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後重建的集體農場夢(4)當農民變成農工~永齡農場原住民員工的心聲

本文摘要:對於永齡農場的資深員工而言,對農場充滿感情:「我們是從零開始,結果,前面做得 要死要活,說換就換。」這位婦女後來離職到鳳山去殺雞。留在農場工作的族人表示:「農場剛開始原住民很多,現在原住民很多走,變成『外籍勞工(指大陸籍、越南籍配偶)』、『在地客家人(指杉林人、美濃人)』多」。 ( 圖/ 柳琬玲。園區內的原住民員工。 )

災後重建的集體農場夢(4)當農民變成農工~永齡農場原住民員工的心聲

編按:鴻海投資的「永齡杉林有機農業園區」,是莫拉克災後最大的集體農場投資,佔地規劃166公頃(目前開發 54公頃),從硬體至每月運作已投入超過兩億資金。記者於前文專訪負責永齡場長李惟裕,讓社會各界瞭解農場運作的基本訊息,本文採訪農場內原住民員工,從工作者與受災區民角度表達心聲。

────────────────────────────────────────────────────

經過大愛園區門口,往甲仙方向繼續車行數分鐘,會看到一個大大的杉林永齡農場招牌。沿著引道進入,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守衛室、停車場以及木造結構的小型賣場,內有永齡生產的蔬菜、瓜果,以及高雄其他區有機農業產品。走進農場,可以見到依坡度而下一畦畦大小不等的田區,可見水稻、金針、已收成的菱角田以及各種香椿、澳洲茶樹、香草區…等。

永齡農場由99年2月份開場至今,已經有兩年又八個月了。草創階段第一期計畫開發66公頃,提供126名員工就業,預期效應是未來可以擴大到166公頃規模,提供500名員工就業;並且期待在永齡基金會委託巨農有機農場企業化經營六年期間,後三年將由永齡基金會為重建區居民籌組有機農業產銷班,地方政府協助產銷班成員成立合作社;六年之後,希望永齡可以將農場土地交由產銷班班員獨立耕作,但若第六年底上無法順利籌組合作社,則公開徵詢專區農產品銷售經營主體進駐。

如今匆匆即將三年滿,根據永齡農場場長李惟裕的說法,農場目前實地佔地為54公頃,員工數為106人,其中包括10名職員。目前硬體建設秏資約2億多,每個月開銷約400萬,賣菜銷售額100萬,不足額部份由永齡基金會挹注。因而每個月都還向永齡要求資金協助約200-300萬元之譜,逐月申請,主要用於工資的支付。

由成立初期的126人到如今的106人,以企業化經營的眼光而言,李場長曾坦言,最理想人數應當是大約70人。而近一年以來,由大愛永久屋住民中間或傳出對農場效能質疑的聲音,包括農場逐步以美濃、杉林在地客家人以及農業科班畢業的大學生取代大愛園區的住民;其中尤以原住民員工,頻頻因為管理上的因素,發生被開除或自己離職的情形。究竟,在山上習慣當自主小農的族人,來到永齡農場中擔任農場工人時,發生了什麼事?本報導希望從族人的角度出發,協助外界一窺其中的勞雇關係與管理制度。

永齡農場勞資說法差異整理表

李惟裕場長說法 員工說法
目前具有原住民身分的員工 70-80人左右 55人(經記者詢問員工查證)
勞動條件 遵守永齡基金會指示,依照勞基法。 不給加班費;片面取消全勤獎金600元;請假條件嚴苛。
拖延臨時轉正式工時間 是因為表現不佳,通不過班長的分數考核,就會無法成為正式人員。 剛進去永齡都是臨時工,滿三個月~一年才調月薪。
任用親信淘汰創場原住民員工? 因為行政人員需要有電腦與規劃能力,需農業科班 科班都是書本上的理論,沒有實務經驗,農場的草創是依靠基層員工努力拼出來的

【農場員工中的原住民比例偏低】

永齡農場的員工分成職員與工員兩種,職員的工號是A起頭,包含場長、課長、組長等;工員的工號是G起頭,包含班長、副班長、班員等。職員上班是在辦公室當中簽到,工員上下班則是分早中晚三個時段在門口警衛室刷卡。

