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過100分的慈濟,重建的時間壓力

本文摘要:屏東縣府昨(3/12)召開「慈濟長治永久屋基地」說明會,召集慈濟基金會說明規劃方向,也邀請魯凱部落代表與會;族人希望能有牧師參與教堂規劃。另,針對日前高雄大愛村引發的討論及批評,大愛村規劃者表示:我認為慈濟的表現超過100分。( 圖/ 鐘聖雄,慈濟預計為魯凱進行的長治永久屋規劃案 )

超過100分的慈濟,重建的時間壓力

縣府:長治永久屋將定案,預定7月底入住

屏東縣政府昨(3/12)召開「慈濟長治永久屋基地」規劃設計配置說明會,除召集慈濟基金會說明園區規劃設計方向外,也邀請霧台鄉阿禮、谷川、吉露、佳暮等魯凱部落代表與會,發表對未來園區的期望。此次負責規劃長治永久屋的設計師,與慈濟月眉杉林園區的設計師相同,都由慈濟建築委員江子超負責。

在該次會議中,阿禮、谷川、吉露、佳暮等代表,都希望未來長治園區中,各部落都可以有獨立的活動廣場與教堂,並希望可以有牧師加入教堂的設計規劃。

甫參觀完慈濟月眉杉林園區的吉露村長則表示,大愛村的房子外觀看起來相當好,但架構並不符合魯凱族生活模式,他希望每一戶永久屋前方,都可以有獨立「廣場」與「工作空間」,如此未來族人舉辦嫁娶活動,或是雕刻、料理時,才有適當的空間。此外,吉露村長也要求縣政府能規劃「公墓」空間,如此已離去的族人才不至於與存留者相隔太遠。

谷川社區理事長表示,谷川社區共有54戶,目前雖僅有31戶申請永久屋,有24戶選擇留在山上,但希望未來用地規劃仍以54戶作為規劃戶數,這樣萬一族人以後想下山,就不用再申請。

IMG_7996IMG_8003
(左)慈濟建築委員江子超(右)與會代表之一:吉露村長

屏東縣長曹啟鴻表示,由於中央希望可以在今年7月底前完成永久屋入住事宜,縣府已感到相當大時間壓力,許多工作也已緊鑼密鼓在進行,如今各部落都想要有獨立活動廣場、教堂,恐怕在用地上無法取得,希望族人見諒。然而,曹啟鴻也強調,他會努力去找公墓用地,但對於許多真的無法落實的項目,他不會騙人,也不會承諾

江子超也回應鄉民代表意見,表示永久屋的興建有其一貫性,如果30公頃的地只蓋700多戶,恐怕都還不符行政院要求,所以無法達成部落代表的期望。他表示,如果各部落可以共用活動空間,那就沒有必要興建那麼多教堂,畢竟永久屋是利用各界捐款所興建,捐款者未必會同意蓋那麼多教堂,容易引起外界觀感不佳。

曹啟鴻強調,縣府對於永久屋規劃絕對非常重視,但希望鄉民可以體諒縣府所感受的時間壓力。「事情都已經快要定案了,希望只要在小地方修正就可以」,曹啟鴻說。

IMG_8009
倍感時間壓力的屏東縣長曹啟鴻。

慈濟:我們已經超過了100分

慈濟基金會建築委員江子超在簡報時表示,慈濟月眉大愛村截至目前為止,已有超過1千人次的觀光人潮,「看過的人沒有不滿意的」。當海地的代表希望慈濟也能在海地蓋一樣好的房子時,江子超還表示,如果在海地蓋的永久屋也和月眉永久屋一樣好的話,很擔心海地總統也會搶著進去住

江子超表示,慈濟為災民所蓋的永久屋,不會只是生活的空間,還包含未來生活、產業的重建。他特別強調,所有災民在入住永久屋時,都會得到88項精美的生活用品,其中包括大型的平面液晶電視。江子超說:「很多人搬進永久屋時,看到電視竟然扁扁、平平的掛在牆上,還認不出來那是電視呢!

日前慈濟月眉大愛村在網路媒體引發熱烈討論,其中也不乏許多批評的聲音。對此,曹啟鴻先是出面緩頰,表示慈濟已經做得很好,希望外界不要要求慈濟可以事事做到100分。然而江子超隨即表示,「很多人覺得慈濟沒有100分,但我認為慈濟已經超過100分!我們有120分!

