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asia災後250天(5)達卡努娃─雨季來,我們有地方逃嗎?

本文摘要:達卡努娃村村長表示,災後九個月至今,他透過各種管道尋求外界協助,「我講了九個月,就跟民族會長避難屋講的一樣,我們也哭了九個月,人家不理,我到處用e-mail,反正我有看到什麼有e-mail的,我全部給它發,到處發」( 圖/ 劉瑋婷 )

Namasia災後250天(5)達卡努娃─雨季來,我們有地方逃嗎?

前言:

那瑪夏的達卡努娃村(民生村)目前共有一千七百多人,範圍包括民生一村、二村、青山段,人口組成則有漢人、布農族、鄒族,八八風災後,達卡努娃村受災情形不若其他災區嚴重,專家勘查確認達卡努娃為「安全」地區,當外界都認定民生為「安全」地區後,自然將目光焦點集中於民族、小林……等重災區,達卡努娃的村民每天都提心吊膽地過生活,因為他們沒有疏濬工程,沒有避難道路、沒有緊急供電設備,在民生村裡,只有民生橋預計擺放四個貨櫃組成便橋。

IMG_4787

因為我們人員比較平安,沒有人會注意到你這個地方,

我到處用e-mail,反正我有看到什麼有e-mail的,我全部給它發,到處發…

達卡努娃村村長孔効平為鄒族人,災後九個月至今,他透過各種管道尋求外界協助,「我講了九個月,就跟民族會長避難屋講的一樣,我們也哭了九個月,人家不理,我到處用e-mail,反正我有看到什麼有e-mail的,我全部給它發,到處發,然後請他們幫我轉。」

他提到,達卡奴娃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避難道路,興建道路不但能提供產業、文化觀光使用,一旦緊急危難時,避難道路就能發揮疏散的功能,村民們就能透過避難道路到對岸避險。

除此之外,避難橋樑的工程遲遲未定也是部落的一大隱憂,「我這邊的避難的橋樑總共要做四座,做四座才能通到對岸啊跟橫向啊!因為如果真的說土石流下來,我要往兩邊疏散啊,但是我沒有這個避難道路啊,也沒有做避難的橋,如果我們整個所有聯外道路都連貫了,對我這邊的一千七百多個人生命財產安全方面都有幫助。」

「現在整個都四周都沒有做清疏運的工程,我也上e-mail給交通部長水保局長啊,然後縣政府,縣政府沒有回應,水保局有給我回應,它上次就派人過來,然後公路總局有回應,現在才做那個貨櫃那個,但還是不夠,我這邊還是有溪啊 如果我旁邊這條溪搭了,倍力橋也可以 整個都搭了,最起碼我這個部落可以通往旁邊啊 最起碼避難的道路可以變多。」

孔効平表示,村子四周並沒有任何清疏運的工程進行,他曾透過電子郵件將訊息傳達給交通部長、水保局長以及相關單位,縣政府沒有給予回應,水保局曾派員到場了解,公路局則是唯一在派人了解後有實際進行工程運作的單位,此工程即為以貨櫃搭建的「民生橋」。

IMG_4806

在山河之間的聚落(上),只能依靠貨櫃組合起來的對外通道?

IMG_4781

像公部門求助之外,孔効平也曾與嘉邑行善團連繫,對方也實地到西安調查勘查,但礙於經費短缺,只能建議孔効平轉向張榮發基金會求助,「我們這次八八水災的西安吊橋,救我們生命的那條橋,他們沒有經費,現在目前的經費,因為嘉義優先做了,他就告訴我說找張榮發集團,所以我就跑到台北總統府對面那個張榮發集團,他們也過來看,後來到現在都沒什麼結果,還沒回應。」

孔効平也曾找來村內的各教會長老、知識分子一起商量對策,孔効平轉述當時村民們的說法:「他們講了一句話感傷的話:『今天因為我們人員比較平安,沒有人會注意到你這個地方,真的有人員傷亡的話,人家當然會注意到你這個地方。』」

