成徵收,算一算,每平方公尺徵收價只有210元,也就是一坪只有694元,如果以海棠永久屋每戶可使用的土地面積約30坪計算,政府蓋永久屋每戶土地徵收價只需花20820元,但蓋一棟永久屋要花善款130至200萬元(還不含公設費用)。政府只要拿出區區數萬元就可強奪原住民土地!2萬元有多少?2萬元比八八零工一個月的薪水還多一點點,2萬元在都市只能付一個月的租金。
嘉蘭村新富社區與東側永久屋用地範圍(攝影:楊程宇)

三、嘉蘭自救會努力尋求解套的可能方法,政府卻不願修正?

同為族人的災民,雖然關切到自己的權益,但也不願意看到部落撕裂,畢竟如果搶了自己村民的土地做為自己永久安身之處,那住起來也是極度冷酷之事,自救會找出有兩種解決的可能性:

(1)族人建議將東側土地重新整體規劃

於是2010年9月28日晚上,嘉蘭災民成立的「臺東縣嘉蘭災難自救暨經濟文化產業促進會」於正興村上方的嘉蘭災民中繼屋「嘉蘭八八新城」開會,討論出一個解套的可能方法:

將東側的土地做整體規劃,除了安置災民用的永久屋用地之外,將其餘土地變更為建地,並分配給那些拒絕被徵收的地主,這樣他們就有地可以蓋房子給自己孩子,也可以蓋房子作為避難之處。」並將此想法送到鄉公所及縣政府評估。

(2)嘉蘭災民另覓他處不與族人搶地

另外也有災民高大哥等人提到,其實有部分的人,不一定是希望在原鄉重建,而是希望可以在台東市蓋永久屋,雖然對自己的家鄉固然有一份情感也不大願意離開,但住到市區對孩子的教育及自己的工作都能獲得較多的資源(畢竟對還要養家活口的中生代而言,偏鄉資源稀少、工作機會難找、交通不便、提升孩子競爭力等都是相當現實的考量,這也是偏鄉原住民的窘境,土地、山林都在歷史中被政府強奪,要純粹倚靠自然生活已難)

其實之前鄉公所2010年5月左右就有做過問卷調查災民希望住在哪裡,其中問卷的選項就包含「新富社區東側」、「新富社區西側」及「台東」等選項(表示縣政府在台東市應該是有辦法找到地來安置災民,譬如台糖的地,或是知本開發隊的地),

據鄉公所調查之結果,想去台東的人不超過十戶,但那個時候災民還不知道東側用地的地主有這麼大的反彈,現在災民了解到自己的族人被徵收土地的抗拒,是否會有更多人改變想法,願意住到台東市去?

而有災民甚至說,早在5月鄉公所做問卷調查前,他們自己就有對災民做過調查,他們所做的問卷調查,甚至有接近半數左右的人願意住到台東市,但可能因為後來對未來居住地的不確定感,大部分災民就在鄉公所的調查時選擇了好像在永久屋建設可能性較為明確的東西側選項(那時已有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向災民報告西側永久屋的建築規劃設計與概念http://www.88news.org/?p=4188)。

所以說,鄉公所是否可以再做一次居住地選擇意願的調查,若是人數有接近一定數量,幫那些災戶在台東市蓋永久屋,就可以減少東側土地的使用,也不一定要強制徵收那些不願意釋出土地的地主的地了,這不失為一個可能解決問題的方法,

(3)縣政府怕麻煩,而不願重啟程序?

但面對這個方法,台東縣政府原住民行政處處長顏志光卻在2010年9月8日召開「98年莫拉克颱風災後永久性安置住宅計畫-台東縣金峰鄉新富社區(一)開發計畫」公聽會暨用地徵收取得說明會裡提到:

「…行政機關的做為不能否定前面的,民眾可以用別的方式來告訴我們不想住在那邊,以前做過的問卷不能輕易地否定,否則行政會紊亂。如果他們不願意住那邊可以用陳情的方式來處理,我沒辦法否定…」。

顏處長直接地拒絕了做再一次的問卷調查,而陳情又會比問卷更有效率及有明確的證明?

