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應該回到記憶中的樣子─小林村蔡松諭先生專訪

本文摘要:目前慈濟大愛屋的規劃與配置,是家家戶戶都長成同一個樣子,「整齊劃一」,那是軍營與國宅的設計方式,不該是定義「家園」與「文化」的方式。我們被迫搬去陌生的土地,已經很孤單,因此我們想重建「記憶中的家園」,讓未來的居住仍能保有情感的連結,而不是住進去一群規格化的房子,那樣的家沒有靈魂。( 圖/ 小林村自救會,圖中內容為小林遷村其中之「五里埔」區域的規劃圖,由居民、紅十字會共同討論完成,居民期待另一遷村地點─杉林月眉農場,也能有如此開放討論模式。 )

家,應該回到記憶中的樣子─小林村蔡松諭先生專訪

前言:

莫拉克災後,關於遷村與永久屋選擇的議題引發許多爭議,小林社區災後重建自救會長蔡松諭日前公開表示,除非慈濟能夠依各族群特性設計永久屋並區隔社區,否則小林村民堅持不住大愛村。

在中秋節前夕,蔡松諭先生接受本站特約記者專訪,詳細說明小林村民希望能「重建小林村」而非「住進大愛屋」的原因,並且公開呼籲,災後重建應「以災民為主體」,包含世界展望會、紅十字會等慈善團體,均願意等待居民形成共識,並以尊重不同族群文化的前提下協助興建永久屋,先前若因資訊不充足而簽下「遷居意願書」的居民,有權力將意願書撤回,重新討論後,再決定適當的重建模式。

下為蔡松諭先生口述,記者記錄整理。

一、我們想重建的家,是回到記憶中的樣子

儘管我們的村民對於要搬遷到哪裡的地點,有兩種不同的選擇(五里埔、杉林),但是我們對於重建的想法是一致的,也就是堅持「重建小林村」而非「進住大愛村」,主要的原因是:

有情感連結的家園重建,才有家的靈魂

目前慈濟大愛屋的規劃與配置,是家家戶戶都長成同一個樣子,「整齊劃一」,那是軍營與國宅的設計方式,不該是定義「家園」與「文化」的方式。

我們被迫搬去陌生的土地,已經很孤單,因此我們想重建「記憶中的家園」,讓未來的居住仍能保有情感的連結,而不是住進去一群規格化的房子,那樣的家沒有靈魂。

現在慈濟大愛屋的規劃,除了家戶沒有單獨特色,在配置上,是像集合住宅一樣的,表面上不同的族群分住不同區域,或許也會象徵性的放置個別圖騰,但是仍必須共用所有的公共設施與空間,這忽略了長久以來,我們每個村落都有自己習慣的互動模式和領域區隔,強制性的把不同族群配置在一個土地上,這不是真正的重建,只是另一種形式的軍營。

這就像是假設歐洲發生災難了,然後你把德國、西班牙、英國的災民都搬到奧地利去,然後蓋完全相同的房子給他們住(頂多象徵性的在各自的區域劃上國旗),這應該是全球罕見的荒謬場景。

每個聚落都有自己的文化與區隔

以前,以前上國中的時候,那瑪夏的小孩都要經過我們這邊去上甲仙國中。我們都是搭不同的車上學,那瑪夏的人是搭6點50分的,我們是搭6點30那一班,回家的時候,我們也很自然的會搭不同的車,我們都搭第一班車到小林,第二班車才會開往那瑪夏,

那不是因為我們討厭彼此,而是習慣產生的文化,你一上車,就會看到都是自己同村的人,跟你看到都不認識的人,感覺是不同的,有時候,彼此有點微妙的距離,大家會相處的比較好。

而且,台灣有很多優秀的建築師,如果每個部落的聚落,能夠與不同建築師合作,一起重建具有文化特色,又有建築特色的聚落,相信會讓重建後的家園更美好,也會讓世界各地的人對台灣重建經驗刮目相看。

還有一點,我們的村民有很多都是建築工人,他們都知道,目前大愛屋規劃的的輕鋼架作法,其實就是高級的組合屋,不是長久之計,如果要作為傳家之寶,大家對於品質是會存疑的,畢竟那是以後永久的家。

所以,我們希望能以下面這四個大方向來重建:

1、維持平埔文化建築的獨特性

2、明顯區隔各部落空間感

3、讓部落參與重建設計與協力造屋

4、保有「小林村」原有村名

我們這樣的想法,其實已經透過很多管道,向慈濟表達心聲,可惜到現在都還沒有任何回應,所以我們才會公開說明,雖然政府提供給我們的土地選擇,同樣是杉林月眉農場,但是我們要重建的是「小林村」,而非「住進去大愛屋」。

二、我們要團結,才有力量

其實小林村民從現場逃難出來之後,我們就一直堅持要住在一起,堅持要爭取組合屋來作中繼安置,而不是被打散搬進軍營,包含堅持用小林的方式來重建,這一切,是因為我們團結,才會有力量。

就像其他地區,我們每一戶的村民,先前就接到慈濟挨家挨戶打來的電話,他們說:「如果你們沒有趕快簽意願書,以後就會沒有機會住房子」,大家也一直聽到謠傳,說如果現在不簽,就會失去住永久屋的權力,這些話語都會讓居民很緊張,因此我發了簡訊告訴大家,「永久屋不等於大愛村,政府並沒有要求大家限期簽署意願書,請大家不要簽署任何法律文件,自救會會保障大家的權益」。

重建一定要有災民參與

當村人互信基礎如果夠的話,是可以產生很大的力量的。現在我們已經正式向內政部申請成立了「重建委員會」,正在跑程序,災後重建條例的條文中,明訂要「以人為本,以生活為核心」,但是現在的重建模式都不是用這種方式來進行,例如災民都還沒參與家屋重建的討論,也還不確定是誰要遷居,房子就已經決定好地點和樣式,這樣如何尊重多元文化?

