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霸權 退出山林

本文摘要:莫拉克颱風襲台引發重災,氣象局預測今年春雨可能是「災害性大雨」;颱風季雖可能延後,但威力恐怕驚人。去年救災、重建亂了套,今年不該重蹈覆轍。同時,重建腳步也將移向屏東,如何避免發生爭議,重建委員會應重新思量。( 圖/ 胡慕情 )

慈善霸權 退出山林

編按:本文為作者「災後半年」系列報導文章,完整系列,請點選這裡閱讀

─────────────────────────────────────────────────

莫拉克颱風襲台引發重災,氣象局預測今年春雨可能是「災害性大雨」;颱風季雖可能延後,但威力恐怕驚人。去年救災、重建亂了套,今年不該重蹈覆轍。同時,重建腳步也將移向屏東,如何避免高雄地區發生爭議,重建委員會應重新思量。

風災後,政府強調「安全是最重要的事」,與慈善(宗教)團體配合,進行包括那瑪夏、桃源鄉等山區部落的「安置」事宜。然而,安置卻又要求居民不得回鄉居住,等同遷村。此時政府又在被迫遷下的部落規劃發展觀光,挑起原民與漢人間的長久矛盾。

部分山上真的不安全

事實上,安全與在山上居住並非全然對立,然而目前的永久屋政策卻讓可能性缺乏討論空間。台大地質系教授陳宏宇是災後受委託到災區勘驗的學者,陳宏宇半年來和許多技師專家共同走訪156個部落,他感嘆:「這些地方真的狀況很糟!」

上周末,陳宏宇再度造訪那瑪夏鄉,當時正是小雨過後,雨量150毫米不到,土石脆弱的狀況,是用手輕推就會滾落的程度。他問:「光用我的手就可以把石頭弄下來,還不用怪手,大雨來時怎麼辦?」

目前災區的崩石源頭約延伸4、5公里長,陳宏宇形容:「從航照圖即可看到『悲壯』的地形地貌變化」。許多山區的山腰都還有大石沒有滾下來,陳宏宇判斷「災區至少5年不得安寧」

災民憂心生計與文化流失的問題,不斷爭取回鄉重建,但陳宏宇無法對安全讓步。陳宏宇說,原民為擔心土地喪失,自己也請許多學者上山復勘,他對此事完全不反對。「但居民請的學者不見得是地質專業。」

破壞元凶是政府

陳宏宇也曾和復勘團隊討論過,思考是否能把「不安全」稍做修正,「但後來每個人都認為不該修改。」他以神木村為例,當時他主張在賀伯颱風後不得安寧,成為眾矢之的,但現在神木村民也重新思考遷村事宜。

「我要嚴肅地說,那瑪夏鄉那邊真的不是石頭清一清就可以蓋房子。」尤其今年降雨趨勢恐會變成災害性大雨,「不得了,荖農溪跟旗山溪的山區土石,真的會不斷落下。」

台灣地層破碎超乎想像;地質危脆的程度,連國外人士都大吃一驚。但陳宏宇理解原民困境,「原住民真的很可憐,畢竟現在山上的破壞,元凶是政府!」

陳宏宇指出,史料記載,過去原住民住在相當安全的高位河階地或高山平台,但原住民被迫趕下山,政府再對大自然為所欲為。他以廬山溫泉為例,公權力不彰,每次颱風過後,礙於地方利益而屈服。如今廬山溫泉的山坡監測,已發現移動了21公分,「政府卻仍然不斷為它們整修。」

這是原民無法接受「不得回鄉重建」的重要癥結─何以漢人能、原民不能,而政府還要搶山上安全的地方趕族人下山?

永久屋還是冒險回鄉?