這令族人質疑政府是否真想認真處理此事的態度,以及重建過程中並沒有清楚地讓災民了解到,災民只能用片面的資訊去做選擇,若是當初災民知道自己的族人(地主)的為難,也許災民的選擇會有很大的不一樣(大多數人不願意當搶奪他人土地的壞人吧),

重建過程本來就有許多難以預料,政府應當隨機應變、彈性處理,而非一句「貫徹中央離災不離村的理念」及「行政機關的做為不能否定前面的」就拒絕做新的調查,不禁讓筆者懷疑其實縣政府只一昧 「怕麻煩」及「追求迅速安置災民的重建政績」,而忽略了族群間的情感及人民的權利。

四、在都市生活的人的想法制定的法律,套用在充滿文化情感的原住民鄉

身為地主之一的安息日會黃進成牧師說到:

「…土地在人民來說,不是一個錢可以代表的,就像我們的房子一樣,是所有權人有土地文化的深層意義,不要陷居民(地主)於不義因為祖先好幾代擁有這塊土地,到了這代卻絕跡,在部落來說是會被趕出去的,頭家會跟長老會說你是不義的人,所以土地的嚴重性在這裡,另一層更高的意義是土地的文化層面,

接著,我們的災民是按照國家的法令第20條(指重建特別條例第20條),如果這是一個局部而不是普級的共享的權利(災民雖有安身處,卻傷害了地主及整個部落文化及情感),動用就是違憲,那現在進行的工作就是對居住人民(災民)的二度傷害那樣搶自己同村族人的地來的土地,災民能夠住的安心嗎?(也讓地主變成受莫拉克影響的間接災民村民很不甘心地將他的土地讓你住,又不能罵對方(災民),因為對方的土地被流走了。

根據兩點,我們政府責無旁貸地在天災人禍的時候,就要是有責任的政府…因為私人土地是有文化層面的,強制徵收會造成要居住的人跟要放棄這土地的人一種深層的撕裂…人民整體權利應先行於法條!

看到政府如此強制徵收土地的態度,可以了解那份態度及法條後面的價值觀,完全是都市的想法、都市的土地觀,都市認為土地是用來開發、用來建設的「錢」,而家的概念僅限於一間間的房屋,但對於傳統的原住民而言,「家」除了是可以居住的房舍,更包含其祖先艱苦奮鬥而來的土地,其中包含了許許多多在這塊土地上、與父母、與vuvu、與族人一同成長歷練的情感故事與歷史,那是他生命價值極為重要的一部分,也是他的根,

不同於都市生活的金錢至上觀,老一輩的原住民倚靠族先傳下來的土地:種地瓜、種芋頭、種各式食糧,用體力勞力耕耘親近土地生活著,更要世世代代的傳下去,但政府卻(只為政績與輿論)想廉價的拿走對地主而言無價的母親(土地)…。」

如今地主與災民、甚至和整個村的族人,都得一起面對這個是天災也是人禍的難題,政府強制徵收執行迫在眉睫,只能期待地主與災民找出雙贏合作之道!

註1:

政府強制徵收主要所依據的,就是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特別條例(現在看起來像特別迫遷條例了)的第二十條的第三項「…為安置災民興建房屋及前項被限制居住或強制遷居、遷村、安置所需之土地,得徵收或申請撥用。…」。

6 回應 to “嘉蘭永久屋用地強制徵收,強逼部落族人相殘?”

  1. 盛穎 說道:

    實在納悶,這是一場什麼重建?為什麼政府都只想便宜形式,不惜拆毀部落家園?我不懂。

  2. 楊俊朗 說道:

    如果政府知道西側的土地不安全,為什麼要徵收?
    如果當地居民知道西側的土地不安全,為什麼要搬進去住?
    難道是人命不值錢嗎?

  3. 勒葛艾 說道:

    行政單位的行政手段粗暴且蠻橫,行政單位即使知道行政措施違法及錯誤,不但不懂的立即停止重新檢視,更可惡的是仍一昧的去執行下去,充分的顯露出當權者的傲慢與霸道思維

  4. 看到希望 說道:

