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拉克週年專題─永久屋系列(1):大愛裂痕

本文摘要:大愛村為了符合慈濟基金會的生態工法要求,使用聯鎖磚的道路形式,但因大愛村所在地本就有淹水紀錄,連鎖磚的排水系統不大能符應所需。加上工程未完成、政府就要居民入住,在土方堆積的情況下,導致排水功能更不佳。 ( 圖/ 鐘聖雄,杉林大愛園區為了趕在災後88天讓災民入住,搶快的後果造成工程有許多瑕疵。 )

莫拉克週年專題─永久屋系列(1):大愛裂痕

按:莫拉克風災將屆週年,政府單位緊鑼密鼓出版文集、推出「重建成果」活動與系列短片,看似台灣已從風災悲痛中站立。但實際上,重建一年來,政策的不友善使災民難以立足。PNN新聞網即日起與莫拉克新聞網共同合作刊登專題,為讀者揭露:你沒看見的災區真相。

─────────────────────────────────────────────────

莫拉克風災屆週年,災民陸續入住由慈濟基金會興建的永久屋杉林大愛村。雖慈濟基金會強調「這是災民的家」,但偌大的園區卻隱隱充滿蕭條氣氛。黃沙滾滾、林木稀疏,燠熱陽光讓人發昏,有的災民躲在屋中,有的拿著花灑鎮壓塵土,揮手擦汗、表情不耐的她們說:「不是說房子冬暖夏涼?騙人!還是好想山上!」

永久屋 一個月就裂

大愛村合氣街上,迎面走來甲仙鄉大田村災民蔡高利,滿臉無奈地引領記者走入家中。雖有蔽蔭,但悶熱依然。蔡高利抱怨:「慈濟要大家搬進來,說有工作機會,但根本申請不到;房子很熱、隔壁沖馬桶都聽得一清二楚、沙子滿天飛,又經常停水,每次都在煮晚餐的時間停水到11點多!」他頓了一下補充:「而且慈濟說房子很安全,但房子卻充滿裂痕啦!」

蔡高利指著牆抱怨,並透露「鄰居的家更慘!」鄰居家不只屋內有裂縫,連永久屋的洗石子牆也有龜裂;78歲的蔡奶奶指著家中的裂牆喃喃自語:「哪會按呢?哪會按呢…」蔡奶奶說,牆裂了,包商來補過,但又裂了,而她才住進大愛村三個月。

勵明營造有限公司工務經理張吉安透露,杉林大愛村原本由理成營造公司承攬,當時慈濟基金會聲稱「3個月即可完工」,但進度不若想像。因政府希望看到災民被即刻安置的壓力,永久屋工程被分包給數個廠商,張吉安的營造公司即為其中一家,負責小林村的重建。

趕工累 安全誰保障?

「回想起來,為了趕在今年風災發生88天後入住那段時間真的很辛苦。」張吉安透露,為了趕進度,工人從早上七點做到凌晨還不能休息。「不只身體累,心理也累!」勞工辛苦是一回事,趕工使得房子產生裂痕,就連園區都因為下雨而輕易淹水,「也難怪居民抱怨」,張吉安說。

具資深工程經驗的張吉安說明,永久屋的輕鋼架工法需在鋼架外加上石膏板,中間灌入保麗龍球與水泥漿後,再在外層塗上薄薄一層漆。因日前甲仙發生大地震、加上趕工,裂痕極可能因漆未塗抹均勻所致。

但他強調:「要讓承包商做,慈濟應已把關過建築安全,應該是沒問題,這不能亂來。」判斷房子的裂痕不危及安危。只是根據內政部建築研究所防火實驗中心資料顯示,大愛村動工前雖曾經過屋頂與承重隔間牆的測試,但其測試是在1月14日時所完成,內政部建築研究所防火實驗中心蘇鴻奇成員也證實,防火實驗中心僅針對「理成營造」進行實驗。張吉安則坦承:勵明未做過任何實驗。不過重建委員會副執行長陳振川認為:「自家的房子也不用經過防火測試,興建都要建築師簽名,『應該』不會有問題。」

求快速 園區淹大水

然而,原希望居民在大愛村「安居」的想像,早因5月接連的豪大雨造成淹水而破滅。曾於大愛村工地施工的伊斯坦大‧拉虎指出,雖然5月的大雨未造成房屋漏水問題,但因永久屋原始設計的大門門縫過大,刮風下雨時,雨水很容易滲入沒加裝紗門在大門的住戶。此外,大愛村的排水系統因趕工而降低要求,更造成園區淹水。

張吉安說,大愛村為了符合慈濟基金會的生態工法要求,使用聯鎖磚的道路形式,但因大愛村所在地本就有淹水紀錄,連鎖磚的排水系統不大能符應所需。加上工程未完成、政府就要居民入住,在土方堆積的情況下,導致排水功能更不佳。