前幾天,我在重建委員會上有提議,要求重建要真正做到「災民參與」,請內政部召開會議,邀請各地災民代表(不只是現在幾個代表,而是更廣泛的參與),以及三大慈善團體(慈濟基金會、紅十字會、世界展望會)一起開會,一起討論要蓋成什麼房子?行政院長當場裁示同意,希望這件事情能夠順利進行。

我知道不同部落內部,對於重建、遷村,都有很多不同的意見,也會擔心如果政府不提供土地,或慈善團體撤守,我們就無法順利重建,但是其實社會大眾都願意幫忙,也有很多慈善團體仍然耐心等待,不論是政府提出來的土地選項、既有的永久屋模式…,都應該要開放災民的參與權,這樣簽出來的意願書,也才會有真正的效力。

我們有權力拿回意願書,決定安置與重建的模式

因此,我在這裡公開呼籲,如果有災民以為「此刻(當初)不簽意願書,就不會有房子住」,那麼你可以將意願書拿回來,這是我們的權益,這張意願書在法律上並沒有締結什麼約定(我是從事法律相關行業),除非各位確定,你就是要住「大愛屋」,否則,你都可以去把意願書拿回來,重新討論出適合你們部落的重建模式,再來尋求資源共同重建。

除了意願書之外,包含中繼安置的模式、長期重建的方式,只要我們團結,我們都有權力走出適合自己的道路,不需要受限於政策!

例如,如果大家不想再住軍營,我們可以要求政府興建組合屋來進行短期安置,如果政府沒有回應,或者說沒有土地,我們可以一起去租地找地,而世界展望會、紅十字會都有承諾,只要居民有需要,他們都願意興建組合屋來協助安置工作。

同樣的,在長期重建部分,除了政府提供的土地選擇,我們也可以自己去找地,可以邀請其他的慈善團體一起來協助,包含局部購置土地與興建家屋的費用,反正政府現在提供的土地,並沒有所有權,如果我們自己找地蓋房子,不但可以每個村都擁有屬於自己的重建風格,蓋出自己想要的房子,還能同時擁有所有權,這是我們的權力,而不是政府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們可以自己來!

總之,不論在哪裡重建,都必須要讓「將來會住在那裡的人」有機會參與,才可以做出最後的決定,無論是面臨遷村或原地重建的災民,我們必須要團結起來,才會有機會重建出「真正的家」。甲仙鄉五里埔(90戶)甲案

以上是小林遷村案之「中五里埔聚落」的重建規劃,是由族人、紅十字會與長期研究平埔文化的簡文敏教授一起討論完成的,這樣的模式與成果,都讓大家很開心,滿心喜悅的期待完成。如果在另一遷村地─杉林月眉農場不能有這樣開放的參與模式,那麼我們只好「感恩慈濟,感謝成全」,捨棄大愛屋,請成全居民走出自己的重建之路!

53 回應 to “家,應該回到記憶中的樣子─小林村蔡松諭先生專訪”

  1. 俊雄 說道:

    這齣戲看得我有點霧煞煞的,不過感覺像是有不少團體介入或是參與了這場重建過程,現在看到了有社會團體,有宗教團體,有企業,還有社區居民,倒是政府的角色有點不太明顯,到底最後應該由誰決定安置的方向?希望這次是透明公開的參與…只是我不明白的是,有些團體好像特別有權力去決定什麼的,到底這是誰賦予的?不過我相信結果將會讓我們上一場公民課程吧?

    • 葉秋 說道:

      俊雄的疑惑:
      有些團體好像特別有權力去決定什麼的,到底這是誰賦予的?

      這就是今天紛紛擾擾之根源吧!
      誰給這些組織權力決定 別人該接受他們的安排?

  2. 靜然 說道:

    不知道自救會蔡會長,是否曾經「當面」和慈濟方面表達過意見?
    之前看到是透過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來表達看法。

    透過媒體來表達意願,或許希望造成「公民監督」的效果,
    但是對於真正的溝通,不一定有助益;溝通不好,雙方互蒙其害也非眾所樂見。

    此外我想指出幾個蔡會長或許能努力和慈濟溝通的方向:

    一、有關於社區規劃,或能參考民族村目前和慈濟溝通方式,看新聞已有學者專家給予建築師建議,其中也有村民代表。若是蔡會長和簡教授能夠和慈濟接觸溝通,我相信也能夠有彼此都合意的規劃出現。不妨也聽聽慈濟對於村落的想像為何,再行修正?

    二、公共空間的部份,我看到一點點微妙的矛盾。一方面蔡會長提到「共用所有的公共設施與空間」這件事有些不滿,但也看到他提到「國中時期,那瑪夏的小孩都要經過我們這邊去上甲仙國中」。事實上,在學校這樣的公共空間,學生常因為就學關係而出現族群融合情況,未來進入社會,更要和不同族群人相處。

    過去個村擁有自己的公共設施,很大的原因是因為聚落遙遠,要讓居民方便就近使用。今日許多族群集居,是否考慮各自在社區裡擁有社區公共空間(如小林公廨、那瑪夏族人文化聚所),但對於學校、衛生所、辦公地點…等公共設施,或能和各族群商議,共同使用。若站在慈濟的立場,就聚落個別蓋成公共建設,就經費使用上,或可能造成浪費的情況,畢竟是運用各方捐來的款項,理應更加善用;而各自蓋成公共建設,在土地有限的情況下,也可能擠壓到其他使用的區域。

    三、對於「輕鋼構」的不信任感,或許能夠嘗試更瞭解此種建築工法。我因為報導而對此種公法產生興趣,上網查詢後發現其有許多優點,和傳統鋼筋水泥的結構思維完全不同,不只是蔡會長所提的「高級的組合屋,不是長久之計」。

    但是由於此種工法引入台灣不久,不知道擔任建築工人的村民,對其瞭解度有多少?或者是曾經施工過,在施工過程中,是否看到有要多加注意之處?都可和慈濟提出討論。

    也可以和慈濟討論有無進一步村民參與造屋,建議「以工代賑」的方式,讓大家更有參與感。

    此外,很佩服蔡會長持續對於社區重建這件事情表達明確意見,甚至連自己找地買地、找慈善團體幫助的想法都出現,非常重視村莊的完整性和文化主體性。蔡會長也提到慈善團體願意耐心等待,也希望村民能夠和目前接洽的慈善團體—慈濟建立互信基礎,或許重建家園的日子能更快到達。

    不僅是家園重建的部份,政府的責任依然要持續監督!

