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是祝福的前菜,聖誕安撫桃源復興部落的喜憂

本文摘要:對於復興里布農族人而言,即將走入歷史的2012年是辛苦的一年。災後第三年更加殘敗;六一一西南氣流造成部落孤島效 應,復興里全體族人共度停水停電的集體生活,但明年恐怕將又來一次,在感恩禮拜中,大家都說出了心中真實的感受。 ( 圖/ 柳琬玲。燭光搖曳中,扶老攜幼報佳音,族人也趁此機會說出心中不安。 )

苦難是祝福的前菜,聖誕安撫桃源復興部落的喜憂

辛苦的一年:六一一水患與更惡化的交通

對於復興里布農族人而言,即將走入歷史的2012年是辛苦的一年。莫拉克風災後毀壞的公路橋樑於災後第三年更加殘敗;六一一西南氣流造成部落孤島效應,復興里全體族人在停水停電下採取大鍋飯同炊共食模式過了半個月集體生活,期間因為工程施作不良造成缺口沖毀了下部落的9戶民宅,以及造成復興下部落暴露在野溪攻擊面,一直到10月底之前,只要下大一點的連續降雨都會造成下部落族人對於自身生命財產安全的惶惑不安。

所以,在感恩禮拜中,當復興安息日教會的小山傳道讓長老職事與族人都輪流上台證道分享時,大家說出來的感慨更深。

IMG_6980IMG_6988

燭光搖曳中,扶老攜幼報佳音,族人也趁此機會說出心中不安。

苦難是祝福的前菜,安撫豪雨後受災的身心靈

八十多歲的老奶奶Hutas Mole首先站出來見證,她用族語訴說感謝上帝讓她在發現胃腫瘤進行切除後,「還可以有力量提20公升重的水去照顧愛玉苗」,她說,「當我在Huma(布農語,田)工作時,就不覺得自己是一個有病的老人家。和我一起長大的同學都沒有了,(但是我還在這裡),這都是神帶領下的恩典」;「因為我是一個母親,我能夠幫孩子做一點就多做一點,人家說我年紀這麼大了怎麼還要做,可是我是很高興地工作」。

工作非常勤勞的林長老,分享他努力戒酒的過程,以及看到子輩婚姻、就業不順的擔憂,「有時在田裡想到會很難過,還好我有信仰,所以把不如意的事情都禱告。後來我想一想是上帝給我的考試,要我緊抓著上帝」。

六一一水患中飽受怒水暴漲驚嚇的Cina Apin,由於自家房子已經位於河邊,整個汛期都為了擔憂自己所有財產會被水沖走,而導致晚上不敢睡覺、心律不整以及恐慌症。她也含著淚上台訴說,多少下雨夜不敢入睡,盯著黑壓壓的水面提心吊膽的恐懼,是兒子丈夫用聖經教導她,「你怕什麼,(如果房子終有一天還是被沖走了)那是上帝的旨意;上帝會安排新的房子給妳」。

她說:「我們在苦難中更敬拜上帝,感謝上帝愛我」。Cina Savi的憂慮,也同時是她的鄰居族人們共同的憂慮;房子已經進水過的杜金葉媽媽說,「尤其是下雨的夜裡,聽著雨水打在鐵皮上的叮叮咚咚,我就會害怕不敢睡覺」。

IMG_7012

八十幾歲的Hutas Mole

IMG_6907

六一一之後飽受驚嚇導致恐慌症的Cina Apin,在感恩禮拜中終於露出久違的笑容;右站立者為小山傳道

Cina Apin的丈夫,謝老代表也回憶六一一水患時的情景,「眼睜睜看著水再半公尺就要沖到我的家,沒有人能夠幫忙,我只能默默禱告,連續幾天都這樣,只能在河床前面禱告」。

小山傳道勸慰大家,「上帝要祝福你,就從苦難開始;苦難是祝福的前菜,就如同我們都是哭著出生的」。這位牧師很年輕但是會講道,是本鄉的布農族人,父親來自台東,他很積極幫忙復興爭取方案資源與就業機會,雖然在復興牧會才一年多,但是公認的「有在做事的牧師」。

