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難屋落成點燃狼煙,告訴大家:當你需要幫助時,這裡有人

本文摘要:主持這場典禮的的Tahai老師表示,協助興建避難屋的世界展望會原訂去年舉行落成移交典禮,但我們提出了228這個日子對原鄉重建的我們的重要性,也願意讓我們選在這一天舉行,「228也是和平紀念日,這裡(避難屋)是來自與多數非布農族群的朋友們的資助,也是一種和平、打破地區、族群限制的象徵。」 ( 圖/ 家在南沙魯。在畫有南沙魯logo的巨石旁插上南沙魯與世展的旗幟 )

避難屋落成點燃狼煙,告訴大家:當你需要幫助時,這裡有人

三年多前的莫拉克風災,那瑪夏區南沙魯里因為部落上方堰塞湖潰堤的緣故,造成許多部落族人的房子遭土石流摧毀,同時也帶走我們二十六位族人的性命,在那之後,我們住進了燕巢工兵學校,開始了為期半年的安置,99年2月28日,當時擔任鄉民代表的Anuu一家是最後一批從工兵學校搬回部落的,災後第四個228,我們特意選在這天,舉行避難屋的落成移交典禮。

IMG_1222
部落代表與來賓一同為南沙魯避難屋紀念碑揭幕

IMG_1278
在畫有南沙魯logo的巨石旁插上南沙魯與世展的旗幟,讓外面的人可以知道這塊土地是曾經有哪些單位的幫忙以及我們的努力

主持這場典禮的的Tahai老師在今天也特別跟大家說明這段故事,協助我們興建避難屋的世界展望會原訂在去年就要舉行落成移交典禮,但我們提出了228這個日子對原鄉重建的我們的重要性,也願意讓我們選在這一天舉行,「228也是和平紀念日,這裡(避難屋)是來自與多數非布農族群的朋友們的資助,也是一種和平、打破地區、族群限制的象徵。」

回顧起我們一路爭取避難屋的過程,當時擔任代表,現在是我們的里長的Anuu也談到過去這三年多來,我們曾經歷過的、感受到的。風災之後,從沒有經歷過這樣巨大災難的我們,在心靈尚為安定之際,政府接連拋出了永久屋、遷村等等的議題,更讓我們難以承受的是,當時在政府官員都還沒有親眼上山、走在我們的原鄉土地上時,就直接說「南沙魯不可能了」、「一定要遷村了」,這樣的話語,聽在當時想家卻歸不得的我們心中,是在心上狠狠地劃上一刀。

在那之後,政府端出的永久屋政策,更是明白地讓我們知道這段期間許多人提醒政府「應該透過中繼安置讓居民先安定心情之後再來做往後的決定」,也就是所謂的中繼屋是不在政府的重建藍圖裡,甚至當時也有官員回應,營區就是中繼安置。再接著,當我們還住在營區時,開始有人發放永久屋的同意書,其中更提到「獲配永久屋者,不得回原鄉居住」的限制,那一刻起,我們想回家的心卻更加堅定。

然而,當時的政府聽不見「我要回家」的聲音,遷村、部落不安全等等的說法更彷彿是在原鄉部落宣判死刑,我們思考著,下山真的是唯一的選項嗎?難道我們不能回到我們的傳統領域中生活嗎?

後來,當時的高雄縣政府提到,因為部落不安全,我們想要回去?可以,但是必須要有避難屋,不過,政府是不願意投入經費、資源在原鄉興建避難屋的……那時,我們知道了,回家是自己的決定,想要回家,必須要有避難屋,但是,這得靠自己了。

感謝上帝,世界展望會主動表達願意協助我們興建避難屋,但我們還必須找到一塊專家學者認定是安全的土地,偏偏我們選擇原鄉重建的這些人,在政府認定的安全範圍中並沒有足夠大的土地,Tahai老師開始調出民族平台的地籍圖,找到了一位願意將土地賣給我們的地主,20戶的原鄉重建戶,每一戶支付七萬五的費用,我們一起買下了民族平台上這塊約七分大小的土地。

買到了土地,卻沒有整地的費用,依然要感謝上帝,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信友堂也主動伸出援手,挹注了我們兩百萬的整地費用,終於,莫拉克災後第二年的4月24日,我們在民族平台上舉行了避難屋的立柱儀式,回家的心與腳步,又更加踏實了。

第一年的汛期來臨時,當時有些部落長輩聽到雨聲依然會心驚膽顫,那一年的凡那比颱風,高雄市區大淹水,我們則提前整理好設備、鍋具、食物,大家互相照應,一起在避難屋裡度過第一個颱風,也在那之後,長輩們開始放心,也會開玩笑地說:「難得大家可以住在一起、晚上還可以聊天喔。」

只是我們未曾想到的是,當我們努力做好政府強調的自主避難時,卻依然被外界批評我們不願意

下山、非得等到道路中斷、要國家動用資源派直升機上山撤離我們才願意離開,這樣的指責,對我們而言又是生命中難以承受的沉重。

IMG_1120
南沙魯避難屋共有20戶出資購地,99年興建六棟共12間,去年底新增4棟8間,共有10大棟20間

南沙魯部落在風災之後被貼上不安全的標籤,當時還有中央官員站在民族國小的土地上說「這裡三五十年都不可能了」,政府說,想回家就必須自己想辦法蓋避難屋,我們也在許多人的協助下完成了,避難屋是蓋在專家認同的安全土地範圍中,只要黃色警戒發布,我們就會預先撤離,去年的610水災,我們也沒有動用政府給的物資,大家心裡想的都是:「我們先把自己家有的食物拿出來,真的沒有了再來用物資。」避難屋很好,我們很好,甚至在中央重建會的成果報告中,我們的避難屋也被列為避難處所之一,雖然政府沒有出錢,但我們的確做到了政府要求的規定,為什麼總要指責我們?

典禮最後,我們也請Tama Sihu負責然燒狼煙,由他點燃狼煙具有特別的意義,Tahai老師說明,在我們撤離下山之後,Tama Sihu是第一個從營區回到部落的人,同時Tahai老師也說,「點狼煙的用意是在告訴族人,這裡有人,當你碰到危險、困難的時候,可以來這裡找人幫忙,我們在避難屋燒狼煙,也是在告訴我們附近的部落、外地的朋友,當你們需要緊急避難的空間的時候,南沙魯避難屋在這裡,我們願意幫忙。」

IMG_1303

當我們從世展會手中接過象徵性的鑰匙之後,也意味著從今以後,我們要自己負起關於避難屋的一切,我們感謝這段時間幫助過我們的所有人,包含在當時上山提供我們興建避難屋的意見的謝英俊建築師、時任原民處處長谷縱、一年又一年記錄我們在避難屋中自主避難的蔡一峰導演,還有所有選擇原鄉重建的族人,這些都不是憑空得來,都是在大家的努力下,才實現我們要回家的心願。

 

IMG_1253

2 回應 to “避難屋落成點燃狼煙,告訴大家:當你需要幫助時,這裡有人”

  1. 報導真相 說道:

    希望以後焼狼煙的時候,是在避難屋的人去幫助他人,而不是又要廣大的納稅人來幫助躲在避難屋不下山的人。

  2. 蕭愛蓮 說道:

    感謝莫拉克88news的工作伙伴辛苦了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