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路的寂寞災區─南橫沿線居民赴行政院陳情,要求重建道路

本文摘要:南橫公路西段有一群寂寞部落,在莫拉克風災後歷經四年寒暑,盼不到一條回家的路。為了爭取未來存活的道路,部落集合北上至政院陳情,半夜十二點就得集合上車;婦女說:「辛苦沒有關係,為了路。趁現在沒有下雨,不然下雨了就沒有路了」( 圖/ 柳琬玲。無奈的南橫居民 )

沒有路的寂寞災區─南橫沿線居民赴行政院陳情,要求重建道路

也許很少有人知道,南橫公路西段有一群寂寞部落,在莫拉克風災後歷經四年寒暑,盼不到一條回家的路。

這樣的寂寞部落,在已經升格為高雄市的山區,桃源區復興部落至梅山部落,有千餘名的戶籍人口,七百多名的長住人口。

由於南橫公路從勤和以上往復興途中道路斷絕,原本可以貫穿東部的整個南橫旅遊網絡無從恢復,也連帶拖累甲仙、寶來重建的進度,缺乏南橫東段觀光景點的誘因,遊客有「減」無增。餐廳老闆說:「本來前兩年還有一些好奇或關心的客人會回來瞧瞧,漸漸的知道往東部的路不會通之後,都不來了」;旅館民宿業者說:「南橫有通才會有客源,我們在苦撐,但是政府的重建進度讓我們看不到明天,看不到未來」。

對於兩條公路的長期復建,公路局長曾於去年910日表示:「初步規劃出來的路線需要100億,但是在610(風災)之後這方案具體可不可行,需要歸零思考重新選線;線選出來之後還要做環評、興建,時間至少需要10年」。但是伊斯坦大貝亞夫市議員指出,今年初曾經委請工程專業人士協助評估,勤和至復興店道路及橋樑復建工程費用,粗估僅需約45億左右;他質疑公路局藉由高估復建工程價格來製造反覆施做便道便橋等臨時性工程的正當性。

那瑪夏區長Bayan也指出,目前已在進行台21線五里埔至南沙魯段的高架便橋工程,雖仍是中期的便橋等級,但是公路局將基樁打到岩層以下20公尺。「台21線可以,為何台20線不行?」Bayan區長不解。他認為,以現代技術來說,作高架橋面的技術不是問題,問題在於政府有沒有決心要做。

IMG_9768

每年要花好幾百萬做的溪底便道,其實也顛簸且塵土飛揚,但已經是寂寞部落族人很珍貴的"好路",可惜只要100公釐雨量就有土石流危機。

高雄災區民眾不分原漢,至行政院陳情

所以,三月十九日這一天,在高雄市議員伊斯坦大貝亞夫的動員下,高雄市桃源、那瑪夏、甲仙、寶來、美濃各區共兩百多名群眾,不分原漢,從85歲到3歲多都有,扶老攜幼一起到行政院來陳情,要求盡速復建台20線。其中桃源區長、那瑪夏區長與多位公務人員都請了假,一起自費湊錢坐遊覽車北上。半夜十二點就得集合上車;婦女說:「辛苦沒有關係,為了路。趁現在沒有下雨,不然下雨了就沒有路了」。趁著雨季來臨前較好走的河床路還在,大家趕緊來抗議,要求政府快點幫部落開路。

跟行政院陳情之前,陳情代表共同向監察院提出請願,要求針對台20線寶來至梅山段重複施作不耐用的便道便橋造成天價的重建經費損失、削山便道工程品質不良兩億經費使用壽命只有一年、台20線勤和里至復興里間沒有編列永久道路復建預算等問題,進行調查與提出彈劾。

到了行政院,在野黨立委黨團邱逸瑩、李坤澤與許志傑三位立委出面,帶領陳情抗議代表十餘人入內協商,行政院方面由交通部陳政務次長接見。在場外等候的族人,則輪流上台意見;其中復興耆老吳秋發Tama表示,莫拉克風災至今,復興里基本上「沒有動過」;不只沒有重建,去年甚至二度受災導致九戶房子流走了。

