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仙訪調─追憶小林平埔 回家的燈

本文摘要:第一次騎車上五里埔的時候,我注意到,即使是大白天,路邊的路燈都是亮著的。聯想到台灣道教傳統喪禮習俗:家中的燈必須日夜不熄,為幫往生者帶路。小林村民們,用自己的方式治療那顆破碎不已的心。( 圖/ 劉庭娟,晨起澆水的農婦 )

甲仙訪調─追憶小林平埔 回家的燈

前言:

本文為「東吳大研社」至甲仙災區進型的訪調系列文章之一,原系列將陸續刊登於小地方新聞網和旗美社大部落格,其中局部轉載至莫拉克新聞網,與關心甲仙的朋友分享。

────────────────────────────────────────────────

一直放晴的甲仙,今早的天空灰濛濛的,這是一個徵兆。

聽說自從八八水災後,五里埔已經很久沒有下過雨了。這場雨,迫使小林村民回到不願想起的那一天。

26日,我們的田野調查進入第九天,越來越能夠進入狀況。今天我們和阿秀阿姨約好了,想要和她聊聊平埔文化,阿秀阿姨是去年平埔夜祭的尪姨。平埔族群是屬於靈魂崇拜的民族。西拉雅族的守護神通稱為「阿立祖」,有人稱為阿立母、太祖、老祖。尪姨是在夜祭中擔任主祭者,太祖會附身在尪姨的身上,傳說太祖是女性,故主祭者皆為女性。

往年在平埔夜祭中,擔任與神靈溝通的那位尪姨,在災難中罹難,故由居住五里埔,熟悉祭祀儀禮的阿秀阿姨,來擔任代理祭師的角色,主導儀式的進行。能夠遇到她,我們感到相當的高興,因為今日的小林平埔文化皆被土石掩埋,我們想要好好把握機會,更深入的了解平埔文化,抓住他的尾巴,把現存的記錄下來,同時希望能過在與阿秀阿姨聊天的過程中,捕捉到她對於平埔文化的熱忱與那份驕傲。

然而,卻忘記了,此刻的一切回想,對於阿秀阿姨而言,無疑是痛苦的。

雖然,先前已經約好了,要聽她告訴我們關於平埔文化的一切。但是當我們走到她面前時,她迅速的逃開了。她說:我不想說那些。此時原本聊得相當起勁的一群人,眼神中流露出對我們這些外來者的敵意。坐在一旁的一位先生,見阿秀阿姨站起來離開後,他也立刻準備要走,嘴裡不悅的說著,這種代誌麥來問我。去找別村的人。讓人回想起他最不願想起的部分,讓我感到相當的難過。那些撕裂般的痛苦,沒有痛過的人根本不會了解。

前一天,有位阿姨,從杉林鄉做完農事經過五里埔,順路到保丞家問候保丞奶奶,她是小林村的存活者。過去,她擔任小林村的代表,但是,我從她的臉上,看到的已不是當年身為代表的自豪與熱情。站在保丞家的廚房裡,聽著保丞奶奶向那位阿姨抱怨一些瑣碎的事情,阿姨告訴保丞奶奶,做人不要想太多。至少大家都陪在你身邊啊。經歷了八八風災,讓她體悟到,任何事情都比不上有家人伴在身邊的幸福。

隨後,我發現有個拿著攝影機的人走了進來,拍攝那位阿姨和保丞奶奶聊天的過程,阿姨突然的說她要先回家了。隨後騎車揚長而去,那位拿著攝影機的先生也跟著騎車離開。詢問後得知,那位先生在八八災後,就開始到這裡來拍攝小林村存活者的生活。

災後發生到現在已經過了五個月,媒體、民間的關懷慢慢散去,災民們面對的將不再是災難和關心,而是漫長的重建歲月,還有孤獨的自己。當鎂光燈焦點逐漸退去,仍然有人在關心這一塊土地的人們,是值得高興的,但是在付出愛心和關懷之前應該先準備好自己。關心的方式也該有所拿捏,否則只會造成二次傷害。

五個月對於心靈重建實在非常短,以往在發生重大天然災害之後,有三到五年的時間,這些受到生命財產損失的民眾,有一部分會出現陸續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與憂鬱症的情況。大災難後的生活重建是一條漫長道路,心理重建更是生活重建中極重要的一環。生活重建又無法避免的使他們回想起過去與親人們的互動,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喚起他們不願回想的巨大傷悲。

其實,在第一次騎車上五里埔的時候,我就注意到,即使是大白天,路邊的路燈都是亮著的。我即刻聯想到台灣道教傳統喪禮習俗:家中的燈必須日夜不熄,為幫往生者帶路。小林村民們,用自己的方式治療自己那顆破碎不已的心。希望永不熄滅的路燈,可以讓他們逝世的親人們安息;也能夠讓他們看見自己無盡的未來。

990331JIAIN-2-480

被土石流淹蓋的水圳。

資料來源:

建立災後心靈重建模組的必要性〉。 林耕新 。http://drlin332.pixnet.net/blog/post/29255636

阿立祖 – 台灣原住民歷史語言文化大辭典網路版

3 回應 to “甲仙訪調─追憶小林平埔 回家的燈”

  1. 走一走 說道:

    五里埔的水圳是美國人幫忙興建的!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