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後重建的集體農場夢(7)依法請假被刁難 新移民員工的永齡故事

本文摘要:中國外籍新娘小仙(化名)是南沙魯的媳婦,也是杉林大愛園區民,曾在永齡農場工作,但因回鄉探親無法准假而被永齡農場開除。小仙原本忍氣吞聲,但是日前在公聽會上,聽到大愛居民發言後,也忍不住公開說出累積已久的不滿與委屈。 ( 圖/ 柳琬玲。圖中站立者為被永齡農場開除的小仙(化名) )

災後重建的集體農場夢(7)依法請假被刁難 新移民員工的永齡故事

編按:鴻海投資的「永齡杉林有機農業園區」,是莫拉克災後最大的集體農場投資,佔地規劃166公頃(目前開發 54公頃),從硬體至每月運作已投入超過兩億資金。本文為永齡農場系列之一,專訪曾在農場工作的新移民新娘,暢談身為勞工的心聲。

───────────────────────────────────────────

第一次見到小仙(化名),是在杉林大愛園區居民手工藝品店裡;她拿著麥克風,對遊客說明滿屋子的貓頭鷹手工藝品。皮膚白皙、身形瘦小,但是聲量清脆、咬字清晰,口條流利。店長介紹說:這是大陸籍的,我們南沙魯的媳婦。

後來再度聽到小仙,是桃源當地居民不忍地提到她的故事:「因為嫁過來十年,沒有回去,很勤勤儉儉地一點一點存了錢,存夠了機票跟禮物的費用,終於回大陸探親五天,哪知回程為了等待辦理台灣定居證明所需文件,遲了兩天回台灣,要回永齡上班時『就被fire掉了』」。據說這位小仙很有自知之明,遇到這個困難也沒有說要抗爭什麼,就自己趕緊找別的工作去了。現在職訓局受訓,偶爾有機會時當導覽解說員。

她是永齡一開場就進去工作的。「永久屋第一批入住,開墾時期就在裡面,不抽菸、不喝酒,從不遲到,常常加班到六點」,熟悉她的朋友說。

小仙一度拒絕受訪,因為,「我們是小人物,如果名字被報導出來,以後找工作怕有的老闆注意到會不錄用,而且也怕影響到現在還待在永齡的人,他們很多家庭都還靠這一份工作」。很清楚自己是弱勢者,在叢林法則的杉林大愛永久屋社區中求生存,都要多想一點。

然而, 11月21日,高雄市議會針對杉林大愛永久屋產業與永齡農場相關問題舉辦的公聽會中,聽到大愛住民踴躍發言之後,委屈終歸吞忍不下,小仙站起來說出自己心裡累積的不滿。

公聽會中第一次公開被開除的委屈

在公聽會上,小仙忍不住說出心中累積不滿:

「我今年二月回大陸省親,去年我就和組長說過,我舊證換新證需要半個月,但是公司一直說,只能用休假,不能加事假。」小仙的娘家在福建省三民市,需要跨區到省會去辦證件,光寫申請書等程序就要15個工作天。

「我過年前就跟組長說我要請20天的假,組長說超過15天他不敢批,事假要場長才能批」,小巧也很勇敢就直接進場長室去講。「場長回答今年開始一律不准包括外籍新娘」,結果只有准假15天到2月19日。「但是我不能等到被遣送回去,只好先飛回去。要我先生去和場長講,2月20日我先生去找場長,場長在開會沒見到人,要我先生告訴我最多延到20日,可是我的證件23日才能拿到」。小仙還沒有回到公司,無法親身辯解之下,就被公告開除了。

其實永齡工作期間,小仙很少請假。她表示:「我第一次請連續的假」,而且,這個獲准的15天假還是累積之前應該修的例行休假(8日)以及法定特休假(7日)而來。需要20天才能辦好證件飛回台灣,所以小仙必須多請5天事假,「場長說過有事假要3-7天以前請,我這次有事先請,他居然說『一天事假都不能請』」!

「以前說下班打卡前幾分鐘先休息沒關係,現在(場長)到處照相記點;診所看病的紀錄不能請病假,要去大醫院!而且不能臨時請,請問,『我生病能夠事先知道嗎?』特休假規定3-7天前就要提出,臨時有事不能請假,聖誕節不能請假,因為場長說:『你們沒有什麼特殊狀況就不能請假』。原住民身體是比較強壯啦,可以熬過一天啦,但是小孩子能熬嗎?」

第一次有機會把委屈公開地表達出來,小仙很激動,「為什麼老員工有21000元的錢不領要離開?現在進永齡的都是他(指場長)的學弟妹」,她跟在場的官員與議員表示。

那一天在場的,還有好幾個因為忍受不了管理上刁難而離職的老同事,都忍不住鼓掌為小仙勇敢講出大家心聲而喝采。

IMG_6064

小仙於11月21日在市議會公聽會中發言講出自己因為請假被刁難而遭開除的經歷

大愛園區中就業艱難

「我是外籍新娘,我先生洗腎,在永齡我們很認真的工作,老員工很大的石頭都用手去挖,因為場長說,『政府要給我們工作就不要用怪手,用人工』」。

「這邊要找就近的工作不容易」,小仙說。職訓局提供的工作機會,多半是園區居民無法應徵的。「大專、高中學歷,專業的工作職缺如車床工等,我們山上下來的人沒有這個學經歷,我們很多人都只會寫自己的名字而已,真的大愛村找不到工作啦,除了永齡農場很難找工作」。

