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大眾看大愛 (5) 愛無罣礙

本文摘要:在東海豐安置基地協調會上,慈濟基金會營建委員堅持要規劃在距離台糖畜殖場不到五百公尺的基地上,但居民反對,會議中親見該委員離席致電重建會政府高層,數日後推翻該次會議的決議,重歸原案。這般行事作為,不僅失禮,簡直蠻橫。( 圖/ 鐘聖雄。慈濟園區立柱 )

社會大眾看大愛 (5) 愛無罣礙

編按:

魯凱災後遷村過程中,原本有意遷往「台糖東海豐農場」,並由慈濟基金會援建,但基地規劃過程和結果,與當初和魯凱族人理解的差異過大,於3月2日正式破局,魯凱族選擇基地面積較小的中廣長治分台作為遷村用地,並以399份連署書,表達「自主重建」的心聲,雖然未獲縣府正面支持,但族人仍繼續努力中。

本文作者因緣際會目睹「東海豐基地協調會」過程,聽見當日慈濟規劃單位之發言,作者與妻子也固定每月捐款慈濟基金會,希望以親身經驗,回應近日諸多對「大愛現象」的討論,感謝作者分享。

親眼目睹規劃過程的感受

在東海豐安置基地會勘協調會上,慈濟基金會營建委員堅持要規劃在距離台糖畜殖場不到五百公尺的基地上,因現地確實異味難聞,重建會會議主持人採行參與現地會勘霧台鄉親意見,決議改於台糖所提供另一塊遠離畜殖場的基地。會議中卻親見該委員離席致電重建會政府高層,數日後終而推翻該次會議的決議,重歸原案。這般行事作為,不僅失禮,簡直蠻橫。

還幸,本案終經預定安置災民代表連署陳情而得定案於長治電台。但此一折騰又耗費了一個月的時間。接著又看到該委員在長治基地協調會再次有欠酙酌的發言,以及景觀顧問對大愛村入口意象和「大愛石」所流露出的罣礙,諸多感慨,因以為文!拙文難登大雅,但真心希望慈濟大愛能形諸無形,曲成萬物而不遺!阿彌陀佛!

愛無罣礙 才能究竟大愛

內人每個月會在我微薄的薪水中,匯撥一點點到慈濟功德會,算算也有十來年了。每當災難發生,不論在世界的那個角落,慈濟的藍衫軍,總能在第一時間,到達災難現場,展開濟世救人的工作,總覺得與有榮焉。可是當我耳聞目睹慈濟基金會主事者的托大發言,以及月眉大愛村入口意象和大愛石之設置後,終於明白為什麼許多原住民會對慈濟的大愛感到怕怕!

慈濟在短短不到五十年的時間,積集了全台最大的資糧,發展成眾多慈善團体中的山姆大叔。既已成大有,尚請莫忘:放下罣礙,才能真正究竟集萬千大眾之慈心而成的大愛!

120分的慈濟 做到太超過了

屏東縣政府3月日1 2召開「慈濟長治永久屋基地」說明會,慈濟負責說明規劃構想的營建委員在會中夸夸而言:「很多人覺得慈濟沒有100分,但我認為慈濟已經超過100分!我們有120分!」

他還特別強調:所有災民在入住永久屋時,都會得到88項精美的生活用品,其中包括大型的平面液晶電視。大型的平面液晶電視耶

對照聯合報3月18日一篇災民抗議永久屋縮水的報導,慈濟基金會秘書處專員簡東源說:「永久屋的安置慈濟與政府均定調為救濟而非賠償」。的確,災民安置是政府與各慈善機構攜手合作的救濟工作,做到80分,足已,120分?太超過了!!

老實說慈濟未免給得太超過了!88項精美的生活用品,如果是給鍋碗瓢盆,爐米油塩,甚至是電冰箱,我認為都算是合理的救濟。然而大型的平面液晶電視可是奢侈品耶!我捐款了十來年,家裡可還是守著十幾年老舊的東元電視,相形之下,災民果然是有福之人耶!(我的感受當然是酸的),可是還有紅十字會、世界展望會也正全力協助政府蓋永久屋,那麼入住那裡的受災戶是否也都該比照提供?要是紅十字會和世展會財力無法提供呢?政府給嗎?給了,不也是花了我等的納稅錢嗎?

