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相小日子─大社原鄉留居孩子的攝影展

本文摘要:「太豐富」的部落生活,落在小朋友們眼底意外細緻,家人的表情、山上的一樹一景。一次孩子們帶著老師在部落裡漫走時,突然一直指著一片蒼綠,大 叫有猴子。「我怎麼看都看不出來猴子在哪裡。但是他們跟我說,老師,因為我們住在這裡,我們平常都有在觀察,所以我們知道猴子在哪裡。」 ( 圖/ 鄭淳毅 )

孩相小日子─大社原鄉留居孩子的攝影展

田邊細細的相思是「年輕的樹」,山谷瀰漫的霧氣是「雲鋪成的瀑布」,「生日大餐」是山上抓來的螃蟹煮成湯,「大社獼猴」原來是愛爬樹又屬猴子的弟弟……這是三地門鄉大社村在家自學的三個小朋友,親手透過鏡頭記錄下的部落生活。他們在老師和許多朋友的協助下,來到平地的高雄舉辦「孩相小日子」攝影展,當做在家自學新一學期的小小開學式,將來自山上的眼睛和心靈與大家分享。

回山上生活,「我在部落的快樂,希望也給我的孩子」

大社村位在三地門鄉的深山,是數百年歷史的古老部落,八八風災之後幾乎全村遷居到靠近平地的永久屋,但還是有極少數的族人選擇留下來。兩對年輕夫妻是其中之一,帶著大大小小五個孩子,加上老人家,繼續在山上過腳踩泥土的日子。

大社村災後路況相當不穩,人煙稀少,更顯得與外界隔絕。推動展覽的飛飛老師說,每次上大社去為孩子上課,總要經過檢查哨,並向保全一再解釋「我要去大社」,因為保全總會問:「大社?大社不是都已經都搬進永久屋、沒有人了嗎?」

為什麼願意留在看似「沒有人」的山上繼續生活?兩對年輕夫妻之一的吾東,總是很簡單的回答,為了小孩子。

吾東的孩子、這次攝影展的小攝影師之一地夫拉安,已經六年級。吾東說,地夫拉安以前在山上由老人家帶著,要上小學時才帶到平地念書,但很快就遇到格格不入的適應問題。語言和同學不通,在部落喜歡爬樹、爬圍牆,在這裡被校方視作令人頭痛的小孩。

吾東說,自己非常明瞭這種差異,因為自己國中時期到平地念書,一樣要面對這種矛盾掙扎。「以前在部落可以的,是好的,全部都被禁止了。為什麼我的小孩在大社是這樣,到山下就一定要被改變?」他說,「我在想,我的孩子在小學一年級就已經不快樂了。我以前在部落的快樂,希望也給我的小孩子。」

和孩子商量之後,小孩子也很樂意回山上念書,於是他決定放棄平地的工作和生活,重新回山上紮根。雖然沒過多久,就碰上八八風災與部落必須集體搬遷的考驗,但吾東和拔而熱資兩家人仍不改初衷,決定留在原鄉。

部落太豐富了,部落給我們的,外面的教育沒辦法給

不過,山上的環境已經不一樣,也讓小朋友念書的路途更辛苦。大社村搬遷後,村內的三地國小大社分班就此裁撤,孩子們得到德文村的德文分校念書。但道路不佳,尤其雨天時孩子們穿著雨衣、坐在小貨車上一路顛簸,更要面對容易打滑、坍方等路況。吾東說:「我們真的要冒著生命危險上課嗎?」開啟了申請在家自學的想法。

但從申請自學通過到如何安排課程也是一個挑戰,難免惶恐不安。吾東笑說:「我們念書沒有念到博士,也沒有很多錢,到底要怎麼做?我們只能每天放在禱告裡。」但也誠如吾東所言,「部落很豐富」,生活就是學習,環境就是教室。「一開始,沒有國英數理基本科的老師,那這些就放掉,每天帶到田裡,跟我們一起種田。三個小孩的個性我們都了解,分配工作起來就很輕鬆。有的去幫忙捕魚、有的幫忙做家事,因為那是他的興趣。」

漸漸的,他們也得到很多朋友的協助,也開始有老師每周從山下到山上,來為孩子們補足學科的課程。大社的三個學齡小孩,除了基本學科,也會種田,很能熟練的摸泥土。有機會也跟著老人家上山,認識植物,學習採集技術。因為每天講母語、與老人家生活在一起,很能與vuvu們自然的聊天相處。

「部落交給我們的東西,外面的教育沒有辦法給的。」吾東回憶自己幼時在部落的生活與受到的教育,「我們從小在山上生活,從自然環境、植物,到做人、親子關係,還有母語,與vuvu(阿公阿嬤)可以溝通……太多了,部落太豐富了。」