「政 府問過我,有民間團體蓋房子給災民好不好?我說好。但我強調,『那要雙方心甘情願』。」陳宏宇指出,山上並非全然不適人居。以那瑪夏鄉為例,民生平台看起 來就還不錯,「只要原住民找到認為安全的平台,我都願意幫她們看。」但他強調,在安全地重建的族人要有「不該條條大路通山上」的認知。

然而,可能朝向雙贏的重建政策依然無法討論,僅救災程序加強戒備。重建委員會副執行長陳振川表示,汛期將臨,防災科技中心已在加強救災流程的演練並加蓋山下的避難屋。國軍將救災當成任務。未來只要發佈颱風警報,就會要求災民撤退,目前已在加強台南跟嘉義縣的聯外道路,避免台21線再度斷掉影響救災。
陳振川說,政府已願意在山上幫居民蓋永久屋,前提依然是不能回現在的家住;災民也可以不選永久屋,只要有安全地,政府可以徵收土地為居民蓋避難屋。但以民族村為例,因避難屋土地的地目是農地,必須透過徵收手段才能變為建地。

陳振川說,民族村民提出的避難屋是小間的,加上土地私有,重建委員會擔心政府協助蓋避難屋後,居民將房子據為私有。他說:「若政府徵收後,可以委託給她們管 理。」

記者追問,若居民願意詳列條文明訂「避難屋可供所有災民使用30至50年」,是否不必徵收?陳振川表示可以討論,但詳細進程卻無下落。居民面對的, 仍是「永久屋」或「沒有避難屋的危險家鄉」。

慈善團體成殖民霸權

遷村,文化、生計、安全面向,要避免爭議、達成共識,必須經 過妥善討論。台灣原住民基層教師協會秘書長瑪達拉‧達努巴克指出,這麼大規模的風災,應該要有大規模的改變。大家要共同思考什麼樣的方式可讓人平靜地與大 自然融為一體,但顯然政府的重建政策無法做到。尤其,許多原為原民傳統土地的高山平台如今被列為政府「國有地」,災後重建顯然挑戰政府是否能貫徹《原住民 基本法》的精神。

日前,内政部公佈莫拉克災後善款資料,捐款高達222億餘元,但使用率只有49.05%,其中與政府合作最密切的慈濟基金會共募得45億,只使用9億元。對於善款使用,慈濟基金會秘書處專員鍾易叡表示:「善款一定專款專用」,但追問使用細節,他則表示「不清楚」。

善款使用,必須切合災民需要。半年來的永久屋重建政策,顯然悖離此項原則。東吳社工系教授王行指出,「慈善霸權」在921大地震時已略顯雛形,當善良的動機進入需要幫助的地區,即成為所謂「慈善」;但這過程也會讓「慈善」產生權力─「因為你需要我,所以我可以支配你」。當慈善者不反省自己的位置,將更容易放任權力橫行無阻。

王行表示,在這種情況下,外來者容易成為「殖民者」,將自身對生活的想像強加於災民身上、否定在地生活價值。尤其大型慈善團體或NGO與政府、專家結合後的產、官、學結構,更易產生負面結果。

風災至今,重建委員會仍未跳脫性思考。然而時猶未晚,持續創造並落實受災者與協助者的對話空間及結論,才可能避免天災之後的人禍創傷。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

18 回應 to “慈善霸權 退出山林”

  1. 死後坦然對先人 說道:

    『我們不再信任政府』,大片山林已被政府巧取豪奪至今,原民能有主權自理的土地已少之又少,現在政府又要利用災難,以剝奪我們生命安全保障的軟性威脅來換取我們的土地,讓我们的私有土地變成政府公有,南沙魯回鄉BUNUN誓言絕不再喪失放棄祖先的土地。沒有政府來關照沒關係,我们已覺悟,只懇求政府別來落井下石,處處阻撓,難道不當政府順民就要…….!