大愛村若有委員口中這麼完美,又何須違反佛戒,用這種引人貪念的說法來鼓勵受災戶入住呢?為什麼不能以普世之心,與諸善並進?捐助每一社區活動中心一台不才是合情合理的救濟嗎?

大愛形無 刻柱勒石 太沉重了

月眉大愛村入口處,迎面的是四根刻著佛語(?)的高聳木柱,然後是隨處可見,雋刻著所謂災民感激之心的「大愛石」。據聞主事的景觀顧問表示:「災民受到慈濟的協助是事實,今天有人很想要表達他們對慈濟的感激,所以才要把這些文字刻在石頭上,天經地義,沒有什麼不對。」營建委員則強調:「這些文字好不好,真的是見仁見智。」

我非佛中人,但我想如果慧能祖師看到這般景像,必然也會長頌佛號嘆道:木柱本非樹,大石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事惹塵愛。」阿彌陀佛!何忍教那些歷經傷痛,離鄉背井住進大愛村的災民,日日年年觸景傷情?大愛無形,才可以彌綸天地,才可以曲成萬物而不遺。畢竟慈濟的品牌,已可以形諸無形。立柱刻石,徒然予人圈地牧民的印象和口實,也匡限了大愛的範圍。何妨放下沉重的大愛柱石,多種些既能證道,也能鎮道的菩提樹,這樣豈不更加功德無量?!阿彌陀佛!

有幸參加2月初歡喜入住的儀式,排場不算豪華,但總統與行政院長親臨,自然官蓋雲集而顯得十分盛大了。節目的進行緊扣而專業,連世界各國大愛村住民的祝賀影像也備妥放送。這般的場景,我真的對慈濟的財力、物力還有影響力佩服得五体投地,但總覺得仍有些不妥。

三百桌圍爐飲宴的同時,慈濟基金會誇示了她的功德。可是,可是當穿著灰色居士服,列隊送完最後一道拼盤的災民小妹妹,和我們一同用餐的整個過程中,我沒有看到她臉上有一絲的喜樂。我不忍心問她!

「與人同者,物必歸焉,故受之以大有。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謙。有大而能謙,必豫。」

這是易經依天地萬物嬗遞變化順序所歸納的卦象,意簡而明。慈濟也者,是千千萬萬有濟世慈心之「同人」,以涓滴心力匯聚而成的「大有」,如是才成就了慈濟的「大愛」。有大之後不可以自滿自傲,必須更加虛謙以持盈保泰,這樣才能「必豫」-施與受者同享安樂。相對的,益而不已必決,潰決了會成為另一種災難!

我一位厠身藍衫階級的阿姨問我:慈濟大愛村廣受世界各地所歡迎,何以國內興建卻諸多逆障?之前我不明白,如今耳聞慈濟基金會主事者滿盈的發言,目睹月眉大愛村歡喜入厝所展露出慈濟愛「大」的驕滿。或許答案在其中矣!

真正的愛,是不求回報,無庸掛念,更無需排場,如是而能予人無以名狀的感動,永遠銘記在施與受者的心中。形諸於外的愛,終會予人以虛假的認知,也會造成受惠者難以承受的重。

佛字,弗人也,因此諸佛誨訓世人必也去除我執,才能究竟涅槃。有慈心未等於佛心,但佛心必然是慈心。我認同上人濟世的佛心而長期認捐,滄海之一粟,怎麼幫都是有緣人,都是隨喜。感謝慈濟基金會諸善菩薩,替我等「同人」盡了棉薄的慈心,但是千萬無需掛記要求大愛村的災民們日日感恩念德,若然他們就不會成為上人口中的「有福的人」。再說這種掛記著要人感恩念德的心,是罣礙,也是一種嗔念。

佛的誨示不也是說:嗔念一起,善業也就沒有了。阿彌陀佛!

