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大雨一直下(2):公部門與民間─計畫與現實之間的差距

本文摘要:在縣府要求鄉公所處理物資採購計畫後,公部門所採購的與居民的需求仍有落差,對於居民而言,發電系統與通訊設備才是最需要的,但在南沙魯,發電機卻直到七月份才送到村莊。( 圖/ 劉瑋婷 )

大雨大雨一直下(2):公部門與民間─計畫與現實之間的差距

編按:

本文為公部門與民間,針對汛期的準備工作規劃的系列採訪報導。前文(1)整理了公部門的準備模式,本文為災區居民的看法,閱讀前文請點選這裡。

——————————————————————————————–

相較於公部門的規畫,災區的居民對於物資的採購、存放、處理方式也有疑問。Daihi和Ibu都是南沙魯的村民,兩人都在民族國小任教,但風災使得民族國小校園全毀,昔日的校地現在只剩一排教室,結束營區安置後,民族國小暫時借用旗山國小的教室等待復校,Daihi與Ibu也過著來回旗山與那瑪夏之間的生活,對他們而言,家,一直都在南沙魯。

最需要的是發電設備

對於南沙魯的村民而言,公部門的計畫與民間的需求、實施程度都有落差,Ibu說,災後,鄉公所並沒有提供物資給南沙魯:「連蠟燭都沒有給我們,我們還在那邊笑,一根火柴都沒有給我們。」Daihi表示,山上最需要的其實是照明設備、緊急醫療用品如消炎藥、腸胃藥,「醫療跟照明,也就是發電機啦!」發電機的用途不僅是在緊急照明上,也包含了維持通訊設備能正常使用,以便在緊急危難時,居民仍可自行求援。

八八風災當時,Ibu跟Daihi夫妻倆不斷透過手機和山上的族人連繫,在部落狀況不明時,通訊、照明設備都是「攸關人命」的重要設備,在旗山等待直升機起降時,Ibu回想當時的心情以及在風災中逝去的生命,縱使風災過後近一年,仍會感到揪心。

當山區降下豪大雨時,Ibu表示,他們也會擔心山上族人的安危,

「八八之後,像我們回去的人,你說完全不擔心部落的安全,我想那是騙人的,還是會擔心,比在八八之前,那個擔心度會比較高,因為你不知道隨時可能會出現什麼樣的狀況,雨量大、水一大的時候,尤其像現在部落裡面是整個排水系統都沒有,水一下來是直接從路上、你家門口流過去的,其實在我的感覺,隨時我們都有撤離的準備,可是問題是,我們現在回去的人能撤到哪裡去?你無處可撤啊,

現在目前的狀況是無處可撤,因為上面本來要預計作避難屋的地方因為一直延宕,到現在避難屋也還沒有成嘛,在我們看來,梅雨季可能是還ok啦,但是颱風天的時候,像我們山上山下跑的人,就我們來看的話,以我個人會期待,只要是氣象局預估這個颱風可能比較大,雨量預測比較大,輕度颱風以上,中度強度颱風這種的,我希望就先撤下來。」

DSC08610

南沙魯村內的排水系統尚未完成,大雨造成村莊出現淹水的情形,居民自己想辦法解決問題

她進一步提到,南沙魯回到山上重建的人數並不多,她會比較希望族人們是透過自己的力量撤到山上,「基於之前八八的狀況,我們私心希望我們是自己撤,不要靠政府」村民們撤下山後,就先暫時住到山下有租房子的親友家中,跳過政府的前置作業,靠自己的力量撤離、安置,但是,即使是要自行撤離,那瑪夏的居民還有另一項橫亙在面前的難題:「路況」。

台21線五里埔至那瑪夏民生村路段在災後的道路維修屬於「丙類」,意即只將道路修復為簡易便道,但是五月開始的雨季,再到近來的午後雷陣雨,這段便道重複著「隨雨而斷」的循環,重複著搶通、封路,那瑪夏的居民出入仍仰賴大埔、南化兩條替代道路,然而這兩條道路卻只能供四輪傳動車輛出入,在天候不佳的狀況下,山區道路的能見度更低。

「就好像政府說的,你怎麼知道路什麼時候不能走?」Ibu提到,大家都清楚目前整個山林的狀況都是不穩定的,但是他們還是相信山上是安全的,只是在天氣影響下,可能會有危險性,「我們還是覺得是安全的,但是不穩定是說,可能有1%的可能性,我們還是要預防那1%。」,而政府對於撤離的雨量標準也有相關規定,但是目前山上的道路往往是在到達撤離標準前就已經無法通行,縱使居民有心要撤離,但卻已經無路可撤。

物資,到位了嗎?

縣府表示在年初就已經通知六鄉的鄉公所須提出物資採買計畫,也要求各鄉公所必須先與居民溝通,購買「有需要的東西」,以那瑪夏為例,5月份的幾場大雨,南沙魯、瑪雅、達卡努娃三個部落都成為「孤島」,達卡努娃對外聯絡的民生便橋無法正常通行,居民說:「連賣菜的車都上不來」,瑪雅村與南沙魯之間的光復橋也不通,南沙魯往五里埔的路也在第一場梅雨時就無法通行,即便是NGOs有意願送物資上山,但「無路可走」的困境下,也只能枯等道路搶通。