  2. Kevin 說道:

    本人對於版主的言論不是很認同,一開始標題就下錯了,前面數段大部分是檢討政府,我很認同,但為何您的許多標題都是衝著慈濟人而來???慈濟何以變大?那是多少人的心血努力,才讓台灣有這樣一個世界性、有計畫、有行動力的志工團體,霸權??!就更誇張了~!!!從開始到現在~都是政府的不負責任,以及不重視;慈濟人自始自終都是已完成居民安置為目標,何來霸權???你去逛公園也要遵守公園規定、任合住宅社區也有公約,由委員會規定、飯店式管理的規章更是由興建初就由建商計畫好了,再正常不過,何來霸權??222億善款更該監督的應該是那政府手中的一百多億還是空中的計畫;做大事不拘小節,更何況這事有時效性的,災民目前都是各地尋求短暫棲身之所,政府又不盡力,難道版主您會來做嗎???您的標題應該是政府皇民官僚的八股思想,退住台灣才是吧~~~~

    • 胡慕情 說道:

      Kevin:

      如果你所有的發言,都要脫離他人對慈濟作為的質疑,而僅為了要為慈濟辯護,你可以不必打這麼多字,只要說:「批評慈濟就是不對。」就可以了。

      看在你辛苦打了一串字也就再回回你。第一,請你回應廣大的要求中繼屋的災民,他們不那麼急著住進永久屋,慈濟為什麼用各種手段迫人入住?第二,確實「別人去逛公園要遵守規則」,但永久屋是要給災民的「家」,有人去逛或參觀或拜訪別人的家還要自己訂規則叫主人遵守的嗎?第三,即便社區有社區公約,但對大愛村的「社區定義」是由慈濟訂下的,當公約不簽就拿不到鑰匙,請問這不是霸權是什麼?第四,對於霸權的解釋請你好好地讀一下別人所寫、學者所解釋的,這有嚴謹的定義,不是你說不是就不是。

      最後,不要放大絕說「慈濟不做,你(其他人)要來做嗎?」這是軟性的威脅。而我也不信慈濟不做,其他團體會不做!這麼委屈,就退出啊。把善款轉交給其他團體使用,如何?

    • 何欣潔 說道:

      公園規定應該由社區住戶共同擬定,住宅社區的公約也由每一戶人家共同擬訂,建商替社區草擬的定型化契約住戶永遠擁有協商更改的權利,這才是台灣的現況。不知道樓上是護航護到傻了還是怎樣,親手打了這麼一大段比皇民官僚還霸道的文字以後,還敢開口問霸權何來。霸權本來沒有來,你打完這段以後它就來了。

      真是好個做大事不拘小節,慈濟擘劃的什麼國際級社區願景就是大事,台灣原住民文化流失就是小節,都給你說就好啦!慈濟的力量當然是來自於全台灣人民的默默捐獻,難道是來自上人或林碧玉副執行長一個人嗎?樂生療養院的院民每個月省下自己只有數千塊的買菜錢,也要捐獻給慈濟做善事,這是全台灣人多麼沉重的託付,接受這樣的託付要謙卑,不要跩個二五八萬!

      而且,本文作者是記者,寫篇報導是他的工作,他現在已經做好了,你還要他去蓋房子,根本就是荒天下之大謬,故意扯開話題,你當他一天有72小時嗎?他寫錯了你就堂堂正正地指出來呀!不要一天到晚放大絕。

    • 路人丁 說道:

      從開始到現在~都是政府的不負責任,以及不重視.
      想問的是:
      為什麼慈濟不與人民一起來要求政府?一起批判政府?

    • 路人丁 說道:

      Kevin 說道:
      社區也有公約,由委員會規定.
      想問Kevin 的是:社區委員會的成員是誰?

      Kevin 說道:飯店式管理的規章更是由興建初就由建商計畫好了.
      想問Kevin 的是:中繼屋是慈濟興建但是慈濟的嗎?產權歸誰的?