水保局給一個村的裝備需求金額是20萬,一個村20萬根本不夠

達卡努娃目前的避難處所有大光教會、真耶穌教會,上青山段布農族設立一處避難處所,後青山段漢人聚落則有兩處,共計四處避難所,但當地仍有約50人的散居戶,除了鄉公所規定的重大生病名冊、撤離意願調查外,他也將這50人建立名冊,「散居戶一聽到海上颱風警報就打包,陸上警報就主動過來,帶個人行囊到二村,除了住在親戚家裡之外,沒有就集中在大光教會跟真耶穌教會。」

詢問孔効平目前村內最需要的幫助時,他表示,除了橋樑、避難道路、疏濬工程外,另一部分是避難處所的整理及裝備需求,「我們也提出一些裝備的需求,水保局給一個村的裝備需求金額是20萬,一個村20萬,可是你看還有麵啊米啊鍋碗瓢盆啊,萬一是集中的話那這都要用的!」

孔効平說,目前村內有米400包,但還欠缺兩台大型發電機,八八風災時,台電提供兩台,風災後台電已收回,村內只有12部小型發電機,無法滿足避難時的照明需求,「兩部大發電機,當成路燈,最起碼幾戶家裡有一盞燈,提供照明。

現在他們已經拿走了,我們現在發電機就12部,我們有422戶,422戶12不能用啊。」

醫療設備方面,當地有衛生室,風災後,居民也簽署了緊急供應水的同意書。但孔効平說,鄉公所表示六月份會在達卡奴娃作簡易自來水系統,直至目前卻都沒有實際動工執行,他直言:「計畫很漂亮,長官回應都很好,但是去執行的時候就沒有,六月份要動工,可能是跟颱風一起過來吧,六月份就颱風啦,你做了就是給颱風啦,做了之後是不是就提供給大自然,大自然就帶它走啊!」

計畫這麼好給我們看,但是沒有去動嘛,寫的這麼漂亮,我都打勾了,但是實際上,我們這邊都沒有在做

災後,孔効平不斷對外求援,「我也在極力在求救,希望有善心團體能夠認養我這個部落,不管是任何一個場合、會議當中,我都乞求他們,不過都沒有回應。」

公共工程遲遲未在民生村內動工,孔効平拿出鄉公所的工程計畫書,仔細地將屬於民生村範圍內的工程一一打勾標示,他說:「計畫很好,計畫寫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是你就看,就到民生橋才有機械,計畫這麼好給我們看,但是沒有去動嘛,寫的這麼漂亮,我都打勾了,但是實際上,我們這邊都沒有在做。」

這份由那瑪夏鄉公所編寫的工程計畫書,野溪整治經費將近2.5億,道路橋樑部分則有6.5億,但在民生村內唯一有機具做工程的只有民生橋,但民生橋的工程也非鄉公所提列。

IMG_4762IMG_4763

那瑪夏鄉眾多工程項目,達卡努瓦只有一座民生橋。

IMG_4766

我們就會變成下一個民族,一半的部落就不見了,不清疏,不給我們道路,萬一災難來時,怎麼走呢?

民生村雖被認定為安全區域,但地形地物遭受過八八水災沖壞的部分卻沒有任何單位做防範或是補強工程,孔効平說:「這是一個傷,會擴散,這次颱風一來,搞不好整個就擴散,這次不理,下次災害就沖掉。」民生村內有兩條八七水災留下的潛勢溪流,連同八八的土石流,到現在上面依然沒有做疏浚的工作,「我這個裡面保全的人等到下雨的話是不是提心吊膽,政府都不做啊,我們四個代表也不斷跟鄉長講,不斷在鄉公所提。」

孔効平曾詢問鄉公所工程進度,得到的答覆卻讓他失望,「預算都確定有,給我答覆一句話,他們有什麼發包啊、招標、作業程序跟流程等等因素,所以到現在都還沒有出來,提出到原民會,原民會打回來。」孔効平表示,因為中央公共工程委員會對這些工程有意見,「他們不讓我們做,就講說叫我們離開啊,因為他們不想說這次花了這些錢,萬一今年又發生了,等於說又浪費了這些錢啊。」

居住地區沒有任何清疏、防範工程的達卡努娃,四周圍都有溪流,一旦雨量大,造成溪水暴漲,形成堰塞湖後,龐大的水量就會衝向部落,「我們就會變成下一個民族,一半的部落就不見了,不清疏,不給我們道路,萬一災難來時,怎麼走呢?」

IMG_4801

8 回應 to “Namasia災後250天(5)達卡努娃─雨季來,我們有地方逃嗎?”

