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kus不眠夜:溪函管搶通農人連夜送貨,紅肉李價創新低

本文摘要:正值紅肉李產季,但今年的紅肉李價格卻創新低,昨晚(24日)族人在拉庫斯溪旁仍然足足等到夜裡九點,涵管便道恢復通車。晚上走俗稱天堂路的玉穗農路復興端,與山羊路的勤和端,等到達盤商收貨地點桃源區公所前空地時,已經半夜十一點了,一路考驗著之字型道路的前進後退技術,每一輛車都透著濃濃的煞車皮磨損的氣味。( 圖/ 柳琬玲。復興族人到達勤和時已經神情呆滯但是精神仍顯亢奮,回應記者:「厲害」的讚嘆,大喊:「你看原住民真可憐」。 )

Lakus不眠夜:溪函管搶通農人連夜送貨,紅肉李價創新低

本月17日滯留鋒面沖壞溪底便道後,至19日梅雨降臨打斷Lakus溪函管便橋並且使得雨水再度衝進復興下部落後,復興部落以上千餘名住在南橫公路一線族人,已經渡過了整整一周沒有連外交通的日子。趁著24與25日兩天艷陽高掛的好天氣,山裡面也沒有降雨,桃源區公所指揮開口合約廠商,調集六支怪手合力搶修函管便橋,連續趕工了兩天。

好天氣帶來今天可能路通的盼望,但是荖濃溪床上奔騰的濁黃泥流轟隆隆,讓人懷疑是否為不切實際的期待。

怪手當計程車,里長兼差當醫生

這一周以來,除了天天擔心下雨擴大復興下部落的災情,在Lakus溪反覆上演著「拿怪手當計程車」的劇情。外來遊客被下雨困在山上的、跟老師上山做土地調查的、亟需出外看病拿藥的、嬰幼兒高燒不退的,都必須跟怪手商量找到相對較淺的溪床路徑,坐在怪手車身上,抓緊、平衡地渡過險溪。

有時水太大實在不能渡河,就必須等第二天看水稍微退一點。衛生所有放藥在里長處,有族人亟需藥品時,由衛生所主任透過里長的電話敘述「隔空開藥」,是另一種無可奈何下的變通。

族人戲稱,「里長兼差當門診醫生,用擴音的電話提供衛生所主任病情開藥,有些婦女生病很不好意思講咧」。有時候拉芙蘭里、梅山里的藥品用鑿,還得要勞動復興里的里長,來來回回走玉穗農路幫困在裡面出不來的兩個里拿藥,復興里長高華德坦承:「耗掉油很多」;並且,來回玉穗農路看到尚待採收的紅肉李「都已經紅吱吱了」,他特別用閩南語加強語氣強調…

所以,為了困在深山裡的紅肉李,兼代理桃源區長的高雄市原民會副主委谷縱,已經在復興監督Lakus溪函管便道工程兩天了。

「報告你一個好消息,下午七點半拉庫斯溪函管便橋就會打通了」。拉芙蘭里長來電,口氣興奮地說。他採了79個蔬菜箱的七分熟紅肉李,亟待南橫公路便道便橋恢復暢通,讓一年生計所依的果子可以交到買主手上。但是,晚上七點半天色已暗,大家已經採了一天,誰來運下山?「兩輛車啦,運不夠還要跑兩趟,我先運一趟,剩下的天亮以後再運啦」。喔!里長除了出動自己的貨車,還調了一台族人的貨車,並且他的小貨車還一趟載不完,所以明天一大早要跑第二趟…

IMG_2727
手採裝箱的紅肉李,也連夜由拉芙蘭下到勤和親戚家,打算天亮後等貨運來接貨。兩輛小貨車共載64件,每件25公斤。來回車程三個小時,車耗與性命安全問題不計。

黑夜裡,濃濃的煞車皮磨損氣味

但是,為什麼一定要摸黑送下山呢?反正天亮後還要一趟,為什麼不要就天亮後跑兩趟呢?就在我跟他在電話中質疑的時候,一旁正在圍桌吃飯的勤和族人也一邊”旁聽”我的電話一邊提看法:「因為他擔心晚上會不會又下雨,先把果子送到安全的地方以後,比較放心。」「沒有拿下來安全的地方放,萬一明天又下雨果子就下不來」。「要今晚連夜載,送了以後才可以放心睡覺,不然今天晚上會擔心到睡不著」喔,他們都是農友,了解農民看天吃飯的心情。

後來,昨晚(24日)族人在拉庫斯溪旁仍然足足等到夜裡九點,涵管便道才完工到達足以讓車子可以開過溪的程度。等著過溪的農友,除了里長的手採李之外,還有拉芙蘭高秀雄的貨。這位Tama以為今天涵管會通,趕著找人手打了一天的李子,有一百多包的收成,等著涵管路一通要衝下山呢。他的兒子說,「沒有運下山,Tama會哭」…Ais kai!