由於外界對慈濟月眉大愛村的景觀設計批評,主要集中在教堂與「大愛石」部分,甚至也有慈濟志工希望可以就此進行改善。江子超強調,大愛石上的文字都出於災民之手,即便有些文字引發爭議,但每個人觀看文字都會有不同感受,不是每個人都不喜歡;江子超強調:「這些文字好不好,真的是見仁見智。」

由於今日與會鄉民皆非常重視教會設計,也希望可以有教會牧師參與教堂規劃,然而未來長治永久屋的教堂,是否也和月眉大愛村的教堂一樣,都會被擺上門聯與「十在心路」呢?江子超表示,他個人出身天主教世家,他覺得教堂有門聯並沒有什麼不妥,而「十在心路」則都是教育性質,與教義不相抵觸,「對大家都很好」!

霧台教派抵制慈濟,縣長表示無法接受

由於霧台鄉4大教派日前表示要連署「抵制」慈濟大愛屋,曹啟鴻表示,他已經知道這消息,但他個人認為,永久屋的事情都已經要定案了,不能接受教會這時候才跳出來說要反對。曹啟鴻回應:「教會反對我不能接受,不然他們就自己蓋(永久屋)!」

據了解,霧台鄉四大教派將在這兩天展開連署,希望抵制慈濟援建(抵制原因請點選這裡閱讀),並將於15日將連署書遞交給縣政府。屏東縣在「只能修改小地方」的時間壓力下,要如何應對霧台鄉各部落的遷村安置?自稱120分的慈濟月眉永久屋,能在屏東發揮幾分表現?霧台4大教會,又能夠在15日前能夠匯集多少「抵制」慈濟的連署聲明呢?凡此種種,仍有待密切注意。

IMG_8001
(上、下)慈濟規劃的魯凱遷村案。
IMG_8002

1514302181
(上、下)本次魯凱遷村援建與高雄大愛園區規劃,同為建築委員江子超負責。
1514302180

43 回應 to “超過100分的慈濟,重建的時間壓力”

  1. 伍杜 說道:

    ● 大愛村的問題之ㄧ在於干涉與主導居民的生活。
    ● 建築色系雖然低調,但是建築語彙以及各個角落的大愛符碼卻高調莫名,雖說見仁見智,但是使用者的觀感才是最重要的,這是世界景觀建築界多年不變的基本觀念。
    ● 縣長的施捨心態,不吃拉倒的態度實非真正的慈悲。獨厚慈濟,為何排擠居民能夠接受的團體來搭建?

  2. 路人你媽媽的飛刀 說道:

    把善款吐出來就可以自己蓋或是找其他團體蓋,「教會反對我不能接受,不然他們就自己蓋(永久屋)!」說得好像是只有慈濟能蓋一樣。

  3. 陳玫君 說道:

    為什麼一定要7/31完工呢?去過杉林大愛村的人們呀!你們有沒有看到教堂和一般住家那牆壁上許多的裂痕?才剛住兩個月的[永久屋]就已經這樣的傷痕累累?
    這樣的房子是安全的嗎?
    縣長還如此盲目要趕在日期前完工,這就是我們身處的台灣!!

  4. 陳玫君 說道:

    為什麼一定要7/31完工呢?去過杉林大愛村的人們呀!你們有沒有看到教堂和一般住家那牆壁上許多的裂痕?才剛住兩個月的[永久屋]就已經這樣的傷痕累累?
    這樣的房子是安全的嗎?
    縣長還如此盲目要趕在日期前完工,這就是我們身處的台灣!!

  5. CLE 說道:

    個人覺得從以上的報導來看,慈濟不會因為外界對高雄杉林大愛村的觀感不佳而有所改進…,他們還是依然故我,老大心態值得商榷!任何慈善團體在災區幫災民興建住屋,都應該做好溝通不要拿政府來做擋箭牌,畢竟住的人是災民,不是這些政府官員或者是慈善團體啊!!

  6. 盛穎 說道:

    「如果在海地蓋的永久屋也和月眉永久屋一樣好的話,很擔心海地總統也會搶著進去住。」真是傲慢之至。助人真的成了一種羞辱人的方式?

