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瑪夏公所擬提加入阿管處 區內反應兩極(下)

本文摘要:南沙魯部落強烈反對加入阿管處,一位居民說了一個故事來強調自己反對加入阿管處的立場,「很久以前,甲仙的林班地那邊有一個林務局的人取締很兇,被當地人綁起來,全身塗滿糖,螞蟻就來吃他身上的糖,糖吃完了就吃皮肉。所以我們要反對加入阿管處。」先前幾場說明會中,都有居民提到土地徵收的問題,區公所主秘孔賢傑在回答此問題時,表示以個人立場來看土地徵收的可能性確實存在。( 圖/ 劉瑋婷。南沙魯掛起布條反對加入阿管處。 )

那瑪夏公所擬提加入阿管處 區內反應兩極(下)

說明會─南沙魯里,地點:南沙魯共食餐廳

相較於民生場多由公所人員發言,在南沙魯部落舉行的說明會則是幾乎每一家留居戶都有人起身發言反對,趙清海發言時就直言,「我們現在千萬不要談加入另外的管理者,只要學習甲仙,雖然不是在節慶的時候,但是他們的人潮就很多,那瑪夏全省都知道,只要這條路這幾座橋弄好,自然而然人家就會來觀光,千萬不要跟那個(阿管處)有牽連,不然我們會很慘。第二點,如果路好了,農會自然會想辦法,目前集散場是在民權(路好了農會也會想辦法協助農產運銷)。」

他也提到,「現在這個計畫(指加入阿管處),像你們有人喜歡放陷阱、上山的,萬一加入(阿管處),你們還能這樣作嗎?應該是不行。就算目前跟你沒有關係到,但你的子孫一定會難過。我是比沙路,我反對加入阿管處,為什麼?因為我是農會的小組長,農會計劃路好了農會就會……你們看,我們那瑪夏現在很有名,水蜜桃、螢火蟲……你們在場的區公所為什麼不提這些?前面的鄉長都有在推觀光,你們為什麼還要另外提加入阿管處?為什麼?區長不是這裡的人,我很不客氣地說,我跟李長榮弟兄常常去開會,參加區公所的會議,那個人實在是很會把話說得很漂亮,你們如果有參加,他的話就跟糖一樣,你們應該會吃。」

DSC02015

同時,趙清海也說了一個故事來強調自己反對加入阿管處的立場,「很久以前,甲仙的林班地那邊有一個林務局的人取締很兇,被當地人綁起來,全身塗滿糖,螞蟻就來吃他身上的糖,糖吃完了就吃皮肉。所以我們要反對加入阿管處。」

先前幾場說明會中,都有居民提到土地徵收的問題,區公所主秘孔賢傑在回答此問題時,表示以個人立場來看土地徵收的可能性確實存在,因現行法條確實有土地徵收的相關規範,再者,加入阿管處之後,因有利可圖,就會吸引「經濟體」進入,兩者都會造成居民的土地遭到徵收的可能。

另外,居民也質疑政府的資訊不夠公開,南沙魯重建會長李長榮提到,文化觀光推動委員會第三次開會時他有參加,會中他想詢問阿­管處一事,但該委員會成員答覆「前面兩次開會你沒有來,我們已經處理好了。」意即該會­已在前兩次開會決定推動加入阿管處,此外,該會並有所謂的加入阿管處的推動小組,有與­會者私下表示,成員多是區公所人員居多,為了讓更多人知道究竟所謂推動小組由誰組成,­希望公所能夠盡速公布這個推動小組的成員名單、歷次會議紀錄。

Dahu質疑區公所與相關單位是否已將相關行政程序作完,加入阿管處對居民而言是自掘墳墓,他直言,「是不是主要目的就是要引進財團?我們現在有水保局、林務局,我們都已經被吊起來、掛在那裏綁手綁腳了。」同時他也強調,那瑪夏不願成為美麗灣第二、大埔第二。

Ibu先前曾參加了其他場次的說明會,她在發言時提到,「區公所作說明的時候通通優點毫無缺點,到了大愛,終於有缺點了,觀光客多垃圾多、因為我們已經加入阿管處了,跟高雄市政府申請經費,它(高市府)會不理我們。你們會什麼要隱藏真相?為什麼不把所有可能會影響的狀況告訴我們大家?讓我們有足夠的資訊去思考去分辨加入阿管處是好或是不好。

我要請我們區公所的各位公務人員們,你們的職責是要為大家服務,不應該是為了某些我們不知道的因素,把所有我們這個區域的人推入墳墓當中,南沙魯已經是一個深受其害,而且無法再回復的部落,我們可以期待二十年期待三十年後嗎?我們不敢講,如果我們今天再作這種事情,我們那瑪夏區,我們不為我們自己著想,我們後代的子孫要怎麼辦,我們南沙魯以這次越域引水來說,我們南沙魯的後代子孫怎麼辦?誰為我們負責任?

