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農青年勇嘗試─流奶與蜜的有機金針

本文摘要:從美國回故鄉的建山村青年Andrew說,聽說金針是「生命力很強的作物」,就決定以此作為有機栽培的開始,他說:「我想,我們就是需要一個生命力很強的東西」,讓村子的農業有機會變得不一樣。( 圖/ 鄭淳毅,建山村青年Andrew和家人一起栽培的有機金針,鮮脆可口已經上市。 )

布農青年勇嘗試─流奶與蜜的有機金針

0426補記:Andrew已經找到了一個網路平台可以直接出貨,請點選這裡可直接購買

http://www.339.com.tw/shopping/product_desc.php?id=exodus38&p_no=F2010032_1

0424補記:

Andrew的新鮮金針,目前零售出貨價是100元/包,每包重量半公斤(500公克),約是一個4-5人的小家庭或者是餐廳炒一盤鮮金針的量,如果是1-2人吃,可能可以分兩次或甚至三次煮。因運費等各項變數,目前還是得請大家各自打電話給農人,等到有協力供應站出現後,才能減輕農人負擔。

────────────────────────────────────────────────

流奶與蜜之地,是形容聖經裡的「迦南」美地,是上帝賜予人們最肥沃的土地,充滿豐美和祝福。

建山村年輕人杜司偉Andrew,在家人支持下,放棄國外留學、辛苦取得高學歷換來的高薪工作,回到原鄉務農,種植一片有機金針。信仰虔誠的杜家,就把金針園命名為「流奶與蜜之地」。因為他們的金針不用化學肥料、改用添加牛奶、黑糖、微生物菌資材的自製液肥灌溉。不但名副其實的流著蜜與奶,而且希望這片園子像聖經裡一樣,是讓種的人吃的人都能夠健康的豐美福地。

沒有務農經驗的年輕人,放棄美國的工作跑回山上務農;不但務農,還投入許多不知道能否回收的成本,大膽挑戰很多專業農夫都不敢嘗試的有機耕作;選擇的也是從沒在建山村出現過的作物—金針。

如今,這不到三分地的小小金針園已經受到全村的矚目,連鄰村都有人在注意他的消息。大家都在觀望,年輕人沒做過農,還想做有機?金針沒有灑藥不會被蟲吃掉嗎?長得如何了?開始採收了嗎?價錢好不好?花這麼多錢,他們還撐得下去嗎?為什麼不待在美國好好工作呢?

不過,Andrew說,他不去想失敗,因為不敢去想。他只想如果成功了,可以說服大家,有機農業是可行的辦法,甚至可能成為產業的轉機,讓村子裡的人一起來嘗試。向大家證明,做有機不是有錢人的專利,「雖然沒有多的資金、很有技術、知識,還是有可能成功。」


建山村返鄉務農的年輕人Andrew。

今年第一批的成果,碩大金黃的花苞。雖然採收慢了一步,金針已經快開花了,Andrew很寶貝的採下來捧在手裡。他說,我們自己都還沒吃過呢,先拿回去試煮一下。

信仰與家人是最大的支持

問起是怎樣的支持,讓Andrew做出一個不簡單的決定?他想了想說:「上帝和我爸爸。」這句話,彷彿照映著他的一路走來的生命軌跡,最終也把他引回家鄉。

由於安息日教會提倡吃素,虔誠的Andrew一家人都是素食者。他說,吃素的人本身就會重視健康、篩選食材、找無毒的農產品;後來開始種起有機,也是想到,自己要健康,也要讓別人健康。

出生在一般的小農家庭,Andrew 卻能有學歷上的成就,並把所學知識帶回家鄉實踐。源起是為了能恪守安息日教會的作息,父母讓他念昂貴的教會學校而非一般中學。又因為不想像爸爸說的「不念書就回山上幫忙」,才讓Andrew在教會學校裡一路念到大學畢業。Andrew說,其實父母沒有特別要栽培孩子的觀念。但他們倒也咬牙擔負起昂貴的學費,沒有要他放棄學業。