    • 不昧因果 說道:

      慈濟建築委員江子超是建築專家並不是慈濟發言人,所說言論並不能代表慈濟,其言論頂多只能代表數萬慈濟志工中的少數慈濟志工而已。

      再說一次
      ※慈濟志工都只是凡人,也會犯錯,但是整體來說功大於過利大於弊,值得鼓勵

      • 震撼 說道:

        您說的我也同意,可是好像慈濟不願意針對這些質疑出來回應,或者內部也沒有打算請這位建築委員出來回應,事後也不發新聞稿作澄清,那這是否默許該位委員的行為?

        例如大愛園區設計受到那麼多人質疑,慈濟也不願回應,本來想說也許會默默的表現在魯凱的修正,結果到了魯凱仍是如此,就真的讓人傻眼,而且還派相同設計者來做設計,那這是否表示慈濟真的也認同這位委員的說法與作法呢?

        我真的很不想批評慈濟這樣的機構,因為他們一直努力募集善款要幫助別人,可是這件事情從頭到尾讓我有太多不解,也看不見慈濟的溝通和澄清,真的很奇怪。

        • 不昧因果 說道:

          讓我簡單解釋你就懂了

          一.
          志工人多嘴雜,做事比說話容易,做多做少沒人看到不怕人家比較,一群人一起做事好玩有趣,所以大家選擇找事做而避免說話,何況證嚴法師有說過「對得事做就對了」教志工們要行經而不只讀經甚至辯經
          (證嚴法師要慈濟志工要勇於承擔幹部,大部分的慈濟志工都很樂於做事卻很怕承擔幹部,因為怕說錯話)

          二.
          志工本著被啟發出來的善心來付出,本應無所求,但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已經成仙,也會受到情緒或外在言語的影響而退善心,本例來說,證嚴法師一定不會教訓這位建築委員江子超師兄、相反地會多看他做的好的那一面多鼓勵他繼續努力,要是有因緣江子超師兄自己會看到外界的批評自己會檢討改進,總之,沒有人會去批評他的,這樣你懂嗎

          三.
          所謂慈濟志工其實只是在慈濟這個團體中學習付出無所求的一群來自不同基礎上的凡人而已,有的人參加久了難免自認資深或者參與多了自認很懂,事實上慈濟志業包羅萬象,花蓮靜思精舍百位常住師父與四大志業體千萬職工日日夜夜也無法處理好每一件事,所以證嚴法師70多歲每天三更半夜還在看資料或與全球視訊開會,凌晨三點就要起床開始忙碌,一餐只吃兩分鐘,你能想像有多忙嗎?
          四年前我也很愛批評慈濟,四年來學會五件事
          1.「快做,做不完」
          2.「照顧好自己、因為有很多人要我幫助」
          3.「有機會就找人來參加慈濟,事情太多了,需要更多人來一起做—救不完」
          4.「有機會就解釋慈濟,慈濟受到很多誤解—講不完」
          5.「多檢討自己,別因為我而傷害了慈濟形象—自己毛病真的很多,四年了還是改不完」

          四.
          簡單說明到這裡,建議您自己找機會去參與比較,末學從小到大,做禮拜去團契也參加一貫道伙食團,最後接觸慈濟,比較起來,這裡是最沒有壓力的地方也是讓我成長最多的地方

          祝福你也能早日體會到我們所謂的「付出無所求之後的法喜充滿」

          「每個人都是靠自己的,要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法喜都只能靠自己」

          一句話送您思考,想通了你就懂了
          「在慈濟,如果有人批評你,那個人一定是很愛你,那個批評你的人一定對你有很大的信心」

          • 不昧因果 說道:

            更正「四大志業體千萬職工」
            應為「四大志業上千位職工」

            職工就是「領很少錢做很多事的志工」
            職工在開會時偶爾也會被責備
            職工有些人會有入不敷出要倒貼的
            有些師兄職工會因家人抗議而離職
            又例如慈濟醫院的護士會跳槽離職

            如要深入瞭解四大志業體請查慈濟官網

      • NI-NA 說道:

        我想
        大家都可以懂[不昧因果]的邏輯
        即使他講再多
        最後都可以用[我不是慈濟發言人]脫身

        所以….
        大家下回就專心看[慈濟發言人]在說什麼

        其餘的人
        她們的話都不用聽
        因為不是慈濟發言人都無法代表慈濟!!

        這就是[不昧因果]的邏輯!