30 回應 to “社會大眾看大愛 (5) 愛無罣礙”

  1. 關魚 說道:

    感謝艾无礙的勇氣分享與88news 的用心編輯。

    把這篇收到台灣好生活報的生命人權網摘囉: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00325/1720

  2. 小豬油 說道:

    真的!!(贊同到不能給再多)

  3. 三cc 說道:

    真的非常感謝您願意將這麼重要的訊息、過程全部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從這篇文章中
    我們可以看見慈濟口口聲聲說「去政治」
    到底是怎麼個「去」法!
    其實應該是「去他的政治」吧?

    慈濟已經凌駕政府了
    上人的下人們,還一天到晚跳出來說慈濟人救災很辛苦
    外界沒資格批評他們
    現在咧?
    誰要出來面對?

  4. 路人甲 說道:

    “重建會會議主持人採行參與現地會勘霧台鄉親意見,決議改於台糖所提供另一塊遠離畜殖場的基地。會議中卻親見該委員離席致電重建會政府高層,數日後終而推翻該次會議的決議,重歸原案。"

    意思是"台糖所提供另一塊遠離畜殖場的基地"
    最後提供是不可行的嗎?

    就是說要就又要原來那地
    否則就去長治

    既然已去了長治就跟台糖無關啦? 把那塊遠離畜殖場的基地地給魯凱牧師自力蓋屋
    不就好了嗎?

    慈濟的錢在杉林大愛屋多蓋點, 以備下次災變之用

  5. 路人甲 說道:

    “繼那瑪夏民族村民自動自發當志工後,桃源鄉寶山村居民也攜家帶眷,甚至教會牧師也穿起了志工服,一起投入杉林大愛園區志工行列。牧師說,響應好事不落人後,更何況慈濟無條件興建永久屋及教堂,不分宗教的大愛值得大家學習,而寶山村民約定要為善競爭"

    慈濟如是說

  6. 淑芬 說道:

    作者提到的「大愛村…違反佛戒,用這種引人貪念的說法來鼓勵受災戶入住」這部分是我一直很想講的事情。

    這次的救災重建,簡直如「愛心轟炸機」般,用一大堆物資金錢丟給災民,人的心是最柔軟,也是最脆弱的,真正的佛家不會用這種方式來誘人入罪,要不然出家人也不用戒五辛了,不是同樣的道理嗎?

    慈濟之成功,來自他的佛法俗世化,非佛門弟子也能夠在這般的宗教團體中掌權攬事,廣納社會人才,但恐怕也在這部分上,少了真正佛家子弟的修持,本身沒有戒定慧的修練,因此做起事情來就少了真正的佛家精神。

    問問這些慈濟委員們,如江子超先生及其他捐百萬的委員們,您們平日茹素嗎?家中無長物嗎?如果您們也瞭解俗世中人總有脆弱自我之處,那也就拿同理心看待別人想要有的那麼一點自我保留吧。

    • ㄚ成 說道:

      何謂佛家精神???
      其實這話語裡面充滿了矛盾
      傳統的佛教是遁世思想的
      也沒有像世界展望會獲紅士字會的機制
      慈濟是佛教第一個有這樣機制的
      這兩種不同路線,展現出來的本來就不同的精神
      難道說叫那些出家的師父出來做.就會做得比較好嗎???

      慈濟也只是在每一次的救災經驗中不斷學習,特別是面對不同的宗教,種族,國家,慈濟雖然一方面強調要尊重,但是他們的經驗又不多,怎麼有辦法做到十全十美.
      今天換成你所謂有佛家精神的弟子來,難道沒經驗也能做得很好嗎???
      個人覺得這只是經驗問題,慈濟若還要抱著尊重宗教的心態,
      她真的該好好聽聽這理原住民的聲音
      在未來的救災中持續改進
      但是~個人覺得宗教,教派之間的互相包容體諒更重要
      相互退一步會海闊天空
      你進一步,我退一步,至少也不會撞在一起
      但是每個人都只想往前站一步,只會撞得鼻青臉腫

  7. 簡小虎 說道:

    那刻柱的四句話,google一下,語出《靜思語》。

    我不懂的是,作者這樣的身份算不算是「慈濟人」?這篇文章的矛頭是指向「慈濟」、「 證嚴上人」還是單論「慈濟某名營建委員」?

