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寶級木雕師工作室將遭掩埋,文物待搶救

本文摘要:八八之後,河床不斷堆高,疏濬與護岸措施闕如,在大橋落成之季,河床土方也將回填河的兩岸,影響所及,大後部落災後重修的活動中心、部分居民的菜園,以及國寶級木雕師高富貴的工作室,都將掩埋土方之下。他被譽為「國寶級」的木雕師,是少數繼續傳承傳統木雕的老匠師。他曾說,從父親手中傳下這些技藝時,老人家便告訴他,「我們沒有文字,文化都保存在木雕裡,你要把它傳下去。」( 圖/ 鄭淳毅。高富貴的工作室將遭回填,仍有半數文物等待覓地安置。 )

國寶級木雕師工作室將遭掩埋,文物待搶救

今年四月,連接來義鄉義林村與泰武鄉佳興村的泰義大橋,終於在居民的期盼下正式落成。義林村大後部落與對岸的佳興村一河之隔,八八災後路斷橋毀,只能遙遙相望,通過便道相連,泰義大橋的完工讓兩鄉交通往來重新恢復,也象徵重建又跨出一步。

然而,八八之後,河床不斷堆高,疏濬與護岸措施闕如,在大橋落成之季,河床土方也將回填河的兩岸,影響所及,大後部落災後重修的活動中心、部分居民的菜園,以及國寶級木雕師高富貴的工作室,都將掩埋土方之下。居民在歡欣之中,不免也添上一絲憂心。

國寶級木雕師工作室將遭掩埋,文物待搶救

大後部落下緣,靠近河床處,有一座石板屋緊挨著鐵皮屋的房舍,這是高富貴vuvu的住所兼工作室。高富貴來自對岸的佳興村,婚後來到大後部落生活。他被譽為「國寶級」的木雕師,是少數繼續傳承傳統木雕的老匠師。他曾說,從父親手中傳下這些技藝時,老人家便告訴他,「我們沒有文字,文化都保存在木雕裡,你要把它傳下去。」舉凡過去的風俗生活、祭典儀式、服飾圖紋等等,都可在他的木雕作品中一窺風貌。除了傳承的意義,平時獨自生活的高富貴,也將這些作品親暱的稱為「啞吧家人」,意思是木雕們不會說話,卻如家人一樣親,陪自己度過數十年寒暑。

高富貴已經七十多歲,一條腿行走不便,但對於傳統文化的傳承與保存仍滿懷熱情。石板屋是二三十年前,自己年輕時一點一滴的砌成,旁邊加蓋鐵皮屋,也琳瑯堆置著重要文物,都是他四處向老人蒐羅而來。

1
高富貴vuvu與他的作品

他笑說:「我以前去台北參觀博物館,拿出來的很多都是我們的東西,跟我收集的差不多。只是他們都很寶貝的收著,我都隨便放。」這些文物包括以前的銅製器皿,手工編織的日常生活用品,在現代已很少見,都是他年輕時利用閒暇時間,四處向老人家收集,足跡遍及來義、泰武一帶,包括來義、丹林、義林、佳興、文樂等地。

「那時候都是八十歲的老人,他們說是他們爸爸媽媽做的,算一算超過百年應該有喔!有些要用買的,比較貴的我沒有辦法,我買得起的我就買來,放在家裡。」手頭並不寬裕的vuvu,面對這些傳統文物,卻發自內心的去珍惜保留。

這些親愛的木雕「啞吧家人」、早年四處蒐羅的珍貴文物,堆滿了石板屋和鐵皮屋的工作室,現在卻面臨被土方回填的命運。八八之後河床堆高,讓本來離河較近的工作室,已經與河床等高。珍貴的木雕和文物,必須在雨季前盡快移走,但因為東西實在太多,高富貴沒有其他空間堆置,也沒有力氣去處理。

2

3
工作室將遭回填,仍有半數文物等待覓地安置。高富貴表示,希望縣府能批准撥用新來義永久屋未核配出去的閒置空屋,暫時存放文物。

申請新來義永久屋閒置空屋做為暫存空間,仍待縣府回音

對這些文物和雕刻很有感情的高富貴,仍希望等回填之後,可以重蓋石板屋,將文物遷回,目前則是必須先遷出,找地方存放。「那個啞吧捨不得啊,送到台北(指送給博物館)我會想它、它們也會想我。我還是想把這邊石板屋蓋回來,人家也建議我說,可以蓋成一個類似故事館這樣,別人也可以來看。」高富貴說。

將來石板屋的重建、將文物重新迎回,仍需要經費和人力,目前尚無著落。而眼前較為迫切的文物安置,已經由來義鄉公所出面協助,把一部份的文物搬遷至來義鄉文物館,做為展覽、典藏,也算是為vuvu解決一部分文物安置的問題。

但因為文物數量龐大,文物館也放不下,承辦人員高秀玲表示,新來義永久屋尚有還未核配出去的空屋,已行文縣政府原民處,希望能夠撥出一間空屋讓高富貴存放文物,現在仍在等待縣政府的回音。

高富貴也表示,很盼望縣府能將永久屋的空屋撥出來。眼看汛期將至,最近也常下起時大時小的雨,他非常擔心雨勢稍大、河水漲起,來不及運走的文物將付諸東流。「我快要憂鬱症,每天晚上想睡覺,又一直想,又睡不著。」

4
大後部落的集會所,八八災後重修過一次,但因河床堆高,每年逢雨淹水,如今也被土方回填,必須拆除,重建經費仍無著落。

5
義林村村長劉英豪表示,河床堆高之後,只有清疏無法確保部落下緣安全,族人皆盼水保局重建擋土牆,之後再進行疏濬。「沒有擋土牆,怎麼疏也還是一樣。」而集會所是部落婚喪喜慶、舉辦祭典重要的場所,現在必須拆除,只能盼望公部門能撥款協助重建。

一篇回應 to “國寶級木雕師工作室將遭掩埋,文物待搶救”

  1. 陳執行長 說道:

    新來義要蓋石版屋一楝為文化傳承,若能結合展示管理則更佳,已請廖鄉長考量。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