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會大砍修路預算,原鄉人命不敵「成本效益」?

本文摘要:工程經費被大幅刪減,加上國土復育條例的限制,道路只能採簡易修復的方式進行復健,也就是「只要路可通行即可」。大武部落在四月份就已經沒有對外聯絡道路,再加上610豪雨的影響,居民出入只能倚靠自 行搭設的流籠以及竹便橋。 ( 圖/ 柳琬玲。玉穗農路情形 )

工程會大砍修路預算,原鄉人命不敵「成本效益」?

沒有道路,居民搭流籠與竹便橋出入

今年8月1日,行政院重建會至屏東縣霧台鄉大武村了解部落道路中斷情形,也請來規劃設計單位以及施工廠商到現場進行說明,會議中,規劃設計單位提到,原先的工程設計在送交工程會審查時,「在審查的時候它也不看實質內容,就是直接以修復道路每平方的造價單位大概是十六萬多,它說這個比平地的造價高出太多,不符合成本經濟效益,大刀一砍兩億六叫你自己想辦法。」

工程經費被大幅刪減,加上國土復育條例的限制,道路只能採簡易修復的方式進行復健,簡易修復的定義是「只要路可通行即可」,種種的因素使得霧台往大武之間的聯絡道路不斷的因為汛期、颱風而受損,光是今年,大武部落在四月份就已經沒有對外聯絡道路,再加上610豪雨的影響,使得工程停擺,居民出入只能倚靠自行搭設的流籠以及竹便橋。

重建會:請原民會重新請專家學者會勘

代表中央重建會前往霧台召開這次會議的基礎建設處副處長蔡志昌,要求設計、監造單位在一個月內提出檢討報告,這份報告已經在日前送交到中央重建會,蔡志昌說,除了檢討報告之外,廠商也送交了霧台二號橋的重新施作計畫書,檢討報告轉由負責霧台大武聯絡道路的行政院原民會,請原民會再次邀集專家學者進行現勘,評估是否需要進行工程的變更設計。

至於霧台二號橋的重新施作計畫書,蔡志昌表示,由於霧台二號橋在原先的工程規劃內已被取消,因此建議廠商依然先行施作過水箱涵的部分,待過水箱涵確定真的無法承受河水的沖擊,再來檢視霧台二號橋的重新施作。

蔡志昌提到,檢討報告送交原民會的原因在於,「當初是由中央原民會請專家學者進行會勘評估,原先都是做簡易修復,但是610的時候這些沒辦法承受,這些都要作檢討,文我也才剛剛簽出去,是希望原民會在一個月的時間之內可以完成,應該在十月底前就會有報告出來。」

意即,霧台大武之間的聯絡道路後續如何進行修復,必須端看接下來原民會會同專家學者上山勘查的結果而定。(關於霧台大武連絡道路的詳細情形,詳見:大武部落的三年等待:部落安全,卻因國土復育條例無路回家 )

圖片1
紅色圈為霧台大武之間最易被沖毀的之字型路段,黃色圈處則為大武部落

高雄台20、21線仍在繼續評估

與大武部落一樣面對著道路黑暗期的還有高雄桃源區的台20線、那瑪夏區的台21線。9月10日,行政院重建會在南部辦公室邀請專家、學者以及與台20、台21兩條省道復建的相關單位進行跨部會會議,對於兩條公路的長期復建,公路局長表示:

「以現在台20、 21線地質條件與河川狀況,本局簡報是說初步規劃出來的路線需要100億,但是在610之後這方案具體可不可行需要歸零思考重新選線;線選出來之後還要做環評、興建,時間至少需要10年。」(當天的會議詳見:台20線重建歸零?公路局:考慮南橫局部路段,由高雄繞台東再回高雄! )

蔡志昌也分別對這兩條省道的長期復健、短期復健做出說明:

今年七月份,中央就已針對台21線的長期路廊選線召開過會議,「那時候選線就已經出來了,但是那天開會的專家學者有提到說,這個選出來的路線是不是真的符合長期路廊?因為現在河山變化這麼大,選出來的路線是不是能夠耐得住颱風、豪雨?這其實沒有人敢打包票,但如果一直這樣下去,事情就永遠動不了,所以那天的會議就決定還是先把長期路廊的選線結果報到經建會,由經建會去籌預算。」

而所謂的台21線長期路廊必須等上10年,蔡志昌提到,現在的台21線是採簡易修復的方式處理,「因為你要做高橋墩、高跨距的工程,這些都必須經過環境影響評估、還有經費的籌措,然後才到細部設計,這些完成的時間起碼都要五到十年。」

台21線及替代道路現況

現階段,台21線已可通行,兩條替代道路也都有復建、搶修工程進行中,蔡志昌表示,往茶山的大崩塌處,原先編列了一千萬元的預算,施工廠商也已經進場施作,但610之後,「連廠商開出來要過去修路的便道也被沖掉,原本要花一千萬去修,但是一直在崩,原則上大崩塌那邊就不動了,居民如果要往大埔,就要從茶園那邊經過,那時候就把這筆錢借調過去整理往茶園的那條路,剩下的錢,就用來修卡馬龍平台那邊的道路。」

「南179線那邊,有一個大概200公尺的崩塌,目前也已經報災害復建,但報災害復建的工程經費比較高,時間也會比較長,我們是報610的災損,這個時程會比較慢,大概要半年左右。」

「台21非過河的路段,高水位的部分,譬如說小林對面的那段,我們會要求公路局要鋪柏油,要在農曆過年前完成,至於有過水的部分,就不建議鋪柏油,因為也怕如果水一大,又會被沖掉。」

台20公路修復陷入膠著

台20線的瓶頸點則是在布唐布那斯溪對道路的影響,蔡志昌直言,「坦白說公路總局他們現在要怎麼做,都還不知道,長期規畫也還沒有出來,我們現在規畫了3500萬的經費,針對勤和到復興要修一條溪底便道,我們是跟公路總局說,過了汛期就要盡早開始做,預計是11月1日開始施工,12月31日完成,玉穗那段,就會請公路總局先修西段,不要因為施工影響了居民的出入。」

至於是否未來台20線都必須東進東出?蔡志昌回應,目前還有玉穗農路可通行,「我自己上去走過兩三次,玉穗農路現在也在做加固的工程,我想颱風豪雨應該玉穗農路還可以(通行),東進東出是像大車、重車逼不得已沒辦法走的才要從台東那邊進出。」

蔡志昌也坦言,就台20與台21相比,台21線的長期路廊選線已經完成,進度上比台20線還要快上一些,但在未來也必須面對環評以及經費籌措的問題,台20的瓶頸點也待有關單位提出具體的道路復建方法才有可能解套。

IMG_6147

如果沒有溪底便道,玉穗農路要陪伴族人10年,則大型卡車不能進去運梅子、紅肉李、金煌芒果,不啻宣佈復興、拉芙蘭、梅山三個里常留人口700多名族人生計的覆滅。(柳琬玲攝)

一篇回應 to “工程會大砍修路預算,原鄉人命不敵「成本效益」?”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