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Gade-高士部落的遷村之路(上)

本文摘要:災後至今已將屆一年,如今的高士受災族人仍然過著這樣「不能呼吸、想哭」的生活。有些受災族人受不了這樣的生活,有的尋求依親,有的則來來回回往來於安置所與自己被列為不安全的房子之間。( 圖/ 李孟霖,高士遷村前途未明 )

重返Gade-高士部落的遷村之路(上)

永久屋竣工之期遙遙 災民嘆:苦日子何時是個頭

去年底,莫拉克獨立新聞的記者造訪災後的牡丹鄉高士部落寫下「想回舊部落─牡丹鄉高士村」的報導,報導中也紀錄安置所內災民的生活情形:

目前安置中心的分配,單身者男、女各分睡一大通舖,風災前原為村托兒所,為安置居民,八位學童已遷至村內另闢的臨時托育班上課。有家庭者則棲身鄰棟的舊警察宿舍,多至六人少至兩人的家庭,住在約三、四坪的小房間,三家共用衛浴和小廚房。

大通舖居民睡在僅用幾片厚紙板鋪成的木板床上,吃飯也在同一間。安置居民vuvu謝仙花兒女都在外工作,平常一個人住,她說每個人個性、生活習慣都不同,勉強睡在一起很痛苦。感冒等疾病傳染也是問題。

「住在這裡不能呼吸!」和先生、孫子同住的vuvu王百鶴說,「想到這種生活就想哭。」

災後至今已將屆一年,如今的高士受災族人仍然過著這樣「不能呼吸、想哭」的生活。有些受災族人受不了這樣的生活,有的尋求依親,有的則來來回回往來於安置所與自己被列為不安全的房子之間。

高士社區發展協會秘書張美惠說:「這種生活怎麼會有生活品質,這麼悶熱,沒有隱私,衛生條件也不好,永久屋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入住,所以才會鋌而走險。」

image002

高士村災民安置所的大通舖,住民除了要忍受與他人生活習慣不同之外,還得忍受毫無隱私及環境、衛生條件差,可說是毫無生活品質。(攝影/李孟霖)

image003

住在安置所的災民所吃得食物。(攝影/李孟霖)

牡丹鄉生活重建中心社工員陳芳儀表示,目前災民最關心的問題就是永久屋的進度,但舊部落(永久屋基地)因為位於迎風面,除了風大,下雨的時間也比較長,工期也因此延誤,災民無法如期入住。

除了天候因素影響外,村長莊來金認為,動工的時間比較晚也是影響工程進度的原因之一,主要是因為一些行政程序的問題,如環境評估、土地問題等,以至於整個工期延誤到六月份才開始動工,所以災民要在八月八日前入住是不太可能。莊村長說:「最快的話,希望年底前可以完工。」

image004

高士舊部落的永久屋基地,目前進度嚴重落後,災民不知何時才能回歸正常生活。(攝影/李孟霖)

「一屋多戶」引發族人與中科院的陳年糾葛

另一個受災戶關心的問題「永久屋核定」,目前申請47戶,而究竟核定多少戶數,原民會至今仍遲遲沒有給予高士部落明確的數字,而原民部落無法通過審核的原因不外乎是「備審文件不全」及「一屋多戶」等問題。

新任高士村長李德福說:「約在民國82年左右,部落就有地表滑動的情形,以致後人不敢蓋房子,而且也沒有土地可以蓋,原住民的土地多是山地保留地,不是陡峭不適合,不然就是被中科院侵占,沒有建地讓後人蓋房子,所以族人才會先暫時這樣(一屋多戶),再看看哪裡有建地。」

image006 image007image008 image009

高士部落受災情形(攝影/李孟霖)

中科院侵占土地的問題,一直是高士族人「隱忍未決」的問題,去年9月30日原民會在高士部落舉辦「部落安全評估說明會」,就有村民當面向孫大川主委「鳴冤」,希望主委可以主持公道,村民說:

「民國六十多年的時候,中科院把我們高士辛辛苦苦種的田徵收,所開墾的土地,包括農種物,但是政府並沒有補償我們多少,政府這樣糟蹋我們的尊嚴,我們感到非常的痛心,現在應該要報答我們高士才對。希望政府能夠實際的有一些作為,把我們的問題趕快處理。」

當時的牡丹鄉長林傑西也說:「中科院的開發把我們高士村的土地侵占,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對高士村回饋。」孫主委承諾會對中科院侵占土地案,再作了解及反應並坦言:「原住民的保留地越來越少了,政府劃為原住民保留地的地方,大都是極為陡峭不適合利用的地方。」

塵封多年的遷村計畫 風災後有眉目

十多年前,高士部落就已經發生地表變形、房屋傾斜的情況,尤其以六、七鄰最為嚴重,也因此部落的族人就開始萌生遷回舊部落的想法。莊來金村長表示,民國86年的時候也曾遞交一份陳情書,那時候剛好又遇到一些政策上的改變「凍省」,以至於遷村計畫石沉大海,直到去年的八八風災,這塵封的遷村計畫,才又有了眉目。

image010

政府在部落內立看板公告特定區域劃定的範圍(攝影/李孟霖)

高士族人想利用這次的機會,將「部落安全疑慮」及「建地不足」的問題必其功於一役,完成十多年前想要遷回舊部落的計畫。高士新任村長李德福說(時任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

