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zuhu找避難屋:艱辛一年

本文摘要:八八風災之前,原鄉蓋房子沒有建照是常有的事。八八風災之後,原鄉需要遮風避雨的避災空間卻要忍受層層法令的折騰,而且還要受到被查報為違建的恫赫。視民如賊,阻礙重建,難道是政府應有的職能?( 圖/ 柳琬玲。因艱辛重建而團結的勤和村民。 )

Mizuhu找避難屋:艱辛一年

編按:本文為勤和村原鄉重建者爭取避難空間的辛苦過程整理,文末並附有完整大事記,為考量完整性,雖篇幅較長但仍一次刊登,懇請讀者耐心閱讀。

前言: 因重建撕裂的勤和氣氛

勤和村因為八八風災重創而被外界認識,這之前,它是一個布農族人為主的小村落,族名稱「Mizuhu」,總戶數112戶共378人。

雖然坐擁少年溪溫泉的好山美水,勤和村民以務農為主業,教育程度在鄉內各村中偏低,經濟並不富裕;生活的維持依靠祖傳的勤勞美德;許多青壯年早年常為了生活,參與林班地打工、出外到梨山砍高麗菜、背生薑比賽等重勞動;勤和人在鄉內素有團結美名,鄉運中各類球賽、歌唱比賽、打耳祭競賽都常常奪冠。

勤勞合諧的氣氛,如今已成絕響。在八八風災後歷經政府劃定特定區域與永久屋政策的拉扯,勤和村崩解成三大塊:永久屋(34戶)、遷居樂樂段(30戶)與勤和就地重建(28戶)。

分裂的原因,有一說是8月13日陸續由直升機接運下山安置後村民被分散到三個不同地點:大林教會、竹林教會與永興教會,結果等到8月31日全村終於集中到陸軍官校「就已經分裂了」;

另一說是有心人士放話誤導,傳出「勤和村已經完蛋」的錯誤訊息,一直到自救會總幹事劉行健陪同村長於9月4日搭乘直升機勘驗災情,親眼證實「房子都還在啊」;又請教部落耆老得到「部落是可以挽救的」結論,於是村長拉動了一批村民於10月中旬前後先回村拉水整理環境,由此開始了一連串陳情、爭取疏濬與要求修護堤河岸的自救歷程。

「去永久屋的人,大多數是沒有根、土地處分掉了,或者沒有房子,甚至公務人員不拿白不拿,而非真正的需要」(20100617劉行建訪談)。

坐困愁城:力抗劃定與爭取獨戶式避難農舍受挫

住在陸官營區期間,自救會在村長的帶領下,著力於爭取疏濬與修復護堤,並且主動回村拉水整理災後空無一人的村莊。

11月01日,縣府主導於陸官安置中心舉行「部落安遷」公投,結果遭全體249名有效投票人以拒絕投票的抵制,僅有25人領票,成為無效公投(見莫拉克新聞網11.02報導勤和村:不投票的無聲抗議 )。

於11月09日,自救會上陳情書給營建署、原住民委員會、高雄縣政府請求盡速派員前來勤和平台進行安全勘查,提出要求興建「中繼屋」,作為來年汛期與颱風季節時的避災處所;並且積極參與災區團體11月19日高雄縣政府「災後百日」大遊行,與11月25日赴行政院重建會抗爭,可惜在行政院中央重建會執意拒絕中繼屋的選項下,幻滅。

中繼屋之期待落空,行政院中央重建會劃定特定區域的壓力接踵而來。擔憂被逼遷下山以及祖傳土地被剝奪的壓力,迫使勤和村民大團結,12月10日村民以番刀、眼淚,自發於勤和村入口處組成人牆阻止官員的會勘(詳見莫拉克新聞網12月10日報導已經相信政府太多次!勤和村攔路阻擋「劃定特定區域」)。

12月份,村民陸續返鄉;勤和平台也由內政部會勘,得到「安全可以考慮的適宜遷村區位」之結論。

1月份起,在世界展望會的提議下,自救會成員開始辦理「無農舍證明」與「農地農用證明」,爭取興建獨戶式避難農舍,作為汛期來臨時村民避難之所。然而,行政院中央重建會此時仍將重心擺在力勸村民接受劃定特定區域與入住杉林大愛屋,對於勤和村自救會的提案,未有回應。

2月11日是一個傷心的日子,這一天勤和村長帶著村民,會同南沙魯(民族)幹部、世展會會長等一同赴縣府求見縣長楊秋興,縣長以不悅的態度,直接宣告不願意施造避難屋。

他表示:「蓋下去一定是整年住了嘛,不可能讓你等於變相蓋永久屋在山上。也不希望因為20幾戶拉動全村的人都回去」等話語,為獨戶式避難農舍的申建宣判死刑。

當天下午,在杉林永久屋門口的「為杉林族人祈福,為原鄉重建請命」記者會上,婦女幹部savi拉著白布條哭得不可遏抑,她想到災後部落的分裂、對勤和未來能否重建的茫然,更想到幾位從小朝夕相處的親友已然入住杉林,擔憂他們未來的生計。

