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過著辛苦的日子─弱勢的八瑤分水嶺部落

本文摘要:八瑤部落的居民們常常笑說,滿州鄉已經很偏遠,八瑤部落更是偏荒。鄉公所多半是漢人行政,也很少進入深僻的部落了解關心。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僅是災後重建,連平時國家提供的社會救助資源,在族人眼中也難以契及。 ( 圖/ 鄭淳毅。八瑤部落的惠菁和女兒。 )

持續過著辛苦的日子─弱勢的八瑤分水嶺部落

滿州鄉位在屏東縣的尾端,在大多數人的地圖上都顯得陌生。而國境之南、邊陲之境,更有許多位在深僻山區、乏人聞問的小聚落,滿州、牡丹兩鄉交界處的八瑤(分水嶺)部落就是其中之一。這裡地處偏遠、生活不便、資訊不足、行政單位也鞭長莫及,居民自稱為三不管地帶。

八八之後,八瑤部落面臨嚴重的地層滑動,導致大量民民宅龜裂,族人住得提心吊膽,許多相同災情的部落都已經遷村,但在八瑤,遷村案卻是不了了之,僅極少數族人遷往永久屋。而不管八八風災是否發生,年輕族人多半要早早離開,去外地討生活,留下來的族人,則繼續守著自己的小小家鄉,在災後越發困難的環境裡,努力過日子。

陳秀春ina的房子已經因為地層滑動、地板、屋頂、牆壁多處撕裂,搬遷到比八瑤部落更深僻的舊九棚國小永久屋,但她的女兒惠菁還是住在原來的房子裡。拜訪惠菁的時候,她剛生完小孩要坐月子,正坐在客廳看電視,未滿月的女兒在身邊熟睡,腳下的地板、牆角都可見到地層滑動造成的裂縫。

為什麼家裡已經申請到永久屋,還不搬過去住?原來是永久屋核配的時候出了問題,房間住不下。惠菁說,戶內超過三人,理應核配到28坪的房屋,但不知道為什麼配成了最小的16坪房型。過年期間哥哥姐姐帶著家人都回來,永久屋只有兩個房間根本不夠住。「我帶著她(剛出生的小女兒)不方便,所以他們在那邊,我一個人帶著女兒回來住。」聽族人說,春節期間一直在下雨,大家都難免有點提心吊膽的,惠菁這樣不會擔心嗎?她只笑笑說:「住不下啊,不然咧?」

2

惠菁家屋前屋後都因地層滑動出現很多裂縫。族人說,這樣的裂縫從多年前海棠颱風(2005年)就開始了,到了莫拉克,才第一次有公部門來關心。

八瑤部落是弱勢中的弱勢

類似的核配烏龍在八瑤部落不只惠菁母女一例。族人說,核配過程資訊不透明,甚至整個永久屋申請過程他們也都不清楚,只知道簽了同意書、繳交了申請資料,其他都是鄉公所在處理。一直到領鑰匙交屋,才發現配到16坪,根本不夠住。他們覺得奇怪和不公,但求助無門,最後拜託援建單位慈濟基金會的一位師姐。師姐答應幫他們爭取,看能不能把隔壁一棟16坪的房子也配給他們,但在還沒有下文。過年的時候,一家子擠不下只有兩個房間的永久屋,惠菁就帶著新生的女兒,回到滿是裂縫的家。

但談起八瑤部落在行政、資源、資訊上都處在邊緣,族人似乎也司空見慣。惠菁的家不是在莫拉克之後才開始地層滑動,而是多年前的海棠颱風就曾有過一次龜裂。當時也沒有公部門來聞問,都是幾個兒女回來湊錢買水泥,把房子補好。

八瑤部落的居民們常常笑說,滿州鄉已經很偏遠,八瑤部落更是偏荒,雖然隸屬長樂村,但是離村子也有一段距離。鄉公所多半是漢人行政,也很少進入深僻的部落了解關心。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僅是災後重建,連平時國家提供的社會救助資源,在族人眼中也難以契及。

惠菁敘述起在邊遠地區謀生不易,以及家人面對經濟弱勢的辛苦。「我媽媽沒有工作,大哥在吃牢飯,二哥身體不方便,是中度殘障,他有在工廠做事、有勞保。承辦的人就說我媽媽有兒子在工作,所以就沒有資格。可是我二哥在工廠一個月也沒有多少啊!而且有些會歧視的人,對他也是一種壓力,他也是很忍辱負重的工作。」

3

居處環境和社會資源都處在偏荒地帶的八瑤部落,這裡的居民謀生都不容易,更難多承受一點像是天災或家人生病這樣的變故風險。能夠出去工作的族人,終究不免輾轉外地討生活。

部落多數家戶都過著辛苦生活

在部落,和他們家處境相類的人也不少,但要申請補助常常都被認定「沒有資格」,或者石沉大海。探詢政府的協助不成,以前還有如家婦中心的民間團體在當地駐點,還可以設法向民間團體申請一些生活扶助的資源,但自從家婦中心撤站後,申請就更加困難了。

「人家就說,你們知道什麼資訊就去申請看看,但是我們就是什麼資訊都不知道啊!人家也說,按照你們家的情況,申請應該不會這麼難,但是沒有就是沒有。」

惠菁的媽媽以前也開過小吃店,但很難做得下去。「我媽媽是有廚師執照的,她要煮,很容易,要做生意,難哪!南瑪督颱風(2011年)的時候,因為有人在做工程,所以有一些生意。但是天秤颱風(2012年)之後,那個水一下子有一下子沒有,就沒有再做了。」山上用簡易自來水,颱風過後吹壞管線,民生用水變得不穩定,加上工程結束後沒什麼客人會來山上,家裡還是把麵店收起來了。「後來媽媽就是每周有輪到她,做一些社區服務,掃掃地啊,一次有一兩百塊,可以稍為幫到她一點。」

不過,接下來又發生繼父住院,診斷出需要化療的消息,惠菁母女又要面對更多生活壓力。「我媽在醫院,打來跟我說這個消息,就一直哭,我心好酸。人家說還沒滿月不能出門,不然我就想去快點看他。」惠菁說,「雖然人家也會說,他是繼父,不是親生,可是他很疼我,他給我的疼愛是像親生一樣。之後我可以出門,還是要去看他、照顧他。」

新生了一個女兒,眼看家裡又有許多責任等著她扛起,惠菁還沒做滿月子,已經滿腦子在打算要出去工作的事情。「以前我在恆春基督教醫院做長照(長期照顧)。等一滿月,我把這個(女兒)托給媽媽,我就去做以前的工作。沒辦法,總要快點工作啊!」

1

惠菁和女兒。

3 回應 to “持續過著辛苦的日子─弱勢的八瑤分水嶺部落”

  1. 張美英 說道:

    請政府及鄉鎮單位……
    重視滿洲鄉分水嶺鄉民……何去何從
    讓後代有個居住及未來有發展產業的地方
    而不是隨便安治在靠海及交通不便的地方
    應該往平地有產業發展有未來的不是嗎?

  2. 阿里巴巴 說道:

    八瑤部落真的很遠 之前從佳樂水到高士有看到一個八瑤教會的招牌 要怎麼去也不知道

    當年那些琉球藩民就是從八瑤灣上岸的 不知道八瑤部落和八瑤灣近不近的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