    慈濟的小小捐款者同時也關心重建事務的人

    • 松諭 說道:

      靜然您好:

      非常感謝您的耐心與建議
      給了我許多中立的建議與思維
      以下我也針對您所提的部分
      給予關於我個人的回應

      我的看法是

      第一 我曾經當面跟許多慈濟人聊過 包含林碧玉副總執行長等
      但我們並不是深談 或是針對很細的細節去談
      一來是因為通常是座談會後的時間太短 並不允許這樣的空間
      二來是我能很清楚的感覺到 慈濟所謂談的空間在哪裡 有多大 因為在很短的時間中 不多的言詞裡 我清楚的感受慈濟的堅持與自信 以及可以談的底線 而這條線 恰是我們所不願意跨過去的鴻溝

      本周二重建會議前一晚 我也清楚的向王維洲師兄表達小林村的四個堅持 並請其轉達林碧玉副總執行長 但截至目前為止 我沒有再接到任何相關的電話 有關於這四個原則
      當然 我從來不會迴避正式的詳談 我只是希望雙方可以有最基本的共識 這樣的談 是比較容易有好結 我只是希望雙方可以有最基本的共識 這樣的談 是比較容易有好結果的

      其二 關於公共空間或公有設施一事
      我從來沒有反對可以有共有設施 我只是認為"不要所有的公共設施都是共用的" 因為那非常容易製造出族群的對立與磨差 我想那樣的情況 大家應該都很容易想像
      至於我所提到以前念"甲仙國中"的場景 那時並沒有三民國中 所以那瑪夏的年輕朋友每天都必須搭很久的客運去上學 除了舟車勞頓影響學習效果之外 你也可以去問看看 在甲仙國中是否有得到公平的對待 或者一樣好的教育品質 我很持平的講 我是忠班 最好的班 全班有45個同學 班上的那瑪夏同學只有一個 小林的只有2個 其中一個是我 其餘的 全部是甲仙鄉的同學 這樣的比例 這樣的"結果" 是成功的族群融合嗎?可以公平的照顧到那些少數部落的孩子嗎?那未來在杉林國中 請問一下 這樣的情況會不會重演?最好的班級 最好的資源都留給了原來的杉林國中住民(很天經地義啊) 那這批外來移民 保證不會受到排擠 保證沒有歧視?
      以我個人的經驗 很難!

      最後有關輕鋼構的問題
      我個人是不排斥這種建築法
      但是很多村人有疑義 最好的做法是:蓋一間給大家看看。除了可以消除大家的疑慮之外 我想"樣品屋"的出現也是最佳的溝通橋梁 不是嗎?

      以上 是我個人的淺見與回應
      希望能解答您的疑惑

      但最後我還是要講
      如果一樣都是買地蓋房子 一樣都只要求安全
      那為什麼不能讓各部落自決 非要像八國聯軍般的集中營住法
      憲法保障 沒有人可以強迫你要住在哪裡 你可以要求我不可以住在不安全的地方但是你無權強迫我要住在哪裡
      因為 這是天賦人權 這是做為一個人最起碼的尊嚴!!

      天佑台灣 松諭

      • 靜然 說道:

        蔡會長:

        感謝您的答覆!希望我的疑惑經由書寫,行文間沒有冒犯到您。
        也很謝謝您願意告訴我,和慈濟互動的過程的種種歷程與想法,讓我更了解這個積極的慈善團體。

        由於自己身為捐款者的一份小小私心,很期待能夠見到小林和慈濟的合作;
        但仔細看來,許多溝通細節尚有未竟完善之處。
        也期待慈濟相關人士了解後,能夠進而促成更進一步的對談。

        至於公共空間的部份,我更了解蔡會長對於成長過程中,看到族群因群聚生活,而造成排擠與歧視的痛;
        的確身為平地人,較難理解到這樣的生活經歷。

        但是我思考其間的因果關係:
        這樣惡劣的人文生態,是否要由完全區隔的公共空間才能夠避免?
        有了完全區隔的公共空間後,是否這樣的惡劣人文生態,就不復出現?
        要有哪些程度公共空間的區隔?
        公共空間的區隔,和人的思維態度,何者影響力更大?

        以上的疑問不是否定蔡會長的想法,反而覺得蔡會長說出現實情況,更值得去細膩討論,思考配套措施。

        最後有關於樣品屋的提議,的確相當確實,我也很想看到概念化為真實房屋究竟是什麼模樣,進而有討論立基。

        最後有關於蔡會長提到的「天賦人權」,的確有這樣的權力沒錯,
        但此次遷村的特殊性是,在政府國土保育的重建條例思維下,政府提供有限的土地,加上慈善單位提供房屋,給強制遷離的村落的無償居住選擇。
        所以在於土地有限的情況下,儘可能容納許多村落。
        政府法規有無提供其他重建選項,我只模糊記得有租屋優惠及重建貸款優惠,有關於村落自決自行重建的部份似乎較少聽聞。

        這部份就要再度提到,政府的重建條例,實在尚有許多解釋說明的空間….

        祝福小林人能夠度過傷痛,重拾平埔精神。
        中秋佳節愉快。

        靜然

        • 葉秋 說道:

          能蓋的土地真的有限嗎?

          惡劣的人文生態,對於要生活者而言
          除了完全區隔的公共空間外如何能夠避免呢?

