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給總統的公開信─魯凱阿禮的心聲

本文摘要:總統先生:一紙「特定區域」的劃定公告,與我們所認知的勘驗結果,完全不同。原來,我們一直在奔走與關切的只是浪漫無知的行動,一場誤會。而我們竟後知後覺到只能望天興訴,追恨自己不識文明社會的遊戲規則。( 圖/ 古秀慧,阿禮生態豐富,圖中鳥兒為藍磯鶇,是冬候鳥、留鳥 )

一封給總統的公開信─魯凱阿禮的心聲

前言:

屏東霧台鄉阿禮部落分為Balio及Wumama上、下二部落。莫拉克風災後,Wumawuma下部落居民決議遷村,願意被劃為特定區域。

至於Balio上部落,在三次安全勘驗中,前兩次都被評定為不安全,但39戶居民中,有24戶希望遷居平地,因此部落希望政府能以「戶」為單位劃定特定區域,讓希望遷居的族人合法取得永久屋,而希望留在山上的族人,也能合法居住。在第三次的現場勘驗後,學者專家終於在勘驗報告的「安全」一欄,勾選了認可的標記。

1月16日,重建委員會至霧台進行特定區域劃定,上部落的居民已十分明確表態,拒絕劃定,要留在部落裡(當日情形請點選這裡),因重建會反覆重申,絕對尊重居民選擇,因此上部落的族人認為這就是此事已經告一段落,便開始積極規劃原鄉重建,以及在山上展開生態產業的探勘巡禮(詳細情形請閱讀這裡)。

未料,政府卻在2/11時,將阿禮上、下部落全部公告為特定區域,等同推翻了專家學者的認定;未來希望留居山上的阿禮部落族人,將失去居住的正當性,他們為部落觀光所付出的努力,也將付諸流水…

上部落的居民古秀慧表示,阿禮是一個生態完整,鮮少人為開發的小部落,從災前就很積極發展生態觀光,霧台鄉長也很支持阿禮如果全部被劃為特定區域,過去為發展觀光所付出的努力,全部都白費了。

以下為古秀慧寫給總統的公開信,希望政府能言而有信,尊重阿禮上部落的選擇,也希望總統能夠尊重留居原鄉者的生存權,讓部落文化能繼續在山上深根。

一封給總統的公開信

總統先生:

重建操作的手法,操弄著我們留居戶對政府的信任。始終相信主辦單位的善意和正義,災後半年來,我們對原鄉重建的規劃腳步也從不懈怠。

從前,我們知道弱勢族群有民主機制的保護義務如種種優惠措施,維繫著環境上生存條件的不足。在阿禮,我們努力的付出心力試圖擺脫弱勢印象,營造一個優質的生活環境和永續產業─生態旅遊,更以走向世界舞台的企圖心,築夢在原鄉。

一紙「特定區域」的劃定公告,與我們所認知的勘驗結果,完全不同。原來,我們一直在奔走與關切的只是浪漫無知的行動,一場誤會。而我們竟後知後覺到只能望天興訴,追恨自己不識文明社會的遊戲規則。

留在山上會給政府較費心的管理維護成本和責任承擔,過去以至未來皆然。但是,政府就只能用這種角度,去考量地方多元發展的策略嗎?「特定區域」的劃定讓留居戶的正當性,變成重建策略中載明要被「持續規勸」的釘子戶?不管接受與不接受政府在平地的解決方案,我們豈不又落入弱勢族群的窠臼,轉型的路更艱辛,向上提昇的機會在那裡?

村裡的意見領袖散播著曖昧不明的政策,遷徙大利多在單純的鄉親想像中被解讀,這之間我們的留居戶在惶恐無助下流失,而重建單位諸公坐視旁觀。

山居民族的環境條件被剝蝕著,我們只能向大同社會繳械投降?夢想,難道不是邊緣人的權利選項?

選擇山上或山下發展,在族人各自依據近代的生活經驗及社會脈動的認知,有了兩股對未來發展的不同信仰。不管選擇為何,為魯凱阿禮未來的前途努力是族人共同的理念。一個互補的局面何嘗不是我們所期待和共享的?為甚麼上位者不能給我們原住民更有利的多元發展機會和協助?

不要放棄這群留居傻鳥,還給他們一個正當性、有尊嚴的原有空間吧。

相關閱讀:

莫名的信念─阿禮下部落遷村,上部落留鄉
那裡跌倒,那裡站起來─魯凱阿禮部落近況0127

(本文轉載自「sumuku’s blog」)

10 回應 to “一封給總統的公開信─魯凱阿禮的心聲”

  1. 88編輯 說道:

    秀慧家的部落格新增文章──

    我們到底在爭甚麼?

    爭中華民國境內,
    一個古老部落存在的主體性。
    一個有機的、自然的、永續的實體。
    即使,剩下12戶。

    http://www.wretch.cc/blog/sumuku/34135878

  2. 山青 說道:

    利多
    向來是統治的語言

    山下的老屋
    山上的部落
    最後落得
    失望&幻滅
    任其荒蕪於歲月
    隱入漫漫野草之間
    利多
    是誰的利多???

    讀~~ 遷徙大利多在單純的鄉親想像中被解讀~~~有感

  3. Shu Yuan Yang 說道:

    Thank you for telling us the problems and concerns. The letter should be forwarded to many people.

  4. 獵人 說道:

    留在原鄉努力的阿禮人
    高雄縣南沙魯的同伴給你加油
    小時候
    常聽部落裡的老人家講
    要回老部落balisa看一看
    要回balisa看一看
    要回老家看一看
    但終老至死
    有balisan看一看不到5人
    因為無人的老部落已變成林務局的
    因為老家以便管制區
    國家的了
    要回家要政府核可
    居於此
    為了要讓流離異鄉的族人
    有尋根的機會
    我選擇
    留在政府眼中的不安全部落
    阿禮人加油

    • 呂美琴 說道:

      不要忘了八八風災後納瑪夏鄉年輕人勇敢的"要",她說:救救我們布農族拜託!拜託!哪一個畫面讓我久久無法忘懷,隨然部落亦身處災區(金崙溫泉部落),但我的捐款卻是給了他們,因為他們勇敢向社會及政府尋求協助說出需求,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向他們一樣,說出我們的需要,而不是隨他們(政府)說的住在"永久屋"或是"中繼屋",那一棟棟美麗的房舍終究比不上我們用心蓋的茅草屋或是瓦房,希望您們要堅強,不要讓政府所謂的"德政"削弱了您們的對部落重建的渴望,原住民的老人說:沒有了土地我們就像是失了根的民族,回不到部落也見不到我們的文化延續的希望,加油排灣族!!!在部落才有重建的機會,也能隨著我們文化特有的方式重建我們的家,我們的祖靈屋,這何嘗不是一個好的機會,但重點是大聲的向政府說出您們的需求,部落要在原址重建,讓我們的子孫能夠找到回家(部落)的路,加油!加油!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