    接到支援嘉蘭重建朋友的說帖
    看到一點希望
    提供其他的部落參考

    嘉蘭新富社區東側土地「集村興建」說明書

    政府以強制徵收原住民私有地方式為嘉蘭受災戶興建永久屋,無端使得同村地主失去自己的土地,間接引起地主與受災戶間的撕裂,甚至有地主揚言以死明志,絕不願看到祖先留下來的地被政府強制徵收。
    可是,要如何取得永久屋用地呢?其實受災戶與地主間的衝突矛盾完全可以避免,「集村興建」便是一個可以達到「受災戶、地主、援建慈善單位與政府」四贏的重建方案。
    「集村興建」就是讓地主和受災戶一起在新富社區東側土地蓋房子(農舍),因為政府本來就獎勵以集村方式興建農舍,「原民會天然災害原住民住宅重建補助作業」每戶可以拿到20萬元補助,這部分款作為給地主的補償已接近徵收費用了,這算是災戶與地主的買賣關係與政府無關,這樣土地就不會被政府收走, 地主也可以依據自己需要蓋簡易的房子,將多的建地保留給子女,災戶與地主都擁有土地權,而且是建地,現有重建政策受災戶的房子14….34坪,那是都市人住的房子而且沒土地權,房子無法擴建子孫如何過活?
    再說,東側地主不願釋放土地,主要原因是這塊佔地2.2公頃的土地是嘉蘭僅存安全的土地,除了現在的災民外地主的子孫也要有立錐之地。如果安全的地被政府徵收,再加上不斷流失的「下部落」土地,嘉蘭人到底還剩多少土地呢?
    依「集村興建辦法」以及剛通過的「農再條例」公共設施將由政府補助施作,援助的慈善單位如「紅十字會」「世界展望會」就不用分擔這些費用,馬上就能幫受災戶蓋房子」這可以幫政府的重建政策解套。也是一個可以兼顧多方利益的多贏方案,值得部落族人、慈善團體和政府等相關單位認真思考,努力實踐。
    有關集村興建的相關規定,請見以下問答集。

    新富社區東側土地 集村興建農舍問答集
    問:哪一種人才可以參加集村興建?
    答:1.起造人(蓋房子的人)應為農民。
    2.須年滿20歲或未滿20歲已婚者
    3.無自用農舍者(受災戶或在危險區不堪居住者)
    4.申請人為該農業用地的所有權人,且該農業用地確供農業使用並屬未經申
    請興建農舍之農業用地。

    問:集村興建有什麼補助?
    答:集村興建補助:
    參加集村興建的每戶農民,建築總樓地板面積不小於50平方公尺(15坪),每戶補助20萬元。

    問:集村興建有什麼規定和限制?
    答:集村興建是獎勵農民在農地上蓋農舍,建用農地最多不能超過你所有農地的十分之一,所以我們分別從「建用農地」和「農用農地」來兩方面來說明:
    1.建用農地:
    (1)要一次集中申請蓋農舍。
    (2)20戶以上農民為起造人(離島為10戶以上)。
    (3)在同一宗農地,或數宗毗鄰農地上蓋農舍。
    (4)建用農地的坡度須小於30度。
    (5)山坡地的建蔽率40%,容積率120%。新富社區東側土地屬於山坡地,需依後者規定,也就是100坪的建用農地,蓋房子的一樓地坪上限是40坪(100坪*40%),最多可以蓋三層樓(120坪)。
    (6)要滿足公共設施項目留設(詳見下個問答)
    2.農用農地:
    (1)建用農地和農用農地需在同縣市之同鄉鎮或緊鄰鄉鎮。因為要蓋的農舍是在金峰鄉新富社區,就是說災戶所有農地必須在同鄉鎮的金峰鄉,或者在緊鄰鄉鎮的太麻里鄉、卑南鄉或達仁鄉都可以,如果沒有就要設法取得。
    (2)一樓建築面積與農用農地需符合1:9的土地比例。舉例來說,假如你是東側地主,你想保留蓋一樓50坪的房子,你必須在同鄉的金峰鄉或緊鄰鄉鎮總共有450坪以上的農地,如果沒有就要設法取得,不受持有兩年半的限制。假如你是受災戶,你要在東側建一樓50坪的房子,你必須在同鄉的金峰鄉或緊鄰鄉鎮總共有450坪以上的農地,如果沒有就要設法取得,不受持有兩年半的限制。

    問:集村興建農舍在公共設施上有什麼規定?
    答:1. 建用農地(例如新富社區基地),應有道路通達;其面前道路寬度未滿30戶者為6公尺,30戶以上為8公尺。
    2.建築基地與計畫道路境界線之距離,不得小於8公尺。但基地情況特殊,經直轄市、縣(市)主管建築機關核准者,不在此限。
    3.集村興建農舍應整體規劃,於法定空地上依戶數多寡設置公共設施(停車位、社區停車場、廣場、兒童遊憩場、閭鄰公園等)。