DSC07358 DSC07367

在公部門的物資尚未送到部落前,居民們與總會連繫,再到山下領取長老教會總會及世展的物資

台灣世界展望會南部辦公室主任陳維智表示,世展會針對那瑪夏三個部落都準備了物資,但除了南沙魯之外,瑪雅村、達卡努娃村的人口眾多,準備的物資量也大,大型的車輛也無法走南化─關山的替代道路將物資送上山,因雨所苦的居民也只好自己想辦法,南沙魯的居民就自行向長老教會總會連繫,趁著放晴之際,幾位青年開車下山領取中會的物資,也將世展提供的物資載回山上,再由南沙魯重建會列冊按戶發放。

DSC08618

那瑪夏鄉公所目前提供給南沙魯的物資僅有發電機、飲用水及醬油,其餘的物資是其他民間團體所提供的

民間的物資送上山時,那瑪夏鄉公所的物資則仍在上網公告招標,6月4日招標,預計11日開標,20日完成採購,再交由各村管理。事實上,最後各村拿到物資的時間是7月10日,但並非「一次到位」。

南沙魯重建會會長李長榮帶著記者前往部落存放物資的地方,李長榮表示,廠商先送了發電機、飲用水以及醬油,「但是現在我還沒有簽收,因為他們還沒有全部都送過來」,對南沙魯而言,這三台發電機可說是「得來不易」,先前透過救助科科長協助,鄉公所允諾會先提供兩台發電機給村民使用,但發電機卻是在這批物資清單中才送到村莊裡。

〈系列待續〉

8 回應 to “大雨大雨一直下(2):公部門與民間─計畫與現實之間的差距”

  1. 勤和人 說道:

    根據高雄縣政府社會處等有關單位之要求,及本村5月23日(20小時累積200公釐雨量)和5月28日(雨量一天累積超過200公釐)二次大豪雨後造成道路中斷,本村之遭遇實際情形:有關單位並無實際積極作為,僅只要求村民暫避於本村地勢較高之活動中心。
    而透過政府及駐村協助之NGO的訊息,各受災戶應隨時預備1~2週之避難物資,如果真正遭遇大颱風路斷成為孤島效應,基本上有關單位會在一週後,才會啟動物資發放及緊急物資發放作業。

    而日前進駐本村之『至善基金會』已經要求本村族人做需求調查,上呈之後應該很快會有結果。紅十字會也有類似的服務,但是還不明確,至於政府好像還在觀望,而且據觀察各受災區物資發放並未有一統一之標準。

    如本村受災至今,造成孤島效應時,對外通訊設備迄目前為止,僅有一個小小手提式的與公所通報手機在村長處,比起NCC為那馬夏鄉設立的『微型發射天線』通訊設備和有些災區配發的小型『無線電通訊設備(俗稱火腿族的通訊設備(Ham-Radio-Antennas))』設備,和『太陽能發電/充電設備等』,是相對幸運得多。

    我們桃源鄉勤和村族人真的像孤兒中的孤兒!

  2. 切•格瓦拉 說道:

    記者自律,在1995年10月1日召開「向紅包文化說再見」;2009年8月8日莫拉克風災後,網路、原住民媒體要讓「紅包文化擱再來」,引發原住民、教會高度共鳴後,吃喝拉撒佔據災民的不勞而獲得全新別墅像自己家,黑吃黑、鬼咬鬼,到底是一群搞亂台灣社會的貪得無厭災民與教會,還是ㄧ群黑吃黑的媒體。

    台灣媒體為了黑吃黑,會幫忙災民和教會塑造口憐形象,只要人家付出,自己不肯犧牲的敗壞人心,難道這就是我們台灣特殊的災民文化嗎?別自導自演苦肉計,所有人都該死!只有貪婪是對的!只有媒體是對的!

  3. 受災人觀點 說道:

    勤和人,你也別怪誰,根本是你們鄉長不積極,他認為桃源鄉用不到‥‥
    NCC早就透過相關公文及單位徵詢過謝鄉長的的意願,卻說桃源鄉不見得按裝『微型發射天線』通訊設備和有些災區配發的小型『無線電通訊設備(俗稱火腿族的通訊設備(Ham-Radio-Antennas))』設備,和『太陽能發電/充電設備等』,你們還怪誰呢?
    你們勤和人真是差我們那瑪夏鄉太多了吧‥‥
    不是還有縣議員嗎?難道都不替鄉民發聲嗎?
    唉,唉,所以,選人眼睛放亮點‥‥不然苦哈哈又4年‥‥

    • 番婆 說道:

      是的~~~說的好!
      “選人眼睛放亮點‥‥不然苦哈哈又4年‥‥"
      最怕是4年蹉跎一世人~~~~苦ㄚ~~~
      不願政黨輪替徹底的台灣人阿~~~~~正嘗惡果共業!

  4. 那瑪夏的族人 說道:

    山上的人注意啦,,,氣象局說,這波西南氣流帶來降雨,絕不亞於輕度颱風,風向加上地形,雨勢只會更大。林秀雯:「豪雨的區域,是針對中南部、東南部地區、東北部地區,它們降雨以午後機會較大。」
    所以不要再埋怨了,先把安全顧好,活著才是希望,祝福你們…..

    • 永久屋的族人 說道:

      山下的人注意啦,,,
      氣象局說,這波西南氣流帶來降雨,絕不亞於輕度颱風,風向加上地形,雨勢只會更大。林秀雯:「豪雨的區域,是針對中南部、東南部地區、北部山區,(另外)北部、東北部地區,它們降雨以午後機會較,提醒低窪地區嚴防積水。
      所以要注意淹水
      所以不用擔心山上,埋怨山上,先注意自己的安全吧,活著才是希望,要認真賺錢,祝福你們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