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沙魯脆梅筆記(3)脆梅下山路迢迢

本文摘要:一直以來我們都跟政府說,把道路問題處理好了,農產運送沒有問題,產業才能有機會、遊客也會有意願上山,不僅只是在那瑪夏的我們,與我們相隔一座山頭的桃源區,臨時便道也因為清明的雨量而中斷,農產品卡在山上,返鄉與家人相聚的學生也無法下山。( 圖/ 家在南沙魯 )

南沙魯脆梅筆記(3)脆梅下山路迢迢

清明連續假期,老天爺選在此時應景地開始雨紛紛的場景,我們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水庫可以有些進帳,擔憂的則是:台21線撐得住嗎?

在斷斷續續下了幾天的雨之後,台21線真的在6號上午中斷了,雖然從莫拉克災後到現在,我們每年都有短則三四個月,長則達半年沒有台21線的日子,但這次清明連續假期所下的雨量,是比過去幾年汛期時的日雨量還要少,不過,下多下少,最後結果都是一樣的,沒,有,路,才剛剛開始的螢火蟲季,才一開始,就因為沒有道路而結束,只剩下破敗的道路,遊客與我們都只能望台21興嘆。

那瑪夏終年都有農作物產出,竹筍、生薑、芋頭、水蜜桃、紅肉李、青梅、芒果、咖啡、茶這些都是主要的農產品,但其中水蜜桃、紅肉李、梅子的採收期正好與雨季重疊,雖然在台21線沒有中斷時,宅配物流車都會上山收貨,但一旦雨勢、水量變大,只有鋪上級配的省道就會泥濘不堪,甚至會有打滑的狀況發生,因此每年的採收期,農民的心中七上八下,採收前擔心農作物長得不好,採收期擔心路不好,過去也發生過水蜜桃必須靠吊車在河的兩岸接駁才得以運送出去的狀況。

提早來的道路中斷,讓我們的心就跟六分熟的青梅一樣酸酸的,苦苦的。道路中斷前,我們還起了特早到梅子園去採梅子,趁著連續假期幫手多,趕著要將預購的朋友的脆梅數量備齊,我們盤算著,希望可以早點把數量準備好,宅配車一到,就能把貨物寄出,卻沒想到台21線的臨時便道僅有鋪設一層涵管,雨量稍大,涵管就順著楠梓仙溪的水滾呀滾,一去不回頭。

好了,這下物流車上不了山,已經準備好要出貨的一兩百罐脆梅該怎麼辦呢?

跟麥妲兒還有部落長輩討論過後,我們決定,自己想辦法把脆梅帶下山,因為每一筆訂單的背後都意味著消費者對我們的信任與期待,如果因為道路中斷就讓脆梅出不了那瑪夏,那麼明年還有機會繼續努力嗎?

台21線沒了,那瑪夏還有往南化關山、茶山大埔的兩條替代道路,這兩條路的路況並不是非常好,車程也比台21線要多上幾個小時的時間,但不管怎樣我們都不希望失信於大家,於是,開上三個小時的車,我們用自己的車將預冷好的脆梅送到旗山交給物流業者,並跟業者商量,借我們冷藏空間存放在周一、周二才要出貨的脆梅,然後,我們再開著三個小時的車程,顛頗著回到那瑪夏。

關於原鄉的產業,一直以來我們都跟政府說,把道路問題處理好了,農產運送沒有問題,產業才能有機會、遊客也會有意願上山,不僅只是在那瑪夏的我們,與我們相隔一座山頭的桃源區,臨時便道也因為清明的雨量而中斷,農產品卡在山上,返鄉與家人相聚的學生也無法下山,只能等待公路單位將道路搶通。

有一條安穩的道路,是我們最大的心願,但這個願望,盼了近四年,我們在省道邊生活,但這條省道只有半年能通,什麼時候能有一條安全的道路,沒有人給我們保證,在山上的大家,努力地照顧好農作物,沒有一條路可走,農作物最後也只能在果樹上腐敗。

一篇回應 to “南沙魯脆梅筆記(3)脆梅下山路迢迢”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