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台營:駁斥令我不齒的所謂學者!

本文摘要:行政院日前公布「小林村及那瑪夏鄉、桃源鄉致災原因調查」,將致災原因歸咎於「超大雨量」,引發各界譁然。魯台營痛批調查計畫主持人李咸亨刻意引用錯誤資料,得到可以讓政府卸責的調查結果,「行為令人不齒」!( 圖/ 圖片來源: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 )

魯台營:駁斥令我不齒的所謂學者!

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日前公布「莫拉克颱風高雄縣甲仙鄉小林村及那瑪夏鄉、桃源鄉致災原因調查」,將致災原因歸咎於「超大雨量」,引發各界譁然(政府報告請點選這裡)。高雄市綠色協會總幹事魯台營今日以《駁斥令我不齒的所謂學者!》為題,發文重砲轟擊計畫主持人李咸亨,並認為該調查無論在成員組成、調查過程以及調查結果都教人無法接受(魯台營先生製作了完整的簡報檔案,請點選這裡閱讀)(李咸亨先生的專訪,請點選這裡閱讀)。

魯台營強調:「這是一份偏頗、不完全的報告!」他表示,調查團隊宣稱1856mm超大雨量是導致小林村上方獻肚山順向坡地滑的原因,但1856mm事實上是從8/7~10共72小時的累積雨量,小林村被土石掩埋的時間點是8/9上午6:09,當時累積雨量應以48小時計算,不但不可能超過1500mm,也不可能到達1700mm的災害雨量臨界點,足見該調查報告並不具說服力。

魯台營補充,李咸亨在報告時引用御油山觀測站與甲仙觀測站所測得的降雨資料,但這兩個觀測站距離小林村都太遠,就算是取用48小時資料,也不準確。魯台營在簡報中引用可能已罹難的水保局防災專員陳漢源與劉金瑛,在8/8晚間8:31時,於小林村所回報的資料,當時累積降雨量僅1100mm,就算根據調查團隊計算,每小時有40mm的降雨量,到8/9小林滅村時所累積的雨量,也不會超過1500mm。

魯台營痛批,李咸亨刻意使用不恰當的數據,將致災原因推給降雨量,用意就是要為委託調查的政府背書,「怪不得20年前楊秋興就當面嗆他(李咸亨),說不屑與其為同學」!

「整份調查團隊中沒有爆破、岩盤、斷層地質專家,更沒有詳細的災區地質資料,這些人連那裡有什麼斷層、是連續還是非連續斷層,全部搞不清楚,就掛上專家的名號發表調查結果,這根本就是骨頭有問題,卻去找皮膚科看診一樣!」魯台營認為,該調查團隊不但專業不足,就連民間代表的代表性也令人質疑。他指出,該調查說是要探討小林村致災原因,找來的小林村代表卻是甲仙鄉人,而不是小林村重建協會的成員,光從這一點來看,就證明該調查不打算面對問題。

魯台營表示,去年10/11民間團體向行政院長吳敦義陳情時,就曾提出希望政府採用「公民審議」的形式調查致災原因,例如小林村有法扶基金會的協助,就能當正方提出意見,再讓政府自己找學者當反方,用辯證的方式釐清真相。「很可惜的是,政府最後也只是委託學者調查,最後才會得到這份充滿『專業傲慢』的調查結果。」魯台營認為,如果這些專家真的是專業,一定也會贊成使用陪審團制度進行真相調查。他說:「畢竟真金不怕火煉,而不是只會放話。」

此外,魯台營也質疑,該調查在正式報告未出爐前,就大動作舉辦記者會,可能也別有用心,不排除是在為越域引水工程復工提前做消毒動作。

魯台營先生對該項報告的駁斥,因為簡報檔案,放在網站上直接閱讀不易,請點選這裡下載閱讀

李咸亨先生的專訪,請點選這裡閱讀。

14 回應 to “魯台營:駁斥令我不齒的所謂學者!”