2月12日夜,漢人農曆過年前夕,勤和村長Dama Lida與劉行建總幹事藉酒消愁,彈淚質問天地:「為什麼政府不幫助我們?」「我們好像被拋棄的孤兒」。

勤和之怒
八八週年,居民回顧重建過程,充滿抗爭辛酸。

個別申建農舍在鄉公所被打回票

當災情更為慘重的那瑪夏南沙魯(民族)村繼續跟政府周旋公設避難屋的同時,勤和的避難需求,陷入不知如何為繼的低迷狀態。

獲知南沙魯避難屋陷入拒絕政府徵收土地的拔河賽,勤和自救會嘗試協助未曾申請過農舍建照的部份族人,按照一般農舍申請程序,於三月初向鄉公所提出10件勤和平台上的農舍申請資料,又被鄉公所拖延,歷經三度送件補件、與兩度會勘之後,最後結論是,除了一戶未在本村擁有自有屋舍的幸運者之外,其餘各戶全數被鄉公所打回票,無法取得「無自用農舍證明」。

荒謬的是,03月29日公所在勤和舉行防災演習,計劃中規劃「遇汛期時第一階段全村撤往活動中心,危急時第貳階段撤往『勤和平台』」,但是,「勤和平台」卻沒有避難屋及相關避難措施(詳見莫拉克新聞網04月01日報導桃源鄉防災演習:有避難計畫,卻無避難空間)。

由於歷史因素,民國63年勤和部落在政策鼓勵下,由平台上的舊部落遷到現居的南橫公路上時,政府並未將新部落土地變更為建地,如今公所承辦人員主觀認定全勤和村現有房舍均為「自有農舍」,不合乎「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第三條第一款第四項規定,不能發給「無自用農舍證明」。

自救會總幹事劉行建不解,「88災後政府明確的告知我們勤和是不安全部落,而卻有上述之聲稱豈不自相矛盾?」從來勤和部落的人跟土地打滾過日子,除了抵抗越域引水工程的土地徵收之外,沒有碰到過這麼大的災難,被國家機器這樣的刁難。村長夫人想問:「是不是要等到大雨下來,我們被水沖下山,你們才要等在旗山溪的下游撈我們?」

歷經這一番給鄉公所耍弄的折騰,時間已至四月底,眼見梅雨季節已經來臨。


勤和聯外道路因為施工過程中貨櫃屋中沒有加混凝土,所以遇雨即斷

苛政猛於虎 放棄對國家的等待

當四月底南沙魯村傳來縣府通過公用避難屋的好消息時,勤和人卻對於跟公部門周旋完全地失去信心。除了申建農舍受阻,另一個關鍵因素,在於看到南沙魯避難屋核可公文上明白寫著:「男女分開睡臥」等字眼(縣府文件,請點選這裡下載)。

即使是國際上收容穿越國界的異國難民,也不曾聽聞有此拆散家庭機能的規定,中華民國政府何其殘忍,這樣對待自己的國民,讓災民低姿態乞求避難屋,又規定夫妻分睡、骨肉分離?獨戶避難農舍被縣長否決,農舍申請又被鄉公所宣判死刑,災後原鄉申請有合法建照的房子,竟是如此困難!

教會協助募款造工寮

為了爭取在六月份急暴雨到來之前可以在勤和平台上有遮風避雨的屋瓦,自救會不得不繼續掙扎尋找政策與法令的灰色地帶;這時,自行募款、自力造屋,成為放手一博的唯一選項。

在勤和出身的牧師與傳道的奔走努力下,結合長老教會總會與數個友好教會的力量,為勤和部落募到總數800多萬,可以援建23戶簡易工寮的經費,部落的避災需求,終於露出一線曙光。

工寮是比農舍更簡易的置放農具設施,根據農業發展條例第二章第八條之ㄧ,「農業用地上申請以竹木、稻草、塑膠材料、角鋼、鐵絲網或其他材料搭建無固定基礎之臨時性與農業生產有關之設施,免申請建築執照。」

勤和平台上,已經有兩戶災前即興建的農舍,以及幾戶工寮。工寮過去是族人在園子裡工作時,堆放農具與中午小憩之用,木構、鐵皮屋或貨櫃屋,就地取材,建法簡單隨意。

族人需要盡快在祖傳保留地的勤和平台上找到遮風避雨屋瓦的避災需求,在政府政策與法規的層層箝制下,眼見七月颱風季節將至,不得不朝向避開建照門檻、自力籌造的結局。於是於六月底開始,部落族人開始在平台上自建工寮、堆放物資,自力準備抗災防洪。