畢業後,本只想碰碰運氣申請出國留學,卻意外順利,戶頭裡也沒什麼積蓄,卻已經一關順著一關踏出國門了。到了美國。因為沒錢,拼命念書想早早畢業;到處打黑工,什麼工作都做過。最後完成了學業,除了最初的學費,沒有向家裡再要一毛錢。

對於這樣的「成果」,一般人也許覺得是靠著運氣和自身努力,但Andrew和父親杜長老只是相信,冥冥中上帝會指引肯努力的人出路。

取得學位後的Andrew在美國矽谷找了一份營建業工作,從看見一兩百塊美金都是大錢的窮留學生,到經手五百萬起跳的房子,一兩百萬美金也漸漸覺得不算什麼。看著富豪名流的生活,Andrew說不是沒有羨慕、野心和比較之心,也多少會迷失原本的自己。這時候,是信仰告訴他,這不是他所想要的。他喜歡趁著假日往山上跑、散心。「我會去爬山,帶我的狗,在山上禱告。往下望矽谷,想,那是我們要的嗎?他們難道不知道,總有一天會結束?」

Andrew笑說,在矽谷,比較沒錢的人窩在市區,羨慕著有錢人住在山上的別墅裡,空氣清新、視野遼闊。「後來我想,我在家裡山上也有一塊地啊。」這塊地不是奢豪別墅,只是家鄉的小農園,一樣有好空氣和好山景。

於是,他打電話回家,開始跟家裡溝通想要耕耘有機。父親馬上理解他了,二話不說將一塊原本種些敏豆、黃瓜等經濟蔬菜的土地休耕,不再噴藥、讓土地修養,等待兒子回來,在人生的轉折點上再出發。

Andrew的父親杜長老與母親。杜長老是兒子背後的支柱。他說,當初兒子跑回來務農、又要做不灑農藥的農業的時候,心裡也會默默擔心。但是沒辦法,因為這是一件好事情。「他有這個心,我們就配合他。」

讀過書才做農,跨出第一步

村子裡的人看見杜家出國留學的孩子跑回來種田,難免會覺得不解。「他們想,花這麼多錢栽培我,不在美國好好工作,跑回來做農。我的學費是人家的幾倍呀,我們原住民念國中是不要錢的。」Andrew說。

學管理的Andrew,回來發現家裡六分地的梅子園,日復一日勞動耕耘、產季來時一天產量都以千斤計,一年下來卻賺不到什麼錢,很受震撼。他向家裡「談判」,梅子園要嘛鏟掉,要嘛試著用他的方式再經營一次。

「都是管理的問題。」Andrew 對原鄉農業如此評論。無論田間技術、生產流程、品質控管、包裝行銷,山裡的粗放式農業都缺乏一套系統,農人永遠是辛苦工作卻任人宰割的一端。他用自己的方式,「該除草的就除,要剪枝的時候就剪枝。如果人不夠,沒關係我們請工人。小的摘掉。摘掉很多沒關係,我們要大的,用手採。」強化管理流程和品質,因為有品質的手採梅,比一般竿打採收的粗放式梅子,價格可翻上至少三四倍。

Andrew的想法是:「要讀過書才能做農。很多新知識,沒有的話就吃虧了。品管、流程…..沒有這些即便做得好,可能也是憑經驗,不敢嘗試新東西。」他說,既然比別人多了些知識,就多了些負擔,好像要承擔一些責任,把新的概念引入傳統的產業裡。

不過很可惜,一場八八颱風,這個投入心血和嘗試的梅子園泰半流走,來不及讓他驗收成果。「有啦!還剩幾棵站在那裡啦!」Andrew 用笑容帶過隱約的遺憾。

嘗試種金針:選一種生命力很強的作物

風災帶給建山村的,雖然不是直接的災害衝擊,但改變了原本的農業環境。水源地受到破壞、農田流失或遭掩埋、原本的農路路況不穩、不時有「以後每年颱風,都必須遷下山一次」的傳聞……不確定因子造成的憂慮,讓不少以務農為主的建山村民,在不安的空氣中顯得意興消沉。

大家覺得,是不是就算很努力的從頭來過,重新整地、耕作,到頭來颱風季帶來的自然災害、撤村下山,一年的收成也還是得放棄?