  1. truss 說道:

    李咸亨老師是作隧道研究的
    陳國華老師跟林銘郎老師是做崩塌機制研究的

    說他們沒有爆破跟斷層、地質專業不太公道

  2. Aziman 說道:

    專家就是專家
    只會針眼說瞎話
    做的報告真的只能用爛來形容
    明明南沙魯村的致災原因
    堰塞湖潰堤也是致災原因之一
    絕果這份報告竟然說沒有
    難道村民看到聽到的
    都是假的嗎
    很明顯
    這些專家早就有預設立場
    所以可以這樣針眼說瞎話

    希望這些所謂的專家學者
    真的要憑者自己的良心做事阿

  3. Amale.Gadhu 說道:

    李咸亨團隊「自圓其說」無法服眾,請拿出專業秉持公平正義的原則,提出具有「公信力」的調查報告,若是能力做不到可以讓「小林村」主動徵詢民間學者專家意見,並且成立「真相調查委員會」還給小林村一個公道,馬政府的民間聲望已盪到谷底,一再欺騙只會「砸到自己的腳」,到時就不是「踩到狗屎」這樣簡單,以為鞋子擦一擦就能了事!不要把老百姓當「小狗」看,要記得「三人成虎」可是會叫你們「吃不暸兜著走,有好戲看」,唉!當然我說的可能你們聽不下去,老百姓的心聲你們哪裏在乎過?還是大家走著瞧吧!

  4. truss 說道:

    公信力是什麼? 不是不合己意的報告就較沒有公信力呀

    如果不信任政府的報告為什麼不自己拜訪學者徵詢呢
    也可以針對這份研究報告中的論點一一反駁,用這份令人不太滿意的報告當基礎弄出民間版本的真相調查報告,不是更積極嗎

    距災區最近的成大、屏科大也有很多相關背景的老師(如成大的潘國樑教授)
    老實說我很尊敬魯台營老師,所以才會對這份粗糙回應感到很錯愕和不解

    拿一開始的降雨量來說,雨水進入地層後,地下水流動速度本來就比較慢,甚至很多山崩是發生在降雨結束數日之後。報告裡記入前一天的400多毫米雨量並不是不合理。
    與其爭辯前一天400毫米雨量要不要計入,找資料看看工程會報告所套用的經驗公式是否合理,不是更直接嗎?

    情緒性的發言誰都會,但把官方說法徹底看過研究,徹底鞭苔把疑點破綻通通打出來,自己找能信任的專家詢問,弄成民間版本的調查報告,讓大家評理不是更有意義?

    • eddarea88 說道:

      不管是魯台營老師也好,方儉老師也好,講的雨量計算都是不應納入最後的400mm,而不是前一天的400mm。其次,魯台營老師的PPT也好,或是這份報導也好,也都有點出雨量觀測站的「地點」很重要,今天工程會公布的版本,地點都離小林村比較遠,而不是引用在小林村觀測的結果,再用每小時推估雨量去累計。

      簡單講,我覺得光就雨量這一點來說,沒有太大疑義,我認為解釋得夠清楚了。

      其次,民間學者不是整天吃飽沒事,今天社會各界希望找出致災原因,並懷疑越引工程有很大的問題,政府本來就責無旁貸要做調查,給民眾一個交代。問題是,工程會在有正式報告出爐之前,就很粗糙地用一些簡報資料對外放話,那這些資料、報告就是可受公評,魯老師也的確針對工程會歸納出來的主要致災原因 – 雨量,有很清楚的批評了,雖然不比您所說的「徹底鞭苔把疑點破綻通通打出來」,但針對工程會發表的主要原因,的確是簡單明瞭地點出破綻來了,不是嗎?

    • 方儉 說道:

      很多人以「不專業」、「情緒性」來否定別人。
      那麼在1600年被處死、當眾焚屍的哥白尼,在當時也因「不專業」、「情緒性」而招禍喪生。
      知識與專業,並非靠頭銜、地位決定的,即使諾貝爾獎得主也不一定是永遠對的。陳水扁、馬英九是學法律專業,當了總統,是否他們的話就是法律?
      魯台營論述的重點是程序,如果連程序都不對,如何有可令人信服的結果。
      李咸亨等人的貢獻是,把原來「可能」和越域引水有關的小林滅村,弄成疑雲重重,小林村民越發相信「一定」有關。就連吳敦義院長在莫拉克半年成果發表會上公開說,要重啟調查,這就是對那份報告的「肯定」。