20100723自給自足的山居生活1桃源鄉寶山村工寮
桃源鄉寶山村工寮。這間工寮建了十幾年,從去年八八之後,一對老夫婦就捨棄原部落龜裂的房子,安住在此養雞養豬種果樹生活。

工寮之外 再闖公用避難屋之援建

2月19日寒流過境,才累積約100公釐的雨量,便將勤和聯外的涵管便道沖毀,將回鄉過節的學生與出外打工遊子困在村中;5月23日~5月29日提早報到的幾天豪大雨,又使得桃源鄉高中村以上各村儘成孤島,並使得勤和聯外道路被溪水掏空中斷,驚傳偃塞湖危機,封路問題至6月3日才勉強解除;

06月10日深夜又因為溪水突然劇減耽心偃塞湖問題二度將村民緊急避難到活動中心。新的問題出現,23戶20坪大小的簡易工寮,如何能夠滿足村中包含桃源國中師生與工程人員在內,近兩百人的避難需求?

在爭取自建簡易工寮的同時,部落深知未來數年都需要有合格的避災指揮中心,進行避災準備。但是有能力進行此項工作的大型組織都必須取得政府的核可才願意協助!

於是,勤和自救會開始回頭援引霧台愛鄉中繼避難屋與南沙魯公用避難屋的模式,聯繫紅十字會台中分會向高雄縣政府爭取同意援建公用避難屋,並請求高雄紅會在地生活重建支援中心的專業協助,進行部落避災的準備工作。

同時將自救會重組轉型,籌組「高雄縣桃源鄉就地重建發展協會」,除了準備以社區力量爭取與公部門共管未來援建完成之勤和平台公用避難屋之外,也為重建新勤和村的遠景做準備。

P1020819
勤和村民聚會討論,因危機讓居民凝聚在一起。

轉機與危機

災後一路跌跌撞撞的勤和部落,最近終於傳出一些令人心振奮的好消息。除了平台上自建工寮的工作陸續進行之外,由紅會出資協助的「勤和平台共同避難屋興建專案」,終於在07月15日獲得縣府發文確認通過,可望得到紅十字會協助合法籌建;由自救會轉型的「高雄縣桃源鄉就地重建發展協會」也順利於08月09日完成第一屆會員大會召開與幹部選舉。

似乎,重建的道路終於展開;但顯然此道路不筆直。根據07月29日「高雄縣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第28次聯席工作小組會議暨重建推動小組第23次會議紀錄」,縣政府已經注意到勤和平台上自建工寮的情形,並且打算「請原民處儘速召開桃源勤和平台避難屋說明會,並溝通請居民不要蓋違法農舍,請建設處發文鄉公所查報不合法違建。(節錄自該縣府文件)」

八八風災之前,原鄉蓋房子沒有建照是常有的事。八八風災之後,原鄉需要遮風避雨的避災空間卻要忍受層層法令的折騰,而且還要受到被查報為違建的恫赫。視民如賊,阻礙重建,難道是政府應有的職能?

DSCN9453-500

勤和平台造避難屋大事記

製表者:柳琬玲/資料提供:劉行建

日期 事件 內容
11月09日(98年) 陳情爭取「中繼屋」 自救會上陳情書給營建署,原住民委員會,高雄縣政府請求盡速派員前來本村「勤和平台」進行安全勘察,並協助興建「中繼屋」以為明年本村颱風季或汛期時避災之處所。
11月19日(98年) 參與「88再造」發動「災後百日」至高雄縣政府訴求大遊行 希望給予「中繼屋」及不要限制災區的道路及民生相關措施,如「限制居住」及「土地降限使用」等議題。
12月08日(98年) 「勤和平台」適宜遷村區位會勘得到肯定結論 內政部城鄉分署謝副署長正昌率各專家學者來本村「勤和平台」會勘適宜遷村區位現地覆勘。
12月10日(98年) 劃定特定區域-勤和場 本村村民自動自發於桃源監工站入勤和村處阻擋進入,因此而取消。(原越域引水工程工人租屋處發現乳膠炸藥20公斤,及雷管197條)
12月28日(98年) 謝英俊建築師上勤和平台勘查 謝建築師對於肯定平台基地,決定儘速進行農舍興建事宜。
01月06日 勤和村重建關懷自救委員會 決定在本村「勤和平台」族人各自擁有之私有農地盡速請「台灣世界展望會」協助興建「中繼避難屋」以備汛期來臨時本村族人避難之所。
01月12日 勤和村重建關懷自救委員會 找展望會與洪建築師(謝英俊班底)討論「中繼避難屋」之興建事宜,決定委託展望會提出申請。
02月01日 開始申辦農舍與避難屋計畫兩案並行 委請寶來村吳崇富先生協助辦理本村欲於勤和平台」興建「避難屋」之必備證件「無農舍證明」和「農地農用證明」申辦作業。

