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輩互相陪伴,討論部落事務的空間─大武部落老人日間關懷站

本文摘要:一周開站三天的關懷站,除了訪視、日托以及行政工作之外,在關懷站中,老人家也會一起共餐,「大家一起吃飯,其實就像是回到以前部落共食的樣子。而這樣的互相陪伴,也使得部落長輩們有了討論公共事務的空間。」 ( 圖/ 劉瑋婷 )

長輩互相陪伴,討論部落事務的空間─大武部落老人日間關懷站

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推動的部落老人日間關懷站計畫,在原住民族地區行之有年,即便經歷莫拉克風災,許多部落依舊繼續執行這項計畫,霧台鄉大武部落即是其中一例,今年接下此計畫督導的杜恩惠提到,過去自己對於「老人日托」(即部落老人日間關懷站)的想法是「提供時間、空間讓老人家可以相互陪伴,但今年我參與這個計畫之後,我發現原來這個計畫是讓老人家有一個可以討論公共事務、部落事務、家庭事務的地方。」

大武部落的部落老人日間關懷站已經進入第六年,一開始承接此計畫的是部落裡的安息日教會傳道,兩年後,再由循理會承接這項計畫,杜恩惠說明,由於原民會規定只能夠交由教會組織運作此計畫(註一),去年曾面臨無人承接此計畫的窘境,當時大武青年發展協會也相當擔心,但礙於組織不符合計畫辦法,幾經波折後,教會執事會重新討論此案,這項計畫才得以繼續在部落延續。

老人家一起吃飯,像是回到部落共食的時代

談到老人日托對於部落的重要性,杜恩惠說,其實部落族人有運動習慣的比例不高,老人家更少有運動習慣,往往認為下田勞動就是運動,老人日托的其中一項工作就是讓部落長輩能有固定的運動習慣。

另外,一周開站三天的關懷站,除了訪視、日托以及行政工作之外,在關懷站中,老人家也會一起共餐,「大家一起吃飯,其實就像是回到以前部落共食的樣子。」

而這樣的互相陪伴的過程,也使得來自東川、小山兩個區域的大武部落長輩們有了討論公共事務、部落事務的空間,杜恩惠舉例,大武部落小米祭前一天,一位安置在隘寮營區的長輩因病過世,小米祭結束的隔天舉行告別式,「告別式中,大家都一直提到往生者在老人日托的事情。因為我也是第一年接這個工作,那天告別式結束之後,一個老人家就過來跟我說:『我有事情要罵你!』我知道他大概要說的是什麼,他們覺得捨不得、遺憾,他們覺得他們老人日托應該為她(死者)做一點什麼。」

「禮拜一告別式之後,我就開始思考要怎麼補救,禮拜四上課之前,我就先打電話給老人家,問他們說我們改到哀家那邊上課,陪他們守孝好不好。那天我們就到隘寮營區去陪哀家去,唱詩歌,還煮了午餐給在隘寮營區的人一起吃。」

「再下一次的上課,我就聽到老人家們開始討論這件事情,他們說,其實部落的習俗應該是我們要帶著年輕人做,是我們要教他們才對,這才是我們老人家的價值啊!」

這件事情之後,上周日,大武部落一名長者在養老院過世,這次,老人家們循著上次的模式,到內埔陪著哀家。杜恩惠也提到目前道路中斷對部落的影響:

在隘寮營區內因病過世的大武族人,臨終前的遺言是不願火化,希望能夠回到大武,安葬在自己最熟悉的地方,上週過世的長者,也因為道路的關係,家屬選擇火化,「棺木沒辦法坐流籠啊!骨灰可以,所以她的女兒只好選擇火化,因為考慮道路的關係,只能這樣做。」

IMG_4325

大武部落老人日托

設法實現老人家的夢想

話鋒一轉,談起老人家在日托關懷站的情景,杜恩惠說,在老人日托中,可以結合社區活動,老人家也很喜歡表演,會很認真地準備,她提到今年大武小米祭,老人家的唱國歌結合環保打擊樂的緣由:

「在 送老人家的時候,有一位長輩跟我說,老師,我有一個夢,是我們大家穿著小學制服唱國歌,但是我們因為經費的關係不太可能可以幫大家買一套制服,但是國歌 可以結合環保打擊樂,可能是因為日據時代他們上過小學的回憶,那個記憶很鮮明,讓他們想起這件事情,我們在日托就安排這個,也讓老人家真的感受到他們的意 見我們都有聽進去。」

現階段,大武部落老人日間關懷站的人員除了杜恩惠擔任督導之外,還有兩名服務員,兩名志工,就以經費而言,督導每月3000元,兩位服務員則是日薪823元,志工一天100元,經費相當拮据,但對杜恩惠以及工作人員而言,卻是學習的機會「我們服務團隊也在學習,跟老人家學習,怎麼跟他們互動、生活、還有學母語,對老人家不能說當小孩子哄就好,他們會感受得出來,所以還要多一份尊重。」

大武老人日托的一位服務員是嫁到大武的布農族女性,杜恩惠說,這服務員第一次上手工藝課時,因為老人家手指關節比較不好,因此有老人家不願意做, 「我們的服務員就跟老人家道歉,因為是她疏忽了,沒有注意到老人家的身體狀況,後來,老人家們自己就會說出來他們想要做哪些手工藝,老人家會更願意說出來 自己的想法。」

經費為數不多的部落老人日間關懷站計畫,對原鄉的老人家而言,卻是心靈陪伴的重要場域,更甚者,也讓部落的公共事務能夠在日間關懷站中開啟對話。

IMG_4370

在部落公共事務、傳統祭儀中,老人家扮演著重要的傳承角色

註一:依據此計畫辦法,承辦單位為:

(一) 立案之財團法人宗教組織或其所屬設立於原住民族地區之地方分會。

(二) 立案之社會福利或醫事團體(機構)。

一篇回應 to “長輩互相陪伴,討論部落事務的空間─大武部落老人日間關懷站”

  1. 江仙華 說道:

    看到這篇大武老人日托的報導深受感動,也很羨慕他們有個對口可以對外發聲,在原鄉部落老人服務的狀態都大致相同,大武部落的日托服務員和志工都還有日薪,反觀我們好茶部落的老人關懷站經費少得可憐,基本的老人午餐1次開站500元(老人來上課的有20~30位),沒有服務員3個志工完全義務服務,但是面對志工生活經濟的壓力,就算有愛心而沒有收入,也會身心疲憊而離開.還好循理教會承接好茶老人關懷站,教會會補貼老人的午餐費,志工們也會找外面的朋友偶爾幫忙贊助午餐費用.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