    • karens 說道:

      同樣都是十方善款,政府該被監督,但慈濟所幕得的善款,占整體善款的20%難道因為他是慈善團體就不能被監督嗎?
      222億善款目前整體執行率49.05%,慈濟所幕之45億善款執行率卻只有20%,而慈濟所執行的善款只佔整體已執行善款的8.27%,慈濟真如Kevin說的做大事不拘小節,這事竟然有時效性,那為何卻是這種樣的執行率呢?
      我認為胡記者並不是衝著慈濟而來,Kevin因該先去看看胡記者在整件88水患的觀察與報導,再來對他做評論.
      就以這次3/4甲仙地震山上鄉宏遠紡織大火為例,在現場穿梭送礦泉水的機車後面有需要插枝慈濟大旗去刻意彰顯作為嗎?送便當給整備完成要進火場的消防員就一定要大愛攝影機在旁隨行拍攝嗎?(要消防員把便當帶入火場吃,吃完還要把便當盒與筷子帶出來給你,沒看到旁邊有待命休息區ㄚ?)
      何必在最近預打造50台裝輪子的船艇,只為要讓師兄師姐親自送便當給水患災民,去做就對了,不需要鄙視救援單位使用充氣式橡皮艇是落伍的,跟不上你們的思維!

  3. 狼煙行動聯盟 說道:

    回應一下Kevin:

    版主的對象並不是"慈濟人",
    是慈濟這個組織(財團),
    慈濟人某個程度上也是被"慈民化"的無辜者。

    誠然,
    慈濟有其社會功能及貢獻之處,
    這是不可抹滅的。

    然而在88災後,
    慈濟組織在災後問題的處理上,
    的確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豎著"慈善"的大旗,
    卻到處要原鄉災民放棄家園土地、接受慈濟式的生活信仰,
    靠著賑災名義募得的社會資源,
    要把不同族群、不同文化、不同信仰的部落災民全部集中大愛村內當"慈濟人",
    這絕非捐款者的初衷。(我想慈濟勸募時應沒向捐款者標榜:不幫助不願住大愛村的災民、不照顧不願作慈濟人的災民吧!?)

    原住民文化的生成與土地息息相關,
    慈濟不能以它的角度來思考原住民災後重建的需求,
    好比如果溫泉和自來水都是一樣的水,
    那大家又何必大費周章的出門去泡溫泉?
    要原住民放棄家園土地,
    就像要人以燒熱水泡澡來取代泡溫泉,
    不但失去了味道,更失去了原有的療效。

    政府政務處理不好本該接受人民批判,
    但是慈善(宗教)團體是以高道德標準自居者,
    難道不該以更謹慎、更尊重、更謙卑的態度來面對災民的未來嗎?

    • Amale.Gadhu 說道:

      狼煙行動聯盟
      讚哪!非常棒的說帖!

      原住民站起來
      捍衛主權
      求生存
      爭取民族自決的權利
      設置「原住民族自治區」
      維護「原住民族基本法」之精神
      保障全體原住民族的權益

  4. 尋月者 說道:

    回應Kevin的說帖
    什麼是大事(慈濟作的才叫大事?)
    什麼是小節(原住民的種種都是小節?)
    慈濟就是有這種「做大事不拘小節」的自傲心態
    才害「上人」的初衷被誤導
    才害「一群下人」含淚受助
    就如何欣潔所云
    人各有所長
    怎麼叫記者去作「大愛屋」呢
    其實慈濟不作.還是有人會作
    慈濟不必有捨我其誰的自負心態
    唉!
    緣.結緣.結善緣.
    口說善緣.無奈孽緣已生
    還是默默行善吧!

  5. 路人DRIVERANT 說道:

    安全地重建的族人要有「不該條條大路通山上」的認知。
    ____________

    我比較好奇的是原民朋友對之這句話的看法
    就我粗淺的理解,似乎是山上或有安全之地,但想住那兒,基本得過原始的貧困生活

    大家真的受得了嗎?~要過萬那度,或巴布紐幾內亞原住民..的生活~可能沒那麼慘啦^^
    真的大多數人都有這種破釜沉舟的決心嗎? 文化第一,其他再說?

