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凱重建,第二次由重建會召開的溝通大會

本文摘要:為了解決目前屏東縣魯凱族人重建遇到的各項問題,重建會於6月8日再次召開會議,與部落的族人面對面溝通。當天會議並邀請各部會以及三大NGO的代表到現場與族人共同討論目前重建所遇到的各項難題。( 圖/ 鐘聖雄,魯凱重建第二次重要的溝通會議 )

魯凱重建,第二次由重建會召開的溝通大會

前言:

4月23日,重建會與魯凱族人開始了第一次的溝通協調後,重建會副執行長陳振川,在6月8日再次南下與部落的族人面對面溝通。當天會議並邀請各部會以及三大NGO的代表到現場與族人共同討論目前重建所遇到的各項難題。

一、目前魯凱族人的重建問題

會議前,族人已將相關討論的議題,做簡單的整理,由好茶村陳松得牧師代表統一發問,當天部落提出之相關問題如下:

(1)下次會議請先行文通知。

(2)很多狀況經常變來變去,中央的態度似乎不一。

(3)永久屋申請標準?

(4)工期太趕是否會影響工程品質?

(5)希望牧者能輪流帶領每日開工前的祈禱。

(6)基地的命名?

(7)原鄉不能住(被劃定特定區域)仍需繳貸款?

(8)善款重建何需繳交印花稅?

(9)特別法應與營建法分開。

(10)避難屋的需求。

陳松得牧師 霧台鄉鄉長城城顏金城 行政院莫拉克重建委員會副執行長川川陳振川
由左至右:陳松得牧師、霧台鄉長顏金城、重建會副執行長陳振川(攝影/鐘聖雄)

xia-300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祕書長魁魁陳世魁
由左至右:原民會副主委夏錦龍、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祕書長陳世魁、世界展望會會長杜明翰(攝影/鐘聖雄)

二、各項議題的溝通結果:

(1)下次會議請先行文通知

族人表示,盼望下次會議,可以有書面通知。而會議應該是讓更多的人,來聽聽,可能對重建工作比較好。陳振川表示,下次的會議會提早通知,也說這是一個開放的會議,歡迎部落的人都來了解以及提問問題。

(2)中央的態度

族人反應,有很多事情常常變來變去,去問縣府,縣府又說要問慈濟,覺得政策似乎不一。陳振川則表示,在執行過程中,因為溝通的問題,所以大家才覺得事情的決定,會變來變去。但災區這麼大「達到整體性的公平」是最起碼的原則,目前也還在跟各部會做研究,做到「合理推動」。

(3)永久屋申請標準?

1、 關於第二批永久屋確實有要蓋,有這樣的事嗎?是哪個NGO

原民處副處長蔡文進則表示,很明確會有第二批,縣長也還在尋求另外之第二批NGO的民間支援。

2、 沒申請通過的流浪災民要去哪裡?

蔡文進表示,針對部落不同個案的狀況,都會兼顧到族人的生活問題,目前還在研議。他也表示,沒有永久屋審查標準不一的情形,縣政府在審查過程,必須去跟NGO協調,對於重建看待的角度不一,會去充分了解。在屏東地區很多原鄉的問題是不合法的(不合乎目前重建法令的規範),但針對安全堪虞區的特定區域以及遷村型的部落,都會再繼續做討論。

3、是否放寬第二批申請永久屋的審核標準。

屏東副縣長鐘佳濱表示,中央面對全台灣的災區,皆是以「戶」為單位,適用於全國範圍。但部落目前提出來的是以「遷村」的概念思考,希望是無論個別家戶是否合乎規範,都希望整村一起遷移,這是目前有爭議和困難的地方。

但是縣府會盡量的處理,不過他提醒「千萬不要用同一個標準,做往後無續的延伸」,這僅是「分級適用」的標準,也千萬不要用同一種標準來看「第二期永久屋」。他表示,請考量中央政府的立場,多一點耐心,多一點包容,這也是曹縣長最終的目的。

陳振川也表示,漢人劃定特定區域的地方更多,是否能做到如族人希望的「整體遷村」,目前還在研議的階段,也是希望能夠達到「合理的機制」。

原民會夏副主委也表示,永久屋的審查制度,依照營建署的標準,跟遷村的概念有依些落差。未來會用遷村的案例做分析,繼續研議。

霧台鄉鄉長顏金城也表示,鄉親必須先瞭解,目前先是以滿足災區永久屋的問題,那麼沒有通過申請的族人,會逐步去做。

(4)工期太趕是否會影響工程品質?