  7. Amale.Gadhu 說道:

    馬政府強力背書的「加持」

    +楊秋興+曹啟鴻「力挺」

    =120的「傲慢」(台)

  8. 謝志誠 說道:

    我昨天是以「路人甲」的身份進入會場旁聽討論會,進入前,我一再拜託縣長不要介紹我的身份,但縣長還是好意的幫我介紹,並要我表達意見,而我也只是好意的建議:是否能尊重部落的聲音,在有限的基地上以部落為單位,按其入住比例,劃分面積,再由各部落依需求,在有限的面積內自行討論取捨及優先順序。但我的善意與卑微建議,還是被這位「建築師」嗆聲,他說「他」在「921」之後,甚至賀伯颱風,就從來沒有一天離開「921」重建,過程中還與「黃執行長頻頻接觸」,我的建議只是學者的講法,不可行。回臺北的路上,我百思不解,我也沒有把「921」掛在嘴上半句,而我也知道現在的政府,非常不喜歡提及或聽到「921」,而我也有「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的自知之明。我的建議可不可行,有必要如此武斷?可能在「921」之後,我為了躲1996年的賀伯颱風而離開災區,沒有榮幸認識這位「建築師」,向他學習請教吧。對慈濟建築師,我只好以「百聞不如一見」來形容。

  9. DAVID 說道:

    當我們沒有自己故事,我們如何告訴下一代說我們是誰?
    當我們沒有自己的文化和精神,我們如何說自己是原住民?
    當大愛用這塊土地人民捐獻的錢,用在鄙毀這塊土地人民的尊嚴與信仰
    愛與礙何異?
    莫拉克風災短暫就過去,只要有生命一切都可重來.
    但毀根滅文化的災禍,請問如何重建?
    我可以不要大電視,但我一定要祖先!
    我可以不要永久屋.但我一定是台灣人民!
    我可以不要財大氣粗的公關愛,但我要告訴我的子女.我們要勇敢尊嚴自由的奮鬥活下去!
    錢與物質可以短暫狹制我們,但真理的靈魂必永遠屹立不搖!!!

  10. sukuze 說道:

    看來真的是「楊規曹隨」了!
    曹縣長說,要蓋教會自己蓋。
    那麼,魯凱朋友,評估考量找其他ngo團體,真的來自己蓋吧!
    找到自己的新籌碼,就不必再聽這些傲慢且羞辱的言詞了。
    找到可信任的團隊來協助蓋永久屋,那麼請魯凱朋友記得告訴全台灣人民,可信任者是誰?
    我等將會協助宣傳,未來善款去處必往這可信任之處走。

    • 路人丁 說道:

      與其要:
      “魯凱朋友,評估考量找其他ngo團體,真的來自己蓋吧!
      找到自己的新籌碼,就不必再聽這些傲慢且羞辱的言詞了。"

      不如以曹啟鴻縣長說的:
      “教會反對我不能接受,不然他們就自己蓋(永久屋)!

      此時
      四個教派如今當然要站出來
      以自己蓋永久屋和教堂為目標
      向全球的基督徒募款
      也正好趁此向世人說明:
      錢入慈濟是被拿來如此羞辱受災者~~~

  11. 盛穎 說道:

    曹老師會不會是用這種方式來暗示「如果居民能找到支援,縣府就願意放手」的意思?因為他們可能對慈濟感到不好意思,所以很難由自己說出口?

    • Amale.Gadhu 說道:

      做一個行政首長不用「暗示」,「有所為,有所不為」是政治人物當有的「魄力」。這麼多原住民知識菁英在幫他,他還替慈濟「解套」,這樣子怕得罪慈濟,我看是怕自己的地位動搖吧?有例子佐證可沒有冤妄他,『日前慈濟月眉大愛村在網路媒體引發熱烈討論,其中也不乏許多批評的聲音。對此,曹啟鴻先是出面緩頰,表示慈濟已經做得很好,希望外界不要要求慈濟可以事事做到100分。然而江子超隨即表示,「很多人覺得慈濟沒有100分,但我認為慈濟已經超過100分!我們有120分!」』88news
      為什麼不是替原住民「解套」呢?反而幫慈濟講話,沒看到慈濟建築委員江子超「跩的二五八萬」嗎?這個才是真實的狀況吧?

      馬政府強力背書的「加持」

      +楊秋興+曹啟鴻「力挺」

      =120的「傲慢」(台)

      「原民下山,入大愛村,放棄家園。」這就是原住民的「下場」。

  12. 佬佬 說道:

    社會要多多瞭解
    善於~~~找尋“養錢”標的 培養“投資嗅覺”~~這位號稱滿意120/100的建築師

    就不難明白
    921之後為什麼慈濟
    會開始有那麼多這樣"大愛"的師兄弟??

