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村重建」與「公平性」如何兼顧?620瑪家農場會議整理

本文摘要:針對屏東原鄉災區重建面臨的課題,孫大川表示從寬的程度,只要「不破壞公平性」。會中屏東縣長曹啟鴻更表示,「交由整體部落來討論,因為裡頭有很多公平性上的討論要由部落的智慧去決定。」( 圖/ 柯亞璇。620總統與政府官員至瑪家農場舉行會議 )

「滅村重建」與「公平性」如何兼顧?620瑪家農場會議整理

6月20日馬英九總統南下關心屏東災區部落重建進度與問題,當天NGO組織也由慈濟發言人何日生、台灣世界展望會會長杜明翰分別為所各別負責的長治分台以及瑪家農場執行進度做簡報。在瑪家農場的會議中,世界展望會也讓族人共同參與,並開放時間,讓族人提出目前面對重建的問題。

針對族人重建的困境,馬英九表示,只要能夠符合公平正義的,政府會盡量從寬、從速、從簡來處理災民問題,他也表示,6月23日政府部門將會再度開會討論。據悉,6月23日會議並未邀請族人參與,好茶族人李金龍表示,沒有災區族人共同參與的會議,真的「公平」嗎?他同時撰寫「給總統的一封信」(內容請見內文),希望能更清楚的說明族人想法。

以下為6月20日瑪家農場會議的重點整理。

一、屏東災區目前重建的問題

(1)「滅村」的部落,是遷村還是安置?

好茶村鍾思錦牧師

好茶村這幾年來遭受風災迫害,尤其八八風災之後,好茶村,已經不再適合居住。族人都盼望能夠一次住進來。但是「永久屋」配住申請的永久資格問題,有部分住戶尚未取得資格,好茶村已經毀滅,應該是「遷村」,而不是「安置」。

大社村田天財牧師:

「永久屋」從寬的問題,一直糾葛到現在,是不是可以給族人一個正確的答覆,這是我們最大的期望。

屏東縣長曹啟鴻:

屏東縣長曹啟鴻表示族人所提出的問題都是老問題。他也表示,屏東縣政府未來還會在研議,各部落剩下未通過的戶數,到底怎麼處裡。曹縣長表示,這個部分「交由整體部落來討論,因為裡頭有很多公平性上的討論要由部落的智慧去決定。」

原住民族立委孫大川:

在部落的整體性,原民會是絕對的支持。並在一個「公平」的原則底下,能夠從寬認定的這些部分。而6月23日,原民會、副執行長以及各部會代表都會來,對這個部分做最後一次的協商。

只要「不破壞公平性」,因為這個公平性有的時候,你讓了這個,別人也講話。這個部分部落也要有個共識。其他的部分,能夠從寬到什麼程度?特別是用「遷村」的一個單位,屏東縣長跟原民會還有重建會,這裡大致上都達成一個共識,6月23日會給大家比較明確的答覆。

重建會副執行長陳振川:

我們過去的準則是一致性,所以不受區分。但是在我們特別條例裡面,尊重原住民,尊重文化族群等等的精神在裡面。在原來那個準則裡面,沒有很明顯的去把它發揮出來,等於說是一樣。

那現在的話,基本上是從「遷居」的角度去看,那現在因為有「遷村」的考量,所以要從原民會或是地方政府,他們都提出這樣得一個看法。23號我們會就這個部分再來討論,從這個區塊裡面讓它比較圓滿,也能夠在執行面以及文化面能夠讓這幾個安置的工作能夠「更合理」。

(2)基督宗教團體能否參與教堂的重建過程?

霧台村杜勇雄神父表示,在重建過重,個族人來到重建基地生活,族人需要有一個宗教的依托或是依靠。但目前重建的進度中,宗教界的建築,都是擺在第二批工程中執行,族人與教堂的關係似乎變得有點距離。

而重建過程,NGO當然是很努力的在幫忙族人,但是族人也發現NGO的能力也有一些困難。

所以在這能力有限的過程當中,教會本身能不能直接去參與?假如有這些參與的話,也可以直接解決很多的問題。所以假如我們教會有能力,然後我們直接來參與興建的工作,可不可以。而不是透過NGO組織來做,只要政府給我們一塊地,我們就可以直接來做。