全場有八個班:露天(栽培)三個班、溫室兩個班,加上育苗室、包裝室、機械室。八個班各自有班長、副班長,並分別隸屬於四位組長管理。班長每天都要寫工作日報、工作內容,每個月月底打考績

根據公告欄打卡紀錄統算,基層員工的總人數是87人,其中經資深員工指認為原住民身分者為54人,佔全部基層員工比例的62%;職員當中,原住民身分者僅1人。若以場長所言全場有106名員工屬實,則原住民的比例僅為51%。

【基本工資+政府補貼2817元才有21K,刻扣加班費】

工資部份,除了臨時人員以800元/天計薪之外,正式員工的計薪一律以本薪18,780加上災民津貼2,817,其他名目有加班費、幹部津貼、考績津貼、油資津貼、職務津貼、伙食津貼、獎勵津貼、其他薪金等等。

「都沒有在算加班的」!經詢問多位員工得知,除了當班長有2,500元、副班長有1,500元的幹部津貼之外,其他津貼一律為零:伙食津貼因為是從員工餐廳打便當本就不需支領,但是加班沒有加班費則眾口一聲。並且從八月份起,原本有全勤津貼600元,也默默地從薪資條的名目上消失。其中本薪是跟著政府公佈的基本工資,而災民津貼則是政府出資補貼,原意在於考量災民生計,補足基本薪到兩萬元水平。

員工如此表示:「剛進去永齡都是臨時工,滿三個月或一年才改月薪,有的人作很久沒有調月薪」。(2011年11月4日訪談)

「三年來沒有調薪!」曾經有員工提出過,場長說:「以後再看」意思應該是過幾年再說。

IMG_8400

永齡農場工員的九月份薪資單(因為保護當事人,將名字反折蓋掉)

【請假規定趨於嚴苛】

某班長表示,「從八月份開始,要求事假提前三天請,要有正當理由且要有證明,不能隨便請。」;另一個規定是,「要請病假要省立醫院以上,有點不合理。」

工作滿一年以上的員工依法有特休假,「有特休,每年七天,要請完沒有累計的。」只是有一個規定,「特休假要請必須要3天到一個禮拜前就要講。」

農場並且規定請假不能一次請三天。對此,一位班長說:「這是為了場裡運作,比如如果工人請了”兩天特休+兩天事假”,工作會無法安排。」

員工說:「事假會把當天工資全扣,不過我想可能是看不同班長、副班長、組長做法不同,尤其是組長。」有的同事「生病,打電話請假,還被記過。因為他的班長說:超過八點請假,『耽誤公司運作』,直接記小過。」並且,「不准請半天假,要嘛就請全天,這是公告過的」。但是有的班長作法卻是「遲到會列入考積考量。通常慢到一個小時就不會去上班了啦,就請假了。」結論是,「不過這好像也是看人請,有場長比較疼愛的,可以請半小時、一小時,所以場裡面沒有公平可言。」

【工作規則全憑一紙公告】

停車場旁邊有一個公告欄,員工的出缺勤紀錄、功過紀錄、公司的規定,都會貼公告欄公佈。員工表示:「這兩個月很多規定變很多」。例如:「如果漏刷(上下班卡)下個月3號前沒有補簽,就視同曠職。」

公司的規定,都化成一張又一張公開張貼後隨即收起來的公告,有的人比較聰明:「公告非常頻繁,我們只能想辦法記住」,那有的員工沒有留意到就會面臨處分。

更有的規定是場長透過班長跟大家口頭宣佈。員工表示:「以前場長說過本來八點打卡,三分鐘內不算遲到,現在要大家提早40分就要到,透過班長跟大家講,『56分打卡不行』」。

「薪水沒有變,規定越來越多」。許多人認為場長是「用制度把人逼走」,「他知道我們原住民受不了太拘束的工作」。

IMG_7711

盯緊公告欄上面的所有通知,是每天上班要留意的事情

【考績】

考績關係到年終獎金的發給。之前與場長的訪談,也了解到,雖然經營上很辛苦,但是去年、前年底為了激勵士氣,李場長都跟永齡基金會爭取了年終獎金最高一個月的發給。一位班長表示:「年終獎金的敘獎方式,是86分以上100%,50-80分幾成,0-50分幾成這樣。」,「52%就拿一點點」。

