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20線重建歸零?公路局:考慮南橫局部路段,由高雄繞台東再回高雄!

本文摘要:對於兩條公路的長期復建,公路局長表示:「以現在台20、 21線地質條件與河川狀況,本局簡報是說初步規劃出來的路線需要100億,但是在610之后這方案具體可不可行需要歸零思考重新選線;線選出來之後還要做環評、興建,時間至少需要10年。」 ( 圖/ 柳琬玲。高雄往台東道路也未必穩定。 )

台20線重建歸零?公路局:考慮南橫局部路段,由高雄繞台東再回高雄!

日前(九月十日)於行政院南部辦公室,召開了一場跨部會會議,由行政院重建會執行長陳振川主持,召集了幾位學者專家與公路局、水保局、水利署、高雄市政府重建會、高雄市桃源區公所、那瑪夏區公所、台南縣政府、嘉義縣政府..等,前高雄縣長楊秋興也以行政院政務委員身分出席。由於區公所受邀出席並報告,故桃源區與那瑪夏區多位里長與伊斯坦大貝亞夫市議員皆聞訊主動前來關心。

自從610豪大雨將台20線、台21線便道沖斷、便橋損壞,台21線便道直到九月十日當天才宣告搶通;而台20線南橫公路西段至今只有搶通到勤和。族人表示,這彷彿上天的警告:「不要心存僥倖!你們這種等級的便道便橋工程,我用大山的落石與大水的翻滾隨時可以使之飛灰煙滅。」

沒有了公路,復興以上族人原本不寬裕的經濟更承受打擊;今年復興以上七月、八月搶收的金煌芒果,族人自力救濟以小貨車走玉穗農路運出,每公斤成本抬高4塊錢;更遑論,老人家就醫、年輕人出外就業就學之不便,以及克難走山羊農路造成的車損。

其實六一一水災之後,族人就焦急地引頸盼望,希望公路局趁著天氣好的時候趕緊進行臨時便道的搶修工作。七月二十四日公路局第三工程處鄧處長親自到桃源來說明道路重建問題時,還滿口承諾會在汛期結束前就開始規劃往復興以上溪底便道的搶通路線與發包的準備(請點選這裡閱讀:【20120724南橫公路便道搶修問題座談會議紀錄】)。怎麼快兩個月了不見動靜,甚至傳出「公路局打算放棄修建南橫公路,已經開始跟包商談解約了」的傳聞!?

擔心南橫公路將步中橫封山的後塵,這一天,桃源勤和、復興、拉芙蘭、梅山四位里長凌晨四點天未亮就走玉穗農路下山,與那瑪夏三個里的里長與長老會合,遠路而來參加這遙遠的高雄市區所舉辦的這一場跨部會會議。

然而族人的出現對於政府官員來說顯然始料未及,陳執行長一度希望未受邀族人離開會議現場,但達卡努瓦里長孔效平很堅定地表達:「我們來聽,我們關心,不會發言。」大家都硬著頭皮不願離席。陳執行長認為,總是要有空間給政府做內部先做討論,他強調:「我們希望今天可以有『客觀公正的』討論,所以請了國內很好的學者來報告。」但對於族人來說,這兩條路明明是族人每天在走的路,為何政府單位在做決策之前,沒有先徵詢族人的意見?

最後,大老遠來的族人們強留下來,旁聽了這場攸關未來發展命運的會議。

IMG_6272

里長們不約而同地分從桃源、那瑪夏風塵僕僕地趕到會場,要了解未來聯外道路的命運

南橫公路改採東進東出?由高雄繞道台東再回高雄?

公路局養路組在報告中坦承,六一一削山便道沖毀之後,對於南橫公路西段(高雄境內)的中期便道之施作,公路局已經束手無策。「災後布唐布納斯溪段的便道一直反覆被沖毀,曾經試過走河床、走削山..都沒有辦法」,至於南橫公路東段,梅山口到向陽(高雄往台東)本來預定今年底可以走中型巴士,但因「611之後多處受損嚴重,已經無法照現況修復,需要重新變更設計施工,最快明年年底才能通車。」

公路局並表示,「向陽到利稻目前可以通車『狀況良好』,未來需要復工可能要從台東進來,這影響到發包廠商要重新發包。」對於復興村以上居民整年度通行的需求,公路局表示,是否還要施作河床便道,尚待評估;即使施作,也是僅止於非汛期期間(11月-5月)的短期臨時河床便道;部落只能使用俗稱「山羊路」的玉穗農路做為替代道路。未來梅山到利稻順利修復之後,建議居民改採「東進東出」動線,從利稻循路通行。

六一一之後玉穗農路被緊急定位為備災道路,目前是由鄉公所用開口合約找怪手簡單整理出「貨車勉強可以通行」的道路。正式道路則將由行政院原民會核撥的改善經費,打算依照農路四級的規範標準來強化道路安全,最近才剛決標,目前由廠商進行設計的審查。至於後續管養問題,將由高雄市政府逐年編列經費辦理。