重建會副執行長陳振川表示,目前重建基地的土地,是特別條例去徵收的,現在是國有的土地。所以這是國有財產法現在要想辦法去克服的。

陳振川也表示,如果這些教堂是由NGO來蓋的話,那當然是由縣府來做管理,然後再由縣府給教會。若是長期交由地方教會來管理的話,那我們來想辦法有沒有比較圓滿的辦法。

(3)工程品質以及房屋毀損後的貸款問題

好茶村陳松得牧師提出,政府要求NGO在7月31日前完工,族人擔心因為趕工而影響品質。而目前已滅村的好茶族人,仍然繼續承擔房貸的問題,也希望政府能夠協助族人解決。

族人在房屋被沖毀後,繼續面臨貸款的問題。原住民族主委孫大川表示,原民會會在與金融機構這邊做協商的處裡。

馬英九總統說,「只要能夠符合公平正義的,我們盡量從寬、從速、從簡。」而族人對於趕工的工程品質擔心,馬英九也表示,重建速度快,工程品質絕對不會偷工減料。

二、給總統的一封信─6月23日會議的「公平性」?

對於6月23日的會議, 重建會副執行長陳振川表示,未來會在執行面以及文化面,讓這幾個安置的工作能夠「更合理」。

而孫大川也表示從寬的程度,只要「不破壞公平性」。會中屏東縣長曹啟鴻更表示,「交由整體部落來討論,因為裡頭有很多公平性上的討論要由部落的智慧去決定。」

但如何決策才能達到「公平性」?好茶族人代表在參與20日當天的會議結束後立即表示,沒有族人代表參與的會議,哪裡來的「公平性」?以下是好茶族人李金龍給馬英九總統的一封信。

馬總統您好:

6月20日您南下視察災區重建進度,在當天會議最後提出6月23日將會召集各部會針對災區重建問題,來解決目前部落族人面臨「遷村」與「重建條例」相衝突的困境。

而如此重要的會議,對於已經「滅村」的好茶部落是多麼大的希望與盼望。

當天您也提到「重建條例」中,充分清楚說明重建過程,會尊重部落族人的意見與聲音。但在此次如此重要的會議,災民卻仍是缺席的。

災區重建本是「政府」、「NGO」、「災民」的三角關係,若是只有政府與NGO討論重建的問題,災民自始至終,都無法有一個共同的平台來討論部落在重建上遇到的困境。

對災民來說,這樣的會議就像是「球員兼裁判」的關係,災民仍就沒有任何「公平的發言空間」。

即便在各部會中有原住民族委員會的代表可以提出建議,但確也未能充分表達已經「滅村」的好茶族人的心聲,以及族人遷村的「部落意識」。

在6月20日當天馬總統也親自南下了解部落災區的困境,更理解到部落族人現實生活與重建條例相衝突矛盾的複雜問題。

因此,本人更由衷的期望與建議,在6月23日的會議,總統能夠讓各部落在地的族人代表「共同討論」重建條例的矛盾與衝突。透過災區族人的立場,共同討論族人遷村真正的想法與困境。

好茶村魯凱族人 民選代表 李金龍

image001

6月23日總統馬英九與國安會諮詢委員王郁琦、立法院副院長曾永權、重建推動委員會執行長林中森、總統府副秘書長賴峰偉、屏東縣長曹啟鴻、原住民族主委孫大川、重建推動委員會副執行長陳振川,來到屏東關心災區重建進度與問題。

14 回應 to “「滅村重建」與「公平性」如何兼顧?620瑪家農場會議整理”

  1. 施琅 說道:

    政府是無能的!災民是貪婪的!志工是沒必要的!藝人是作秀的!台灣是該死的!災民不勞而獲得全新別墅,八八災前騎摩托車的,災後卻都開全新雙B與LEXUS百萬休旅車回山上。一些媒體不害臊,吃喝拉撒佔據災民的別墅像自己家,黑吃黑、鬼咬鬼,到底是一群搞亂台灣社會的貪得無厭災民與教會,還是ㄧ群黑吃黑的媒體。

    台灣媒體為了黑吃黑,會幫忙災民和教會塑造口憐形象,只要人家付出,自己不肯犧牲的敗壞人心,難道這就是我們台灣特殊的災民文化嗎?別自導自演苦肉計,所有人都該死!只有貪婪是對的!只有媒體是對的!

  2. 霹靂卡霹靂啦啦 說道:

    你的飛碟還沒有來接你回去嗎?

