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草闢路─爭取寶山重建生機

本文摘要:雖然爭取「38甲地」做為安置避難地點屢遭挫折,不過村民們更凝聚了原鄉重建的共識及決心,在一起砍草之後,也決定將在3月6日舉辦傳統文化祭,並會按照習俗,透過傳統儀式與祖靈溝通,請祖先為族人指引與祝福。( 圖/ 鄭淳毅,2月16日寶山村民集體上山砍草,希望讓專家看清楚這塊平坦的土地適合遷居。 )

砍草闢路─爭取寶山重建生機

自從寶山村內的寶山部落、二集團部落、新舊藤枝部落皆經政府勘查認定為「不安全」後,村民一直努力爭取以村子上方的「38公有甲地」為遷居或避難屋興建地,希望政府落實「離災不離村」的原則,讓居民在這塊土地上度過汛期。如此既不用年年颱風季動用社會資源撤離村民,也為原鄉重建留下生機。

「38甲公有地」在莫拉克災前,為高雄縣政府規劃的纜車興建用地,災後則歷經去年11/8、12/15、今年1/8 經專家學者三次探勘。除了11/18 非正式勘查中初步被認為安全,是「上天賜下的福地」之外,之後兩次探勘都被認為有「坡度不平、未來可能滑動」,以及「腹地不足以容納80戶留鄉重建居民」等問題,而被鑑定為「不宜做為避難安置地」。

不過由於這兩次會勘中,專家學者都只在邊坡道路上停留,未深入平台腹地勘查,且建議可做為部分安置的地點,說法不一、甚至完全相反;加上縣長在1/25訪視寶山時,表示「38甲公有地」仍將做為觀光纜車興建地;令村民無法對勘查結果心服。

於是在今年1月30日的部落大會中決議,將再一次爭取覆勘,並且發動所有留鄉重建者齊心協力,到38甲地砍草;將因竹林野草雜生、難以步行進入的平台腹地,開闢出一條小路來,供下一批專家學者進入勘查,也希望能夠告訴「專家學者」們,這片土地寬廣又平坦,沒有之前會勘所提出的「坡度滑動、腹地不足」的問題。

p1000694
(上)先前專家學者因竹林茂密,沒有真正走進去「38甲地」探勘。(下)2月26日,居民一起上山砍草,整理出平坦腹地,要讓專家學者看清楚,這塊地是可以安居避難之處。

(38甲地先前探勘情形,請點選這裡閱讀)

大鍋飯與歌聲,為「新寶山」開墾

2/26上午,村民就陸續來到38甲地,開始砍草、並就地取才竹、木,搭製了簡易的祭台,做為接下來3/6文化祭典使用。

活動前一天,村長按照活動前必須祭拜祖靈、詢問祖先意願的習俗,準備了一頭豬,宰殺後祭拜祖靈,並成了大家的午餐。

婦女露天席地準備食物,族人一起工作、一起吃大鍋飯,一如祖先曾在這片土地上共獵共食、分享勞動的過程與成果。原本預計需要費時兩天的工作,在當天傍晚前已經全部完成。

Tual-Tual,祖先的共同獵場

藤枝段38甲公有地,雖然現屬於原民會所有、鄉公所管轄,但當初這裡是布農族的傳統領域。據村中老人家回憶,這片土地在民國五、六十年左右,經國民政府土地大測量後,成為「山地保留地」,後來又改為「原住民保留地」。

在此之前,布農族先人視這塊地為「大家的菜園」,意即若有遠方親友忽然造訪、家中沒有豐盛的食物招待時,就帶著獵槍到這裡打一隻飛鼠、松鼠等獵物回去加菜。只取所需要的獵物,且為大家所共有。布農族每一個家族都有自己的獵場,只有這塊地,所有族人都可以自由進出。