由於平時薪資不高,一年下來有沒有年終獎金,就成為員工讓家用寬裕些的期待。而考績的打法,各班班長有70%的決定權,場長則有30%的決定權。一位資深員工表示:「我的班長說,他給我的分數很高,但是沒有考績有什麼用?我跟班長說:『我們在認真咧,你知不知道?』」

【被場長盯上的下場:動輒記過寫悔過書】

採訪場長時,曾有幸得蒙場長陪同導覽整個農場。當時覺得整個農場的管理確實井然有序,人人工作兢兢業業,尤其是場長走過的地方,所有員工都是謹慎地目不邪視。果不其然,有員工這樣評論李場長這位農場至高的決策者:「不公平的待遇是,『他喜歡的人,永遠捧在手上,不喜歡的人,就會過得不太好』」。

李惟裕大場長時常滿場亂走,對於農場員工來說,構成了不小的心理壓力。有員工表示:「工作不會太累啦,壓力就是場長走來走去,會有壓力」。場長大多是騎摩托車,隨時會突然出現。

員工怕場長,因為如果場長盯上你,會找你的麻煩。例如,為了準時去打卡,因為機器要收要準備,提早十分鐘關掉機器,被說是提前下班,被記大過,扣錢又影響考績,影響年終。結果意思就是要你延後下班的意思。「最近又宣佈,記大過要扣1500元,小過扣800。」

有員工反映,「場長動不動就記過、照相」如果提早兩分鐘走出去打卡,就被照相。對此,另一位班長說:「『記過』都是上級通知,幾乎都是組長、場長提出的。比方偷懶的,上廁所太久,或者下班前休息。」

有時候場長還會叫員工寫悔過書,而且不准用電腦打字,一定要親自筆寫。如果有文筆不流暢處,還會被退件重寫。這位年紀不小的Tama忿忿然:「只是個農場,你把我們當學生教?我覺得我們像學生,被罵時還不能講理由,因為如果你回嘴,他(場長)會更生氣」。不過對此,一位班長認為,這是給將被記過的人機會:「悔過書,是因為沒有小過的,就叫你寫悔過書。我們場長很聰明的咧」。對於場長的「聰明」,許多員工深有體會,「他是讀過書的,很會講話,整你都不會讓你抓到破綻的」。

【爆發離職潮】

員工表示:「最近一個月離職的人比較多,多數是原住民;(為何?)不爽,政策一直改。尤其請假的問題,覺得刁難。李場長的情緒管理也不大好,他高興的時候會跟你打招呼,不高興的時候可以開罵你。」今年九月份,離職人數高達七人,且是同一時間中,分部在不同班的人一起離職的。六月份到八月份也都陸續有人離職。

「這些除了一些是喝酒的沒話說,有一些是被刁難的」。例如有一位布農族婦女,也是創場時就進來墾地辛苦打拼的,她也是九月份與女兒一起離職。「她本來是副班長,無緣無故被幹掉。從副班長變組員,薪水差2000-3000元。」

對於元老級的資深員工而言,對農場是有從無到有的感情的,「我們是從零開始,就是裡面設施圍籬、水溝開始,圍籬做好就開始分班」;結果,「前面做得要死要活,說換就換。」這位婦女離職後到鳳山去殺雞,雖然工作辛苦,只有周六週日才能回到永久屋的家中休息,但是至少不受冤枉氣,且薪水沒有比較差。

在農場工作的族人表示:「農場剛開始原住民很多,現在原住民很多走,變成『外籍勞工(指大陸籍、越南籍配偶)』、『在地客家人(指杉林人、美濃人)』多」。

工員的流動性大,那行政人員呢?似乎流動性也不小。「辦公室的人也是換來換去,做不到幾個月;(相較之下)工人還作比較久」。「一開始開場時就在的會計也走了,有一個很好的組長,是從巨農農場跟著場長過來的,6月份也走了,另外找工作去了。」