    我真的不懂。作者連續每月捐款十來年給慈濟,還不是慈濟人的話,那到底誰是「慈濟(人)」?「慈濟人」像是一個不存在的「大眾」。399名連署的原民的代表性、正當性都要被質疑的話,那龐大的、虛幻的「慈濟人」到底在哪裡?

    這場運動、這些龐大的建築,到底要跟誰對話?

    誰都不能在慈濟內部傳達嗎?誰都不能作為與外界溝通的媒介嗎?這是我一直讀文以來的大疑惑。

    我是一個才皈依幾個月的佛弟子,在別的道場修行。(不是慈濟啦!但我們的道場也常受批評就是了。)忍辱是很多宗教都有的「教義」,弟子不能講師父的是非(或是信徒不能評論神,是這樣說嗎?),總之是一種我可以理解的「態度」。可是同修之間總是留有批評指教的空間啊。若同修有何太自滿、太超過的時候,不是也可以請問師父,由師父去指點一下嗎?

    若是這篇文章只是要評論「某位營建委員」,卻給「大眾」(有這種存在嗎?)一種像是在整體批評「慈濟(人)」、或是批評「佛中人」的印象,這樣是不是也有點太超過了?

    當然,當我在問是不是太超過時,我自己也太超過了,像是處在一種造口業的無間道內。

    看了一系列文,發現我對原民文化非常陌生。但一直有一種原民運動蓬勃發展的欣喜。但最近這兩篇「社會大眾看大愛」的文章,我覺得一整個怪。這樣的文章,應該是出現在給慈濟內部的。「聽不再捐錢的姑姑說」、「我是捐了十來年的人」等等,這樣的身份非常奇怪。

    每段文後,都要加「阿彌陀佛」,又要撇清自己不是「佛中人」(我也沒聽過這種用語啦~),非常怪,是說自己不是「佛弟子」的意思嗎?為佛弟子有什麼好羞恥的、要撇清的?

    • 大是 說道:

      據我私下跟幾位有參與慈濟活動,甚至不乏有資深參與者瞭解,慈濟內部是很不容易談這些事情的,因為「不發惡言」這四個字讓人即使是「以理辯理」都很困難,所以基本上就是「各自表述」,最後上人裁示,但是上人會聽進去「誰的表述」呢?就看誰「對上人有影響力」,或者說,以上人的智慧來判斷他願意相信誰,

      所以這個組織內部似乎沒有「民主討論」這種機制,而慈濟人,也的確講起來是一群看似虛幻的面貌,因為大部分的慈濟志工是根據組織內部的指令行動,但有趣的是,偏又有些如江子超委員這樣的狀況,有強烈形式風格,所以,只能說在一般志工、委員、更上層的管理者..不同層級,有不同行為模式吧。

      • ㄚ成 說道:

        是阿~慈濟講求說話要聲色柔和
        若想改變既有的決定
        可能就要直接跟決策者溝通
        那就是跟上人溝通
        不過~應該也沒那麼難溝通吧

        • ㄚ成 說道:

          我是絕得,以慈濟的態度,若原住民希望慈濟符號少一點
          慈濟也不會反對才是,
          若原住民因為教派不同,需要多點教堂,去溝通,合理的應該不難溝通阿
          因為若慈濟這些都做不到,就違反了慈濟自己的精神
          這樣下面的會眾或委員若知道,也會絕得怪怪的吧
          像我本身事會員,我也絕得若慈濟無法體諒災民,或弱蠻恨孤行
          那我也會很難過
          但我會想去了解中間到底有什麼地方溝通不良
          沒做到,也許不是因為他們不想做
          也許是哪裡溝通出了問題
          或是有太多複雜的因素干擾笆

    • jesus 說道:

      說穿了..這就是自以為中立者最常用的手法而已!

    • jesus 說道:

      因為基督教裡也有不同教派..有死硬基本教義派阿…們!

      • 金肅 說道:

        今天發生的事可不是所謂的基本教義派的吵鬧
        而是吃人夠夠的某團隊搞到災民自行起來
        巴神父要是還在台灣或在他故鄉聽到消息
        一定很難過

        • ㄚ成 說道:

          其實上人是很聰明的
          在慈濟裡面,有問題直接跟上人說,
          她說一句,下面都會照辦
          也許上人根本也不知道一個大愛村到底需要多少間教會
          若換我聽到有兩種教派,我也會想到蓋兩間阿??
          之間還有什麼歧異,若沒人告訴我,我也不知道之間的差異阿
          宗教跟宗教之間互動本來就會有不了解的地方阿

          • 簡小虎 說道:

            「在慈濟裡面,有問題直接跟上人說」!!