          就教 靜然先進

          • 靜然 說道:

            致葉秋:

            能蓋的土地,就目前政府態度看來,是有限的。
            就政府的角度看來,要提供多少土地,才符合社會公義?
            今日政府依每個聚落要求給予土地,達到社會要求,但是否能夠服民心?
            聚落能夠依自己要求和政府提案,但我想政府的角度也是需要思考的。

            此外,我覺得惡劣的人文生態,是可以經由了解現況,進而去協調改進的:
            今日原住民教育資源較為缺乏,可以由課輔方式來改善;蔡會長擔心的學校資源分配問題,可以設定分配比例來保障,等等。

            或許您會說,即使有種種的調整,只要和其他族群在一起生活,仍然會讓弱勢族群受到排擠和壓迫。

            排擠和壓迫應當是我們所揚棄的,但不該是我們所恐懼的不是嗎?要讓自己離開被排擠、被壓迫的弱勢處境,一方面要靠自尊自覺,另一方面也要靠理念的轉化,放在溫室中隔離,我認為不是最好的選項。

            抱歉這次話說得比較重,思慮也有尚欠周詳之處。
            敬請指教。

          • 靜然 說道:

            妳這樣說:
            要讓自己離開被排擠、被壓迫的弱勢處境,一方面要靠自尊自覺,另一方面也要靠理念的轉化,放在溫室中隔離,我認為不是最好的選項。
            我所見:
            沒放在溫室中隔離的例子很多
            如今太多人對原住民的不瞭解
            甚至於不尊重是缺乏自覺的
            例如:
            公司裏的原住民年輕人出車禍
            對方硬ㄠ說是:原住民苛藥啦!不懂守規矩…
            氣得我忍不住出面去警局代他辯護
            也到出事現場請計程車司機幫忙判斷
            最後才贏得賠償
            否則非上班時間的車禍
            住院費不知要誰會出?
            ㄚ!明明是漢人的錯卻硬ㄠ!

            別替政府說項
            地還很多只是妳說對了"態度看來,是有限的。"
            對於原住民的生活與文化
            瞭解不足下
            有人說:過去被趕回山上,現歡迎回到平地的懷抱….
            這就是令人很不舒服的"惡劣的人文生態"!
            妳能去協助他們"協調改進"嗎?

            沒有!我讀到的是 你在為他們辯護!
            直言了!
            家與屋的差異 漢人是不懂的!
            尤其是搬來搬去都無所謂的漢人!
            很難懂的!
            我也是經歷公司年輕人的一些事
            以及921到災區服務
            才慢慢瞭解 何謂根定情深?

            說到課後照顧
            現國家的補助弱勢學童課後照顧很多
            請靜然去小學的課後照顧班
            親臨現場 瞭解瞭解 ….
            噯~~~~真的向外國人說話似的好累!老累!
            有1/2都是
            可以設定什麼分配比例來保障?
            寒暑假還不補助ㄝ!
            這國家的補助當家長都是當老師ㄌㄟ!
            竟然還放寒暑假?

        • 葉秋 說道:

          致靜然:

          妳這樣說:
          要讓自己離開被排擠、被壓迫的弱勢處境,一方面要靠自尊自覺,另一方面也要靠理念的轉化,放在溫室中隔離,我認為不是最好的選項。
          我所見:
          沒放在溫室中隔離的例子很多
          如今太多人對原住民的不瞭解
          甚至於不尊重是缺乏自覺的
          例如:
          公司裏的原住民年輕人出車禍
          對方硬ㄠ說是:原住民苛藥啦!不懂守規矩…
          氣得我忍不住出面去警局代他辯護
          也到出事現場請計程車司機幫忙判斷
          最後才贏得賠償
          否則非上班時間的車禍
          住院費不知要誰會出?
          ㄚ!明明是漢人的錯卻硬ㄠ!

          別替政府說項
          地還很多只是妳說對了』態度看來,是有限的。』
          對於原住民的生活與文化
          瞭解不足下
          有人說:過去被趕回山上,現歡迎回到平地的懷抱….
          這就是令人很不舒服的』惡劣的人文生態』!
          妳能去協助他們』協調改進』嗎?

          沒有!我讀到的是 你在為他們辯護!
          直言了!
          家與屋的差異 漢人是不懂的!
          尤其是搬來搬去都無所謂的漢人!
          很難懂的!
          我也是經歷公司年輕人的一些事
          以及921到災區服務
          才慢慢瞭解 何謂根定情深?

          說到課後照顧
          現國家的補助弱勢學童課後照顧很多
          請靜然去小學的課後照顧班
          親臨現場 瞭解瞭解 ….
          噯~~~~真的向外國人說話似的好累!老累!
          有1/2都是
          可以設定什麼分配比例來保障?
          寒暑假還不補助ㄝ!
          這國家的補助當家長都是當老師ㄌㄟ!
          竟然還放寒暑假?

          *上封回復 是 葉秋說的:請主編刪正!

          • 靜然 說道:

            葉秋:

            很為那位你幫助的原住民感到幸運,
            因為你聽不下去他的硬凹,所以他才能獲得賠償。

            平地人缺乏自覺的排擠與欺壓,就是要靠像你這樣多一點的人來平反!

            學生在單一族群的學校裡,可能可以盡量避免這樣的污名,然而出社會後,依然要面對。排擠和欺壓情況,不因為溫室而改變。是否瞭解現實的弱勢處境,進而強化自尊自重,加上旁人的協援?

            積極一點的作為,還是要從影響他人,改變態度及改變作法開始做起,這也才能彰顯社會公義。

            我可以理解「根定情深」的說法。但是對於「搬來搬去都無所謂的漢人」這樣的說法,覺得不是很認同。

            事實上,無論是平地人或原住民,若是故鄉能夠支撐未來就業、維持生計,除非個人求更高發展,否則為何有離開的理由?

            離開貧窮鄉鎮求發展的平地青年,和離開原鄉求發展的原住民青年,處境不是相似?難道平地青年就不眷戀故鄉、原住民青年是否還要背上背棄原鄉的稱號?

            遷徙對平地人、原住民同樣都是大事。
            而原住民由於文化語言的特殊性,族人集居,遷徙更為複雜。

            危險的原鄉,目前在部落安全巡迴說明會中,
            看到原住民部落各自的態度並不同,並不一定是「堅守原鄉」;
            有的覺得尚可居住求路快打通,有的覺得已經不能再住了求快點給他們落腳之處。

            但是看到政府對於遷徙的配套措施做得並不好,
            仍在山上的,未來在國土保育的思維下,要怎麼兩方並重?
            遷徙下平地後,原住民山上的產權該怎麼辦?
            有關於生計的問題,還是大家最在意的啊!
            這部份仍需持續注意。

            至於課輔班的現況,坦言我不瞭解,然而有瑕疵,更需要監督與支援,而不是說課輔班不應該設立,不是嗎?

            此外,我認為我不是「為政府說項」,有關於地是有限的情況,只是在台灣社會公義的考量下,提出這樣的意見看法。還是您認為此次狀況特殊,不能以社會公義的角度來考量?