      越專業的人,在學術上越狹隘,在專業分工上,可能「見葉不見樹,見樹不見林」,缺乏整體的思考、判斷,連一些最基本的常識都不清楚,這就是迷信專業的可悲之處。

      如果我們感受到小林村民滅村之痛,家破人亡之悲,看到所謂「專業」視生命如草芥,還不「情緒性」的話,怎能算是人呢?魯台營的情緒還只是要求「用道理來說服我」。台灣還沒有看到以身殉道、以牙還牙的情緒性報復行動,怎麼能說某人說些話指出問題,發點脾氣就是「情緒性」。

      看來您對「情緒性」的了解也太「情緒」,也缺乏了那麼一點專業性了。

  5. 盛穎 說道:

    這也是一篇討論致災報告的文章,很值得大家參考:「小林村致災報告,只是雨量惹的禍?」http://blog.yam.com/munch/article/26779197

  6. Amale.Gadhu 說道:

    我問你,拿出這份報告有誰相信,小林村的人相信嗎?把一切歸給天災,你覺得能服眾嗎?就好像你家失火,調查報告說因為「天乾物燥」,你能接受嗎?會不會是電力超載呢?或是線路老舊?還是小孩子玩火,以上這些都是因為人的疏失釀成災害,而且是可以造成火災的因素,但是因為「天乾物燥」,沒有人會白痴到相信這個原因。
    就好像報告書中避開越域引水、避開炸山、避開斷層、避開大崩山、避開隧道遭崩塌掩埋,避開勤和村等諸多因素,記得剛才我說的嗎?以上這些都是因為人的疏失釀成災害,但是把一切歸咎天災,說雨下的太大的關係,沒有人會白痴到相信這個原因。我到要建議你們這些為政策背書的專家學者,同樣是專家,也同樣是人,為什麼人家做的調查報告,可以得到認同,反之大家都不相信你們!同樣是人,但人家的專業角度是有良知的,你們的同理心呢?如何安撫失去親人的「小林」家屬呢?
    為了南部缺水,所以必須為復工辯護,為了提供工業用水,以農維生的可憐的農民必須休耕,靠近水源的原鄉必須遭受土石流的殘害,國家不斷提供有限資源輸送財團生產運作,想得到更多賦稅,但是資源會有匱乏的時候,而且大自然會反撲,全球對環境倫理已經有諸多的論述,相信你們不是不懂,只是慾望權勢的既得利益者,哪會在乎人家的死活,你們不是不懂總有一天我們所住的環境,會遇到前所未有的浩劫,只是慾望困惑了你的良知!

  7. 回鄉的人 說道:

    我們南沙魯也沒有人會相信李咸亨團隊的調查,鄰近越域飲水工程的相關三個部落〈小林、南沙魯、勤和〉都遭致村毀人亡,單純以天災造成就帶過,我們死去的親友族人無法得到安息,我們活著的人心痛欲裂,更何況後續也許還要藉此報告,繼續殘害我們的祖靈地和謀害我們留在原鄉的人命。
    我要情緒性的說,死的不是你們的人,毀的不是你們的土地,流離失所的也不是你們,所以你們這些所謂的專家學者可以笑著踩在我們殘破的土地上,而你的腳下還有我們未找到的親友屍骨。說穿了,對你們而言良知專業只值多少?

    • 獵人 說道:

      我世居南沙魯
      越域引水工程強行動工
      我就知道我的家鄉完了
      沒想到還陪了26條人命
      殺人毀村的報告出爐前
      我就知道[與工程無關.而是天災]
      我這個專家是不是更厲害
      不用汙人民一毛錢
      哈.哈.哈
      只能仰天長嘯
      我的家就是被[專家]毀掉的
      我的親友的生命就是被[專家]奪走的
      哼!專家

  8. 番婆 說道:

    上週與方儉聊過天

    對他擔任環保記者的認真與學習
    仍然還是如二十多年初識的他一樣
    真的感到敬佩~~
    其間 談到有一個觀念:台灣的"地理變遷"這件事

    如過這是台灣的現實
    又在急遽氣候變遷下
    那~~地如此~~天候也如此~~

    人為的越域引水工程恐就是點然引信的那把火吧?

    政府如何放下攻防?
    而是誠心真意的找出災難原因
    才能在"天災地變"中保護人民未來少受災吧?

    笨馬總統 如何才學會聰明ㄌㄝ???
    急死人ㄌㄝ~~~

  9. 呵呵 說道:

    如果所謂的環保是消滅經濟、消滅窮人家的發展機會。

    那主張環保真的是苦日子的開始 …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