陳振川表示,永久屋的資格問題,「品質攤在陽光下」工程品質也請族人放心,不會因為工程期限的逼近,而疏忽永久屋的品質。

紅會陳秘書長也表示,站在紅會的立場,「寧可對不起重建會,也會保證工程品質。」世界展望會杜明翰也表示,發包的細節以及給個工程責任都劃分得很清楚,但是品質是我們第一個優先考量的,不會只是「趕工程」。

當天慈濟的代表主任也表示,慈濟一開始在永久屋的設計,一開始就是朝永久的概念來做,他說,「我們也是用非常高的標準來設計,讓鄉親世世代代都可以來居住。」

(5)希望牧者能輪流帶領每日開工前的祈禱。

部落的牧師表示,可否由部落的牧師來帶領八八零工的族人,每天上工之前的禱告,會更符合他們的需求。杜明翰則表示,每個工地都可以,原則上沒有什麼問題。

日前有族人反應,去長治分台慈濟援建的永久屋工作時,必須配合做早課,要唱慈濟的歌,感覺有點勉強,又擔心如果不配合會失去工作,只好跟著唱,現場出席的杉林大愛園區的李主任表示,慈濟對宗教是開放的,應該沒問題。

(6)原鄉不能住(被劃定特定區域)仍需繳貸款?

營建署林副組長表示,內政部在貸款餘額的部分,可做利息補貼。但是災民的土地徵收補償太低,以及土地所有權還在災民身上,就不適用。

(7)善款重建何需繳交印花稅

紅會陳秘書長表示,民間團體募款幫災民蓋房子,還要繳這些費用,這是很大的壓力,繳交印花稅變成每間「永久屋的成本」也跟著加高。他說:「也拜託政府不要跟我們收,讓NGO能夠將民捐的善款都拿來蓋房子。」

(8)重建的特別法應與營建法分開

陳振川表示,建築法沒辦法排除在特別條例外,因為這是確保大家的品質跟安全的法律,沒有人敢排除掉,除非並不會加速,建築法令還是要遵守。

(9)避難屋的需求

屏東縣長鍾佳濱也表示,部落自己興建的避難屋牽涉到災民使用土地是否合乎政府規範的問題,如果是違建,主管機關可以取締,如部落自建的「三和事件」(三和村避難屋),對執法機關就產生困擾,若是取締,這樣好像是政府不對,也請在場的族人在觀念上要幫我們說明,不然會變成這個國家沒辦法管理。

(10)排灣族原地重建的困境

魯凱族人除了需要避難屋的需求,達來部落原地重建的排灣族人,目前又遭遇到什麼問題?當天與會的排灣族郭牧師表示,「在地重建的族人像是孤兒」。他說,24線道每逢大雨時,雨水不斷沖刷達來部落,對於路段的修復,是否可以有輕重緩急之分,不要等到一切都一起年底發包,雨水一直沖刷部落,達來部落的安全怎麼辦?

屏東縣政府表示,台24線的問題,公路局已做完現場會勘,相關工程會在年底做發包動作。會後公路局也主動向達來部落的牧師接洽,了解實際的狀況。

屏東縣副縣長濱濱鍾佳濱 屏東縣政府原民處副處長進進蔡文進慈濟北區人醫會總幹事芳芳呂芳川
由左至右:屏東縣副縣長鍾佳濱、屏東縣原民處副處長蔡文進、慈濟北區人醫會總幹事呂芳川(攝影/鐘聖雄)

三、不能現場回覆的問題怎麼辦?

族人對於申請沒有通過的行政專業用語說明,還是無法清楚瞭解沒通過的問題點在哪裡?而當部落出現兩戶申請資格相同,卻只有一戶申請通過的狀況,更是讓部落族人困擾的狀況。對此,杜勇明神父也表示,對原住民來說,什麼是「不合法」,族人很難理解,執行單位是否可以對說明部落。

陳振川則表示,與族人溝通的方式,除了會在這部分加強。他也表示,族人提出的問題,可以現場回覆的,都會立即邀請相關負責單位回覆,而不能回答的部分則會用書面回答。

陳振川也表示,「跟『政策有關的』,將帶回去與各部會做溝通,沒辦法一下子做改變,這次的會議與結果,總統跟院長也都會看到。」

四、基地的命名

族人所提出的其中一個問題,尚未被提出討論的就是「基地的命名」。族人表示,「基地的命名應該是用原住民對當地所稱呼的傳統領域來命名。」對此,重建會並未對此提出說明與討論,族人想要知道這個部分決定如何?也只能等書面回覆的報告。

當天會議結果,對於族人擔憂的「永久屋」申請資格問題,各單位的執行窗口也都表示,對於其「分級適用」的標準內容以及遷村型的狀況,都尚在研議中。

未來,魯凱族人將用什麼樣的方式繼續重建,以及重建會尚未答覆的問題,書面回覆的結果又是什麼?記者將做相關追蹤報導。

image003
族人表示,「基地的命名因該是用原住民對當地所稱呼的傳統領域來命名。」對此,重建會表示可以再討論,將用書面回覆(攝影/柯亞璇)

17 回應 to “魯凱重建,第二次由重建會召開的溝通大會”

  1. 拔尚 說道:

    “「基地的命名因該是用原住民對當地所稱呼的傳統領域來命名。」對此,重建會表示可以再討論,將用書面回覆"意思是命名權不在使用者而在重建會?我的家由別人命名,這樣對嗎?還是說要讓原住民永遠活在外來命名的空間中?

  2. 聽說 說道:

    拔尚:您太樂觀了。如果「命名」是重建會可以決定的,會議就會有結論,不是嗎?