「我們布農語說這裡叫Tual-Tual,意思就是共同狩獵的地方、大家的菜園。」寶山部落耆老 Tama Avong 解釋,Tual-Tual同時還有「共有、共聚、共食」的意義;38甲地不應該叫38甲地,是政府收去之後才這樣叫的。」

Tama Avong認為應該要幫38甲地「正名」,聲明這裡是傳統領域。如今,狩獵文化雖已逐漸式微,但在寶山村民認為,在族人有需要的時候,取得這塊土地應是名正言順。

將舉辦文化祭,請祖靈帶來祝福

雖然爭取「38甲地」做為安置避難地點屢遭挫折,不過村民們更凝聚了原鄉重建的共識及決心,在一起砍草之後,也決定將在3月6日舉辦傳統文化祭,廣邀各方參與;並會按照習俗,透過傳統儀式與祖靈溝通,請祖先為族人指引與祝福。宣誓「38甲土地」為族人傳統上的共有地域,以及為原鄉重建所付出的不懈努力。

以下為2月26日寶山村民上山砍草、立柱的過程記錄。


早上八點多,村民陸續抵達38甲地開始砍草工作。男人們使用割草機,婦女們則拿著鐮刀進入竹林。
26-2


(左、右) 邊聊邊行動,漸漸砍出了一條路來。

26-5
休息一下。


村民說好從兩個地點開路進去,讓兩條路呈十字狀交會,大家茂密叢生的野草竹子中,討論該往哪個方向走。


族人自行分工,幫忙取來中午煮飯生火的木材及建造祭台的建材。


就地生火、露天煮飯。


婦女從鍋子裡取出剛煮好的內臟。她們說,這個還不能吃,要先供給祖先。


(左、右) 接近中午,砍完草的婦女陸續下來,準備吃飯,已經有豐盛午餐等著了。


由老人家們先取食物準備祭拜祖先。


獻給祖先的祭品,米飯、豬肉、內臟、樹豆湯,酒。


長老帶頭祝禱。


開飯了,大鍋中共飲共食。


(上、下) 休息時,老人家一時興起,從林子裡採了野生蕨類,編織傳統祭典用的頭飾。


飯後休息,族人突然即興編起了歌詞,相互合音,練習文化祭要表演用的歌謠。歌詞的大意是「我們真可憐,沒有人管我們」、「這些留在山上的人,彼此要團結」。

在砍草後的土地上立竹竿。這個稱之為musal,漢語翻譯為「開墾祭」。Tama Avong 說明,以前人找到一塊土地想在上面開墾時,就立一根竹子,表示詢問祖先的意思如何。立下竹子之後,「看那天晚上有沒有作夢,是不是有不好的夢。」作夢是與祖先溝通的方式,若是不吉的夢,就表示這塊地不能開墾;若是個好夢,就可以在這裡落地生根。


立柱後,運來木材,開始準備蓋祭台。村民臨時決定要趕工,把預計兩天的工作在一天完成。


第一根柱子。

26-22
大家一起挖。婦女們徒手或使用竹子,刨開土地準備打上木柱。


就地取材搭就的簡易祭台。傳統布農族以戶單位,重視家族觀念,吃飯時也是一大家子圍在爐灶一起吃大鍋飯。祭台中間的爐灶,傳統的房屋裡一定要有,是家的象徵。


「開墾」後的38甲地,我們的「Tual-Tual」。

4 回應 to “砍草闢路─爭取寶山重建生機”

  1. 胡雅美 說道:

    成功的必要條件在於一股火熱的行動力,我從他們身上看到了,感動也期待早日美夢成真/回家真好。

  2. 番婆 說道:

    既然:
    是布農族的傳統領域。民國五、六十年經國民政府土地大測量後,成為「山地保留地」,後來又改為「原住民保留地」.

    我們大家來支持
    “傳統領域還給原住民"~~~

  3. 王坤煌 說道:

    支持
    『傳統領域還給原住民』~~~加油!!!
    這樣的行動讓人動容!!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