  1. 護山降限 說道:

    目前此處道路是否已降限使用??

    • 三cc 說道:

      http://www.88news.org/?p=1629
      台21線部分,由甲仙至小林村路段(237~224K)同樣將採甲類修復,但由小林至民生村路段(224~202K)將採「丙類」修復,代表未來將只會修復成簡易便道,日後若再被沖毀,再行搶修,已無法回到過去路面規模。

      • 山的那一邊 說道:

        我不由的說
        政府在搞族群歧視
        甲仙到小林是漢人的聚落-甲類
        小林以上是原住民的部落-丙類
        丙類也就是三等
        原住民在政府眼中是三等國民
        連二等都沒有
        這就是大有為的政府
        這就是號稱世界大同的漢人政府
        這就是標榜五族共和的漢人政府
        也難怪漢滿蒙回藏
        原住民沒有列入
        所以我們台灣原住民
        有自治的依據
        有獨立的契機

  2. 劉瑋婷 說道:

    經與孔村長電話確認後,台21線由小林到達卡努娃路段的確是降限,為丙類。
    村長表示,道路降限使用,但四周的維護、避難道路工程仍是部落迫切需要的,
    尤其達卡奴娃村內有一千多人,該部落是安全地區,但卻沒有一條「安全的避難道路」,
    村長同時提到,當初政府決定降限時,未與居民溝通,了解當地住戶的使用需求,
    他們當初曾有抗議行動,但一直沒有獲得回應,最終還是只能看著道路被降限,
    四周沒有疏濬、防範工程。

    • 民族的隔壁 說道:

      我覺得主要的問題是,那瑪夏三個村當中,民族很嚴重,民權次之,民生是被政府認為安全的,從來也沒有遷村或什麼之類的提議,但是整個台21線降限,卻影響了民生,這部分,政府不能置之不理,要不然你就把民生一千多人全遷下來,而不是這樣默不作聲的任人生死才對。

  3. 心疼我們的族人伊媧媧 說道:

    我們居住的部落-我們行經的道路原來是因被降限所以每趟回去我總納悶著
    路為何仍然這麼難走-降限-
    居住在這達卡努娃村的一千多個生命竟不如政府所下的一個政令樂觀的族人們
    你們可知道妳們現在居住的地方是多麼脆弱妳們不自立自強難保下一個滅村不會
    是達卡努娃村

    • 伊斯坦大 拉虎 說道:

      小時候不懂事 回那瑪夏民生二村找外公外婆時

      都要爸爸或是媽媽還是二姨在旁邊 每次要獨留我在山上多陪外公外婆

      我都哭著說不要 因為外公外婆身上有奇怪的味道 說些奇奇怪怪我聽不懂的語言

      我後悔了 味道現在要聞也聞不到 聽不懂但是卻熟悉的聲音 現在也聽不到了

      很想回山上唱歌給祖靈聽 祈禱祂們保佑我們的族人 雖然我母語不會講

      但是我會用國語來表達 希望祖靈聽的懂

      那瑪夏本指美麗的地方 不過現在已經變成那瑪逛了

      政府還要繼續忽視住在 危險/不好的地方-那瑪逛人民

      還是很想報導我的族人 用很期待的眼神 等待直昇機的救援

      救援成功 歌功頌德 吸引國際的關注 證明台灣救災的行動是一等一

      為什麼不防範未然呢 你們可以繼續忽視沒關係 我們山上的祖靈一定會反撲

      遊盪在平地已久的布農族人也是會有聲音

      • 山的那一邊 說道:

        感謝樓上的
        的確
        那瑪夏鄉應該改成那瑪逛鄉
        希望地方政府加把勁
        努力推動更名(那瑪逛鄉)
        唉!
        88水災
        政府見獵心喜
        找到機會把原住民趕下山了
        到到藉口要搶走原住民的土地
        所以對原住民來說
        真如落井下石
        還不時的與慈善團體詛咒原鄉
        好讓他們表演一場戲
        準備爭取「奧斯卡」
        一切都以災民為墊被\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