            而對於政府在遷村過程中的實施態度,就目前看來,仍沒有定案,尚在溝通中。
            「想要趕快安置下來開始新生活」的態度,和「想慢慢討論決定未來」的態度,
            不只在政府、慈善單位中發酵,在部落內也有這樣分歧的聲音吧!

            沒有一方的聲音該被漠視。
            期待溝通到後來有好結果。

    • 識字老身 說道:

      對ㄚ~~~

      「感恩慈濟,感謝成全」,捨棄大愛屋,請成全居民走出自己的重建之路!

      我真的搞不懂ㄝ?

      慈濟的堅持與自信 到底是 為了誰?

  3. 88編輯 說道:

    靜然:

    謝謝你的留言,我已經轉寄給蔡會長,請他在作說明。

    另外,我們已經安排了民族村的採訪,會在最快的速度做好上傳,讓大家也瞭解民族的情形,感謝你。

  4. 松諭 說道:

    靜然及其他默默在關心這件事的朋友 大家平安:

    我很感謝各位朋友能夠持續對這件事關心與注目
    尤其很多非災區的朋友
    長期而持續的關心 真的很不容易
    更坦白的講 以前的我
    可能都做的沒你們好
    所以 你們願意持續關心
    甚至只是花個幾分鐘時間 看完這篇文章
    都已讓我心存感激了

    其實撇開我的身分
    我很持平的講
    這整件遷村的案件根本就在於缺乏事先的溝通
    與災民的參與
    雖然天災令人難過與震撼
    但遷村畢竟是百年大計
    如果有人要你搬家 因為他說你家很危險
    然後要你三天之內打包行李
    搬到他指定的地方
    重點這不是安置歐 是永遠要住在這裡
    然後跟你說 如果你要這間房子
    你就要放棄你原有的財產
    不過 這間房子還是不屬於你
    你只是可以永久住在這裡
    然後你的後世子孫也要永久住在這裡
    不然就是放棄這個繼承的權利
    屆時我也不會另外給你補助

    再加上這個房子是統一的規格
    所以未來不管你住多久
    你也都不能任意去改變你的家的樣子
    就算你有多想去佈置你的房子
    很抱歉 我們無法同意

    那如果10年20年後 房子老了舊了
    我們可以自行重建嗎 花自己的錢歐
    很抱歉 還是不行
    如果你堅持 那只能請你放棄這間房子的居住權
    另外去買房子囉

    我希望表達的是
    我們很感激政府及各界對於家園重建的付出
    但是關心的方法及做法要對
    請讓災民參與吧
    請政府及各界尊重憲法精神 尊重自己訂的「莫拉克災後重建條例」吧!!

    小林村自救會 松諭

  5. 陳來紅 說道:

    今年剛從加拿大回國的朋友來家中喝茶
    聊及他們在加拿大為協助慈濟募款

    打開網站 讓他看小林村自救會 松諭的文章

    他直呼:
    真後悔捐給這樣的慈善團體
    因 如他來安排 他不會如此做!

    為慈善 硬要照自己意思做嗎?
    何必呢?
    他也是建設的圈內人
    除非這建設當中另有隱情 非如此做不可?
    這值得深思?再深思?

    慈善終究是與人為善ㄚ!
    非要人配合與己為善的!

    小林村自救會 繼續加油!我們支持!

  6. vicky 說道:

    要惜福阿,不要搞到以後台灣人有災難了,看到你們這群刁民,大家都不想捐錢了,
    非洲大乾旱 印尼強震 菲律賓連續水災,大家都等著救援

    嫌人家房子丑,請問你們自己本來房子長怎樣阿,
    要紅會還是展望會房子,從泰雅族到排灣族,房子都一樣拉

    • 葉秋 說道:

      vicky 說:

      “嫌人家房子丑," 這句話是誰說的?

      “請問你們自己本來房子長怎樣阿," 這句又是什麼意思ㄚ?

      事情夠亂了!真的別無中生話!更小心族群歧視!

  7. vicky 說道:

    小林村根本就是已經完全漢化的漢人,
    所作所為不過擬古罷了,
    西拉雅要正名,也請文化上的正名

    很多人看到刁民的毫無道理的要求,也後悔捐款了

  8. vicky 說道:

    不要害其他族人了拉,
    蓋組合屋,以後土地 資金有多麻煩嗎?

    請你去看看921還有部落還沒重建,
    蔡先生你自己有錢,原住民朋友可未必,

    蓋了組合屋,未來勒? 你以為地很好找? 又以為隨時有資金?
    組合屋到時颱風淹水怎辦? 族人可沒像你這麼有錢

  9. vicky 說道:

    輕鋼架作法,展望會的不是喔?
    謝老師蓋的不管是永久屋還是中繼屋,都是輕鋼架拉
    最早是卲族的杉木的土角厝,後來杉木缺貨改使用輕鋼架,到現在無論天湖或是嘉籣,都是輕鋼架,設計也一樣

    麻煩蔡先生去搞清楚,所有原民的遷村案,
    還有搞清楚所有慈善團體歷年來到現在各種援建的建築

  10. 葉秋 說道:

    靜然:
    事實上,無論是平地人或原住民,若是故鄉能夠支撐未來就業、維持生計,除非個人求更高發展,否則為何有離開的理由?

    這倒是說到我的痛處 因我就是那 “離開貧窮鄉鎮求發展的平地青年"之一
    後來 經歷四十年的社會事後 慢慢瞭解國土規劃與發展資源分配 對我們許多家庭的影響!

    你說對了:

    “原住民由於文化語言的特殊性,族人集居,遷徙更為複雜。"

    故等族人想清楚後 再做決定對族人很重要
    政府或救災得組織為什麼要這麼"趕"ㄌㄟ?
    也許想清楚是慈善組織的安排!也許是族人想要的去處!
    幫忙幫到 以族人的速度
    會有這麼困難嗎?
    慈善的本質是為何?幫忙的立意又是什麼?

  11. vicky 說道:

    這次嘉蘭蓋的名為 『中繼屋』 實際上是永久屋的材料…

    對呀,所以不要永久屋,而要求中繼屋,意義在那?
    不過是有些人煽動.讓不明所以的族人,拒絕永久屋,而要求中繼屋,
    若中繼屋未來沒有立即危險,談不攏土地,住習慣了,會遷村嗎?