劉總幹事完成初步「勤和平台」興建避難屋計劃,呈報台灣世界展望會請求協助辦理。

02月04日 要求申建避難屋求見縣長未果 自救會11人一早到高雄縣政府,陪同展望會人員,向縣長訴求爭取同意興建中繼避難屋,但因縣長不在,轉向展望會辦公室座談,瞭解進度。
02月11日上午 縣長楊秋興否決世展會在勤和平台、民族平台上建避難屋的提議 縣長:蓋下去一定是整年住了嘛,不可能讓你等於變相蓋永久屋在山上。也不希望因為20幾戶拉動全村的人都回去。

勤和劉行建:汛期來之前,您不讓我們蓋,寧可搭棚子也不會離開。台東嘉蘭、阿里山、屏東都有中繼屋,獨獨高雄縣為了一個慈濟大愛村,連中繼屋都沒有。

註:世展會之後繼續與縣府間針對南沙魯村的民族平台避難屋計畫之協商。

02月24日 謝英俊建築師來訪 召開集會向部落說明自力造屋作法

一、說明長治分台的避難屋-

二、霧台三和的例子

三、嘉蘭案例

結論:

1. 較有可能的農舍3戶通過就先做(展望會),同時進行其他的自力造屋;自己募款,謝建築師有管道,視需要找其他大型基金會協助。

2. 我們得募800工的工資啦。(40人工/戶)

3. 勤和現在不到20戶;目標15戶+一個倉庫放共同的備災物資;

4.募款目標500萬 以大戶為募款對象。

02月25日 縣府重建工作會報,關於民族避難屋 吳裕文副縣長主持,通過A案:土地不動徵收,臨時避難屋,需簽切結書,一旦莫拉克重建條例失效,即重新簽訂避難屋的管理使用權。但是附條件:1.要求附上避難屋的安全結構書。2.避難屋共同生活公約。且棟數縮減為10-15戶,不會是23戶,管理權由鄉公所與鄉民共有。

註:民族平台爭取避難屋的土地是南沙魯村留鄉重建派每戶集資七萬元並且募資集體購得。

2/12世展會長被陳振川叫去”溝通”,陳振川提出A方案與B方案並陳,A方案如上述,B方案完全走永久屋模式,需徵收。

2/23(二)縣長指示召開五個處的會議,統整出幾點原則:

1. 原住民在山上的房子必須有建照。

2. 民族平台521地號,一定要徵收,徵收金額為210萬;若不動徵收,必須切結「他項權利登記給縣府20年」

3. 屋型絕不可以是完整的住家型,以免被外界認為是假避難屋,實質上為永久屋。

2/24(三)夜,居民不同意,世展會請谷縱處長到場面陳2/23(二)的上述幾點原則,他20:30趕到,民族村居民表達只要A方案的不徵收地、蓋臨時避難屋。否則就是C方案,為自力造屋。

02月27日 考慮「勤和平台」自力造屋計劃 與綠色和平方儉聯繫有關支援本村「勤和平台」自力造屋計劃,預定於99/03/02來村至「勤和平台」現地勘察。
03月03日 勤和平台農舍申請10件送公所 田技士收件,預計3/5現地會勘,後展延至3/11辦理。
03月11日 10件農地申請「無自用農舍證明」初步傳「全數通過」之喜訊 09:30勤和平台農舍曾正勝等申請10件農地,鄉公所人員前往現地會勘,暫定全數通過。

1200與世展會石新榮督導電話聯繫報告本鄉農舍申辦鄉公所初勘原則上全數通過,約定下星期與台灣世界展望會簽署『同意書』事宜。

03月13日 原民會主委孫大川來勤和平台式查避險措施 11:00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孫大川主委,與縣府原民處谷縱處長等一行來村視察勤和平台避險措施,八八再造伊斯坦大住任,和那馬夏鄉布袞一起來支援。
03月19日 驚傳農舍申請在鄉公所無法通過 鄉公所傳來農舍申辦因為莊課長的意見而無法通過,不知何故?據稱是不尊重沒有去拜訪他。
03月30日 勤和村防災演習 有許多荒謬之處:

1. 第一避災所為活動中心,最終避災處為勤和平台,但是平台上沒有避難設施與物資。

災時的預置人力及設備問題:如便橋瞬間沖毀,警察、消防衛生、行政單位如何進入本村指揮及協助救護及後撤?

