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後重建雙城記:逆境中求生的六龜與甲仙

本文摘要:六龜鄉與甲仙鄉彼此相鄰,也同屬莫拉克風災的受災區域,這兩個同樣多以農業與觀光維生的漢人鄉鎮,在重建週年的眾聲喧嘩中並不特別起眼,卻與許多部落重建工作一樣,展現了逆境求生的精神。( 圖/ 何欣潔,炫麗的甲仙大橋旁是淤積的河道,災區重建無法倚賴大型工程,只能支持基層的努力。 )

災後重建雙城記:逆境中求生的六龜與甲仙

高雄縣的六龜鄉與甲仙鄉彼此相鄰,也同屬莫拉克風災的受災區域。在原住民災區的包圍之下,這兩個同樣多以農業與觀光維生的漢人鄉鎮,在重建週年的眾聲喧嘩中並不特別起眼,卻與許多部落重建工作一樣,展現了逆境求生的精神。

災後重建:解決老問題的新契機

同時身兼六龜重建關懷協會理事與悠遊山城老闆的王坤煌,說起災後重建的工程時,不無感慨地表示:「許多問題在災前就已經存在,風災只是讓問題更加凸顯而已。」無獨有偶地,甲仙愛鄉協會理事岳中峯更進一步表示:「與其讓我們的這些問題繼續擺爛下去,倒不如看看風災可以帶來什麼轉機!」

兩位熱心重建、關懷鄉土的工作者均同意,高雄縣的農業鄉鎮長期受資源分配不均、政策無法對症下藥之苦,若能因風災而重新凝聚在地向心力,找回在地重建與特產行銷的動能,那也可說是一種因禍得福。

山區觀光短期難癒,中繼鄉鎮隨之蕭條

話雖然如此樂觀,但災後一年的重建過程是否有讓這種美夢成真?甲仙愛鄉協會總幹事曾瑞昇表示,災後一年,最明顯的重建工程便是綴滿閃亮LED燈的甲仙大橋,但這座由總統親自剪綵、列為重建重要進度的華麗大橋,是否對當地產業重建產生直接幫助?曾瑞昇說得明白:「老實說,我們還在觀望。甲仙在過去是扮演中繼站、補給站的角色,台20、21的路況如此之差,沒有人要去山上玩,那誰會經過甲仙呢?」

IMG_4883
(甲仙位於台20、21線的中繼點,在兩條主要道路尚未復建的情況下,甲仙與六龜都面臨觀光與相關產業的考驗。圖/劉瑋婷)

而南橫公路的中斷,同樣斲傷六龜觀光周邊產業甚鉅。王坤煌坦白指出,過去一年以來,在「悠遊山城休息站」停下來補給的觀光客人數的確減少許多。南橫美景化為土石流的聚積地,加上寶來溫泉與荖濃溪被沖毀,六龜鄉的觀光與中繼補給相關產業面臨嚴峻的考驗。

找回在地力量,務實面對變局

在這樣艱困的局面之下,一些有條件的商家或個人早已選擇放棄「災區」出外謀生;但決定留在當地重建的人,在政府重建政策方向不明、緩不濟急的情況下,該以何種勇氣與策略重新補掇破碎的家園?

在7/30由旗美社大所主辦的「縣市合併論壇」中,岳中峯以與談人的身分指出,農委會目前在美濃、甲仙、六龜等地的災後農業重建政策,一如往常地「搔不到癢處」,僅以都市思維來擘劃,完全不是針對偏遠地區而設計。「政府應該像父母,農業就像個小兒麻痺的孩子,難道作人父母的可以只關懷表現好的小孩(意指高科技產業),不去理會那個在後面地上爬的小孩嗎?」

而在他認為,所謂的二級產業,也就是農產加工品是十分重要的。「像是我們這裡的手工黑糖,做得相當成功,你做到每個來到甲仙的人都想帶一包回去,這就成功了嘛!」在會後的訪談中,他也進一步補充,除了以農產加工做為伴手禮之外,甲仙農業的未來應該走向文化創意產業之路,朝向「多功能農業」的方向前進。「例如我們這邊的『密毛摩芋』,是比較少見的品種,不就很適合做成教育推廣的材料嗎?」

而在災後成立六龜產銷班努力重建,並同時身兼班長的王坤煌,對於六龜農業的未來亦是煞費苦心。一面尋求重建會與農改場等單位的協助支援,同時推動產銷班的農產品接受MOA自然農法驗證,不願放棄振興六龜農業的任何一絲可能。

在他為了嘗試網路行銷而架設的facebook頁面上,也見到他為了「藤枝原生老山茶」而學習創新的過程。從採收、手工烘培、沖泡、包裝、行銷等等,重新尋找在地產業的新出路。這些為了重建所做的努力,是否成功尚未可知,但正如岳中峯所指出:「不去做這些努力,就沒辦法解決災後在地人口流失與遷徙的問題,怎麼可能作好重建?」一句勉勵甲仙的評語,恰也正為六龜的重建工作下了最好的註腳與支持。

重建新希望:生產支持消費,消費回饋生產

然而,農友與在地工作者一天只有24小時,不可能由生產端單獨挑起重建災區、支持在地產業的工作。在7/30的縣市合併論壇中,與會的清大機械系彭明輝教授一針見血地指出:「台灣農業要有救,要不是農民團結起來,不然就是消費者必須團結起來,不然不會有結果!」

堪稱為「消費者團結起來」做出最佳示範的主婦聯盟合作社,也有中區經理邱俊英到場,默默地坐在台下,聆聽「高油價時代下的台灣農業」等講題,並勤做筆記。當負責主持的甲仙愛鄉協會請她發表幾句,她感性地表示:「我自己也是杉林人,只是到中部工作。八八水災那夜我剛好就也在家,看著災後的慘況,就覺得好想回鄉來協助重建!」

對於在地工作者的努力,她也表示一定支持,甚至有與會者直接開玩笑要她代表主婦聯盟與美濃鎮農會握手,以宣示互相支持之意。雖是玩笑話,卻也看到了產銷雙方對於彼此的肯定、重視與未來合作的可能性,也讓人看到了災區產業重建的一絲希望。

2 回應 to “災後重建雙城記:逆境中求生的六龜與甲仙”

  1. 六龜台北人 說道:

    六龜大橋鋼便橋可以通行了2010/08/02 1550pm剛剛搶通

  2. 何欣潔 說道:

    2010/8/12兩處勘誤:

    1.曾瑞昇先生為甲仙愛鄉協進會總幹事,而非理事。
    2.岳中峯先生所言之特殊品種為密毛摩芋,而非密碼摩芋。

    謝謝甲仙愛鄉協進會提醒,特此致歉以及致謝。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