            一系列文看下來,不就是 1.「"這裡"沒有人可以跟 上人說到話。」2.「沒有人可以溝通到慈濟"裡面"」。

            因為1.「這邊不被認為是(或代表)原住民災民」 2. 「溝通到的都是慈濟"外面"~誰都說不代表慈濟!」。

            若ㄚ成師兄能代為傳達傳達到慈濟"裡面"的話,應該是功德無量。

  8. deresai 說道:

    這不是宗教戰爭
    不要落入爭論的思維中
    這是在解決一個族群世代居所的問題
    是三方團隊的合作(政府、慈善單位、族群部落)
    透過行政及資源單位的專業和能力
    協助問題者完成他們想做的事
    本來複雜的手序簡化了_是政府對災變快速處理的應變機制
    本來沒有錢和專業來蓋房子_是慈善單位提供了這豐富的資源,補足政府的不足
    剩下的就是遷徙的部落_給予政府和資助單位正確的藍圖:想遷到哪裡?怎麼蓋?我能配合的範圍和能力?
    過程中三方透過專業且深度的對話來一起解決
    對於問題者的想法作出適當的決策
    身為中華民國的子民
    這是過家及人民對這塊土地及所有人的愛
    是權利的分享也是物質的分享
    充份的溝通與尊重是必要的
    彼此理解才能解開不必要的誤會

    有錢、有權或許能解決很多物質或現實中的問題
    但卻永遠無法滿足人心裡的慾望和愛的需要
    願意為對方的成長放下自己的意念想法是愛的出發點
    對弱勢者無條件的陪伴、引導、勸勉、安慰、鼓勵
    或許我們都該節制自己的情緒和言論
    必竟我們都不是完全的
    所以在這裡爭誰對誰錯只是更突顯我們生命中的缺點
    在愛中應該是自由的、沒有懼怕的、是節制的、是喜樂的、是和平的、是良善的、是信實的、是溫柔的、是仁愛的
    看看我們到底在做什麼?我們種下了愛還是忿怒在彼此的心中呢?
    不要動不動就誰拒絕誰,讓人聽了真的很傷心。

    • 路上人 說道:

      恐怕世間就是殘忍的,「人為刀殂,我為魚肉」,有錢有權有勢的一方總是握有絕對的權力,生殺在他。,他說「好」,恐怕你沒法輕鬆的對他說「不好」,他對你說「拿」,只怕你要有反逆的勇氣才能對他說「不拿」。溫柔和善如溫暖陽光般的愛誰不想得,但在泥淖中掙扎不已的人,為掙出一口活下去的氣,你知道要極盡多少力氣嗎?我們不是幸福的人,看完你的文字,羨慕你從心而生的幸福。
      88之後,過去的一切我們已經回不去了,而未來我們走的坎坷,甚而被重重阻攔!

      • deresai 說道:

        「過去的一切我們已經回不去了,而未來我們走的坎坷,甚而被重重阻攔」
        我認同
        但更積極的作為是面對並畫出未來藍圖
        找出可行方案朝成功邁進
        讓對方認同你的作法並願意執行
        有時後需要進一步或退一步
        相信成功是屬於堅持成功思想的人
        不要先否定自己成功的可能
        加油!
        「思想」是很重要的戰場

        • 沒路 說道:

          哈~~~~
          是一個思想沒有交集的戰場~~~

        • 路上人 說道:

          謝謝你的加油!
          但我要再說一次–「這世間是殘忍的」,我們沒有倒下,我們正努力要靠著自己的力量往前走,留在我們自己的地方,重新站起來。
          我們沒有看輕自己,我們對自己的未來存有成功的期待。但在這種誰有權有是有錢就可以決定一切的世界,我們這群人真是「人為刀殂,我為魚肉」,就算已有認同我們、願意協助我們的人或團體提供奧援,哈哈!deresai,你可知我們的政府連連阻撓,很大的問題就在為了成就慈濟大愛屋呢!你們是在太平世界理想有規有矩的思想,我以前也是這樣幸福及相信世界運轉規則的人,但是四季風水已不照時輪轉,世道恐怕也脫軌而去。不過,我們會努力穩穩站著,心及魂更要昂揚站立!