偏偏永齡的工作也不好拿。雖然早期職訓局有為大愛開設有機農業訓練課程,「大愛村300人以上有受過有機課程訓練的,結果都沒有進去」。因為,「要一點關係啦」,小仙觀察到,有一些美濃、杉林的人,沒有受訓就進去工作了。相反的,永齡隔壁的永久屋區中,「大愛很多人家裡有老人家要照顧不能離家,但也進不去(永齡農場)」。

相較之下,小仙當時算是幸運的,「我當初是第二批的;那些溫室全部是我們蓋的,我還敢爬上去咧」她回憶起當初為了把握住這個不容易的工作機會,連自己都吃驚的勇敢。那時,是外面的包商進來教永齡工人做,「說有機會可以自己修建。但是他們好像沒有機會自己修建了,因為老資格學過的工作很多都走了」。

孩子還小,小仙也不能夠離家太遠。現在園區只要有工作機會,小仙都會去試試看,因為「找個穩定的收入,我的孩子老公會比較穩」。

為遊客講解的導覽工作,目前成為小仙偶爾貼補家用的外快,「大愛園區(遊客來源)靠人家,(導覽價錢)300、500、800、1200都有,我們都接」。這個工作是一靠大愛觀光協會轉介的,每一趟帶團的收入要回饋10%給協會。

永齡只是作工,沒有訓練的內涵

還記得鴻海大老闆來跟大家簡報永齡農場的規劃時,「當初說的是要教會我們自力更生,然後要交給我們自己經營」但現在回想起來,「(李惟諭場長)沒有培訓我們,專業性、技術性的東西都沒有教」。

「像我在育苗室待過半年,看到菜苗發生枯葉病等問題,組長班長就直接開個會,明天告訴我們用他配好的藥去灑,不然就廢耕。他不會召集我們來觀摩一下,看這個是什麼病,可以用什麼藥製,我們也都不清楚他的藥的配方;從來不會跟我們說明一下蘇力菌是防治什麼」。

「當時以為進去(永齡)可以做很久,而且以為可以升遷,怎知….基層員工最多只有升到班長而已,組長、人事等職員缺都是向外面應聘」。曾經有大愛園區的人跟小仙說,辦公室有職缺的話也提一下想去應徵,但是小仙發現,「沒有公開職員的職缺,會計小姐、出納小姐都是巨農自己找人」。「只有拔草種菜的基層工人才有公開應徵」。

小仙很珍惜這個工作機會,當了半年的臨時工,才終於被轉正。她說:「轉正後月薪21000元,如果除以30天一天700元,好像也沒有比較好?」當時小仙為了多一些收入,常常不願意休息;「臨時工是有作有錢賺,800元x30天還有24000元,更多」。是啦,變成正式員工後,常常加班到六點也從來沒有加班費,只有拿21000元的死心水,就這個層面而言,轉正反而可以賺的錢少了。

小仙是慈濟功德會的成員,她仍舊很感恩。「我是在永齡學會說話,學會要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重」。

IMG_8336

蓋這間溫室的老員工所剩無幾,多位自行離職,小仙則是為了回鄉探親請假日數不獲准後,以曠職理由被公告開除

曾經積極貢獻自己的創意,為農場推銷蔬菜

在永齡草創,剛開始有菜生產出來時;還沒有什麼包裝,只是用繩子簡單束成一綑綑,小仙曾經主動幫永齡農場把菜拿到永久屋來擺地攤賣給參觀的民眾,大家聽到是永齡種的都很捧場,賣得不錯。「用週六週日非上班時間賣給遊覽車」,她說。那時還沒有驗證,「當初沒有棚子,我自己在那裡賣,因為我知道,慈濟師兄師姐有健康概念,對永齡的玉米蔬菜很捧場」。

當時園區的人看在眼裡,問小仙:「那你不就賺了不少錢」?沒想到小仙回答以:「沒有,我賺的是一天800元工錢,這些營業額是要繳回去農場的」。她曾經問過場長,「我可不可以自己批貨去外面賣?」場長說:「不行,我算你一天800工錢」。現在回想起來,被家計所迫的小仙其實已經展現了其推銷與販賣的天份,只是,「我當初有這個能力也沒有被重用到」。

八八引發的家計危機

原本小仙生活無虞,老公會出去打工賺錢,板模工、怪手都做。八八受災後下山沒有多久,8月28日,老公就爆發慢性腎衰竭住院,隔年1月份就洗腎。開始洗腎之後,老公困難找工作,一家子只能依靠社工人員協助申請的低收入戶與老公的殘障給付支撐;「補助不能長久,也要自力更生」,小仙說。