    結果有不同嗎?

  12. vicky 說道:

    完全漢化???

    還有自己的語言 服裝 用具 組織…等等許多不同…

    喔喔 ,那巴宰族,道斯卡族 一起正名吧,一起和現在的14族一起搶資源吧,
    我不反對,西拉雅在文化上曾經存在,但不要過度強調自己的特殊性,
    語言,你問小林村的人會不會說,
    現在原民族人要通過族語考試喔
    夜祭也要努力辦阿,不要搞的四不像.

  13. vicky 說道:

    說人刻薄,讓也請意見領袖 別這麼強勢高調.別玩火過頭,惹惱全民

  14. vicky 說道:

    災難頻傳,除了尊重災民外,也要站在整體國家資源角度看
    現在宜蘭傳出災情了,極端氣候下,隨時每個人都可能成為災民,
    有這麼時間和資金嗎? 每搞個遷村都要耗時N年以上嗎?

  15. aaa 說道:

    蔡先生只是反應他個人意見
    頂多代表小林自救會的主流派意見

    不然說他不關心當地居民(這點值得肯定)
    也不能說他講的全錯與沒道理

    但是相信小林災民
    也有很多意見跟蔡先生不同剩至相反的災民

    民主本來就是一個公共平台
    讓大家有討論的空間與發言的權利

    但是覺得每次都太過度集中關注慈濟所援建的對象(抱歉,題外話,與這篇報導無直接關係)

    其他團體援建對象也是有很多不同的意見與聲音與困境 例如:

    永久屋戶數敲不定 紅十字會跳腳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01+112009090900063,00.html
    中繼屋落成又跳票 嘉蘭災民跳腳(展望會)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sep/24/today-south5.htm
    大鳥村中繼屋喊卡 災民不滿(展望會)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oct/1/today-south13.htm

    不是只有單一援建團體會發生這種問題而已,一定會有人反對或認為不好

    不可能政府與團體的規劃
    能滿足每個團體的訴求與每個人的期望

    如果只因為有人或團體不滿意(現再不滿意,不代表之後進駐後絕對不會改變想法)

    而否定任何一個團體
    似乎矯枉過正,因噎廢食

    也沒有一個團體值得捐錢了

    所以還是希望大家多鼓勵任每個援建團體
    用開放與理性集包容的心態對待
    也希望最後的決定沒有符合自己最理想狀態的人
    可以多用包容心看待
    要想現在國家財政困難
    全民窮哈哈
    一般現代人要買房子有多困難,半生要背負沈重房貸,繳完都可能老了快死
    只能買一個大樓的一個單位,不像永久屋很多是透天2層樓以上設計
    還有更多的是無殼蝸牛

    但是還是有這麼多海內外善心者願意捐獻已經不多的收入
    並不是每個人都是鴻海郭董
    也有很多中低收入的人捐獻對他們自己很重要的收入,捐玩後要縮衣節食拉緊褲帶

    多知足與感恩,對自己與社會會更美好
    (還是可以提出個人與團體意見,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的意見是對全鄉全族最好的,但是如果最後不符合自己的意見,也請多包含)

  16. a 說道:

    是的,我也是看到展望會的執行長出來說明,
    說她們2周蓋好,是指基座,整各房子蓋好必須到年底,
    並無跳票.

    災民方面因為最近颱風帶來豪雨,住在帳棚內極為難受.
    希望及早入住中繼屋 (中繼屋和永久屋實際上是一樣的)
    嘉蘭村的進度落後,災民也些言語,所以政府方面也急派國軍工兵加入趕工.

    其實根本不是想的說,愛怎蓋就怎蓋,蓋的慢就等著被罵吧!罵其實事小,族人受苦是真,事大.

    不管哪各慈善單位,其實都有意識重建延宕,對災民不是件好事,再現有資源下能夠盡快處理,免的未來困難重重.

  17. vicky 說道:

    半個原住民,我還是認為應當尊重族人,當然也可以提出意見,不需要照單全收,
    但族人們的意見領袖開出的意見,
    相當不合理,很多都是為反而反,從房屋的一制性到輕剛架
    在在顯示對慈濟污衊,尤其小林人,太不知足,
    我個人不是慈濟人,我錢是捐給展望會,
    初期比較有空時,也是投入展望會志工,
    但就事論事,慈濟有做事,且看到未來可能出現的問題,
    譬如房子蓋太慢,造成災民生活苦難,以及抱怨等等.

    以當今現況,災難頻傳,美國也警告,亞太區將有15萬人將成為氣候難民,台灣不能倖免.
    台灣今天幸好米勒沒來,米勒是是進50年來超大強台,若撲台不堪設想,
    但這種強颱不會只有一個,不僅帶來風也帶雨,屆時又有哪裡山崩土石流? 哪裡又有死人.

    我們應該花更多時間思考未來,如何趕快站起來,而不是一些族人貪唸內鬥…

  18. HELEN 說道:

    眼見

    我所認識的至親好友 不眠不休地投入援建工作 受災戶也急需有個場所賴以安身立命之際

    請….您….

    把個人的 好、惡、利、害、放一邊

    任何個人考量的想法 我們都予以尊重

    僅在此提醒您 愛您的族人 請不要分化您的族人

    深知一位基督教長老會的建築師

    他衷心願意為教會與教友獻力 漏夜參與在慈濟與住民討論中的身影 令人動容

    若這位身為基督徒的建築師 他也介意宗教派別 他也拒絕搭上這班援建公車
    那豈不是失去一份榮耀主的機會 也失去為原住民教友服務的機會

    防衛的心可以有 但愛人的心不可無

    為何在山地 連坐公車都要非我族類不搭?

    部落天真的孩子們的心胸不會這般狹隘的 倒是請大人們要更放寬心眼看世界

    我們要鼓勵孩子 不管來自是部落或平地
    一旦同車
    大家就要學會同舟共濟 相互扶持 不可能還有空間與時間來細分你我的差異…..