村民戶數多 難以全滿足

慈濟基金會專員賴睿伶解釋,慈濟已對房屋裂痕紋路進行觀察,「基本上只要有接縫,都會有紋路。」對於居民指責與包商解釋裂痕與趕工是否相關則表示「不確定」。

賴睿伶進一步說明,慈濟絕沒有要求居民趕著入住,「而是災民住在營區,難免要讓她們早點安住,這是大家一致的努力目標。」她強調,在大愛村未完全落成前就住進大愛村的居民是「自己的意願」。

但災後第88天、第一批入住大愛村的居民田美菊卻透露,不少災民跟慈濟反應「等全部都好了再讓我們搬進來」卻遭到拒絕。「慈濟說,如果年前不搬進來,這些家具就都不給我們。」她手撫桌椅、望著冰箱嘆口氣說:「這些都要錢啊,我們一無所有,只好同意進住。」

賴睿伶回應,大愛村「永遠都有公共設施可以進步的空間」,每人想法不同,慈濟都尊重;但慈濟身為援建單位,就有工時、工期等狀況,以及評估可入住的時間,至於可入住的時間,就是做完「安全性驗收」。但居民也質疑,安全性驗收與園區全部落成並不衝突,況且不少住戶都有幼兒,「工程車在園區進出,就對小孩子安全嗎?」

(待續)

21 回應 to “莫拉克週年專題─永久屋系列(1):大愛裂痕”

  1. 熊鷹 說道:

    我以為只有錫安國
    原來還有慈濟國!萬歲!萬歲!萬萬歲!!!!

  2. Leo 說道:

    錢多氣粗怎麼說都有理,一切都是騙人的,我再也不想信了

  3. 方儉 說道:

    正如我所說的,政府正在用更大的災難來掩蓋前面的災難

  4. 納稅人 說道:

    有圖有真相

    能夠附上園區淹水的照片嗎?

  5. 大愛來嘞 說道:

    慈濟大愛又再長治電台搞一個叫慈濟大愛園區,又再一次不尊重災民!自己命名自己爽~
    原來杉林大愛園區的模式(觀光團)又要在這裏發生一次!!

    • 你又錯啦 說道:

      長治永久屋 命名百合園區
      屏東長治永久屋命名惹議,居民一度以為廣場意象「屏東長治慈濟大愛園區」是永久屋的名稱;屏東縣府昨強調是誤會,10個大字只是紀念性石碑,主要為紀念來自各國捐款給慈濟蓋永久屋的大愛,是縣府邀集幾位村長開會同意後設置的。至於園區真正名稱,昨經相關意見領袖討論,由「長治百合部落園區」出線。

      屏東縣府機要秘書黃麗霞、原民處副處長蔡文進說明,百合是魯凱及排灣原住民族的共同文化象徵,6個花瓣正好象徵霧台鄉阿禮、吉露、谷川、佳暮、三地門鄉達來、德文6個即將進住的部落,彷彿是生命共同體。百合的球莖狀似白蓮,其多瓣性正代表了永久屋所匯聚的世界各國愛心,以及政府及民間協力共創新家園。(記者楊久瑩)

  6. 關魚 說道:

    把這篇收到台灣好生活報的特別推薦網摘囉: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00804/2351

  7. 另類 說道:

    這社會病了嗎?
    為何只有批評呢?
    為何希望看到園區淹水呢?
    不懂?
    當您的善意只受到批評,您會不會心冷?
    難怪,現在有人出車禍,旁人都不敢幫忙.
    凡事都可再進步空間,可不可用比較柔性的建議呢?
    讓社會多些溫馨,為子子孫孫,建立好的網路環境,

    • 狗吠火車 說道:

      當對慈濟沒有溝通的管道
      當慈濟一直[自我感覺良好]
      我們在這裡的所有言詞都只是狗吠火車
      因為慈濟也不會聽
      他所積的惡正好削平他所期望積的善

      何不給大家一個空間,放部落一條生路?

      他們是災民不是難民
      她們有自己生活的能力

  8. 大愛園區 說道:

    永久屋有問題在三月就知道了
    有誰處理了?
    大愛村的馬路都不知道重鋪幾次了
    只有慈濟還在睜眼說瞎話
    又有幾萬的志工一起瞎

  9. 蘇芸芸 說道:

    願每個人的善心善念 都能發揮出來 多說好話 多做好事 不要人云亦云 老天會庇佑你們的

    • 阿邦 說道:

      「善心善念」、「多說好話、多做好事」、「祈求老天保佑」,哪一項不是人云亦云呢?哪一項不是盲目地交由「善的力量」搞定呢?不都是盲信「善的力量」,活在自己構築好的善的神話世界中嗎?

      • ^ ^ 說道:

        ^ ^

        為什麼要「人云亦云」呢?

        如果不這樣說,不那樣做,現在、過去、未來,又會如何呢?

        我們、大家又會如何呢?

        盲信?

        也許吧^ ^

        「一切皆虛妄」,是誰說的呢?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又是誰說的呢?

  10. www.aitao888.net 說道:

    看了,的确不错!!!!!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