IMG_8336

第一棟由永齡的員工自己蓋起來的溫室,上面列著參與員工的名字,只是其中有的員工已經離職,只剩下名字留念。

【工員的升遷天花板】

人陸續走掉之後,員工漸漸發覺,越來越多進來的新臉孔,是跟場長有關係的人了。「他現在就是這樣,現在幾乎進去都是嘉義大學他的學弟學妹們,做行政人員」。「他們自己的人補進來」「先作班員,再升成班長、組長」

對此,場長先前接受訪談時說過,這是因為管理上需要會使用電腦操作、農業科班出身的人才。對於這一點,資深員工表示:「他們只是以書本來做,沒有實作過」。「如果要求的人都讀專科出身的話,幹嘛要用災民?」

「我們最老的員工不值錢咧,是我們最基本的在做,才有建設。最早進去的,剩下沒有幾個」。眼見老人陸續被逼走,新進人員漸漸多是員工編號A起頭的職員,而且為了表示也從基層歷練起,這些職員初進場還要安置在基層與工員一起工作,資深人員心底充滿了「小心旁邊有匪諜」的警惕:

「現在進了一批人,你看包裝場有一個也是他們學妹,XX班有一個男生也是他們學弟,連班長都怕他們,因為以後都是要進去辦公室的人,如果得罪被記恨、打我們小報告怎麼辦?…那還不如直接給他們行政人員就好啦,以後他上去辦公室報告,我們不就倒楣?」

【員工學到了什麼?】

員工A在外場工作,種植、拔草、砍草都要會,種過玉米、高麗菜、大頭菜、秋葵、敏豆…對於農場經歷的一切,顯得津津樂道:「什麼季節種什麼菜,幾天可以收成,怎樣施肥,撥種間隔多少,種幾公頃,都有概念了」,並且「沒有八八風災後來到永齡,不知道什麼叫做有機。永齡土地很硬,是黃土,我們要把土質改善,買外面的培養土、木屑混進去。另外也用從台南來的牛糞、木屑、草、滯銷的菜,製作成有機肥來用。現在不管是露天還是溫室的土都有變肥。」

但是員工B就不這麼看,「怎麼會學到技術?我在山上就會砍草了。」那學到什麼?他回答:「怕老闆」。隔了一會兒,這位風趣的Tama說:「有啦,時間觀念比較標準」;「把自己手錶調快五分鐘,結果下班又快了」。講到下班,「我們那邊的員工都知道沒有標準的,一定要超過五分鐘」。那有沒有學到有機農業?「有學到一點點,可是用不到吧?以後自己種還是灑藥比較快」。

對於能否自己經營有機農場,員工A也務實地說:「當然是看過、聽過、做過,多少學到。自己經營是可以啦,問題是『錢』。」

IMG_8325

種子室中準備育苗,布農族的青年正在搬動整袋進口的培養土。這些設備、技術與資材,都不是ㄧ般小農的財力能夠取得的。

 【永久屋的生活很需要工資收入】

回顧起山上的生活,員工C有感而發:「我們以前在山上自己做老大啊」那考慮回山上去做自己的Huma嗎?「沒有路可以去啊」這位Tama的園地在莫拉克風災後一直沒有路,還有一塊地是承租國有林地,每年繳費1800元繳了十幾年,一直申請不下來。「以前在山上種敏豆、採筍,八八後竹子都沖走了」。下了山之後的生活,「不同阿,沒有工作的話在平地不知道怎麼生活。山上電費才200元,這邊電費、水費都高,小朋友看人家有,回來問:『為什麼我們沒有電腦?』」。

員工A也是坦承地說:「最近像我們的生活越來越差,在這裡沒有工作,要吃什麼?如果沒有走進永齡農場,當然是出去打工囉。」

【園區人眼中的永齡農場】

本身因為務農有去農改場上過課,布農族人Tama Alief知道,永齡場長跟屏東農改場很熟。但是對於永齡的管理,他有點搖頭。「有人請假回大陸7天,回來後就不能回去工作了,理由是『請假超過兩天就不行』」。他指出,「剛開始最辛苦的整地工作都是大愛園區原住民,要擔土、砍草、挑石頭。但是現在你去辦公室行政區看看,都是外面的人。所以說要提供就業機會是假的」。

要給災民自己經營管理的承諾呢?「當初受訓都是改良土壤、栽培技術…沒有經營管理部份」。Alief認為,「因為八八風災取得這塊土地,然後災民都漸漸被開除掉,而且很多是自己知難而退,不然就是被抓到喝酒上班,下次就不用來了」。