Andrew感到沮喪,對自己的決定也不無懷疑:這樣跑回台灣種田真的是合適的決定嗎?

但是已經回來了,箭在弦上,還是必須走下去。幾經思考,他選擇了建山從沒出現過的作物「金針」,做為重新出發的起點。

在種金針前都沒看過金針長什麼樣子的Andrew說,那時候只是因為聽說金針是「生命力很強的作物」–「我就想,我們就是需要一個生命力很強的東西。」

颱風過後,為建山村的農業環境增添許多變數。Andrew的考慮非常簡單,金針不怕暴雨,遇雨長得更好;長時間不照顧也會繼續活,所以若碰上汛期得撤村也沒關係;他所選擇的「香水金針」品種,口感香氣最適合販售鮮蕾,附近的寶來就是明星觀光區,那裡的餐廳就是最有希望的通路;真的賣不完、或遇上雨季無法運出去的,他說:「沒關係,我們把它烘起來。」做成加工乾品儲放。

如意算盤打得好,但實踐起來關關是挑戰,每一步都在邊做邊學中行進。沒有水,就花一筆費用請人去找新水源地接水。田地上都是碎石,全家人出動一塊一塊撿石頭整地,撿得腰痠背痛後,才知道金針生長其實不怕石頭。金針喜歡潮潤環境,但南部氣候容易缺水,即使定時灑水土壤也仍舊易乾;因為不能噴殺草劑,只好人工拔草,才拔完這一區,那一區又長出來了。最後找來透氣保水的被布覆在田間,一併解決了保濕、雜草的問題。


每天要定時灑水、倍受呵護的金針。

「生命力很強」的金針,就在小心翼翼倍受呵護之下成長。Andrew說,這裡和傳統的農業不同,要陪著植物長大,看它需要什麼,不是像噴藥一樣噴完就走,反正農藥保證見效。

因為沒種過,金針發生的任何情況大家都很當成一回事小心應對著,一點點的鏽病、蚜蟲,都讓杜家感受威脅,生怕不小心處理,就蔓延成大危機。如此呵護出來的成果,Andrew說,感到還挺滿意的。畢竟今年才種下的金針苗,不到幾個月已經長得很壯、生產力也不差,算小有成績。

不過,新挑戰又來了。金針長得太好,一月份才種下的種苗,在一家人措手不及的狀況下,就進入了採收期,Andrew根本還來不及建立銷售管道。當初他構想中的理想通路—寶來觀光區餐廳,因為風災乏遊客問津,看來又得重新尋求出路了。

奶與蜜之地,想要證明的是…

不過,Andrew 說,他比較不會再猶疑或沮喪,自己是否走在正確的路上。一次一家人一起讀聖經時,父親杜長老忽然次靈光乍現,為農園命名為「流奶與蜜之地」,期望這凝聚家人心血的農園,和聖經裡,上帝賜下的迦南美地一樣豐實、充滿祝福,給大家帶來健康的食物。

父親的命名,Andrew說:「補上了我心裡的空缺。我想,迦南地不一定在什麼地方,任何地方都可以變成迦南地。」有了信仰和父親的「加持」,就能撇除曾經對自己的懷疑,繼續在這條路上前行。

Andrew說,沒想過失敗,有想過,但不敢想,因為做農沒有失敗的本錢。對農業有經驗的前輩仍會告訴他:「不要種有機,有機是有錢人弄的。」但是他認為,已經知道農藥是不好的,就不能走上回頭路。

提起這片以山泉水灌溉、用牛奶和黑糖滋潤、可以環望山景、在清鮮空氣中茁壯的小金針園,Andrew說,「至少人生當中有一件事是做得滿有意義。」

因為家裡務農,Andrew小時候也得去園地裡幫忙,但對孩子來說那是又辛苦、又充滿拘束的工作。大人總會提醒,剛噴過藥,葉子不能碰、草也不能碰。「什麼都不能碰,心裡有壓迫感。現在就覺得很乾淨,什麼都可以碰、什麼都可以摸。」比起小時候對務農的百般不情願,現在的Andrew,一回到山上就去園子,感覺在自己的園子裡舒服自在。

