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區小舞者,以舞蹈重見故鄉

本文摘要:這群孩子在老師的帶領下,從災後就持續地關心家鄉的變化,是種療傷,也是種孕育;是家鄉的變化,也是成長的轉化,小小心靈將莫拉克經驗化成感動用舞蹈紀錄下來,舞著自己家鄉的故事。( 圖/ 李孟霖,孩子的表演 )

災區小舞者,以舞蹈重見故鄉

來自林邊佳冬災區的「翔藝兒童舞蹈團」受邀擔任屏東縣政府主辦的「莫拉克風災週年回顧展望影像展」的開幕演出,小小舞者伸展著小小的身體,隨著音樂舞動,沒有精緻的道具、華麗的舞衣以及樣板式的笑容,只用簡單的舞蹈動作,舞出故鄉的故事,感動了現場的所有人,更有位原住民的藝術家,用炭筆現場為小舞者劃下美麗的身影。

00055[01-11-53]
白鷺鷥翩翩舞,新苗冒出土。自己家鄉的故事自己舞,故事中沒有惡水的恐懼,有的是從災後土地冒出的希望。

小孩關心村莊的力量

台上的小舞者們,都是八八水災的受災兒童。帶領他們的老師黃虹育說:

「前半年在排練這支舞的時候,在情緒上是非常多衝突的,有的孩子想到當時的情形會哭會害怕,有的不敢表達,在肢體的表線上就會顯得僵硬。但是現在他們是越跳越快樂,而且他們也感覺到自己不只是媽媽的孩子而已,更是故鄉的一分子,他們已經開始會去關心:『我家隔壁發生什麼事。』、『我家村莊發生什麼事。』」

黃虹育畢業於文化大學舞蹈系,畢業後沒有留在北部發展,回到林邊服務故鄉的孩子,而這長達九年的教舞經驗,黃虹育體會到,一齣感人的舞碼,絕對不會是決勝於編舞者的編排,更重要的,是舞者發自內心的力量。

00072[20-02-54]

將藝術扎根林邊,對家鄉有很多想法的黃虹育老師(圖左)

黃虹育利用孩子們的寒暑假,舉辦了兩次「行腳走庄」的活動,帶著孩子實地走訪想內各村落,讓孩子親身去觀察去體會,災後林邊不同時期的變化。她說:「救災是當下,重建的路及村庄的變化,其實每天都在變,因為災後每個人如何面對未來的變化是會有不一樣的狀況,孩子也可以透過行腳走庄看見村庄的變化。」

image003
跳舞孩子走在村莊內,村莊的改變、村民的互動及內心的悸動,將是舞出生命力的重要元素

00012[20-09-26]
(上)老師帶著孩子們「視察」林邊溪(下)路途中,遇上了傾盆大雨,只好暫避路邊的小屋簷,雖然很狼狽,但是很開心。

00004[20-08-15]

透過編舞,觀察故鄉變化

走庄完之後的分享會上,孩子分享各自的看見及感受。一位家住在佳冬塭豐的孩子,覺得途中的一場令人措手不及傾盆大雨,造成路面上的一些積水,會使他不禁擔心又會在淹水。另外,有孩子觀察到,在光林村以前本來是長滿雜草的空地,現在都變成了「開心農場」;也有孩子發現,災後有很多店都沒有再開了,但也出現了一些新的商店。

黃虹育說:「孩子從觀察之中,自己也會改變。一次一次的行腳走庄,孩子已經會看到光明面了,這也是我們的目的。不要一直關在家裡,自己覺得很哀怨,一直覺得政府沒幫忙,怎麼只有當下的關懷,後續好像都沒有。」

她還補充說,孩子仍會回想災難當時的狀況,洗水溝水、吃臭酸的肉粽等等,但是現在孩子會把它當做是回憶一樣,講故事給別人聽,而講得口氣、表情變了,已經沒有像當初苦痛的感覺了。

這群孩子在老師的帶領下,從災後就持續地關心家鄉的變化,是種療傷,也是種孕育;是家鄉的變化,也是成長的轉化,小小心靈裡,看見什麼,哭泣什麼又微笑什麼,便將莫拉克化成感動用舞蹈紀錄下來,舞著自己家鄉的故事。孩子這曲舞,名為「重生」,畫面裡不見惡水肆虐、災時的喧囂,故事裡述說著土地裡長出的新苗,白鷺鷥翩翩舞,彩虹相伴,呵護著剛出生的蓮霧寶寶。

00041[20-15-16]
分享會上,師生圍著圈圈分享著彼此的心得與不同的災區經驗,家鄉土地的感動在孩子的小小心靈中萌芽
00057[20-13-29]

有位原住民的藝術家,被表演打動,用炭筆現場為小舞者劃下美麗的身影。
333

4 回應 to “災區小舞者,以舞蹈重見故鄉”

  1. 番婆 說道:

    ~~~師生分享著彼此的心得與不同的災區經驗,家鄉土地的感動在孩子的小小心靈中萌芽~~~~

    這是很溫馨的心靈重建~~~~將莫拉克的傷痛化成感動人的舞蹈,舞出「重生」!很讚ㄝ~~

    謝謝李孟霖報導! 讓人今夜好睡! 謝謝黃虹育老師!讓人感動! 好美的舞姿….

  2. ^ ^ 說道:

    白鷺鷥般的舞蹈,從照片上看起來十分輕靈~
    孩子們能看到光明面了。真好!

    ^ ^

  3. 正向力量 說道:

    【【杉林大愛長情系列】自助互愛篇 舞出希望】
    當台灣原住民原緣文化藝術團團長柯麗美知道杉林慈濟大愛園區的住民需要她時,她立刻向文建會申請「東谷沙孊–玉山,永遠的家園」計劃經費,每星期六安排課程來園區教授舞蹈、以藝術、音樂、舞蹈、戲劇融入課程裡,帶領住民走出莫拉克風災的惡夢,吸引老中青住民參與,更希望年輕人來傳承原住民文化的使命。

    參與計劃課程的年輕人述說著:「很感恩老師的照顧與教導,我們學會了以愛來互相鼓勵打氣,互相體諒,互相關懷。」

    柯麗美,有著布農族血統,今年60歲,總是穿著一襲白棉紗衣褲裝,喊起來聲音中氣十足:「那裡手要抬高一點,腰再彎一點。」對練舞的舞者總是不厭其煩地一再地耳提面命。

    1994年正式登記台灣原住民原緣文化藝術團的柯麗美,教學是出了名的嚴厲,大喇喇的笑聲中能感覺出不屈的堅強韌性,本著大愛的胸懷,收容了中輟生、受虐兒、家暴兒、災民的孩子,一肩擔起團員的生活費用,一方面靠著演出的收入來支撐。

    柯麗美用無私的大愛普照住民的心靈,教導園區住民舞蹈,也引領走出心靈的困境與傷痛的陰影,舞出希望。她表示:「人要活在當下,做人要虔誠,助人的同時相對地也會得到人助。」

    園區住民參與「東谷沙孊–玉山,永遠的家園」計劃課程。(攝影者:莫拉克辦公室陳俊華)

    藉由舞蹈,幫助園區住民走過傷痛與陰霾。 (攝影者:莫拉克辦公室 陳俊華)

    柯麗美老師是出了名的嚴師。(攝影者:莫拉克辦公室蔡麗莉)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