IMG_8347

溫室區,老員工表示:舊的溫室以前是包商進來做,員工學著,共64個溫室(不包括育苗室);新的溫室在六號地上,是員工蓋的,32棟。

 

IMG_8385

農場的初始是這樣的礫石地,也是經過人力反覆翻撿石頭才能成為IMG8337般的沃土。李惟裕場長也同意,「沃土的背後都是汗水」

14 回應 to “災後重建的集體農場夢(4)當農民變成農工~永齡農場原住民員工的心聲”

  1. 蕭愛蓮 說道:

    主人變外勞

  2. 蕭愛蓮 說道:

    自由換無奈

  3. 報導真相 說道:

    似乎是兩難,
    儘快的漢化(現代化),可以儘快融入平地(現代化)社會,也不會被人歧視,
    如果不漢化,保留族性,
    就要忍受交通不便,
    離群索居,

    To be or not to be.
    看來這要新一代的原住民父母深思後自我決定。

  4. 拔尚 說道:

    又是一個踏著原住民苦汗往上走,剝削納稅人土地稅金、原住民勞力的的假公益企業!應要求經營管理權還給災民!

  5. 復興基福 說道:

    1.懇請農場/永齡基金會,協助成立桃源、那瑪夏區,各部落的,有機合作社/有機合作班,的成立。不論是蔬菜類或是水果類。
    畢竟部落大多人還是選擇,離災不離鄉的條件留下來,既然如此,與原住民合作,來輔導原住民如何栽種有機,如何把之前打藥施肥的地,轉化成符何有機的農地。

    2.永齡農場可以半轉型成為桃、那、甲仙三個區的有機中心,其中"轉運站"、"分配補給","檢驗","農產銷售","有機輔導","有機試做"等等,的內部單位成立,這樣更有許多原住民工作機會。另外更可以讓原住民除了當農人栽種之外,更能學會,了解有機產品流程,行銷推廣等等的想法觀念。

    3.永齡農場以耗費如此大的經費,卻只能單單做"栽種"的功能,有點過大….而且勞、資這種上下階層,不是原住民最喜歡的對等方式。就讓原住民自己做老闆,也做工人,把自己最好的農產轉銷永齡,再由永齡推廣。
    原住民農人是最明白有關自己的農產,當市場上出現問題,我相信也是農人最了解,也必須靠農人來解決這些產品問題的。

    4.最後~單靠永齡農場所創造的有機產品,畢竟產量有限,所以提出這些想法,就是將零散的有機農產(自產自銷農)全部匯整,這樣更能創造出更大的利益,也符合推廣有機,不讓真正原住民好的農產品被盤商給剝削。

    • 柳琬玲 說道:

      基福講得好,給你一個贊

      • 樂觀其成 說道:

        如果一個營利企業無法自力更生, 永遠要乞討靠別人施捨過活是沒有希望的.

        有機小農的生產方式, 與農場是完全不一樣的.永齡農場要半轉型成為桃、那、甲仙三個區的有機中心, 那就註定要賠錢.

        這種會賠錢的事, 任何企業主都會看不下去, 何況郭台明.

        建議這種事找教會或其他慈善團體比較有可能.

        • 柳琬玲 說道:

          這件事情看起來是郭台銘先生扮演了很好的富爸爸的角色,願意無償拿錢出來給永齡農場做第一桶金協助它站穩腳步。問題在於,永齡的大農場模式能不能既能做到反虧為盈又能夠提供大愛園區足量的就業機會。大愛園區需要就業機會才是要催生永齡的原因不是嗎?所以永齡農場的目的,主要在於就業機會,任何模式只要沒有做到這個目的都叫做失敗。
          另外,永齡農場原本是因為園區人的需求才存在,若它不再是要服務園區人的需求,而只是以它自身營利為目的走自己的路,那是不是也變成掛羊頭賣狗肉的不實重建方案?