對此,桃源區長顏國昌直言:「公路總局若希望道路功能性完全由玉穗農路做替代辦理,本所認為玉穗道路一樣會有隨修隨壞的問題,結構上只能作暫時性的替代,要做長期的替代應當是做不到的,居民進出的主要動線需要由公路局做負擔。」

其實高雄梅山到台東利稻尚有近百公里的距離,且途經埡口大關山隧道口至利稻間的嚴重崩塌處,據東部朋友表示,這一段路的現況:「157~158K勉強可通行,但是仍持續下滑中,再來一場大雨,隨時會中斷,通過這裡最好是四輪驅動車。」再考慮到族人的就學、就業、農產品與生活用品出入孔道都往旗山、高雄市區,公路局東進東出之議,聽在族人耳中有如天馬行空的玩笑話,可疑可怕而且不現實。

158-159K南橫東段向陽以下最危險的地方

(上)158-159K南橫東段向陽以下最危險的地方(下)高雄往台東也未必穩定。

IMG_9300

至於台21線那瑪夏部份,重建會允諾會完成連接三個里之間通聯的五座橋樑重建工程,六一一之後工程車無法進入施工的問題,由於日前台21線便道已經搶通,該問題已經獲得解決;未來藉由南179與嘉129便道已經挹注的維修經費,也將成為台21線沒有中期路廊期間的替代道路。

對於兩條公路的長期復建,公路局長表示:「以現在台20、 21線地質條件與河川狀況,本局簡報是說初步規劃出來的路線需要100億,但是在610之後這方案具體可不可行需要歸零思考重新選線;線選出來之後還要做環評、興建,時間至少需要10年。」

IMG_6147

如果沒有溪底便道,玉穗農路要陪伴族人10年,則大型卡車不能進去運梅子、紅肉李、金煌芒果,不啻宣佈復興、拉芙蘭、梅山三個里常留人口700多名族人生計的覆滅。

小貨車換輪胎的數量越來越多,未來的路卻越顯模糊

會中還討論了關於布唐布納斯溪(Bunat)整治的問題,林務局表示已經在上游施作了防砂壩梳子壩等設施,並且治理上游光辦理灑播植生工作就花費近兩千萬元;然記者親自去過灑播植生的現場,該處整座山都是待崩的鬆土。受雇做灑播植生的族人明白告訴記者:「這些都是沒有用的,當天早上噴到坡上的草籽,下午一場午後陣雨就會引發土石崩塌被深深掩埋,這些都是在不容易被看到的角落讓包商賺錢,順便讓族人有點就業機會的白花錢工程。」

不論如何,在陳執行長主持下,到場報告的林務局、水保局、水利署提出了漂亮的互相合作方案,上游的林務局說它很努力在作防砂跟治理;中游的水保局很客氣地「建議下游水利署可以做疏流的動作,使土砂可以順利下移」;而水利署也很勇於任事地說它會「依照年度需求隨時做引流,如果公路局再作路基上面有保護標的的話,水利署會全力配合辦理」。

但實際狀況是否如此?旁聽的族人面面相覷,在他們的經驗中,似乎這幾個上下游單位並未如開會所說的這般合作,在過去的現場勘查中,讓人感受到的是互相推託互推皮球,未來是否真能分工負責?族人也非常期待。

會後,甲仙公路段長徐文義強調,「未來台20、21線即使修便道也只是短期而已,只能應付非汛期的進出,類似中橫」,而目前「連短期的便道路線也尚待評估」。對於東段(高雄往台東)作為替代道路的可行性,徐段長表示:

「梅山口到向陽只是邊坡破碎,至少不是受到河床淤高的影響不確定性很大;未來維持小型車走,白天走是OK的;東進東出還在考慮,是說那也是一個方式。至少是一條路,不是一個孤島的狀態,以國家的立場,至少救災資源有路可以進去」。

不過,族人認為,雖然布唐布納斯溪的土石流有立即可見的危險,是比向陽至利稻間的崩塌還可怕沒錯;不過這並不表示利稻方向遇雨季汛期可通行。

有族人聽到消息之後感慨地說,「公路局說要評估,但是每一次評估都要2-3個月」。那東進東出的方案如何?「他以為中央山脈是怎麼長的啊?現在大家車子都壞到沒有錢修了」,寶來南翔修車廠老闆有說:最近很多人小貨車在修在換輪胎,不少族人簽帳在他的店裡。如此車況,要行走「從高雄繞台東再到高雄」這樣的路程,恐怕困難重重。

以下為會議局部簡報檔,另外,文末附上會議記錄,請下載閱讀。

IMG_6280

南橫公路勤和到復興段中期便道在六一O水災中全毀

IMG_6289

公路局表示已經無法再找到可以做便道中期修復的路廊了

IMG_6294

工程專業束手,公路局對南橫西段的方案是「東進東出」

IMG_6315

(上、下)林務局對Bunat上游的整治方案,在其下游沒有疏濬或引流對策之下,上游所作的這些工程手段跟無效的灑種措施能夠起什麼作用?攔砂壩體能夠攔多久才會「零存整付」一次性爆沖下來?只有天知道。