Andrew說,村子裡的人知道噴藥是不好的,但是還是不能做有機,是因為沒做過,感到害怕。如果他今天成功了,就是向大家證明,有機不是有錢人才能做的事。沒有足夠的資金、技術、知識,還是可以做得成。

他說,在國外念書的時候,因為沒錢、發憤念書、到處打黑工,有時一天才睡一小時,這樣的考驗也挺過來了,他相信這次也可以過得來。

那時,台灣來的同學知道他是原住民都非常驚訝,紛紛詢問他是不是家裡很有錢、或爸爸是立委?當他回答家裡務農,大家更覺得難以相信,因為普通的務農的原住民家庭,要供應孩子到國外念書好像太困難了。

走在一條不知道結果、只知道是應該走的路上,如果能成功的話,Andrew想說的是:「我想告訴我們原住民,不要怕,我們都可以出去。每一步都不要害怕。」


座落在山景間的,「流奶與蜜之地」金針園。

編註:杜家合力栽培的有機金針已經上市,有興趣的朋友,請聯繫:

杜司偉(Andrew)  0982133651 [email protected]

杜德良          0938617392

高雄縣桃源鄉建山村60號 07-6881081

23 回應 to “布農青年勇嘗試─流奶與蜜的有機金針”

  1. 水患治理監督聯盟 徐蟬娟 說道:

    可否直接在回應中告知如何購買?
    例如一箱多少斤, 加運費共多少錢, 如何付款?
    這樣杜司偉才不會手機接到爆啦!

  2. 88編輯 說道:

    蟬娟:

    剛才請記者去詢問了一下,原來Andrew 第一次種金針,對定價沒有經驗,所以正在想該怎麼定價格,有一些朋友在幫忙算,有定案的時候會趕緊來跟大家說。希望他能順利出貨!

  3. Teresa 說道:

    很開心看到這篇報導!因為桃源鄉是我的故鄉~能夠知道有族人願意投入有機農業真的很棒!
    請大家多支持!(我是一定100分的用行動支持滴)願上帝祝福這塊牛奶與蜜之地更豐盛更佳美~~布農族加油!原住民加油!

  4. 米千因 說道:

    淳毅

    文章越寫越長
    益發感人
    訊息發放出來
    就會有回應
    奧地利這邊有人將新鮮金針用糖醋浸泡
    被歐洲人做為高檔食品來賣
    提供一點方向
    或有助就近策劃日本市場

    Little Rice

  5. A-li 說道:

    根據日前詢問Andrew的結果,他目前的有限的零售出貨都是100元/包,每包重量半公斤(300克),約是一個4-5人的小家庭或者是餐廳炒一盤鮮金針的量,如果是1-2人吃,可能可以分兩次或甚至三次煮。

    這是給市場是水溫的價格,至於反映成本與合理利潤的定價應當是多少,他正在估算中

    由於鮮金針需要低溫冷藏保鮮,有朋友建議他最好請消費者可以用累積多包共同購買、取貨的方式,可能才能應付低溫宅配需要加計的運輸成本

    以上報告

  6. Teresa 說道:

    能否有人可以提供銷售管道?讓第一次初嘗有機農業的原民青年找到利基點..盼望大家多推推歐~~~關心並支持的布農族人!!

  7. 以斯帖 說道:

    A-Wei,
    我看到了你辛苦努力的結果了,金針花長的根你一樣結實強壯,散發著堅毅的美.這是你們每一步與上帝同行佳美的見證. 三舅的笑容讓我想念了你們.想念你們的歌聲,想念山林的懷抱與空氣.

  8. 番婆 說道:

    看來莫拉克網站需要再添一個專區~~~共購買平台

    並徵求莫拉克共同購買推廣員

    共購農產~~共購體驗~~~共購工藝~~~

    共購““為了支持自立分享重建!