  3. 哭笑不得 說道:

    看了這個報導,可以理解,
    政府,從中央到地方政府,與族人有多麼地疏離!

    不通知族人,就一大堆官員來開會,
    這種作風,顯示了什麼心態?
    根本不在乎族人,只是來安撫、安撫罷了。
    做做成績,到時候,成績表上,一定表示他們有來災區溝通。
    可是,真正的情況卻是,一堆有重大事權的官員,
    一個官員分配到的發言時間,是多少?
    「受理」災區問題的時間是多少?

    一人5分鐘,這就是「溝通」!

    族人呢,分配到的權力有多少?
    連要禱告,都還需要政府,大型NGO慈濟核准嗎?
    是魯凱族太溫和?
    還是政府、大型NGO,這些巨大部門,都太過太過強勢了?

    ~當天慈濟的代表主任也表示,慈濟一開始在永久屋的設計,一開始就是朝永久的概念來做,他說,「我們也是用非常高的標準來設計,讓鄉親世世代代都可以來居住。」

    這種發言,簡直讓人哭笑不得,李主任,你自己呢?
    你願意世世代代,一家子繁衍,都要住在14坪的屋子裡嗎?

    ~陳振川表示,永久屋的資格問題,「品質攤在陽光下」工程品質也請族人放心,不會因為工程期限的逼近,而疏忽永久屋的品質。

    「品質攤在陽光下」,保證了什麼???
    這句話應該是土木工程人的大笑話吧!

    • 紅十字會陳秘書長 說道:

      站在NGO的立場
      社會善心大眾捐錢給我們
      是希望我們代他們去關心援助災民
      因此我們一直緊守著以災民為本位的思考
      當然也要兼顧對捐款大眾的責信~

      因此我們規定所有替我們設計的建築師
      在我們紅十字會負責的部落
      至少要跟族人溝通3次以上
      詳細說明我們的建築設計與理念~
      我們要建造的不只是一棟房子
      而是一個能夠傳承文化讓子子孫孫引以為傲的家園!

      或許大家認為我們做得還不夠
      我們會更密切的跟族人對話~
      希望大家了解紅十字會是一直站在族人的立場在思考
      我們只希望能把重建工作做得更好!

    • 大愛村觀光客 說道:

      「品質攤在陽光下」是指杉林大愛村的路建好一個月就壞,又拆掉重建嗎?
      還是指房子內的眾多裂痕?

  4. 伊斯坦大 拉虎 說道:

    我不是災民 我是半布農的漢人 我有滿多親戚住在杉林大愛園區

    永久屋讓我感覺只是種負擔 雖然有著家的結構 並沒有家的歸屬感

    說坦白點 那只是臨時的避風港 棲身之處

    過些日子 有能力後 我想我的親戚應該都會搬離園區

    沒人願意世世代代都要當88風災的受災戶 時時刻刻都讓人感覺很需要幫助

    他們只是沒辦法 遇到了88風災 房子沒了 園子也沒了 有些人也罹難了 剩些活下來的人

    到底是 不幸中的大幸 還是大幸中的不幸

    災民的訴求 沒人會耐下心來仔細聽 因為災民的要求就是貪婪 有得住就好 別要求太多

    要世世代代當個啞巴 不能出聲 活著的人 是幸福還是痛苦

    希望魯凱族的同胞跟當地的災民 有什麼訴求 就大聲說出來

    反正最壞的狀況都經歷過也撐過了 被冠上貪婪也沒關係 加油!!

  5. 聽說 說道:

    哭笑不得:非常認同您的觀察與講法。臺灣社會發展到今天,連「禱告」都得「申請」核准,魯凱族人真的太溫和了。有權力的人,應該放開一點,讓善良的人,多一點空間。

  6. 沈阳家教网 說道:

    这地方不错,以后常来

  7. 災難財 說道:

    NGO拿善款興建永久屋還要繳稅?

    這是政府趁機發災難財嗎?

    真不合理

  8. 1200億重建經費 說道:

    中央政府不是編列1200億?

    怎麼紅十字會與世界展望會都已經無法再興建永久屋也不見政府出面幫助災民興建永久屋?

    還要收稅?

    太可笑了

    • 話說 說道:

      中華民國萬萬稅

      • 山的那一邊 說道:

        台灣現在是由土匪把持
        88水災.見獵心喜.趁機要豪奪百姓的土地
        落井下石.把原住民的土地降現.造成百姓不方便
        趁機編列1200億.美其名要重建花在災民身上
        事實上是不知錢花到哪裡去了(只有土匪們知道)
        讓災民背負1200億受賑的不實之冤
        現在又要對NGO的重建善款課稅
        閉眼睛想
        這是一個政府的作為嗎
        土匪.強盜禿鷹….都望塵莫及
        馬英九這個不沾鍋政府
        意思為連鍋都不沾(沾鍋了.勢必份量減少)
        連湯都不給百姓.直接進到自己的嘴巴
        唉!政黨二次輪替了
        怎麼還是「反共大陸」的思維呢
        什麼叫「反共大陸」的思維呢
        就是把台灣收刮乾淨.大肆掠奪.竭澤而於.殺雞取卵……
        準備用在大陸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