「當時開會得時候就提出,以遷村計畫辦理,後來就變成以兩個鄰為主,我那時候本來建議,至少放領14甲土地(現只放領3甲多),才符合整個遷村的需求啊!」

莊來金村長表示,事情總有輕重緩急,考量受災戶得急迫性,先讓六、七鄰的族人先可以有個安身的地方,遷村的問題再來從長計議。高士村族人仍希望政府未來在遷村計畫上能繼續給予最實質的協助。李德福說:「不為現在,也要為後代子孫考慮。」

…….閱讀本文(下),請點選這裡

7 回應 to “重返Gade-高士部落的遷村之路(上)”

  1. 切•格瓦拉 說道:

    記者自律,在1995年10月1日召開「向紅包文化說再見」;2009年8月8日莫拉克風災後,網路、原住民媒體要讓「紅包文化擱再來」,引發原住民、教會高度共鳴後,吃喝拉撒佔據災民的不勞而獲得全新別墅像自己家,黑吃黑、鬼咬鬼,到底是一群搞亂台灣社會的貪得無厭災民與教會,還是ㄧ群黑吃黑的媒體。

    台灣媒體為了黑吃黑,會幫忙災民和教會塑造口憐形象,只要人家付出,自己不肯犧牲的敗壞人心,難道這就是我們台灣特殊的災民文化嗎?別自導自演苦肉計,所有人都該死!只有貪婪是對的!只有媒體是對的!

    • 饕客 說道:

      黑吃黑喔
      你都不知道重建會有多好吃
      超好吃的你都不知道

      • 局外人 說道:


        禿鷹集團在趁火打劫
        你看.慈濟趁機霸佔了面積不小的土地.蓋了精舍\
        你看.郭台銘白白佔到了60公傾的土地
        往後幾年
        官商勾結
        誰得利

  2. 游正文 說道:

    如果有人看過 F集團所謂的 精緻農業計畫,真的會吐血
    所謂的精緻農業 的定義 根本沒有
    產值與一般菜園無異
    就是F 集團委託一家有機農場經營

    F集團最大的貢獻是 買回所有的蔬菜,並用88零工概念給錢,

    說穿了, 正面來看 Win Win Win Win
    政府省事 不用管給88零工專案
    住民省事 每天延續政府88零工 不用管收成 產銷 一堆麻煩事
    縣府得名 精緻農業重建
    鴻海得名 花點小錢,做善事

    但問題是
    這真的是精緻農業嗎, 住民得到啥好處, 會發財嗎, 還是一天880元零工, 可延續三到五年
    負面來看, Lose, Lose, Lose, Lose
    (1) 政府給地的問題 第一二階段 60公頃 到100公頃的地, 那是國家的地 納稅人的地, 這種用法有好好的利用嗎, 真得有幫助到原民自給自足嗎, 是丟給F 集團, 就啥事都不用做了嗎, 農委會 各部會在農業 一年近上百億的補助 研發 推動可以反聵執行到這個專案嗎
    就這樣丟給民間集團認養嗎, 沒有對錯 問題是 政府的出發點 是為了造福部落住民, 還是為了省事?是不是有更好的方法, 那些大刀小刀幕僚群們, 是都在Office 吹冷氣嗎, 有去看一看嗎?

    (2)住民自我認知的問題 88零工的概念是為了應急,如果後續還是這種概念, 住民願意一輩子做長工嗎, 那如何叫有希望的部落小孩Proud of 母親的文化, 我這幾天看到了某原民部落小孩種咖啡 煮咖啡 講家香咖啡的故事 這樣是不是叫令人感動, 沒有好壞的Comments, 我們老百姓, 政府, 集團 NPO 都是配角, 你門才是主角,你門要先想清楚要的是什麼樣的生活, 免得被這些慈善團體, 法人, 企業, 變成是他們是主角, 你門是配角

    (3) 縣府的角色定位: 縣府的角色真得要好好的檢討了, 雖然縣長, 與各單位主管都很積極努力的在幫忙與運作,可是夾在龐大的慈善團體與中央部會的運作限制下,真的很辛苦, 實在無奈, 但是請自我定義好 縣府的角色…..

    (4)鴻海的問題: 如果給了60公頃的地,僅保證60個工作名額, 而且是用88零工的方式
    F集團的作法就是給88零工的概念, 然後反正產出的蔬菜一年用100張股票去換就可以了, 成就了該集團美名, 說真的, 到不如給兩分地,蓋個血汗工廠, 就可以養活60個人了,機會成本比較高一點吧, 但是實在是不能苛責他們 這F集團至少願意跳出來做,我們升斗小民實在做不來….但是我們對他們家應該有更高的期許 這中間應該有人跳出來做些比較有意義的事情吧…

    (5)慈善團體的問題: NOT too Elagant… 我們家族有百來位該團體會員,超過5名榮委與組長, 可是經過近期後, 我跟我老婆講, ㄟ 我要退會, 看來他們不缺錢 不缺人, 實在想跟那團體的承辦師姐講, ㄟ 算起來我們也捐了幾根柱子, 實在很ㄡ, 可是老婆大人說 不行 不行 大姐是組長 他會生氣….

    話說回來, 我能幹啥, 只能捐點小錢認養,幫寫報告要各界預算…..做一分 算一分

    話說回來台灣政府, F集團, 慈善團體, 住民 各界團體 都是良善可愛的, 但是煩請大家再做這些事情的時候, 稍微花點心思, 想想這些事情的本質與原意,

    Sam in Taipei Office

  3. 邱俊英 說道:

    是啊!才團之所以有錢 就是他們有關係 我們的土地就是這樣掉到財團偽善口袋裡
    我們能怎麼辦呢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