    • 88 編輯 說道:

      的確,隨著部落腳步的穩定,有越來越多的原鄉好工藝好手藝得已展現,我們是該來找時間做版面更動了!

  9. 番婆 說道:

    8兩是非公斤而是台斤吧?
    請問總產量是多少?

    • 88編輯 說道:

      剛確認過,是半公斤,所以是500克,不是8兩,已經在文章裡面作修正了,謝謝番婆提醒

      因為初次栽培,所以他也算不出來究竟多少,可以確定的是,因為山上沒有冰箱,所以最好能夠有大量採購,同一地址收貨的的單子,才能減少耗損。

      今年就當作學習換經驗,因為本來是想賣給山上的餐廳的,哪知來了颱風,打亂了一切佈局…..

  10. 鄭淳毅 說道:

    Andrew已經找到了一個網路平台擺售他的金針了

    他比較不方便上網,
    又有點靦腆,說不好意思來留言,
    所以我來代發這條消息吧:

    有興趣的熱心朋友們請點擊以下網頁
    就可以看到詳細的訂價和訂購方式囉~
    http://www.339.com.tw/shopping/product_desc.php?id=exodus38&p_no=F2010032_1

  11. Teresa 說道:

    今天已經上(339農家市集)農家名稱為:a land flowing with milk and honey~~~
    購買新鮮出爐的香水金針喽!希望快快送到就可以跟親朋好友一同分享了…但願Andrew的香水金針可以順利銷售完畢!用行動力支持你的族人~~~

  12. balalavi.palahu 說道:

    上禮拜購買後分享給身邊的朋友享用吃過的人都說:口感很清脆又香甜~~
    真的不愧是(香水金針)多人見證了它確實名符其實喔!!朋友還馬上詢問下次何時採收??
    我說明年吧!因為聽說它一年只收成一次..是可以直接跟農家先做預購的動作喽!好吃健康有品質的食物是值得廣為宣傳滴~真的很棒!!Andrew加油~~支持你到底!

  13. JERRY(宏曄) 說道:

    加油啊,我的好朋友雖然幫不上什麼忙,但是幫的上忙的一句話一定幫到底,Andrew加油。

  14. 淳毅 說道:

    照裡說金針一年只有一收,
    但Andrew的金針不知是營養太好還是怎麼了
    最近竟然又長出來啦~~
    現在每天大約有十公斤的產量,
    上次沒來得及嘗鮮的朋友
    這次可以試試看囉~

    在這裡有販售
    http://www.339.com.tw/shopping/product_desc.php?id=exodus38&p_no=F2010032_1

  15. Kiddy 說道:

    司偉:加油喔!上帝看見你的努力,必加倍祝福你!加力量給你!完成祂放在你心裡面的夢想 Kiddy

  16. Peter 說道:

    原住民唸國中不用錢,是平地人幫忙出ㄉ錢.該感謝誰?
    感謝的是幫你出錢的平地人和建立這制度的領導人.

  17. Jennifer 說道:

    to Peter,
    Andrew did not go to regular high school, he went to Christian school, and that means he did not receive any help from 平地人. His God and his family helped him out. so, peter, next time..it would be a good idea to do a little research or do some study before you leave a comment.

  18. fish 說道:

    i second Jennifer.

    and, Peter, if u wanna talk about politics, plz go somewhere else.
    leave some peaceful air here.

  19. 艾涅爾 說道:

    請問今年的香水金針何時才能量產呢?
    還有照片裡的金針是否會過熟呢?

    • 柳琬玲 說道:

      一個禮拜前去看到的時候已經在吐苞了,所以量產期應當是快了喔。
      關於詳細的量產時間,文章中有杜司偉的電話,建議您直接去電詢問。(請別撥杜德良長老的電話,他已經安睡到天國去了)。
      照片中的金針花是已經過熟的花沒有錯,因為這篇文章是杜司偉第一年首度收成的照片,這個程度的花自己吃還可以,交給消費者就過熟了這件事情他肯定知道,請有意接洽的人不用擔心。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