04月02日 農舍申辦進度 3/19鄉公所莊課長又說不合規定,需要補件並複勘,經過理斷牧師向鄉公所鄉長拜會後,告知需補辦所有人的農地所有土地權狀和地籍圖(財產總歸戶),呈上給鄉公所,此舉需再向各人收取新台幣300~500元向地政所申辦規費,委託本會曾淑賢小姐辦理。並儘速送件。(於4月7日辦妥後送件)
04月12日 南沙魯(民族)村避難屋案獲縣府發文確認通過 由世展會提出申請獲准,內容為:

(一)興建地點:南沙魯521地號等一筆土地。

(二)興建戶數:六棟臨時避難屋及一棟臨時指揮所。

(三)施工期程:預期1.5個月。

(四)型式:輕鋼架建材、簡易衛浴設備、男女分開睡臥區。

(五)收容量:每棟最多可以收容20人,最大總收容量為125人及10天份儲糧物資。

依「高雄縣發生重大災害搭建臨時性建築物管理作業程序」辦理。

04月21日 農舍申辦現地會勘 田技士告知全部不合規定,因不符合申辦地十公里範圍內無自用農舍之規定,鄉公所認定本村目前房舍全屬農舍。全數不合格。
04月23日 台中紅會總幹事陳介甫先生來訪 欲商量比照霧台愛鄉模式自力造避難屋的可能性,紅會總幹事建議比照南沙魯模式,取得縣府的核可方可能援建。
04月26日 勤和村重建關懷自救委員會 會議內容討論本村農舍申請受阻後的下一步動作?自力造屋?土地取得?提供資源者?本會能夠獲得的各項資源?
04月30日 勤和村重建關懷自救委員會決定自力募款造工寮 擔心六月份急暴雨季節,決定自力造屋:長老教會系統募款有譜,決定自行在各自的保留地上施作工寮,考量找包商上平台施作或者是採謝英俊自力造屋模式。
05月03日 發文縣府 請求申請農舍、避難屋,及發文鄉公所申請農舍未通過之原因請求回覆。
05月10日 勤和村重建關懷自救委員會決定向縣政府申請公用避難屋 謝英俊建築師列席與會提供建議。

決議:

1. 採用謝英俊建築師的避難屋模式,同時爭取農舍翻案。

2. 加緊組織<勤和重建發展協會>事宜

3. 5/11-5/12與住戶密集溝通,預計5/13(四)夜召開全員大會

儘快動土儀式

05月13日 勤和原鄉重建全員大會 決議:

1. 避難屋與募款自建避難工寮同步進行

2. 預定5/27(四)進行自力造工寮動土儀式。(後因0523暴雨而延期)

3.文宣預備:勤和農舍申請問題、南沙魯避難屋問題。

05月27日 勤和村重建關懷自救委員會 決定採理斷牧師所建議由包商找工上平台負責自建避難工寮。
06月10日 高雄縣政府災後重建委員會聯席工作會報 列席報告避難屋需求 因縣府對於戶數、是否獨戶、沒有實施期程、經費表、沒有列出備災物資內容等細節問題,被質疑,須修正後補件再提出。
06月17日 高雄縣政府災後重建委員會聯席工作會報 縣府同意台中紅會於勤和平台興建大型避難屋。

台中紅會總幹事當天上山看預定地點,並與地主洽商租金事宜。

開始送件進行「高雄縣桃源鄉就地重建發展協會」籌備工作。

06月24日 自建避難工寮動土典禮 總會教社總幹事黃哲彥牧師、原宣會主委盧天武(Pali)牧師,壽山中會莊聖佳牧師及長老來,其餘來賓有那馬自救會夏李長榮等10餘人,及寶山自救會、樟山、復興村長高中村長等。另外還有各工作站夥伴紅十字會家扶兒盟至善蔡一峰莫拉克新聞網淳毅等及代表等。
06月29日 勤和平台通過自建工寮戶開始整地
07月05日 勤和平台自建工寮開始動工,各戶整地拉水管。
07月15日 勤和村避難屋案獲縣府發文確認通過 (一)興建地點:勤和村179號等一筆土地。

(二)土地取得:以租賃方式租約3分地,做為共同興建避難屋之用途。

(三)興建方法:興建4棟非獨戶之臨時避難屋,尿糞分集公廁二座及備災中心一座。

(四)形式:輕鋼架構造。

(五)容量:每棟最多可收容40人,最大總收容量為160人。

07月23日 桃源鄉就地重建發展協會籌備會臨時會議 決定動員參與八八週年夜宿凱道行動。
07月28日 縣府召開座談會,溝通勤和平台避難屋疑點 縣府重建會協調紅十字會總會陳處長及台中紅會陳玠甫秘書長高雄紅會林坤鋒總幹事等在高雄縣重建會與王正一主任針對勤和平台避難屋疑點召開座談會,本會曾正勝、黃茂枝、劉行健、吳秋芬及柳琬玲參加。
07月30日 桃源鄉就地重建發展協會籌備會臨時會議 交流自建工寮戶進度與大型避難屋進度。

19 回應 to “Mizuhu找避難屋:艱辛一年”

  1. 布農族啊...不要這樣 說道:

    有關桃源鄉.大愛園區等違章建築事宜,據說是自己人檢舉的,因為是以報案方式檢舉,不是會議提案檢討方式,所以相關公部門非常重視….

