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養之路聲聲嘆,仰望「日頭」來過關

本文摘要:八八風災中,劉天福損失將近八百多萬元,在復養的過程,資金的籌措及放養後的成效,都不是很順遂,更是雪上加霜。不堪虧損的他,決定參與縣府「養水種電」計畫,希望至少能夠保本,望日頭收成。( 圖/ 李孟霖。漁民劉天福。 )

復養之路聲聲嘆,仰望「日頭」來過關

屏東縣政府於災後力推的「民間參與養水種電計畫」,日前完成了第一期的招商。一個災後的新興綠能產業,即將在過去從事耗水耗電的養殖業的地層下陷區誕生,受到保育界及產業界的多方矚目,關注因災難而意外催生出的新產業,是否能史台灣未來能源使用上走入新里程。

而外界以期待又懷疑的眼光,看得屏東沿海的新產業,然而參與「養水種電計畫」的漁民,也期待著,但他們的期待卻是建築在種種無奈上。

林邊養殖戶劉天福,在復養的過成中,遇到重重阻礙。在沒有本錢再復養的情況下,參與了縣府的「養水種電計畫」,仍寄希望於天,希望老天爺賞口飯吃。

P06

重建復養阻礙重重 不到三成復養成功

「水車也流走,電盤也壞掉,護岸也都壞掉,甚至電纜也被小偷偷走了,這一切幾乎都要重新再來,開銷這筆資金也很大條。」,林邊鄉水利村的養殖戶劉天福,數算著這些重建原有產業所需要的資金金額,他說至少需要七百多萬。

八八風災毀了他賴以為生得漁塭,一年多以來他沒有收入,目前靠著的,是以往的攢下的積蓄及拿土地去抵押借貸。他說:「八八水災以後,地價也跌了很多。拿土地去借貸的時候,我的土地被裁定為沒有價值,結果也只借得290萬。」

談到復養,似乎又把劉天福帶回到過去不愉快的經驗裡,他覺得政府都說話不算話,感覺自己被政府騙了。

「當時馬總統下來的時候答應,答應說要什麼要什麼,結果什麼都是沒有。他當初說,如果養石斑的,一甲可以借到五百萬;養龍膽石斑的,可以借到八百萬,結果也是沒有。去了(借貸)還要評定,評定多少?我這邊土地全部約一甲六,,結果呢,兩百九十萬。」

「補助你就說補助,不要說錢給人家,還要限期復養,復養總是要處理這些窟底,窟底沒處理就一直要復養。即便是復養了,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功,要借錢又借不到,要買魚苗的錢有借不到。」

P11

實際走訪漁村發現,政府號稱的七成復養率,漁民們都心知肚明,真正復養成功的,不到三成,因為不是每次的放養魚苗都順利成功。

「八八後,復養的不知道有沒有三成,可能連兩成都不到,不過現在漸漸地有在復養了。但是在復養的期間,有的也是都放養不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八八水災以後,這些土壤有細菌?放養下去的魚都會得病、死亡。之前流掉已經很多,現在又放養不起來,增加了很多負擔。」

不堪再次虧損 「種電」保老本

八八風災中,劉天福損失將近八百多萬元,在復養的過程,資金的籌措及放養後的成效,都不是很順遂。放養的再度失敗,對於劉天福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不堪虧損的他,聽到縣政府「養水種電」的說明會後認為,這或許是個可以選擇的方式。

P14
屏東縣長曹啟鴻突然到場了解進度。

「縣長很鼓勵重災區的人來做這個(太陽能),這也算是一種對災區補救的方式。」劉天福說:「八八以後,地價也降,去借錢也借不到什麼錢。如果還要放魚喔,還要在花好幾百萬。所有的財產都流掉了,就剩這些地了,這時候你沒給他們做太陽能沒法度啦,沒本錢再養了啦。」

劉天福決定把地租給太陽能業者,業者告訴他,以兩分半的地為單位,一年估計約有十五萬的收入,與養龍膽石斑的利潤比較起來,十五萬只能算是零頭。與其再去承擔大起大落的養殖風險,租地給太陽能業者,至少還可以保住一些老本。

這天,劉天福的漁塭旁,聚集了許多人,廠商忙著組裝的工程,趕著等一下的「下水典禮」,屏東縣長曹啟鴻也趕到現場關心進度,還有兩組紀錄片工作者全程紀錄,大家都期待著,這歷史性的一刻。

期望這一次,真的可以靠「日頭」就能夠有得收。

P13
紀錄片工作者不畏風雨,全程紀錄歷史性的一刻。

P03
業者在魚塭旁趕工組裝太陽能板。

p01
組裝好之後,承載了漁民的期待,就等著「下水典禮」。

2 回應 to “復養之路聲聲嘆,仰望「日頭」來過關”

  1. dicot 說道:

    有錯字:倒數段二,「…屏東縣長曹啟鴻也感到現場關心進度,還有兩組紀錄片工作者全程紀錄…」應為「趕到」而非「感到」。

  2. 88編輯 說道:

    dicot:

    感謝你仔細的讀,編輯剛才去修正了!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