晚上九點摸黑走山路,走俗稱天堂路的玉穗農路復興端,與山羊路的勤和端,等到達盤商收貨地點桃源區公所前空地時,已經半夜十一點了。拉芙蘭里長的兩輛車之外,高秀雄Tama的貨,分別由兒子開著自家貨車,加僱用兩輛復興青年的小貨車,與盤商老江自己開的一輛三噸半,前者各載16-20包不等(約一噸多),後者載著30多包的李包(兩噸出頭),一路考驗著之字型道路的前進後退技術,也考驗車子剎車皮的厚度…

果不其然,在桃源端停下來時,每一輛車都透著濃濃的煞車皮磨損的氣味…幫忙載運果子的池原崇,今天不停地載貨,到半夜十一點多看到記者,忍不住脫口而出:「你看我們原住民真可憐」。

IMG_2726
搶收一天農獲後連夜開貨車運紅肉李走玉穗,復興族人到達勤和時已經神情呆滯但是精神仍顯亢奮,回應記者:「厲害」的讚嘆,大喊:「你看原住民真可憐」。

IMG_2740
半夜十二點,桃源區桃源里終於看到拉芙蘭下來的紅肉李出貨
IMG_2742
放在路旁等著15噸大貨車接貨的紅肉李包

紅肉李不眠夜,每個人都辛苦

更可憐的是價格。原本竿打李盤商開價每公斤10元,忙到半夜還在收李的老江表示,「考量到搬很遠,運過來桃源我每公斤給11元;但是要我上去收的話,要去掉每公斤3元運費,只好農人拿每公斤7元」。這還不包括從高海拔園子把果子運到部落中集中上下山貨車的費用,因為很多人的園子海拔高,光運到部落中集貨就又是一趟各把小時的顛簸路程,「山上搬到拉芙蘭的錢,還得要另外給個一元兩元,人家才肯幫你載」。

吸收完這種種運費支出後,農人實得只剩下每公斤5元之譜。扣掉運費剩下的每公斤6元、5元還要分給工人,老江坦承:「農人血本無歸,眼淚想哭哭不出來」。

老江本來想找鐵牛上山拉貨,但是發現玉穗農路鐵牛車不好轉彎,打消了念頭,找部落中有車的年輕人出車,「車子的消磨實在太大了」,光花在交通上也至少要在每公斤2.5元之譜,跑趟至少一趟要3,000元以上。用小貨車集貨到桃源里來,又會因為貨量不足一支15噸大貨車可運送量的一半,大貨車也不大想進來拉貨。這個產季,老江「可能收到這個禮拜天」。

下雨前一周已經出貨大約100多噸,加上路斷期間「被猴子咬掉1/3」,以及吃不住雨水過量導致裂果、落果的問題,老江估計:「復興以內的紅肉李剩下不到100噸的貨了」。而正常產量來看,「復興以內的紅肉李起碼500噸以上」,老江說。

這一場產季路斷收李的遊戲,所有人都不輕鬆。盤商需要煩惱貨運問題,農人擔心果子出不了市場,幫忙運貨的人,也要承受貨車引擎過熱或煞車皮帶失靈的高度風險…這一晚,高中一位幫忙搬運的族人,貨車過熱不能動了,放在勤和平台上。

不是說市政府農業局有提出紅肉李運費補助方案?講到這個老江就滿肚子生氣,「它補助每公斤兩元,又要求裝箱,又要求手採,誰拿得到?」又是一項口惠實不惠的假德政,似乎已經成為政府的長項,藍綠皆然。

IMG_2745
五月二十簡報,高雄市政府農業局「看得到、吃不到」的紅肉李運費補助。

IMG_2750
紅肉李產季不眠夜。深夜開長途車走玉穗,回程前先坐下來喝點飲料定定心神,更重要是把運費跟盤商老江拿了,再把接下來這一周繼續運紅肉李的價碼談好了,才能曬著月色再開一個半小時玉穗農路回復興。

一篇回應 to “Lakus不眠夜:溪函管搶通農人連夜送貨,紅肉李價創新低”

  1. 阿里巴巴 說道:

    又是一篇真實無比的報導 把每個人艱苦的神情都描寫透徹 真應該得新聞報導獎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