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底便道通車,已是產季之末,桃源打梅聲聲急

本文摘要:減產、價格不佳,許多青壯勞動力沒有如往年般回鄉打梅,就形成人手不足的惡性循環。因為一棵樹收成不多,鋪了網子出了竿子只有一點點收成,頻頻更換收梅植株與與重新鋪設收成網,增加了很大的負擔。也讓工人意願不高。( 圖/ 柳琬玲。梅子多以黃熟,即將掉落 )

溪底便道通車,已是產季之末,桃源打梅聲聲急

被四月五日中型雨量沖斷的河床便道,在枝頭黃梅紛紛掉落的催促聲中,終於在上週五(4/12)上午恢復通車。也是這一天起,復興以上的農人終於盼得到賈先農會收梅包的大車。連著週末的休息日也顧不上了,即使天色陰陰的還下點假裝淋不濕的小雨,也就趕著打下這最後的收成。

河床便道能夠維持幾天,只看老天爺的;雖然梅子結果少,價錢也不高,多數族人是自己家人兩三人一根竿幾片網,湊合拿回點現金。

沒有溪底便道的日子裡,孩子出去讀書、老人看病、下山採買都依靠玉穗農路。這條俗稱「天堂路」(離天堂很近)的玉穗農路修繕工程,由原民會出資,交給高雄市政府工務局執行;原本預計四月底完工,但眼看著雨季又到了,工程進度卻牛步化。

族人這幾天來來回回地上下玉穗農路,看到泥濘出水處仍是泥濘,區段間段地鋪了水泥,但是鋼筋裸露地生鏽著;水泥的鋪法也有點怪,沒有排水不說,路面還呈現ㄇ型…婦女看到我忍不住提意見:「路面做這樣很危險,是要叫我們會車時不小心就會滑下去河床嗎」?在後莫拉克的極端氣候中,這條農路等級的維生道路,究竟能夠撐持多久,沒有人敢打包票。

IMG_1475IMG_1466

IMG_1451

玉穗農路路面現況

民間廠商跑得快,政府方案速度慢

沒有溪底便道的一個禮拜中,往返於玉穗農路的,還有民間代收盤商。不同於甲仙農會的束手無策,甲仙的老江與寶來的吳崇富兩位老闆就靈活得多。老江開著他自己的小貨車,外加一輛建山人開的三噸半鐵牛;吳崇富派出七噸與箱型車兩輛車,每趟頂多載了三噸半,一天起碼發車往返兩趟,沉甸甸地走那兩個小時路程的玉穗農路,把熟梅運出去。

但是價格方面,交通費用仍然灌到農友身上;竿打梅一度每公斤收購價由10元提高到10.5元,但是到了復興硬生下跌到9元。吳老闆說:「沒有辦法,我還要另外派車上來拿」。本來吳老闆與農友商量由農友載運下山,但是農友紛紛表示不可能,打完梅子已經天黑,無力也無人手還能運梅走那蜿蜒曲折的玉穗,單程就長達一個多小時。

至於甲仙農會的「廠農合作機制」,照慣例仍舊讓族人失望極了;先是以「工廠還沒有開始收」為理由,農會收梅比民間盤商晚了一週,大家都納悶,為何老江小江交的工廠都已經開市了,就只有甲仙農會交的工廠這麼慢?等到清明過後那一場鋒面雨雨造成溪底便道斷路,大噸數運梅車上不了復興以上,就得等到十二日路通了,許多農友的梅子都黃了,才能見到農會的收梅車。

有的農友的梅子已經黃熟變軟,又被農會拒絕收購,只能「換個袋子倒給老江」。今年還好是減產造成盤商不敢砍價,否則依照往年收梅末期往買方市場的狀態,又不知道價格要掉到多少去了。

IMG_1692IMG_1698

在四月五日到四月十二日溪底便道路斷的期間,只有老江與吳崇富兩位盤商還願意動用較小噸數的貨車與鐵牛車上復興以上山區拉貨。

即將告終的梅季

減產、價格不佳,許多青壯勞動力沒有如往年般回鄉打梅,就形成人手不足的惡性循環。過去農會場農合作提供每公斤9元的實收價錢,雇工打斤起碼要給工人們每公斤4元去平分,地主自己保留5元。

盛產時一棵結實壘壘的梅樹能夠打下兩包約有一百多公斤產量,基於打多賺多的邏輯,工人就會很拼,希望一天可以衝個千五至兩千元的收入;但如今一棵樹只剩半包收成不約三十公斤,鋪了網子出了竿子只有一點點收成,頻頻更換收梅植株與與重新鋪設收成網增加了很大的負擔。這種狀態下工人打斤是不合算的。

今天出了個大太陽,復興以上幾個部落都忙著打梅,就是要把最後的熟梅趕緊出清換現。較低海拔的建山已經沒有梅子了,目前大概只有較高海拔產季較晚的梅山、勤和平台後山、高山島等產區還有青梅可打,再忙活個最後七天左右,今年的梅產季就要告終了。

IMG_1731

由勤和平台端的山羊路俯瞰玉穗溪谷與通往復興的天堂路。這條市政府修築的維生道路不知能否通過汛期的考驗

IMG_1387

甲仙農會推遲進場收梅加上路斷七天無路運出導致枝頭黃梅落果,損失慘重

IMG_1818

IMG_1786

本月十五日剛剛修復的溪底便道,事實上只是把被土石流打掉的路面重新堆土供車子通行而已。有這樣的路面族人就很感謝了,至少梅子運得出去。

IMG_1897

夜裡的梅包車,載運多少家庭的生計?

一篇回應 to “溪底便道通車,已是產季之末,桃源打梅聲聲急”

  1. 阿里巴巴 說道:

    我看客家電視台 信義鄉的梅她們把黃熟的用純手工(一點機器都沒有)把他揉爛 變成梅醬 加上砂糖去煮 據說可以放2-3年 這樣可以去化一點梅子 只是東西做出來有沒有人要吃也難說 也許可以開發新的原住民料理 把這梅醬融合一點 畢竟客家人吃這東西已經吃好久了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