    • 沒路 說道:


      很傷心的人 因心傷而拒絕
      讓人看了 真的很傷心~~~

  9. 艾无礙 說道:

    參加家母放置骨灰佛寺的法會,遇到僧尼善眾,我也會雙手合十,稱誦一聲:阿彌陀佛!這是隨喜,不是嗎?
    假如我文章有矛頭的話,我應該說針對的是建築委員言行及月眉大愛村所展露出的罣礙。慈濟是因上人菩薩佛心感召才成大有,我當然希望慈濟人不要讓上人的佛心蒙塵。
    這個禮拜內人剛收到慈濟基會寄來的年度捐款收據,為了節省郵資和信封,所以連同她幾位同事的也由內人代收,捐款人中有一位還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呢!所以慈濟大愛本來就是無形的,隱翳在台灣的各個角落,但「慈濟人」已被藍衣白褲匡限住了,而且也成了刻板印象。
    我背心經,讀禪語,愛看宏一大師傳,還有流浪者之歌。我欣羨悉達多及宏一大師徹底的勘破,我領會心經「色不異空 空不異色」、「諸法空相」所含蘊的哲理。但是,我沒有參加道場,沒有吃齋茹素,也還有許多我執(否則怎會寫這一篇自以為是的文章)。所以我又如何怎敢以佛中人(佛弟子)自居?
    永久屋興建與進住的諸多紛擾,其實說穿了就是搶羊的口水戰爭,勘不破諸法空相,放不下心中罣礙,紛紛擾擾亦將永世不斷!

    • 番婆 說道:

      是利益~~~
      是權力欲~~~

      如果沒有這決策位子?無論政府或慈濟人!
      如果手上沒錢?無論政府或慈濟人!
      一個人可以對另一個人
      有機會做這樣的事嗎?
      能會如何做呢?

      放下我執 如放下屠刀ㄚ~~~

    • 簡小虎 說道:

      to 艾无礙師兄(姊):

      對不起,我言重了。

      一開始是對「四根刻著佛語(?)」這個問號大為好奇。語出必有典。您打一個問號,似乎有一些諷刺的意味。我遂去google,發現是 證嚴上人的靜思語,就更加不能理解。

      靜思語曾經幫助很多人。我也受惠不少。然而這靜思語,用這種毫無藝術的方式刻在大愛村的柱子上,卻是讓人大起煩惱。其他大愛石、雕像更是。

      我仔細端詳這照片,柱子的造型,彎彎曲曲的木頭,是因為「漂流木」的意象嗎?(然後「漂流木」=「原住民」??)若是如此,這位景觀設計師應該也是自以為發心結合「原住民」和「慈濟大愛」。但這般「自以為」,才令人唉呀呀。

      我們漢人,對原住民的瞭解真的太少了,又太容易「自己為是」了。我在想,若比較慈濟在海地或其他國家的「大愛村」設計,是不是可以找到另一個觀點?當我們去到完全陌生的國度時,會謙卑地學習、尊重當地文化。可是當我們漢人遇到原住民,卻以為自己懂,自己為曾對方著想了,才搞成這樣。

      這是我發文後的反省。

  10. soray 說道:

    有關於大型平面液晶電視,我去過大愛村,每戶人家都有。
    但是上面貼著很大的一排字:
    「國民黨及菲律賓僑胞贈送」(大意)

    請去問為什麼國民黨送奢侈品好了,大愛村住戶說是燦坤來配裝的。
    還有夏天可能天氣會熱,順便問要不要連冷氣一起送。

    • jesus 說道:

      那是廠商捐贈..你就把它當米店送月曆..撕完就丟..這也沒什麼!
      就是有人要當作給太多是一種施捨?
      都已經有人覺得給太多了..你還想要連冷氣一起送阿?哈!
      乾脆再加個暖爐..剛好符合"冷嘲熱諷"吧!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