78

9

攝影展的三位主角。小六的地夫拉安、小四的拉麼參、小二的山門谷安,向大家介紹自己的作品。小朋友對攝影展非常鄭重,每一個人開場白都很緊張,還特地準備了草稿。山門谷安說,寫草稿到晚上十點,第二天差點爬不起來。

自學,其實是老師、家長與孩子的共學

除了小朋友在生活中學到了學校教育無法提供的生活技能、傳統知識,上山來教學的老師,也與孩子和家長們碰撞出不一樣的火花。飛飛老師說:「自學有時候已經不是教了什麼,而是家長、老師和孩子們共學的過程。」

飛飛說,上課場所很自由,有時在戶外,有時在石板屋。讓她印象深刻的是,每次課程結尾,總是小朋友帶著老師把部落巡一遍,「雖然已經走過無數次了。」小朋友帶著她懷念大社還很熱鬧時的早餐店,告訴她哪一種早餐最好吃;河床的巨石是他們的「大象溜滑梯」,就像學校的溜滑梯一樣;也會順手拿起某種植物的樹葉,示範怎樣捲起來吹出聲音。「是小朋友在帶著我們玩,因為我們不知道部落有什麼資源可以用。」

除了知識交流,還有孩子們情緒與心思的分享互動。國語課教甲骨文,老師用不同的象形符號和文字表現水,也讓小朋友畫出自己心目中的水。年紀最長的地夫拉安,畫出來的水流有點像「火」字。他說,因為他覺得自己的心裡其實很熱情,想把喜歡的、高興的事情和別人分享。最小而好動的山門谷安畫出來的水黑黑的,「是我洗澡完的水,因為我身上都是汙垢!」

飛飛說:「自學的豐富不是他們學到什麼東西,而是他們感受到什麼情緒,還有能不能把感受分享給我們?教育一直有最先進的東西出來,我們永遠追不上,不如教他們怎麼面對未來的世界。」

34

部落的各個角落都是上課場所。(翻攝自飛飛老師簡報)

65

(左)文字的力量課程。拉麼參覺得自己不夠聰明,在額頭上貼「頭腦,加油!」(翻攝自飛飛老師簡報)

孩相小日子!自己的眼睛,自己的攝影展

在這樣的點滴互動之中,小朋友也同時試著以攝影來呈現他們在山上的生活。飛飛說,攝影最初的目的是讓小朋友來觀察記錄自己的家鄉,誰也沒有想到會看見今天的成果。

「太豐富」的部落生活,落在小朋友們眼底意外細緻,家人的表情、山上的一樹一景,在大社村的孩子們心中是日常點滴,在賓客們而言,是透過孩子們的眼睛看見另一種生活。飛飛在簡報分享的最後呈現出一張滿是綠樹的照片,標題寫著「猴子在哪裡」。她說,一次孩子們帶著她在部落裡漫走時,突然一直指著一片蒼綠,大叫有猴子。「我怎麼看都看不出來猴子在哪裡。但是他們跟我說,老師,因為我們住在這裡,我們平常都有在觀察,所以我們知道猴子在哪裡。」

自學一個學期後,孩子們在許多朋友的協助下,舉辦了小小的攝影展,攝影展的籌備完全由是老師與三個孩子一起討論,包括設關卡送給賓客小禮物,以及攝影展的名字等。據說「孩相小日子」這個名稱,獲得小朋友一致尖叫通過。小朋友的解釋是:「孩,就是代表我們;相,就是照相;小日子,就是過生活。然後我們希望不管我們的家鄉在哪裡,都可以還像在大社的小日子那樣!」

 

2

小朋友與家長親手做的小禮物。用「大社特產」石板的小碎石,鑽動刻字,串上vuvu親手搓的草繩和小朋友串的珠子,隨機搭配一張小朋友的攝影作品。大家戲稱「親手做到地老天荒」,誠意十足。

1

分享會的設計關卡,賓客們要在跟小朋友學說一句族語才可以通關,領一份小禮物。

10

在場的賓客一邊享用點心,一邊聽孩子們的分享。

12 11

「孩相小日子」攝影展,持續在高雄麻瓜小日子展出。時間:2013年2月19─3月19日

。高雄市鼓山區龍水路199號

2 回應 to “孩相小日子─大社原鄉留居孩子的攝影展”

  1. 瑞光 說道:

    令人感動,分享給大家~

  2. 台北家長 說道:

    總是可以從這個區域得到驚喜,八八風災時在家看著報導,過往的經驗告訴我不用擔心,果然.

    爸媽賭很大哩!
    加油啊,賭得大,嬴得才多,相信定能看到原住民孩子成長的另一種可能性.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