洗腎是部落人常見的問題,因為山區醫療資源缺乏,諸多病痛都只有找鄉里的藥房支應,往往開非常重的藥給族人。「像有一段時間,老公用到類固醇,一針打下去,明天就可以走路的那一種」。到了營區安置期間,「可能吃喝也不適合,傷到腎」。

雖然清楚老公的身體問題可能是因為八八而起,小仙仍然安貧知足,「也是感恩八八之後認識很多朋友」。老公生病後,小仙扛起一家重擔,很積極地找活路與機會,因而也認識了很多理解她的辛苦的朋友。

對台灣「寶島」的失望之情

其實在嫁給老公之前,小仙在大陸也是工廠的工人。永齡經驗給她一個結論是,台灣的勞工不如大陸。「我以前在單位可以探親、請事病假,還可以請女生的特殊假期(生理假)。到了台灣我什麼假都沒有。」

所以,「來到台灣我也不會覺得台灣有多好,我在大陸工廠工作,一個月500-600(人民幣)月薪,還可以省個100元(人民幣)出來,小小揮霍買東西享受一下;來到台灣1000元台幣買不到什麼,我還得要為了挣這個錢爭得臉紅脖子粗」。娘家是福建市區,「我是從市區來到山裡」。她跟老公是戀愛結婚,當初來台灣「抱著很多的憧憬,日月潭、阿里山…很多美麗想像」。現在,因為家變,有時候小仙還需要跟娘家提困難,讓娘家父母匯錢給她應急。小仙不免感概:「可惜我都沒有孝順到自己的父母…」。

呼籲永齡農場要照顧新移民回鄉探親的需求

小仙的例子不是特例,具永齡現職員工表示,還有一個越南籍的新移民,「十幾年沒有回去,想請一個月,她們的組長說:『乾脆回家吃自己』,還說『該走的不走,不該走的偏偏要走』」意有所指,聽在同單位工人耳中分外刺耳。據說,這位組長是管理育苗室的,「場長的學妹,什麼都不懂」。

如果有機會,願意回到永齡農場嗎?「我不會想回到永齡」,小仙說。她之所以出來發言,想的是還在農場中工作有20幾名的外籍新娘,「希望以後她們需要回國辦證件,不要再遇到像我一樣的問題」。

有了切身之痛,她為場內工作的新移民叫屈,「對我們外籍的不公正,(回娘家)一趟要那麼久,回去幾天洗個澡、睡一覺,就沒了」。「我認為應當為外籍爭取回鄉的權利,因為我們都是很多年才能回去一次,可是(場長)說不給就是不給」。

IMG_6263

利用布農族板曆作包裝,永齡農場樂活有機的口號下,夾藏多少災民為了生計擔任底層「農工」的心酸。

6 回應 to “災後重建的集體農場夢(7)依法請假被刁難 新移民員工的永齡故事”

  1. 樂觀其成 說道:

    這種員工是老闆的夢饜, 如果是好的員工, 留都來不及, 會因不在職20天就開除嗎?
    應該報導一下永齡農場方面的平衡報導.

    • Ali 說道:

      這位朋友很積極地幫資方說話呢,您也是喜歡任意開除員工的老闆嗎?還是老闆的打手呢?

      • 報導真相 說道:

        我是老闆沒錯,但我不會隨便開除員工,因為我體認好的員工是公司的資產,一定要留住,但不好的員工是毒瘤,不抜除勢必影響公司營運,喝酒的,自做主張的,不服管教的,結黨營私的,務必利用機會請他們離開公司,案主這種狀況,如果是我,也會做同樣的處置。

        • 柳琬玲 說道:

          老闆好,

          我同意老闆因為握有資本自然有人事管理的權利,尤其是工作規則的制定。不過也請注意一下,"民主"社會也有一個東西叫做勞動法體系,是立法院立法通過的,裡面有一本叫做勞動基準法,有關於勞工需要請事假病假的相關規範,也有關於一個月連續曠職三天或三個月中曠職超過六天才得以開除的規定。何況這個案例中的勞工是依照規定請事假不獲准,如果她有精力去做勞資爭議調解,很有機會被判斷是不当解雇。

          老闆的權威不能夠憑老闆一人喜好自由心證,要有一些客觀標準作界定,而且是有法律基礎的。

          李惟裕大場長也許很會種菜,但是大概不懂勞動法吧。與李場長、多位勞工與原區居民聊過後,我的採訪結論是,他的管理手段很粗暴,所以引起眾怒。

  2. 誠實 說道:

    柳琬玲記者小姐若是真心幫族人爭取正義謀福利,請客觀報導事實真相,而非捏造事實,也非以主觀攻擊他人方式做批判,這是身為一位記者該有的道德,若是錯誤報導及捏造事實真相只是更會傷害族人.

  3. 柳琬玲 說道:

    我所報導都是事實真相,若有相關人等有不同角度的意見可以具體指證,訴諸公評,不須借用留言版的匿名機制胡亂罵人。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