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士永久屋簡水會議,突顯偏鄉民生用水規劃問題

本文摘要:高士永久屋從今年初入住以來,不時發生缺水、停水狀況,居民生活不便。長期以來屢次反映,也沒有政府單位出面解決。最後陳情立委,在部落召開協調會議,會議決議,永久屋簡易自來水先交由自來水公司代管,解決維修管理問題。 ( 圖/ 鄭淳毅。高士永久屋簡易自來水會議 )

高士永久屋簡水會議,突顯偏鄉民生用水規劃問題

高士永久屋從今年初入住以來,不時發生缺水、停水狀況,居民生活不便。部落認為,當初簡易自來水規劃有問題,後來又無人管理,長期以來屢次反映,也沒有政府單位出面解決。最後陳情立委,在部落召開協調會議,邀請各主管機關將事情談清楚。會議決議,永久屋簡易自來水先交由自來水公司代管,解決維修管理問題。長期來看,盼能夠延管、納入自來水供應系統。

跳電、無管理人員,永久屋住戶飽受缺水之苦

高士永久屋地勢較高,在興建之初,族人就認為民生用水可能會有問題,規劃上要格外注意。如今入住未滿一年,住戶飽受停水、缺水之苦,「非常頻繁,差不多每個月都會有一兩次,一次可能就是幾天。」老人家也表示常常要回到原居地洗澡、煮飯。而部落反映已久,政府單位無人出面解決。

面對居民質疑時常缺水,是不是因為水源地選址有問題,在枯水期抽不到水?自來水公司人員解釋,永久屋規劃的兩個水塔,總蓄水量達700噸,以永久屋基地共47戶而言,估計一天用水量約30噸,至少要超過十天都沒有進水,才會有缺水問題。「現在會缺水,不是抽不到水,是超過十幾天都沒有人去管理。」

高士永久屋因為地勢高,電壓不穩,時常跳電,一旦跳電,抽水設備需要專人巡檢、重新啟動,但永久屋基地是以「簡易自來水」規劃,並不在自來水公司營管範圍,水公司建議族人自己成立管理委員會,由部落找出專人管理。

不過,高士村長李德福也指出,部落沒有懂得操作專業設備的人員,也沒有經費維護、巡檢。雖然原民會有簡易自來水供水計畫,編列經費可以申請,但也不穩定。「像今天原民會的長官才跟我說,今年巡檢人員的費用已經都沒有了。」

此外,永久屋地勢太高,落成之後每家都還得加裝加壓馬達才能夠用得到水,也讓居民一開水龍頭,水費電費齊流。李德福說:「這樣的電費,我們經濟無法負擔,如果按照自來水的收費標準,使用者付費是可以接受的。」部落認為高士永久屋最好也比照其他永久屋基地,納入自來水公司營管。

1
高士永久屋住戶少,居民多為老人家,遇上問題不擅長發聲,會議上也多半只靜聽各級長官發言。但出席頗高,都想知道困擾已久的缺水問題如何解決

地勢高、住戶少,無主管單位出面負責?

面對在場原民會、縣、鄉地方政府代表都將矛頭指向水公司,詰責水公司為何不能接管永久屋基地自來水?自來水總管理處武經文組長也解釋:「99年我們和縣政府簽約,就是簽代辦契約。」當時契約載明是水公司協助「代辦」簡易自來水,代辦完成之後,交給縣政府、鄉公所、部落營管。

至於為何屏東縣多數永久屋基地都是自來水,高士永久屋卻僅為簡易自來水?行政院莫拉克重建會蔡志昌副處長也表示,原本所有的永久屋基地都是規劃簡易自來水,皆由原民會補助自來水公司施工。之後評估長治百合、禮納里、新來義、吾拉魯茲這四個比較大型的基地,進行延管(納入自來水供水系統),由莫拉克預備金撥款施作。他坦言,四個基地延管費用超過一億元,高士永久屋基地較小,以效益而言,決定維持簡易自來水。「那高士這邊,因為(延管)要七千多萬,這邊只有四十幾戶,效益上也不符合。」

自來水公司人員私下指出,「我們既然是『公司』,其實就是做得多,賠得多。」高士永久屋地勢高,抽水設施電費、維修費用都增加,戶數卻只有四十多戶,即便納入自來水系統,未來營運也是虧本生意。該人員也表示:「當初和縣政府簽約,我們就是『代辦』,縣政府是主管機關,但是他們也沒有管,鄉公所也不想接這個事。我們只是『代辦』,變成現在這樣。」

2
高士永久屋地勢高,落成後,才發現自來水水壓不足。幾乎每戶都需再加裝加壓馬達才能用水

先由水公司代管,未來朝延管方向進行

高士永久屋現行仍是簡易自來水,居民又無法成立管理委員會,最後決定由自來水公司代管(代為管理),進行巡檢、維修,經費則由水公司提報經縣府原民處、原民會支應。但部落認為「如果延管,還是比較長治久安。」村長李德福建議,高士村本村落已經是自來水系統,永久屋管線一併納入,再從附近不遠處的長樂村延管過來,可省去高士村原本抽水站的經費,也可減輕水公司成本負擔。自來水公司認為這個提案有可行性。

不過,延管經費估計七千多萬,立委簡東明要求水公司提報,經費則另外尋求中央部會解決,但專業人員指出,「現在說是這麼說,不過還沒有去現勘,之後也會有土地問題(經過私人地需協調)、經過山坡還要挖。」認為未來仍有變數。

高士永久屋缺水風波,也突顯偏鄉民生用水規劃問題。除了這次簡易自來水缺乏管理、遲遲無政府單位出面負責,村長李德福也指出,水源地的選址也沒有經過與在地居民的商議。水公司雖然宣稱缺水僅是管理問題,並非因為抽不到水,但族人也說,現在水源地的野溪水位已非常低,進入冬季枯水期,很可能會抽不到水。而水源地選址在部落上方的農田,也導致族人為了顧忌飲用水安全,無法耕作。李德福表示:「過去他們沒有反應,但現在希望恢復我們的農田,水源在那邊,噴藥的時候怎麼辦?」這是無論在新興的永久屋社區,或是在高士本村落都發生的狀況,族人盼能夠改善。

一篇回應 to “高士永久屋簡水會議,突顯偏鄉民生用水規劃問題”

  1. 蕭愛蓮 說道:

    讓我想起缺水的以色列都灌溉全國
    希望台灣也能有機智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