    會不會真讓大家在山上重建了,過幾年又後悔? 生活水準太差,怪政府不照顧?

    不好意思喔,若有冒犯還請見諒,因為最近地震,那附近好像更不安全了
    剛好路過,才有此問

  6. 路人DRIVERANT 說道:

    恐嚇什麼?暗示什麼?
    ____

    我覺得你這麼說很失禮 我完全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是不是這陣子與太多政客接觸而敏感了? 不自覺也沾染了政客那種一見面先開罵的習性呢?

    我覺得我的問題很簡單,如果我是當地人我一定會想這問題的

    山上真的還安全嗎? 特別在這次地震之後……
    經濟的可發展性?~倘若道路一年要中斷好多次談何發展經濟? 農產品要賣誰?
    小孩子的教育問題?
    醫療問題? 生重病了怎麼辦?

    這些問題我沒辦法不去想的
    如果你也想過相關問題,何妨給予小弟一些開釋,讓我了解一下你或大家的打算?

    • 顯影 說道:

      路人說的有他的道理,這些事情的確不能不想,只是,一直在山上過的生活,從災前其實就是靠自己,所以災後也沒有特別的感覺,作為一個原住民在台灣,日子從來沒有好過,政府也一直都不好,所以這些事情,認真要想起來的話,是沒有答案的,歷史,已經奪走了我們所有的好日子,現在,只是希望不要連最後的族群活力都被扼殺,對我來說,只有這樣的祈求。

  7. 關心的人 說道:

    大家都在駡政府,政府不是萬能的,請大家也要為政府設身處地想想,政府有辦法滿足每一個人的所有需求嗎?
    有了永久屋,還是要山上的放農具的避難屋,睡午覺可以,晚上當然也可以,一段時間後就成了山上另一個家,若政府取締,一定又會抗爭,若颱風一來,萬一有人傷亡,必定又是政府不對,沒人會說為何原住民又到山上住。
    大家都要互相體諒。

    • 山的那一邊 說道:

      還是再次鄭重聲明
      入住永久屋的不只是原住民
      災區的居民(也就是所謂的災民),並沒有全部入住永久屋
      所以要評論的話,要釐清。
      現在的問題是「入住永久屋的人」的問題
      不要在把所謂的災民及原住民全部拉下水
      可以嗎?

  8. 正港南沙魯人 說道:

    發表一下,以正視聽;講出事實,大家公論
    針對上文「…陳振川說,民族村民提出的避難屋是小間的,加上土地私有,重建委員會擔心政府協助蓋避難屋後,居民將房子據為私有。他說:『若政府徵收後,可以委託給她們管 理。』…」容我條列式訴說
    1.當初政府表示,要有安全的訊期避難空間,才准於合法留在原鄉生活,這是必要條件。我們要求運用公部門資源幫忙找,政府回答,沒這個預算,你們自己找(此時感覺自己是外國難民)。
    2.我們好不容易找到安全環境,要求政府幫忙徵收土地蓋避難屋。政府(楊秋興)表示,沒有這個預算,況且山下已經給你蓋房子了,你不要是你自己的事
    3.當我門於安置期間,東湊西借集資買安全的土地,已達到政府的要求時,政府還要求我們自行找NGO來協助蓋避難屋,才能合法居住在自己的土地上。
    4.還好世界展望會義無反顧的協助我們規劃,向政府提出簡報時,還被要求避難屋只能做成像難民營一樣的格局(此時我應該確定我跟政府是不同國了),會中,楊xx還三次脫口而出:「不然山下的人回山上怎麼辦」,好詭異的想法。
    5.當避難屋完成了,政府就說避難屋一定是要政府公家的才算,所以要徵收。
    6.試問,走了艱辛的一大段,合理嗎?
    哈!哈!哈~~~~中華民國官員的翻版。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