          • 柳琬玲 說道:

            另再提醒一點,一般說來一個事業會賠錢多半要先檢討經營者的作法,員工是拿薪水接受指令工作的人,很少人事業經營失敗居然說都是員工拖累自己,明明工作規則的生殺大權是掌握在經營者手裡。
            在永齡農場這一個講究"專業經營"的事業更應當是以此標準來評斷。

  6. 報寅 說道:

    其實我對此事一點也不意外,因為農場計畫的運作方式當初就是個錯,為什麼呢?務農本是自由自在沒有固定上下班、沒有請假問題、沒有那麼多規訂、只有好吃的作物,付出多少就收多少。

    有機農場也可以是災民自行運作,永齡請專家來輔導大家做有機作物,為什麼當初不用這樣的方式呢?

    現在的農場運作不是災民想要的,因該是聚濃的個人夢想吧!

    最後還是要謝謝郭董願意來幫忙我們,但運作方向的看法不同,還是影響我是否加入農場的主要原因。

    日頭那麼大會曬出病來地又不能請假………….到底

    • 大駿 說道:

      我一直很想打電話去投訴農場的有機肥料真的是臭到空氣汙染了。

      我每次都氣到對著農場方向大聲飆罵:永齡農場你們的有機肥料很~~~~~臭!!!!

      到底那個臭味可不可以左轉或者右轉?

      • 柳琬玲 說道:

        很好奇大駿是在哪一個方位聞到有機肥的味道,因為我沒有住在大愛園區,可以指點一下嗎?我想要去走走聞聞也順便了解一下那一區居民的感受。

  7. 達亥 說道:

    受文者:正副本列
    發文日期:中華民國101年11月12日
    發文字號:高議字第1010435號
    速別:最速件
    密等及解密條件或保密期限:一般
    附件:莫拉克獨立新聞網兩篇報導共計11張

    主旨:謹邀101年11月21日星期三上午10時於高雄市議會第一會議室,本席會同鍾議員 盛有辦理[永齡農場大愛安置居民"就業與產業發展動向"及"安置永久屋2分地應獲領權益"暨"提案大愛園區安置居戶申編為里"]公聽會,請 查照。

    說明:
    一、依據為民服務最高指導原則辦理。

    二、爰大愛永久屋居民(含永齡農場在職與離職員工)陳情!有關永齡農場經營與重建政策安置永久屋居民供兩分地予輔導其為產銷合作機制,辦理有機農業技術轉移供安置居戶小農經營生計為譜,經查係屬落差!

    三、系前,永齡農場因八八風災受災遇千戶安置居民之而存,由衷感謝財團企業之援助與社會各界之捐款暨政府之安置規劃!僅針對永齡農場經營多面向問題陳情案!本席會同鍾議員邀集召開公聽會!

    四、爰前,永齡農場經營問題陳情案類及相關後續經營方向等!應予安置居戶為最大受益者。綜案了解如后:

    (一)依據中央重建會初期會議多次與大愛安置居戶開會說明:◎受安置居戶將獲配兩分地。◎每戶自農模式,配合政府輔導產銷合作機制,通路行銷,達成自食其力。◎初期由永齡基金會(慈善機構)全權辦理輔導生產(軟硬體建置)及訓練(初期以工代農模式),於六年後完全交接予市政府農業局(大愛園區產生之產銷合作社)。

    (二)經查,原訂預開發166公頃土地僅開發54公頃,原初期可容納500人就業之農場機制,現僅容100人左右!據報,百人中近有30位以上非大愛園區永久屋安置居戶(人)。

    (三)系前,大愛安置居戶於永齡農場現在職(或已離職)之員工報料:傳永齡農場經營有令人被感受辱之管理模式,場長遊走法律邊緣行不當非人性之管理!!

    (四)爰前,本大愛園區之”農場規模”乃因受安置之千餘戶居民致存,非慈善機構(永齡基金會)之全!再者,廣大之社會大眾等企業財團慈善(個人)等海內外之捐助,為政府安置受災戶之運籌!本永齡農場管理負責人對於安置居戶之輔導訓練與經營方向,完全與政府之期待脫軌!