  3. 三cc 說道:

    陳振川的發言經常都是落落長一大串,實質卻是內容空洞,不然就根本就是答非所問,迴避問題
    由這種咖來負責重建工作,還真是「禍國殃民」哪~

  4. 常抱希望 說道:

    話說陳振川這卡小還真是「禍國殃民」,更是滅村.滅鄉.滅種族的主演者,也是國民黨未來失去主政的好角色,[ 答非所問.迴避問題 ] 是其專利!
    再說:一直到目前始終都被國人劈的人,到現在還因因沒代誌,
    921震災88水災禍害一再至今!阿川兄依然自得,繼續主演者「禍國殃民」,滅村.滅鄉.滅種族的主演者。
    樓上的勇士們
    阿川兄雖然代表主政者關上了這扇重建的門!
    但相信創造宇宙萬物的神會開啟另一扇決不會被擊倒的希望之門。加油!

  5. Amale.Gadhu 說道:

    仍有隱藏性的問題未能正面解決,以好茶村為例實際登記為186戶,而在瑪家農場好茶村所分配的土地最多只能蓋177戶,所以顯然的將族人遷入永久屋並不能解決搭建的腹地不足的問題,因此無法滿足族人的需求,

    而實際原因是好茶村已經滅村所以是一個完整的部落的消失,並不是全倒、半倒的毀損的賠償處理,也不是有多少戶的人口問題,因為滅村的關係“它”已面臨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必須離開原來的土地居所,必須重新找尋新的土地重建新的家園,

    所以好茶村是迫不得已必須“遷村”的前提下離開已消失的家園,好茶村的遷居處裡方式應該是規劃全村集體移住,而不是以個人做為受災戶的依據核配到永久屋的遷住。

    也就是說若要核配永久屋就必須按認定辦法審核通過才能達到贈予條件,而以目前的審查機制無法通過審核的情形必然發生,原因是戶籍遷出祖籍地的狀況造成無法符合居住事實和受災事實的審查標準,而無房屋者也同樣碰到相同的情形,所以《永久屋政策》反而直接限制了族人返鄉參與遷村的機會,也間接造成無家可歸而必須流落在異鄉漂流的慘況,

    政府必須省思此《永久屋》對無法返鄉的族人所造成的傷害,已演變成整個族群無法生存延續的濫觴。

    所以不能以遷村腹地不足為理由導致部落面臨分裂。做為主管原住民的行政院原民會當責無旁貸解決目前遷村規劃實質碰到的困難,應主動規劃適合土地並請縣政府釋出公有地如縣內台糖土地增劃編原住民保留地,

    讓流有魯凱族血脈的好茶村在不重複資源的前提下,應以實際已滅村之事實的單獨特別事件作為處理遷村專案時的依據,並且必須以族群文化延續和永續發展為前提,為預備回鄉子弟和將來人口增加時做預留土地的規劃,讓滅村的傷害影響減少到最低才是責任政治的典章。

    • Amale.Gadhu 說道:

      魯凱和排灣的族人,難道沒有心聲要表達嗎?納悶也令人覺得奇怪?

      災民才是重建工作的核心主體,適時的表達意見對重建過程的闕漏之處才有補正的機會,部落的整體利益維繫在族人可以主動參與並且提出有效的見解,困難不會自動排除唯有出手相助集思廣益才能迎刃而解,尤其協助有熱誠也有心的工作者鼓勵和支持絕對不能吝嗇,互相打氣陪伴才能走的更遠也更勇敢,朋友拉他們一把吧!

      “亞璇”是霧台部落的青年,霧台是霧台鄉較幸運的兩個部落之ㄧ,是安全的部落無需搬遷,然而他還是義無反顧投入到災區替部落發聲,幾次的機會讓我親自看見這年輕女孩的認真,與專注在工作上的程度的確讓人刮目相看也令人不捨,大家給她打氣加油吧!

      亞璇一定要努力無論遭受任何打擊要有打死不退的精神,願神祝福你有喜樂有平安有權柄。

  6. 「公平性」何在? 說道:

    政府口口聲聲要災民遵守「公平性」,
    那我們要問,政府自己有遵守「公平性」嗎?