    大家生活在同一座島上 同乘在一部公車上 我們更活在同一個世界上

    你我之間已形成不可區分的生命共同體

    眾多原住民朋友的聲音 是純然接近天籟的聲音

    他們天賦超然 不畏環境險峻 勇士們無不奮力團結 迎向未知與挑戰

    於是族人們終也歌詠出最美麗的身影 傳唱出顯耀祖靈的山林

    有原住民朋友存在的地方 部落的傳承氣習不需刻意強調 就會像呼吸般地自然張顯湧出

    當他們嘹亮的歌聲傳遍屋前巷後 族人文化的命脈、延續 於焉開始 !

    部落族人哪管你是紅十字 、慈濟 或 展望會

    原住民朋友知道的是他們的天命與能力

    只要給他們小小的幾個點 假以時日 那將又會是張 載滿部落文化豐碩的面

    • 盛穎 說道:

      helen:

      我可以感受到您的用心與擔心,我想蔡先生的這個比喻,想要說的是,當部落各自有一些「自己的空間」的時候,彼此會更有機會發展好的關係,如您看見,山上的聚落都是「小而美」,距離不遠,但也不會真的完全聚集成一個大社區,這是原住民發展已久的居住形式,其來有自。

      當然,大家要一起搬到山下去,並不是說不能在同一塊土地上,大家現在要求的是遷居後的聚落規劃,能夠有各聚落的形式、風貌,藉此能有識別,例如小林村和民族村,能夠各自有不同的規劃模式,這就像在一般的平地,每棟集合住宅有不同的長相,通通長的一樣,就是國宅或軍營了。

      至於慈善團體為何堅持要堅持把房舍蓋成一致的長相,包含命名模式也必須要用與該慈善團體一致的語言,這是有討論的空間的。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協助一個人,是否願意「以對方的需求來協助他」,而不是「用自己的方式來幫助他」,

      例如慈善團體有穿制服的習慣,在921小學協助小學重建的時候,每個小學也都被蓋成相同的模樣,有相同的建築語彙,而不是和不同小學合作出不同的建築風格,這些都應該可以更仔細的討論。

      不過,我想最重要的是,各部落的安全評估說明會才進行幾場,多半部落還沒進行過這個說明會,遑論共識討論,所以,只能說順序有點顛倒,才讓問題又更加速了。而這部分我想政府部門要負最大的責任。

      以上,與您分享。

  19. 靜然 說道:

    轉載自中央社。但似乎細節有誤。

    http://www.cna.com.tw/ShowNews/Detail.aspx?pNewsID=200910070216&pType1=LG&pType0=LOC&pTypeSel=&pPNo=1

    災民對永久屋疑慮多 慈濟:持續溝通
    20091007 17:33:10

    (中央社記者陳守國高雄縣7日電)「興建永久屋,我們感恩,但應尊重我們。」高縣甲仙鄉小林村自救會總幹事徐報寅今天感謝政府安置88水災災民,但盼慈濟聽取災民永久屋興建意見;慈濟表示將與小林災民座談。

    高雄縣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今天開會,慈濟基金會代表說明杉林國中邊台糖公司土地興建永久屋的工法時表示,永久屋使用超輕鋼工法,材料是高拉力鍍鋅鋼板,乾式施工,符合內政部冷軋鋼結構規範,施工期是一般混凝土工法的 1/3,可防17級強風、強震。

    慈濟基金會也秀出大陸四川汶川地震興建的永久屋、南京別墅區、浙江千島湖別墅區的超輕鋼房舍畫面佐證永久屋是防風、防震、隔音、隔熱的環保住所。

    徐報寅感謝慈濟基金會興建永久屋安置災民,但他抱怨小林村民沒有參與永久屋規劃設計,不知道建材、建築模樣,他強調,應尊重村民的意見。

    高雄縣長楊秋興表示,小林村尚未納入杉林國中邊的永久屋範圍;慈濟會與納入的災民溝通協調,將災民的意見納入規劃,融入村民的文化,永久屋社區有造景、廣場、活動中心、教堂等。

    縣府社會處長吳麗雪也表示,慈濟基金會陸續與簽署永久屋意願書的災民逐一座談、溝通,並依村民意見調整永久屋興建規劃內容,讓災民的文化特色融入永久屋社區。

    慈濟基金會代表表示,已與有意願遷住永久屋的村民座談溝通100次以上,村民意見都納入規劃設計中。

    六龜鄉民代表會主席潘星貝表示,新開部落已另找到1塊1公頃多私有地,可供遷村興建永久屋,希望縣府儘快勘查。

    楊秋興向大家保證永久屋的安全性,他表示,慈濟基金會會繼續與有意遷住永久屋的災民座談、溝通,讓永久屋建築物、景觀、設施符合村民要求。

    慈濟基金會調查,已有 600多戶災民要遷住永久屋,杉林國中邊台糖土地正進行第一期116戶永久屋工程。981007

    • 靜然 說道:

      編輯希望我能說明所說有誤的部份,其實是很小的細節:

      「慈濟基金會調查,已有 600多戶災民要遷住永久屋,杉林國中邊台糖土地正進行第一期116戶永久屋工程。」→現在應該只有進行16戶實品屋的建設,供討論基礎,116戶應該還沒動工吧….
      資料來源:大愛新聞 http://www.newdaai.tv/?view=detail&id=61959

      此外,在大愛新聞也呈現小林村民和慈濟會談的片段: http://www.newdaai.tv/?view=detail&id=62027

      慈濟基金會部份,或許可以嘗試打到慈濟的在地分會詢問看看,進而轉介?
      我所查到的慈濟高雄分會:07-398-7667
      資料來源: http://www.tzuchi.org.tw/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504&lang=zh&Itemid=271

      目前在新聞上看來,負責人好像是慈濟副總執行長林碧玉,還有之前小林村蔡會長提到的王維洲師兄或許也可詢問。

      有關於民族村部份,試試看是否也能從慈濟這邊得到聯絡訊息,
      進而找出適宜受訪對象。

      希望我的建議不要造成記者困擾,辛苦了!

      靜然

  20. 88編輯 說道:

    靜然:

    您提到這篇報導的資料有誤,可否請您多說明?最近我們的記者要約訪民族村的重要幹部,可惜因時間因素,可能得排到週末或下週,然後記者也在試圖約訪慈濟基金會負責永久屋興建的人員,希望能針對永久屋興建與溝通的議題,有更多瞭解。

    如果您知道比較確實的情形,再請您協助多提供!