    我以我們布農族(桃源鄉.大愛的布農族)有些人自以為是,只顧自己,或為了自己的利益,或者見不得人好,為了討好他的上級(靠山),老是做ㄧ些背叛部落.踐踏族人的權利,圖利自己的利益等….

    如果回到,,法,,的層面來思考的話,除了,,憲法,,之外,其餘應該是以適不適用,是因為適用可以加以修改,符合適用之現況,我們常說,法,,不見的都是對的,所以每到一個時間就要去修法,因為法要適用現況….

    族人在桃源平台加蓋臨時性的避難屋,公部門的承參,沒有去實際了解,也沒有到現地實地觀察,公部門只用電話詢問.遠距離督導方式,就否定了族人的需要,臨時性的避難屋你們也要拆.拆.拆….領我們納稅錢官員,這本來是你們應該要蓋的,你們不蓋,因為需要族人先行蓋,你們就說違建要拆,,啊天理何在啊……

    大愛園區加蓋防雨設施,住民從2月分住民反應,你們知之不理,現在住民自就處理,你們又說違建要拆.拆.拆,沒有一個住民在下雨天時,願意讓客廳會進水,鞋子被淋溼,下雨時沒有曬衣物的地方,因為住民需要才會加蓋,期望縣府真正了解我們住民需要什麼,慈濟留下的缺失,未完成的公共設施還有哪些..

    再次呼籲族人,要爭取族人的權利,不要圖利自己的利益…..

    ps:前2周在大愛園區帶者縣府官員來查看的是,(南沙魯村的,,林俊雄..慈濟人所號稱的,黑熊,也是慈濟人大力宣傳的,,族人救星,,),我不知道這位,,救星,,居心何在,到底在幫誰啊….

    如果慈濟人再說,,黑熊,,是族人救星時,我會說,,,我聽你們在放屁….再放屁….

  2. 堅持就地重建 說道:

    向政府及鄉公所積極申請農舍通過.但因很多外界的壓力之下.我們必須自己從外界找資源.公部門在重建過程並未釋出善意.難道要等到村民抗議才會聽到她們的心聲嗎!勤和村庄沒有一個房屋建地.都是以農舍申請的.在自己的土地蓋簡單工寮錯了嗎.既然政府沒能力我們就自己來重建.由此可知可以從這風災看的出來政府的大小眼.每次的重建會議.鄉長只會口頭上說本年度已經沒經費.所以到路只能用搶修方式來維持道路通行.錢何不花在刀口上呢.同往復興的溪底便道花了多少錢~公路段長及鄉長也沒澄清說明.八八風災已滿週年了.為何只有鄉名代表會後方的工程完工.其他部落復建工程是什麼.鄉民代表會後方的工程有比其他村莊的嚴重嗎!

  3. 堅持就地重建 說道:

    瑕疵一堆的莫拉克條例….根本是在欺騙原住民!!

  4. 山的那一邊 說道:

    你錯了
    莫拉克重建條例.不是瑕疵條例.也沒有在欺騙原住民
    莫拉克條例是計畫縝密的條例
    他是要趁機搶奪原住民僅有的安身之所
    他的目的是消滅原住民.達到漢人唯我獨尊的社會

  5. 不平的漢人 說道:

    我想政府真的是失職了甚至是失去正當性,為甚麼山上原住民在自有的土地上蓋建工寮或所為避難屋,你要發文去恫赫,威脅要拆除呢?你可以拿出法條,說依法行政,譬如向大埔徵地, 旦完全沒有正當性,山上的原住民在自己的土地上蓋工寮為了要保命,你竟然以這種違建的名義要拆掉,這實在是完全沒有正當性,也突顯你是選擇性執法.天地不容!你這樣做只會引發更大的抗爭,上到媒體止會引發更大的同情和反彈!當白布條標題寫著(這是我們唯一的避難工寮)(我們在自有地上蓋避難工寮,政府竟然要讓我們沒路走)(要我們死嗎)….當怪手打掉,婦女孩子在無住地哭號時,政府在怎麼依法行政,也都沒有正當性!
    說白一點,法律只是當權者的工具,對自己有利的就用,對自己不利的放著不用.這就是政治!難道為了讓慈濟作功德,讓政府作政績,救非得把原住民變成櫥窗民族,漂漂亮亮地擺在那裡給人看,好讓政府謀取政治利益,至於返鄉重建的,就任其自生自滅嗎?這就是公平正義嗎?