    (五)系,安置居戶之在職(離職)人員大大報料:「原本300~400位的大愛永久屋居戶在農場工作,場長的管理模式令人頭痛!!也沒有給我們願景!!而且一再開除員工,有時候是無理的要求,『有加班沒加班費』、『不能隨便請假』、『除非家裡發生重大事情才能請假』、『請病假必須有署立以上醫院之證明才算』、『動不動就扣薪』、『遲到早退不到兩分鐘也被刁難』,讓員工不想待在這種備感汙辱的工作場所,在這樣的心情折磨紛紛離職!!而且場長很奇怪!!把我們安置於大愛永久屋的人開除後,也大部分都不找居住於大愛之居民補進員工,都是找”外面的”非居住於大愛之居戶民眾!!現農場內一百零幾位工作者,現僅不到80人是居住大愛永久屋的(漢民及原民),其他都是場長外面找來的!情何以堪!!們的政府在哪裡!?」。

    (六)經營不善之管理者,推辭於員工!?然對於通路行銷,及與政府橫向密切聯結等開發餘廣大之土地予實授安置居戶之權益盪存!孤執於行,枉顧廣大千餘戶之安置居戶權益,甚有欠妥之虞!!而政府居中未積極推手促關乎安置戶之後續產業聯結發展與就業問題,難辭其咎!!

    (七)大愛永久屋於99年農曆入厝,有機農場之經營規模,及未來實授於大愛永久屋居戶之權早已既定基調!!至此,提請中央及地方政府全權協力,發現問題克服窒礙!!針對土地餘仍有112公頃未開發,及就業(初期以工代農)人數大遞減與大愛居戶以外之民眾不應參予農場之就業策進!殊知,讓外面之人口佔大愛居戶之就業人口,實不宜!!即便外面之人口領有受災證明,其乃初期在建置農場軟硬體設備之需,現已於護苗生產經營階段,早應排除大愛居外之雇用,政府及農場管理者應適切體認!!如有大愛安置居戶之應爭取權益,謹請予克維辦理。爰此,怎麼會大量雇用安置戶居外人士呢!?

    (八)永齡農場之諸多問題呈現,政府實有欠周縝,克請卓逕後續辦理致臻!關於場長之管理實有欠妥甚虞!本席會同鍾議員提案:商請永齡基金會(杉林農業有限公司)借他人遞位,政府應洽查卓處,不要再讓政府與慈善之美意因個人孤執致損,枉顧大愛安置居戶之實授權益!未來僅3年之久,期盼”大愛有機農場產銷合作小農機制”願景。

    五、另案!本席會同鍾議員召開公聽會,提案:將大愛園區永久屋安置居戶應分治申編為里!原高雄市杉林區月眉里之大愛永久屋居戶,依安置人口戶遇千戶,實有分治為宜,申編為大愛里。

    六、綜上,敦請 各業管層級針對個案類之陳與會中逕復,並本副之。本席俟況,函致監察院、行政院、立法院、總統府,暨鴻海企業(永齡基金會) 查照。

    七、敦請 邱委員 議瑩撥冗出席。

    八、本案,賡續追蹤管制辦理情形。

    正本:行政院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高雄市政府農業局、高雄市政府勞工局、高雄市政府民政局、高雄市政府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高雄市政府研考會、高雄市政府原住民事務委員會、高雄市政府都發局、高雄市桃源區公所、高雄市杉林區公所、高雄市桃源區戶政事務所、高雄市杉林區戶政事務所、杉林農業有限公司。

    副本:立法院立法委員邱議瑩國會辦公室、高雄市議會、高雄市議會鍾盛有議員辦公室、高雄市杉林區月眉大愛永久屋管理委員會、莫拉克獨立新聞網、本辦公室。

    高雄市議員伊斯坦大.貝雅夫.正福

    (莫拉克獨立新聞網報導–1)
    http://www.88news.org/?p=20336

    (莫拉克獨立新聞網報導–2)
    http://www.88news.org/?p=20529

  8. Greencommune 說道:

    報寅 說道: 農場計畫的運作方式當初就是個錯,為什麼呢?務農本是自由自在沒有固定上下班、沒有請假問題、沒有那麼多規訂、只有好吃的作物,付出多少就收多少。

    有機農場也可以是災民自行運作,永齡請專家來輔導大家做有機作物,為什麼當初不用這樣的方式呢?

    回歸自然 ! 、人與自然和諧相處 !

    讓生命變得真誠、有趣、富有創造力的享受生活 !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