    為何台東、嘉義可以有「中繼屋」,高雄、屏東就不能有?
    為何高雄不用把原鄉劃定「特定區域」,就能入住政府所配房屋,屏東、嘉義卻一定要劃定?
    為何漢人村莊都不必畫為特定區,或是安全堪虞區,只在原住民部落做?
    為何小林已經開始蓋博物館,一樣也是文化流失嚴重的災區魯凱族、排灣族古老部落,完全得不到文建會的關愛?

    這種政府,自己不遵守「公平性」,卻咬死災民要災民注意「公平性」,
    誰才是惡霸?

    不僅如此,用這種邏輯,非常、非常危險。
    不僅部落內部撕裂,也會引發外部主流社會對受災原住民部落救濟
    與原鄉重建的質疑。

    • 山的那一邊 說道:

      公平性啊公平性
      你怎摩還對漢人政府要求這個呢?
      原住民根本就不在她們的「百姓」考慮裡面
      所以不可能給你同漢人那樣的待遇
      也就不可能有「公平」了
      並回答你的問題.公同思考
      1.為何台東、嘉義可以有「中繼屋」,高雄、屏東就不能有?
      答:因為台東.嘉義沒有慈濟介入
      2.為何高雄不用把原鄉劃定「特定區域」,就能入住政府所配房屋,屏東、嘉義卻一定要劃定?
      答:可能狀況不ㄧ樣吧!不過高雄的原住民從開始就不信任政府.努力對話與極力抗爭所得的結果.所以不要相信漢人政府的甜言蜜語.
      3.為何漢人村莊都不必畫為特定區,或是安全堪虞區,只在原住民部落做?
      答:誰叫你是原住民.漢人政府施政.本來就是建立在種族歧視的架構上.原住民在他們眼裡是「人與獸之間的動物」.不會用「人」的問題處理原住民的事情
      4.為何小林已經開始蓋博物館,一樣也是文化流失嚴重的災區魯凱族、排灣族古老部落,完全得不到文建會的關愛?
      答:答案同第3題
      5.不僅部落內部撕裂,也會引發外部主流社會對受災原住民部落救濟與原鄉重建的質疑。
      答:製造內部撕裂.是殖民者對被殖民者的方式.高雄縣的原住民也常常被重建會挑撥.受傷很大.大家要注意防範.
      6.最後.綜觀以上種種所得結論:「自治是原住民唯一的出路」.大家思考之.

  7. 說道:

    最危險的是旗山鎮
    旗山應立即劃為"特定區"
    降限
    銀行將房屋貸款追回
    鎮民應簽切結書放棄居住的房子
    破產的
    到大愛村去住14坪…的房子
    到"永齡或郭台銘農場" 作 “農工" 非 “農奴"
    假日到廣場表演 “五子哭墓"或"跳八家將" “唱歌仔戲"給觀光客看
    這才叫做
    公平

    • 蕭平 說道:

      這個比喻雖然有點誇張,不過的確是蠻貼切的,假若這種事情發生在旗山,恐怕天下就大亂了

      • 伊斯坦大 La-hu 說道:

        最慘的是 搬進園區 卻無法得到妥善的照顧

        官方說法就來個 對不起 我們無法照顧到全部住戶

        比較困苦的住戶提出要求 被打退票 還被冠上貪婪

        旗山是鄰近縣市的主要交通樞紐 有災情一定很快就處理完成

        根本不用入住永久屋 直接無息貸款 原地重建

        在他們眼中 漢優於原 平地的稅收大餘山上的稅收 山上的要求 聽聽就好

        當初一堆名人 高官 來旗山的時候

        以旗山國中為中心 清理附近主要道路看花了多久

        就是要給新聞媒體進入採訪跟高官入駐指揮

        就在不遠處旗尾 濟公廟 那邊一大片農地 看隔了多久才來整理

        做事都做顯象 鏡頭拍完馬上閃人 要這種只會在鏡頭作秀的人

        我倒不如希望看到藝人唱歌 來撫慰人心 還比較有實質的幫助

    • 山的那一邊 說道:

      對喔
      旗山每年淹水.為何不劃定特定區域
      美濃也每年淹水.為何沒有劃定特定區域
      寶來更是危險.竟然沒有判定為「不安全」
      如果以寶來為標準
      4/5被判定的原民部落都是安全的
      怎麼會這樣呢?
      ??????
      唯一的共同點是
      他們都是「優秀漢人」的聚落
      原住民
      爭取自治吧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