    講到遮雨棚,市區到處都是遮雨棚,我們社區是管委會討論統一格式就可以作了,沒有社區管理的,根本不需經過任何人同意,隨時可以作.不作的或沒錢作的,可以等想做的時候才作.從來沒聽過有違建的事情.何況遮與棚並非建物的一部分.

  6. Mizuhuㄉ兒孫 說道:

    政府也太好笑ㄌ吧,領百姓納稅錢ㄉ官員是這樣做事ㄉㄇ,村民都讓步要用自己ㄉ力量去重建家園,團結去自建工寮與避難屋。你們這些吃百姓血汗錢ㄉ官員們,你們還這樣百般刁難我們ㄉ村民,你們這樣做豈不是比莫拉克颱風還可怕嗎。我看你們這些官員如果沒拿到最佳影帝或影后ㄉ話,那也太對不起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ㄉ期望了。演戲、抱腿都比做正經ㄉ事還要精還要勤。勤和平台這是我們唯一的避難工寮,我們在自有地上蓋避難工寮,政府竟然要讓我們沒路走,政府在怎麼依法行政,也都沒有正當性!

  7. 永久屋的水費...有問題 說道:

    2月份時部份災民開始陸續進駐.杉林大愛園區,我們很清楚.慈濟人.層口頭承諾,水費的問題第一:等所有住戶全數入駐後,才會開始收水費,第二:入駐後的半年,才會開始收費,之所以這樣的的承諾,慈濟也強力的宣導,要求已入住的住戶,希望把家戶用水(自來水)提供給工程使用,如澆公共設施的花.草.樹等及工程混水泥.清洗公器具等及未入住前清洗各永久屋等等,因為有聽到慈濟有作宣導,水費暫時不收費,所以一般住戶都願意提供自來水共應各項工程所用….

    近期內各住戶陸續開始收到水費帳單,部分住戶平均高達2500元以上,不論是住戶人數之多寡,水費就是這麼的高,結果察明之後,才發現之前住戶提供各項工程之用水,都一併算在內,當初園區內各項所有工程,所用到的自來水,全有住民(災民)買單了,不知這樣合理嗎…

    住民已向慈濟社工反應,也無人理會,所以住民向旗山自來水公司反映,於8月15日旗山負責自來水公司的官員,於愛農教會實施說明,官員覆稱:當初慈濟也未跟自來水公司先行協調有關大愛園區水費延後繳費之事宜,官員說:一規定只要水表已但裝置好,水表一啟動就開始計費了……

    但這位官員:很負責任,也很關心住民的問題,說會主動跟慈濟好好溝通協調,如何處理這些問題…

    所以,在此呼籲杉林大愛園區的住民,只要你認為水費有問題,建議你暫時先不繳,等釐清問題後再繳,以免影響你的權利….

    • 擔心..後遺症 說道:

      電費帳單還沒收到….擔心…會不會電費也有這個問題呢….

    • 住都市的平地人 說道:

      據我住社區的經驗告訴我,整個社區的公共用水和用電,都是平均分攤到所有的住戶,以我們家四口外加公共用水,兩個月大約是600~700元新台幣,這倒不可怕,倒是電費比較可怕,平均兩個月含公共用電都要3000~4000.我想貴社區的用水和用電應該是包括社區內任何的用電和用水.這種情況下管委會就應該請來調查社區的公共用水和用電是否有必要,沒有必要的就要切斷其用電和用水, 留下一些必要的.像園區入口得一些慈濟圖騰和建物應該就算是公共用電照明,還有慈濟靜思堂的用電和用水也要了解是否算是公共用電和用水,還有晚上的路燈是算社區用電還是公共用電,這些夜間照明的設施的耗電都很可觀,費用也絕對會讓人印象深刻.建議住民可以一起了解一下提供管委會處理,而管委會也可以開會作決議,關閉掉一些跟安全無關的照明設施.這樣可省下一大筆.

  8. shouminc 說道:

    「勤和劉行建:汛期來之前,您不讓我們蓋,寧可搭棚子也不會離開。台東嘉蘭、阿里山、屏東都有中繼屋,獨獨高雄縣為了一個慈濟大愛村,連中繼屋都沒有。」?為何政府一直鍾情於永久屋?有無實質圖利特定對象之嫌?

    • 堅持就地重建 說道:

      政府投入了那麼多的工程經費在大愛慈濟永久屋.我們想回山上重建的人一點點的要求.政府卻做不到…吳敦義院長對原鄉態度…真的很糟糕.永久屋的政策更是敗筆…..
      要說也說不完…….

      • 堅持生死無怨 說道:

        原地重建當然可以阿!
        但是您願不願意答應眾多"平民漢族"的要求?
        (對不起,很多人就是喜歡這樣分別,所以我故意使用這個名詞)
        簽立"生死狀"?
        下次若再遇到天災時,與任何人無關,絕無怨尤!