IMG_6703

南沙魯部落在說明會後,決定透過布條表達反對加入阿管處的決心

對於居民認為加入阿管處是自掘墳墓的行為,農業課課長何正品回應,「台灣一共有十三個風景區管理處,我不知道說是不是也挖了十三個墳墓?」他提到,目前並沒有與阿管處達成任何共識,而是先跟居民取得共識,之後阿管處派人作評鑑、作規劃報告,是不是有資格納入國家風景區都是必須由專家學者作評鑑,「觀光帶動人潮,人潮帶動工作機會,如果風景區管理處成立的話,就會有遊客中心、有景點,都是要派人維護,如果說是在地的人比較缺乏工作,如果它是提供十個工作機會,那就是拯救十個家庭。」

Tahai在發言時則詢問公所,「加入阿管處可以退出,有沒有這個法條?如果有,退出的機制跟程序是什麼?不是說嘴巴上說可以退出,它應該要有一個規定。何課長也說最主要是21線要通,既然加入阿管處,其他政府單位就不會幫我們,如果我們要求這個路趕快弄好,是不是會說去問阿管處。既然說阿管處還要評估是不是可以將那瑪夏納入,何不現在就先讓他們來調查,等調查報告出來之後再拿他們的評估跟我們說不是比較好嗎?總比在這邊一直在推測、半說謊的方式宣導非常有利好。」

最後一位發言的陳幸富也提到,公所的重大政策應該讓每一位區民都能了解,「既然是說明會,應該要有正反兩面的意見,一定有人贊成有人反對,有沒有會議紀錄?會議紀錄在哪裡?有沒有公布?這個很重要。簽到簿我們都有簽名,會議紀錄是公部門寫的,會不會寫說我們都同意?這個會議紀錄應該要讓我們看一下,這不是針對什麼人,這是以後我們子子孫孫都有關係的事情,這很重要。」

「現在的區長是派任,跟過去有鄉代表會可以監督不一樣,在102年1月份,區公所在市政會議有提出來納入阿管處,可是當時的主席就是副市長,他講說原住民基本法是朝著原住民自治去進行,所以你們那瑪夏如果要申請納入風景區,你們不要貿然遞件,我看到的會議紀錄是這樣,所以你們是不是可以把這個動作(加入阿管處)暫停一下,等路好了之後,種植一些有觀光價值的植物,像過去種聖誕紅,有很多遊客慕名而來,挑選適合我們那瑪夏鄉適合的植物,我們慢慢的,不要急。」

「我們可不可以召開一個全區的說明會,因為還有一些外面的朋友也很關心這件事情,是不是可以有個全區的說明會,不要用行政技巧擺在非假日,時間不要選在周間大家上班、上課,就沒有辦法來參加,在外面工作的人不見得贊成或反對,但是大家都有知的權利。」

雖然說明會已經結束,但加入阿管處的議題仍持續在那瑪夏區內延燒,後續發展如何,仍有待觀察。

2 回應 to “那瑪夏公所擬提加入阿管處 區內反應兩極(下)”

  1. 南沙魯 說道:

    這是身為那瑪夏區的大家長,因該說的話嗎?

    布農語中譯如下:現在我們的小孩子都很聰明,我們都會看資料,也都會比較,到底是國家­公園還是國家風景區,我們是不要很容易被煽動,被煽動說這個(加入國家風景區)是不好­因為這個是國家公園,我想這個對我們區公所跟對居民都是不公平。

    註:反對加入國家風景區的居民並沒拿有加入國家公園來比較,而是就現實的法規來提出疑­問,但若這樣要被視為煽動,那麼我們究竟該如何討論公共議題呢?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7MjNFvQv_o

  2. 南沙魯 說道:

    南沙魯里堅決反對加入阿里山國家風景區
    已經有太多原鄉在加入國家風景區之後,土地慢慢的流失,財團的進入
    原鄉都不像原鄉。

    布農語翻中:區長表示:我們現在需要中央經費的幫忙,縣市合併之後,大家看報紙、電視­也知道,高雄市政府財源困難,要分配經費的時候,根本不會想到我們,為什麼?因為我們­人少。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V0n-I8C6lU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