  13. 烏托邦 說道:

    當我們在說別人的同時
    是不是也該審視自己的行為!
    慈濟霸道,傲慢,不尊重宗教
    救災是為了添自己的福報?
    給自己添名聲?
    我不是慈濟人
    但我是個佛教徒
    我只能說觀念偏頗!
    且有轉移災民不建立永久屋的話題
    會出這樣的問題
    我敢肯定不是出自村民內心
    絕對是宗教的原因
    每每在做禮拜時的對村民"洗腦"(很抱歉我真的不想用這詞彙)
    再把慈濟說成毛病一堆的腦殘慈善團體
    這樣本來就已經峋弱的教會就可以得以殘喘
    主叫人要謙卑
    災民以後有需要
    都可以寫好清單開好條件
    不符合的就說這沒有人權…….
    這樣是誰在造惡?
    我是佛教徒
    但我可以跟你一起去見主!

    • 恩友 說道:

      每每在做禮拜時的對村民』洗腦』(引用你的詞彙)
      請問是否是在特定場所.
      民眾有選擇是否進去接受
      而不是在公共場所甚至是其他宗教會所聖殿執行
      現在路上也頗少看到漆滿"天國近了.信主的永生"的電線桿了吧

      如果在自家會堂宣揚信仰叫做』洗腦』(再引用你的詞彙)
      在他人會堂宗教建築.公共場合內宣教開示
      又該如何稱呼...灌頂?

    • BeerMilk 說道:

      我是個基督徒,但我不會說你的觀念偏頗。你只是搞不清楚狀況而已。

      你說:「我敢肯定不是出自村民內心,絕對是宗教的原因,每每在做禮拜時的對村民』洗腦』,再把慈濟說成毛病一堆的腦殘慈善團體。」

      首先,你是在哪裡聽過教會在聚會時公開批評慈濟是“腦殘慈善團體”?而且還很“肯定”、“絕對”?

      再者,我最近去過屏東茂林,那邊也有居民搬到大愛村,我也親眼見過這人,並且親耳聽到他說明裡面的情況。請教您最近有到過哪邊離當地最近的地方,遇到比較瞭解那邊狀況的人呢?

      真正的謙卑是想自己有沒有做到,不是把指頭拿出來指別人。

      如果你是“真的”看到、聽到那些事情,“肯定”這些陳述是誤解、污衊,再來捍衛您的“正義”吧。

      最後,關於您能不能見到主的問題,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訴您:在末日審判台前,所有人(信主和不信主的人都一樣)都要見主、受審判。

    • Amale.Gadhu 說道:

      烏先生:
      充滿互相矛盾的說帖,本來不想回應,但是我想還是幫你提醒你的問題?最為溝通的誠意與管道。

      第一句「當我們在說別人的同時是不是也該審視自己的行為!」與「慈濟霸道,傲慢,不尊重宗教,救災是為了添自己的福報?給自己添名聲?我不是慈濟人但我是個佛教徒,我只能說觀念偏頗!」:
      「說別人時,要審視自己。」結果你為了合理化慈濟的作為偏頗之處,結尾你就說別人「觀念偏頗」,這不是很矛盾嗎?為什麼大家會熱烈討論,難道是一群瘋子嗎?
      這裡的問題出自於「生活公約」加上「大愛石」粗暴的內容讓人無法苟同慈濟的作法,你有看過任何一個社區的景觀佈置會有駭人的詞句嗎?讓人覺得其背後之放置的目的何在?所以除非太過於主觀認定「自以為義」,認為你們來這裡是有原因的,是什麼呢?遭到報應嗎?真的是匪夷所思,實在難以參透無法理解其手法,對災民來說簡直讓人觸目驚心,備受打擊?不是嗎?

      第二句「有轉移災民不建立永久屋的話題,會出這樣的問題我敢肯定不是出自村民內心,絕對是宗教的原因」:
      這裏的問題是,從一開始原住民就提出要中繼安置希望政府搭建「中繼屋」,而且以「離災不離村,離村不離鄉」為原則,這是「重建條例」的法源依據。所以「政府和慈濟」搭蓋永久屋,本來就違背「重建條例」的法條,而且也不符災民希望「重建家園」的意願,所以怎麼會是「宗教原因」呢?