IMG_6316

IMG_6323

興輝大橋位址以上(往復興方向)是農委會水保局的管轄,以下(往勤和方向)是經濟部水利署管轄,而布唐布納斯溪上游(紅線區)又是林務局,災後從堰塞湖問題開始,關於這一個布唐布納斯野溪與老濃溪匯流口的治理問題,三個單位就常常互推皮球吵個不停。

IMG_6325

經濟部水利署對於勤和段的保全問題工程規劃。

IMG_6344

洪如江教授表示,「 部落很多住在高階河階地,都是非常安全的,(前提是)你不要開大路他就是安全的。台21線公路不見了,台21線公路其實就是台灣中南部最大災難的原因啦,真的要做的話要找地形學家、地質學家、河川方面的專家來看看,人如何與自然對抗…」。

問題是部落的經濟模式是向外聯繫的,雖然向外聯繫的路也是讓廉價勞動力與廉價農產品流血輸出的路,但是部落的人早已經部是孤立地自給自足的生技模式了。可以找專家幫「人」想想辦法嗎?

IMG_0085

六一一之後,布唐布納斯溪(Bunat)一口氣流下了400萬立方土石,除了壓迫荖濃溪河道向左流沖擊向削山便道的基腳,更吞噬了琉球台地造成擴大的新沖積扇。官方說法是上方尚有1600萬立方土石;這次會議中出席學者多位表示建議將Bunat引流向已經形成的左側河道,讓土石流的壓力從原削山便道段的荖濃溪疏解。

這裏有兩個疑問,一個是本來就是因位右側淤高土石流才另謀出路吃出左側河到,何需學者多言?第二個疑問是,該位學者不知有沒有到現場看過,往左引下的鉅量土石流加入荖濃溪之後是否會直沖勤和里,該里再在611之後一樣河床又提高了快十公尺,目前村子的垂直高度也已經距離河床不遠了。(20120625由勤和平台拍攝)

IMG_2805

許多在地族人指證歷歷訴說之前削山便道沒有削到岩盤,為了求工程時間拉短以應付上級交付的完工壓力,只是用土堆出路基,才導致今年611風災後,整段被1000公厘雨量沖刷掉。經過這一段時,大家都會指給我看說你看岩盤現在終於露出來了,公路局只要再挖一層就到岩盤了,就穩了。

但是公路局矢口否認這件事,始終認為是因為Bunat沖擊到削山便道基腳才造成削山便道斷絕。依記者現場經驗,荖濃溪本來在611之前就一直是傍著削山便道基腳在走,族人早就一直在提醒公路局要小心這個問題,當時公路局都沒有太在意,現在才說是這個因素,有點扯,所以我比較傾向族人的看法。族人才是沒有牌照的在地專家。

IMG_1183

布唐布納斯溪(Bunat)上游寸草不生的崩塌坡,族人說,要能長草老天爺早就長了,何需林務局在這邊亂灑草種??(2011年08月19日攝)

IMG_1176

背影遠眺的前方一點鐘方向依稀可見當時剛開放通車沒有多久的削山便道。(2011年08月19日攝)

IMG_6306

公路局對台21線(往那瑪夏)所擬的方案,其中期便道前天才剛恢復通車,暫時緩解路斷了三個月期間繞路的陰霾。可惜台20線南橫公路復興以上族人就沒有這樣的好運氣。

IMG_6295

(上、下)那瑪夏聯外道路橋樑與境內連通橋樑工程施工規劃與進度

IMG_6299

附件一、【20120724南橫公路便道搶修問題座談會議紀錄】

附件二、【20120910六一O水災對台20、21線衝擊後續重建事宜研商會議紀錄】

7 回應 to “台20線重建歸零?公路局:考慮南橫局部路段,由高雄繞台東再回高雄!”

  1. 番婆 說道:

    如果要花這麼多錢,又沒把握將路做好,那就發展新的交通工具~~直升機吧!
    全台社區巴士或免費公車這麼盛行,山地的直升機在農產與發展觀光的經濟效益上,
    是否可以評估呢?對於要辦公的公務員,也省了很多時間。
    921與南投彭縣長到鄉鎮訪視時,不禁要說:這樣費時的交通,偏遠山區的縣市,
    政府應該有直升機的配置才合理的。如何?行嗎?別老是有要將人搬下山的想法啦!

  2. 阿里巴巴 說道:

    今天有說玉穗農路的行車設施要好好做一下 希望能夠頂一下

  3. smiao 說道:

    推直昇機一票!這種事情千萬不要等到所有的馬路都肝腸寸斷後再由族人提出,請苦民所苦的政府單位積極分析一下直昇機的可能性!

  4. kolar 說道:

    目前的大型飛行船(氦氣)已經可以載重 500 噸重,

    非常適合應用在台灣這種狹長但起伏地形很大的國家來使用。

    而且因為飛行距離不需太遠就可以抵達平地,
    在建造成本與長久營運上都比 直昇機 更好。

    除了 速度 (時速 60公里)比較慢以外,
    其他 載重 ﹑天氣影響 ﹑燃料成本 都比 直昇機 更好。

    可惜 發建議信給 總統或行政院 都沒有下文。

    所以在這裡給同一土地生活的人一個 思考很久的建議。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