        • Aping 說道:

          所以如果這場天災發生在你家
          然後告訴你不可以回去
          你會不會覺得什麼時候連能不能回家都要別人來定義了?

          我想你可能不懂原住民朋友的想法
          他們從來沒有說過天候狀況不良也要一直在山上
          你以為避難屋的作用是什麼
          避難屋的作用是在一般情況下
          午後一陣大雨把路給搞斷了,沒有辦法下山採買生活必需品的時候
          可以有一個地方在先前就備妥物資,備妥藥品
          讓他們不必再因為「苦苦等候直升機救援,讓自己的親人在自己懷中死去」
          也不必因為「山上沒有四輪傳動的救護車,所以消防隊員不送病患下山,而讓一個人活著搭著其他鄉民的車,然後再也沒有活著回到部落過」
          你以為避難屋的定義是時時都住在上面嗎
          你以為這棟避難屋是怎麼來的
          你以為所謂的全部住到永久屋就一勞永逸
          這場重建就結束了嗎

          他們想靠自己的努力把家蓋回來
          把被漢人破壞的山林照顧好
          有什麼不對?

          照你這個說法
          上次國道的走山意外
          是不是以後所有人都要簽生死狀
          「我願意走國道的時候生死自負,發生走山意外我也不怪誰,因為『是我自己要走國道』回家的」

      • 堅持生死無怨 說道:

        原地重建不像您想的那麼簡單!
        我也不是光為政府說話!
        您認為為何政府會選擇遷村等措施,而不考慮原地重建?
        是真的不尊重原住民嗎?
        其實是整個國家政府的財政已經無法負擔!
        表面好看的數字,其實際上是全國負債累累..
        光河道清淤與水庫清淤就沒辦法作到..
        您認為政府還有財政能力原鄉重建嗎?
        原鄉重建不是只有蓋房子而已耶!
        水電油道路山坡防護…等公共設施的經費要比遷村來的龐大!
        您可以說政府不需要做那麼多..
        但若政府這些都不做,您覺得原住民可以接受嗎?
        下次若有差錯再遇到天災有了傷亡..是誰要負責呢?

        • Aping 說道:

          國家財政無法負擔
          所以原住民就必須接受遷村
          沒有任何的折衷方式嗎

          照這個邏輯
          所以他們是要去怪都市地區的防洪計畫花了政府的經費
          還是要怪政府不應該蓋水庫
          或者是應該要怪北部幾個淹水地區不應該有大型的防洪工程
          反正這些公共工程都會花大錢
          所以我們為了被政府省錢
          這些都不要做了啊

          學校也不用蓋
          高鐵也可以拆了
          捷運也不用蓋
          這些會花錢的最好都不要
          先存錢嘛
          等政府錢存夠了再來解決大家的問題

          • 納稅人 說道:

            使用者付費.

            不懂為啥要我們這些納稅人替這些堅持就地重建的同胞修中繼屋, 修路?

            這些不是她們自己的事嗎?

            堅持住在山上很好呀, 基督教會, 日本人, 國民黨, 這些外來政權沒來的時候, 族人不也住在山上?

            一切照舊就好, 為啥要向人伸手呢?

          • 回鄉人 說道:

            納稅人 你搞清楚,原鄉重建的人〈尤其是在高雄縣〉所建的避難屋是在我們a自己的土地上或回鄉族人集資購置的土地上由NGO團體援建的,根本沒花你這種納稅人的錢,甚至政府還一天到晚說要拆要拆,這種連老百姓要自求生路都想盡辦法阻斷的政府是怎樣的「」政府,尤其又有像你這樣的納稅人撐腰,我們只能寒徹骨,你們怎麼不快滾回去你們原來的地方,那我們就可以回到沒有你們這些人的日子,我們愛怎麼過就是我們自己的事,不必你們管,也輪不到你們管。
            同意Aping的話,我看政府從以前到在只會剝削啃食山地的資原來滿足你們這些眾多的『平民漢族』〈堅持生死無怨堅持分別的〉,現在要你們拿來還給我們也不過九牛一毛,而且我們族人喪失的性命還要算在為了成就你們業機會的科學園區而建造的越域引水工程,如你等人世代吃我們的血啃我們的肉,還夸夸說著風涼話,拿著你的臭錢,離開我們的土地,或者你要拿開你的假面具,顯露出你們這些掠奪者本來的惡魔的心和臉。

        • 熊鷹 說道:

          越域引水的經費足足可以原鄉重建好幾個村莊了

          剩下的錢因為越域引水錯誤政策都賠光了

          國家經濟也不是全靠納稅人的錢就足夠的

          所以納稅人請放心是不會用到你的錢

          早期原住民是住平原後來才搬上去(原因你應該知道)

          所以向政府請求原鄉重建不過份吧!!!!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