作出最好吃的包子饅頭的復興早餐店老闆娘也說:「感謝上帝聽到我們的呼喚,賜我們平安」。

Cina Savi 在6月29日斷路期間,依靠年輕人的揹扛接駁步行出來就醫,她這天也說,「感謝上帝讓我平安出去看醫生」,她還分享了因為她勤於禱告,使得同住的女兒女婿都開始上教會了。(豪雨成災20天─復興婦女江阿招,循山羊與獵人路徑走出就醫)她在桃源區公所上班的兒子,今天也用摩托車經過彈跳崎嶇的河床路,專程上山來上教會。他說:「我住在桃源宿舍也都很掛念復興,這一年最感謝上帝照顧我媽媽」。

IMG_6920

Cina Savi在六一一水災中因為高血壓經由部落青年背負攙扶走山羊路步行出來就醫,對於平安獲得醫治滿懷感謝。

母性的呼喚:年輕人應該回山上工作

而謝清蘭Cina,更讓人動容。今年有一位醫師告訴她心臟不好應當開刀,但是她想到自己一個單親家庭,家中含過世弟弟留下的孩子共有八個都要靠她照顧,就不敢去住院動刀。她說:「感謝上帝,讓我現在還可以呼吸。今年我對不起教會,因為我工作太累了,我總是很認真地背割草機、揹鏈具,中午都不休息地靠綠茶支持;又是單親家庭,從菜瓜布到開車都靠自己,所以沒有辦法把孩子照顧得很好」。

今年弟弟的遺腹子打電話回來說:「姑姑我要回來了」,謝長老非常地高興,因為她總跟孩子說:「你在外面5年、10年都是空手回來,你要知道當初土地被法拍我是多麼辛苦(保住土地),就是怕你們以後成為沒有土地的孩子」。

對於族人在平地的辛苦,謝清蘭非常清楚:

「我在外面20年,我知道這個辛苦。我認為還是要在山上才會快樂。」因此,聽到姪兒願意回來山上,即使是兩手空空連車費都不夠,她還是很激動;「跟他通完電話我哭著,很喜悅地禱告。這三年來我一直擔心他一個沒有爸爸媽媽的孩子在外面生活得怎樣?」。八個孩子是長老最關切的親人,「我每次禱告時我有八個孩子都會拿到上帝面前一個一個禱告」。

而警官退休的吳秋發Tama有感而發:「我們現在的生活都很痛苦,因為我們這樣的環境,種了農作也不見得有路可以運得出去」。他很感激小山傳道看到了整個復興部落的需求,「(安息日會)募到的物資,都會與長老會教友一起分享;也照顧困難的族人」。

部落人的自立、正直與信仰

聖誕節感恩禮拜之後,就是凌晨三點開始的報佳音,大家手持蠟燭逐戶喚醒族人告知耶穌誕生的訊息並且為新的一年祝禱。滿天星斗閃耀,集合的婦女孩子們都讚嘆這美麗,回想過去報佳音曾經發生短暫的停電而看到的更燦爛的流星雨。報完佳音就是正式迎接聖誕節了,大家回到教會一起用早餐,九點半也開始安息日學(共同研讀聖經)與獻音禮(將今年新生的孩子帶到教會接受教師祝福)。

小山傳道告訴大家:「凡從小就把名字交給神的,神會在生命冊紀念他。來到教會要教導孩子成為最有價值的人,最大價值的人是正直的人,是不容易被欺騙,最不會被左右的人,最不被收買的人」;他告訴大家,他自己30年前就是在復興受獻音禮。對於復興部落長者與孩子來說,小山傳道就像自己的孩子,總是陪伴在大家身旁關心隔代教養很普遍的部落種種需求。

謝清蘭長老這樣敘述著復興的災後生活,「復興沒有因為挫折而停頓農作物,反而一直買苗,特別是老人家,總是認真地工作,希望為孩子準備好下一步」。復興部落族人九成以上是務農的,雖然現在道路不好,老人家仍然勤勞於照顧作物,甚至擴充種植範圍,就是想著,等道路通了以後,今天種下的苗,可以成為孩子未來的收成。這,就是部落人的自立與正直;信仰,成為引領這種正直的重要支持。

IMG_6865 IMG_6886

(左)信仰成了復興族人自立自強外的唯一依靠。

信仰之外,對政府的失望:拉庫斯溪草率堆土堤,視人命如草芥?