      第三句「每每在做禮拜時的對村民』洗腦』(很抱歉我真的不想用這詞彙),再把慈濟說成毛病一堆的腦殘慈善團體,這樣本來就已經峋弱的教會就可以得以殘喘。」:
      你說教會是洗腦,所以應該是「所有的宗教」都在洗腦包括「慈濟」,這樣你能認同嗎?還有很多教會辦起活動都是上千上萬人,而且基督宗教是世界最普及化的信仰。怎麼會孱弱呢?不可否認教勢沒有明顯增長,但是跟「慈濟」成長無關,原因無他「文明的進步,帶來物質的享受,相對的精神生活無法提升」這也是科技發達的人類,過於依賴文明的悲哀~~」,還有沒有人說過慈濟腦殘,尤其是教會。

      說了這些並不是要打擊你,或者是觀念偏頗心胸狹隘,只是希望「就事論事,實事求是」希望你能明白,也請你體諒尊重。

      屏東魯凱族災民的心聲

  14. 可利亞 說道:

    這個地方將來會不會又成為另外一處讓人歌功頌德的大愛園區。建議興建單位是不是多種植一些造花草或是造林吧。(讓我想起3.12植樹節剛過)。如果造林有困難不妨找屏科大的專家學者來協助這樣也是不錯的選擇。

    • 不昧因果 說道:

      多種樹是一個很棒的建議,村民入住之後可以開會討論要怎麼規劃怎麼種

      「歌功頌德」是好事,值得鼓勵

      「批評」是壞事,越少越好

      • 不昧因果 說道:

        我在慈濟學習當志工已經四年了,發現大部分的慈濟志工很需要多自我批判

        很感恩慈濟讓我知道「要少批評別人、要多自我批判」

        很擔心證嚴法師不在的時候快到了,每個慈濟志工都以為自己很優秀,外界又一直批評、新聞媒體唯恐天下不亂、網民又輿論社論傻傻分不清楚,到時候怎麼辦?

        證嚴法師常說「來不及」
        令我真的很緊張…

  15. 拒絕慈濟的理由 說道:

    我們的文化裡沒有大愛這兩個字,我們的教堂從不會放靜思語,也不會把上人的話變成上帝的話並且放在祭壇前,我們不需要生活公約,因為我們有自己的民族性,成為我們的生活與規範,我們也不要速成的房子,我們相信大地有運行的法則,是急不來的。

  16. 陳啟中 說道:

    可以幫忙查出來那位建築師是誰嗎?

    • 震撼 說道:

      按照文章內容看來,那位120分的設計者,是慈濟建築委員江子超先生。

      • 不能說的秘密 說道:

        這位偉大的建築委員在大都會中做過不少[大]建案,算得上是建築業上的佼佼者,像這樣永久屋的規劃與興建的規模還難得了他嗎!

  17. 路人甲 說道:

    “畢竟永久屋是利用各界捐款所興建,捐款者未必會同意蓋那麼多教堂,容易引起外界觀感不佳"

    12座教堂??

    是不是太多啦??

    • 果然是路人甲 說道:

      魯凱族人要的是"保留 教堂 要蓋的用地"
      教堂的建築物當然是魯凱族人能夠自己蓋的
      實際上並沒有 要求 濨濟 幫他們蓋教堂.
      果然只是 路人甲.

  18. 路人甲 說道:

    保留 12座教堂 要蓋的用地
    也是很多的啦

    • 金肅 說道:

      誰跟你講十二座

    • Abus 說道:

      如果是四個村莊裡面有12間廟,你會覺得多嗎?

      同樣是魯凱族的好茶村,6公頃的地蓋4間教堂,因為在山上好茶部落就是這樣
      現在長治電台30公頃,並沒有比照要求20間教堂,仍然依照山上的樣式要求這樣的數目

      就原住民來講,教堂就是信仰的中心
      如果你可以認同到鄉下隨便轉個彎就有一間廟
      為何對於四個部落有12間教堂如此驚訝?

  19. 三步政策 說道:

    有感而發的重建三[步]曲:
    [加快腳步]只要政績、嘿~甚麼都不必說
    [拒絕讓步]是妳們自己要選擇我們的,還有甚麼好談的
    [各退一步]不要浪費資源,所以,政府要大家都退讓一步

    現在的重建過程,未來的重建歷史!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