    問:新富社區東側土地是原住民保留地,也可以申請集村興建嗎?
    答:原住民保留地只要符合「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經原民會申請通過就可集村興建,新富社區東側都已經通過開發計畫,要改建地蓋永久屋,沒有道理不通過集村興建。

    問:受災戶在新富社區東側沒有土地,如何成為集村興建的起造人?
    答:1.集村興建的起造人必須是農地的所有權人,所以受災戶必須先向東側地主買土地來蓋農舍。買土地的錢可以從政府補助集村興建的20萬元來,我們算過,按目前政府提出的徵收價是每平方公尺150元,再加四成,外加每平方公尺120元的獎勵金,也就是徵收價是每平方公尺330元。現在,政府要給所有東側地主2.2.公頃的徵收價只有936萬元,受災戶45戶可以拿到集村興建的補助款就有900萬元,接近向地主買地費用了。
    2.但是受災戶的農舍起造人也必須還有其他農地才行,不過大家都有原住民保留地,不會是太大問題。

    問:新富社區東側被徵收土地有2.2公頃,只規劃蓋45戶,如果再加上地主要一起蓋農舍,哪有那麼大的土地可以蓋?
    答:說的沒錯,所以要找更多的東側地主一起來參加集村興建,相信該方案對其他未被徵收土地的地主也有很大誘因,只精算一下,就可知道需要多大面積來一起開發蓋農舍。

    問:集村興建蓋農舍和一般蓋房子比較起來,有什麼額外的好處?
    答:至少有以下三項好處:
    1. 不受農地面積不得小於0.25公頃之限制:農業發展條例第十六條第七款及其施行細則第十一條第一項第六款之規定,集村興建農舍得為分割,不受每宗耕地不得低於0.25公頃之限制。
    2. 土地取得及戶籍登記均不受應滿二年之限制:得依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二款之規定申請不受土地取得及戶籍登記需滿二年之限制。
    3. 每戶給予補助款新台幣20萬元。
    但是,政府為了防範財團拿人頭炒地皮,所以規定蓋好農舍,五年內不能移轉,這在嘉蘭村一點都不是問題。

    問:就算受災戶和地主協議好,但是「紅十字會」「世界展望會」和政府會願意配合嗎?
    答:「紅十字會」「世界展望會」的善款本來就是募來幫受災戶蓋房子的,現在政府還要求公共設施的興建也要慈善團體出錢,如果集村興建,政府是要撥錢建造公共設施的,這對「紅十字會」「世界展望會」會有好處。

    問:集村興建農舍的法源是什麼?
    答:農業發展條例第十八條第一項:「本條例中華民國89年1月4日修正施行後取得農業用地之農民,無自用農舍而需興建者,經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核定,於不影響農業生產環境及農村發展,得申請以集村方式或在自有農業用地興建農舍」暨第六項規定:「主管機關對以集村方式興建農舍者應予獎勵,並提供必要之協助;其獎勵及協助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農業委員會為美化農村環境,活絡農村經濟,特依上開條例訂定「集村興建農舍獎勵及協助辦法」暨「集村興建農舍與公共設施申請補助程序及標準作業要點」協助無自用農舍且符合「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規定之農民申請以集村方式興建農舍,避免農舍之建築雜亂無章,以期建造更優質的農村環境,達到富麗農村建造農村新風貌。

  5. 有那麼簡單嗎 說道:

    「看見希望」的意思好像是說,透過集村興建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但真的有那麼簡單嗎?
    如果真有那麼好,為何政府不用這種方式處理,而要強制徵收?
    又或者以目前的情形來看,政府根本就不支持嘛!
    在政府不願支持的情況下,這條路根本行不通啊!

  6. 小記 說道:

    金峰鄉公所帶著偽善的面具.對地主強取豪奪.打著離災不離村的口號.逼迫地主.但這口號不是還有下一句?離村不離鄉.為什麼要一再的逼迫地主呢?這就像是一個人心臟受傷了.不用醫療來救治.而抓個健康的人殘暴的挖掘健康心臟來救治.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