今年高雄南橫公路復興以上部落遇到最大的挫折,除了聯外交通在莫拉克風災後愈見惡化之外,另一個擔憂的問題就是拉庫斯野溪衝擊復興下部落,沖倒9戶民宅之外,使得整個復興下部落暴露於「水隨時回來它取回走過的路」的威脅中。

對於拉庫斯溪的威脅,復興族人在災後三年中多次下山陳情,希望比照寶來的規格進行疏濬整治,甚至於今年六一一水患後發起國賠官司抗議,目的是要求政府正式復興下部落生命財產安全,但是至今沒有看到問題改善的跡象。

市政府水保局主導的保全工程,至今仍只是用推土機把土石往兩邊堆置;所謂的護堤只是太空包疊三層高之後再堆積土石包覆其上。太空包一般是平地水患擋水用的,而山上都是土石流,有用嗎?族人小伍搖頭:「太空包擋不住土石流啦」;等土石又沖下來,太空包只是與土石流共舞增加衝擊民宅的料源。

那麼居民念茲在茲的土石外運、疏濬呢?正在動工中的怪手司機表示,他接到的指令是搬運溪中10萬立方米的土方,堆置兩旁,「清出一個經設計的寬度」作為水道。這位施工者坦承,「這沒有用啦」。家就在下部落拉庫斯溪邊的杜金葉表示:「水那麼聽話就的話我的家就不會被弄壞」

杜金葉說:「曾經陳情高雄市政府很多次,像土堤上次他們答應做鋼筋水泥,結果都沒有」。她很擔憂:「砂石不載走,明年我的家註定再見阿郎」。對於所謂的專家的設計,這些部落族人已經欲哭無淚。「水來了,涵管便橋就會變成路障」;「這個政府,你怎麼唸怎麼講,他還是照原樣應付應付你,沒有在聽你」。

現在的拉庫斯溪河床比部落還高,匯流的荖濃溪河床又比拉庫斯溪更高,而拉庫斯溪上游更有大量土石等著衝下來;屆時復興下部落仍舊遭殃。高雄市政府目前僅僅用太空包堆出一個土堤,並且為了南橫公路便道通過還開了一個口子。族人嘴上笑說:「開門見山,請水進來」;想到下部落的房子明年汛期的命運,心裡卻是是焦灼淌血。

今年的悲劇已然發生,眼見寶貴的施工時間流逝,在高雄市政府與水保局等權責單位的推託卸責下,對於可以來年預期將會繼續發生的土石流危機,族人除了以笑聲、深呼吸、吃藥控制憂鬱症與機警跑災面對,也只剩下向上帝祈禱了。

IMG_7031

復興下部落與拉庫斯溪河床~左上方的房子為今年受到土石流衝擊後僅存的房子,這幾間都已經從背面被野溪衝擊,這幾間的右方原有的房子共九間已經被水吞噬。右前方一排橙色物品為公路局在復興橋毀壞後原址搭建的涵管便橋;涵管便橋與房屋中間一排有太空包堆疊的是僅有的土堤。

IMG_7036

復興族人自己拉起的陳情布條,土堤中間缺口是通往拉芙蘭、梅山的南橫公路便道與涵管便橋,族人戲稱,到了汛期下起雨來這個缺口就可以":「開門見山,請水進來」"。

IMG_7045

在沖走九間民宅後,拉庫斯溪仍然沒有疏濬,只有清疏工程。清疏工程就是土石不外運,僅往兩側堆置,等著下雨時土石流下來再把土石推平抬高河道的意思。

IMG_7067

目前正在進行的圖IMG7045工程目前成果,就是挖出一小段河道,把土石往兩邊堆置;看起來只是花錢挖來年訊其下一場雨就會裝滿土石的口袋

IMG_7071

口袋後方還有更多料源在上游

IMG_7082

從對岸瞭望飽受拉庫司野溪沖擊的復興下部落

IMG_7091

聯繫勤和以上四個部落的溪底便道現況:繞行土石流區,一場小雨就要管制。因為是拿木頭的大車硬壓出來的,所以開起來非常彈跳;而公路局斥資3500萬作的南橫公路溪底便道,目前正在施工當中。

2 回應 to “苦難是祝福的前菜,聖誕安撫桃源復興部落的喜憂”

  1. 蕭愛蓮 說道:

    祝福大家

  2. 阿里巴巴 說道:

    好快又過一年啦 猶記得去年 前年的耶誕大家報佳音都很有氣氛 那是災戰後的奮起

    今年大家對於耶誕的氣氛淡了 表示又回到日常生活 有喜有樂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