他說 ,光復興一個里在八八之後流失的田地有一千多甲,而這導致生活條件惡化,不只下山不方便、水果爛在園子裡,甚至每年雨季後被沖走的水管都要多花很多錢,導致生活更加的困苦。

IMG_7777

夜間的溪底便道容易迷路,其他農路則被稱為「天堂路」─容易上天堂的路。

交通部:最快要8─9年才會完成台20線的重建

讓眾人等候了一個多小時以後,進入行政院協商的代表們終於回來了。原來,交通部今天告訴到場立委與協商代表,明年才會進行水文評估,最快後年才會進入環境影響評估作業程序,預計最快也需要8-9年的時間,才可能完成台20線的重建。對此,三位到場協助的民進黨團立委眾口同聲,太慢了;他們已經排定交通部明天早上九點到立法院交通委員會議中就此問題做專題報告,並且要求限期一個月內重新擬定台20線的重建時程,然後三位委員要陪著交通部親自上山跟族人說明。

對於交通部給的回應,也是協商代表之一的梅山老人家表示,政府如果真的有要解決台20線的問題,就應當逐年找安全處逐步施做,為何還要東評估西評估的?這樣下去評估個十年也做不完。

對於去年就傳出行政院重建會對於台20線勤和至復興段不進行修復,然後讓復興以上族人汛期初入採取「台東出入」模式,族人質疑:「這樣講的人有沒有走過南橫東段?那個路況彎彎曲曲的很遠,要兩三個小時,而且一樣很多路段容易落石又沒有人煙,更危險」。也有人發揮布農族的幽默苦中作樂:「這樣我們乾脆劃歸台東縣就好了,為什麼要做高雄市民」?

重災區中最沈重的真相

當全台灣的田地水庫都乾渴地盼著何時降下春雨的時候,寂寞部落中的族人卻是開始擔心,萬一春雨下得多了,荖濃溪床漲起來淹沒了溪底便道,則20分鐘距離馬上變成耗時兩個小時的蜿蜒危險農路,這農路必須是有傳動的車才上得去,且駕駛者心臟要夠強,技術要夠好,因為是小孩子都知道的天堂路與山羊路,指的是很容易讓人上天堂與山羊才走的路。屆時,旅外工作就學的遊子不易返家,老人家就醫不便,連就讀鄉內國中的孩子都必須住校。

對於族人來說,道路關聯了很多事情。除了進出的便利性與安全性、山上農產品的販運,更重要的是外界的關心。當社會主流早已褪掉對於莫拉克重災區的記憶,在這個連道路都沒有的地方,就註定是鎂光燈進不來的寂寞角落。當官方越發強調幾個明星重建區成績的同時,也總避免提到重災區中最沉痾最被忽略的角落中不能碰觸的真相。

IMG_0588

由三位立法委員與一位市議員共同帶領這一場行政院陳情。

IMG_0529

結束了監察院送件,轉往行政院陳情前有一個小插曲,幹部帶領大家喊口號,本要喊「馬英九下台」;被老人家們反對,擔心直接罵馬英九會反效果,順應民情將口號改成「馬英九 加油」、「不開路,活不下去」。

IMG_0572

撐傘的Cina說,這是我第三次來台北抗議了,第一次是為了反對越域引水,第二次是為了八八水災,第三次是為了道路復建。旁邊兩個幼兒,一個五歲,一個三歲,不知道長大前看不看得到南橫公路完工?

IMG_0557

災後四年了,南橫深山部落的族人仍然在為道路奔走

IMG_0562

 

相關報導 台20線重建歸零?公路局:考慮南橫局部路段,由高雄繞台東再回高雄! (2012/09/13)

2 回應 to “沒有路的寂寞災區─南橫沿線居民赴行政院陳情,要求重建道路”

  1. 幹部 說道:

    幹部帶領大家喊口號,要喊「馬英九下台」;

    幹部! 多少罪惡假汝之口!

  2. 阿里巴巴 說道:

    結束了監察院送件,轉往行政院陳情前有一個小插曲,幹部帶領大家喊口號,本要喊「馬英九下台」;被老人家們反對,擔心直接罵馬英九會反效果,順應民情將口號改成「馬英九 加油」、「不開路,活不下去」。

    很理性溫和 也達到發洩的目的啦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