  21. 民族村的年輕人 說道:

    我是想問一下 你們記者是什麼時候要來民族村約訪我們部落的重要幹部 我滿想知道是什麼時間 謝謝

  22. 88編輯 說道:

    你好,我們聯絡了打亥老師,他最近一直很忙,今天說會再跟我們確認,或者,您是民族村的村民,如果願意的話,我們很希望能夠跟您直接討論,以下留下記者的電話:0928-624-648,

    請聯繫康椒媛小姐,或者如果您願意把電話留給我,可以email到:[email protected]

    感謝你了!

  23. 陳來紅 說道:

    天氣轉涼了!
    重建區的朋友寒衣夠嗎?
    各位多保重!
    需要寒衣請說一下!
    看是成人或小孩的!
    募衣服較容易
    相信非重建區都會支持的
    冬衣送暖
    送與被送皆溫暖
    大家一起共渡這個寒冬!

  24. vicky 說道:

    救災團體不同調 災民霧煞煞

    【聯合報╱記者王昭月/高雄縣報導】 2009.10.08 03:11 am

    慈濟、紅十字會、世界展望會等民間孚眾望團體,第一時間投入災後重建,協助災區興建永久屋,但高雄縣原住民鄉災民卻反映,幾個團體唱不同調,反讓他們更陷入恐慌,高雄縣長楊秋興說,縣府也有同樣困擾,近日將邀相關單位與災民座談,釋清疑慮。

    http://udn.com/NEWS/DOMESTIC/DOM6/5181591.shtml

  25. 88編輯 說道:

    給民族村的青年:

    你好,已經跟打亥老師約好了星期六會去工兵那裡拜訪,希望有機會能碰到面!

  26. 民族村的年輕人 說道:

    謝謝你 剛好我明天也要回工兵學校 我還請問 因為今天再工兵學校有說明會 想問你們有人去ㄇ 什麼時候才會放在網站阿 謝謝

  27. 88編輯 說道:

    民族的年輕人,真是太抱歉了,今天在工兵學校這一場,因為記者的交通狀況出了問題,所以沒有出現,真是很抱歉,但是她正在跟有出席的人借調錄影或錄音的資料,會努力把現場狀況講出來。

    真是非常非常的抱歉!

  28. 民族村的年輕人 說道:

    不要這麼說 這樣我會不好意思 也辛苦哪位記者了 真的辛苦記者了 我明天去問問我的族人好了 謝謝

    • 康椒媛(蛋白) 說道:

      民族村的年輕人:

      你好,我已經調閱到現場影像紀錄者的帶子,待整理好後,儘快放上來!

      • 88編輯 說道:

        喜歡在山上烤肉的民族年輕人,今天真高興見到面嚕!把記者的整理槁放上來,很長,不過還蠻重要的,你再看一下。http://www.88news.org/?p=537

  29. 民族的紀錄片工作者 說道:

    是"影像"紀錄者,不是"影響"紀錄者喔。

  30. 88編輯 說道:

    哈,真是大有影響啊,我來更正!

  31. HELEN 說道:

    看了半天
    確定這個平臺收訊肯定極為雜亂
    有點像"條條消息通馬路!"的不堪!

    天災後 從頭到尾 真不知慈濟到底犯了誰了….
    (我認識的親友團多是力行善舉的慈濟人 他們的被誤解 極度令人不捨)

    莫名地被炮轟半天後 接著又要慈濟人出面解釋
    看了慈濟昨日的回應後
    ……
    只能說
    僅請各位在落筆發言前更要慎思明察

    聲稱要贏得別人的尊敬
    也要先學會尊重別人才是
    敬人者人恆敬之!
    這是不變的道理

    期待
    住民朋友們在與會後的新的一方天地 勇敢再起!

    住民朋友加油!

    慈濟加油!

  32. jacky 說道:

    要怎麼蓋房子給災民住,第一是必須先政府決定後,指定慈善團體來興建,(雖說是共同參與溝通討論,但只是坐著聆聽而已),另外慈善團體興建時,也不必受監督,這是支配者與被支配者一貫不對等之必然現象,被支配者若講的太多,就會被說成不知足。另外,該捐錢給哪個單位?只要查一查您捐的錢有多少直接用在災民身上,有多少是用在該團體的人事行政或工程發包、購買物資的‧‧‧上面,您深入瞭解後就會恍然大悟了,

  33. 心最清楚 說道:

    莫拉克風災後終於有個家,為什麼吳紹文、馬躍.比吼、歐蜜.偉浪、郭力昕這四個像是「共產新四人幫」,不讓遊客進來我們社區,沒有人消費、我們就沒有收入,要餓死我們,你們在台北吹冷氣領高薪也就罷了,拜託不要把我們比作動物,不要把我們封鎖在這個園區裡面。

    在八八風災滿周年前夕,倭寇國NHK電視台來台製作「襲擊日本的深層崩壞」特別節目,倭寇也許不知道小林村每年一下雨就受土石流淹沒,但咱們南方部落重建聯盟成員吳紹文應該知道,一年又一年,小林村民就是要土石流,不遷村這要怪誰。

    九一八事變、蘆溝橋事變、南京大屠殺、慰安婦…,倭寇侵華憶猶新,奸淫擄掠強殖民,國仇家恨切莫忘。倭寇國製作特別節目別有用心,問問紀錄片導演馬躍.比吼最知道怎麼利用傳播蠱惑小林滅村原因,台奸立委做打手,以此質疑台灣政府到底做了什麼?

    台奸拿台灣的錢,效命倭寇而戰。這冰山一角,身為牧師的「台灣原住民部落行動聯盟」代表歐蜜.偉浪,要多為許許多多的小林村民想想,他們是不是同樣受到暴力脅迫呢?翁瑞琪半夜被從家裡拖出來打,吃飽閒閒政大廣電系系主任郭力昕快來關心吧!台灣不是常有錯過受虐兒搶救致死的新聞,不要讓悲劇發生。

  34. XD 說道:

    貪嗔癡慢疑

    不就是如此

    美其名的重建

    就是踏在死去親人的屍體上

    僅可能的撈一筆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