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永久屋想家(2)高雄杉林大愛園區,有了自己生活氣味

本文摘要:2012年初,大愛園區有了自己的生活樣貌,漢人的土地公廟大愛興天宮落成,也象徵園區內宗教空間管制終於鬆綁。在這場長達兩年的文化宗教戰爭之中,居民慢慢 拿回了公開殺豬喝酒的權利、也漸漸爭取了不同信仰的宗教空間與活動空間。唯一回不來的,是專屬於南沙魯村的布農民族小學。 ( 圖/ 鐘聖雄,大愛落成日,各級政府官員到場參與。20100122 )

在永久屋想家(2)高雄杉林大愛園區,有了自己生活氣味

編按:莫拉克災後重建與其他災後重建最大的差異,為政府提出了「永久屋」這樣的政策作為,在莫拉克三週年,我們簡單整理永久屋政策的形成歷史,也將介紹災區重要的永久屋聚落目前最新情況。本文為系列之(2),完整歷史過程將於「在永久屋想家─永久屋政策與人的故事」書中有完整篇幅,有興趣的朋友請點選這裡

────────────────────────────────────

2012年,一切都恢復正常了………

由慈濟基金會援建,2010年2月入住,台灣第一座永久屋基地「杉林大愛園區」位於高雄杉林市區近郊,安置來自杉林、甲仙、六龜、桃源、那瑪夏等地的莫拉克受災居民。

2012年,如果有遊客因為好奇而開車繞進—公車無法抵達—的大愛園區,首先會看見慈濟精舍風格的一排排房屋,以及與慈濟各地園區相仿風格的入口意象、招牌。隨著車子慢慢駛近園區時,偶爾可以感受到地面凹凸不平的連鎖磚正在跳動著,下雨的時候,這些連鎖磚所形成的坑洞就會積滿了汙水。

再往園區前進,「野生愛玉」、「關東煮」、「傳統早餐店」、「大愛檳榔冷飲」、「牛排」等小旗幟迎風飄揚,有些居民正在購買餐點,孩子以好奇的眼光看著外人。有些房屋庭院內,一些布農族婦女正在開心聚會,手上拿著琉璃串珠、編織工藝,或者中午要料理的豬肉。

居民自己籌建、以大愛為地名的土地公廟「大愛興天宮」前,有居民正在悠閒地睡午覺,小廟以鐵皮搭建,與慈濟建築的景觀全不搭配,居民卻十分珍惜、香火鼎盛。

「我的感覺是這樣,現在在大愛園區裡,一切都恢復正常了。」原籍那瑪夏南沙魯村的居民、前縣議員韃虎,長期參與大愛園區公共事務,對於園區情形知之甚詳:「很多人都去找到他風災前的工廠,開始回去上班,不會再像剛搬進來的時候,比較常喝酒。找不到工廠的,也自己回去山上種了,一切都慢慢平靜下來。喝酒,也只有周末的時候會喝。」

http://i2.wp.com/www.88news.org/wp-content/uploads/2012/05/IMG_8376.jpg?resize=500%2C334

2012年的大愛永久屋,有了自己的生活味

2009─2010年,慌亂中的諸多怪象

在莫拉克災後的諸多永久屋中,杉林大愛村是最早落成入住、安置人數最多、唯一原漢混居、最為人所知也引發最多爭議的永久屋基地。自2010年2月入住開始,截至2012年8月8日止,大愛村第一、二期工程所興建之房屋共安置超過千餘戶受災住民,當中囊括那馬夏與桃源兩地的布農族人與漢人住民,許多區域多有混居現象。

原先在那瑪夏與桃源區域分屬不同部落、不同家族的眾多布農族人,因莫拉克風災所釀成的巨災而下山避難。未料政府永久屋政策迅速拍板、立法完備,原本以為是「暫時」下山安置的族人,旋即面臨是否要「永久」遷離原鄉的抉擇。

在緊迫的永久屋政策中,那瑪夏、桃源兩地的布農族人首當其衝,也是反彈聲浪最大、部落內部爭執最激烈區域。

「我要選山上還是山下?」「如果回山上,路也沒修好,老人家下山看醫生怎麼辦?」「如果選山下,我山上的房子跟田地怎麼辦?」「我可以暫時住在山下,等到路好了再回去嗎?」

「你怎麼選山下,你這樣就不是我們部落的人!」「你自己愛回去危險的地方住就回去住,為什麼要逼別人?」「為什麼要逼我們這麼快做決定?」「我只是暫時選永久屋,我三五年以後,還是要回山上去……」

2010年2月,在數千名慈濟志工與總統馬英九風光剪綵的慈濟大愛村落成典禮背後,許多居民心中有說不出的苦楚、盤算與埋怨。

「我們很感謝慈濟。謝謝師兄姐。」就算心中有無數煩惱,還是要認真地道謝—從莫拉克災後,慈濟人便秉持專業賑災精神在營區發放物資、齋飯,日日唱歌跳舞撫慰大家的心靈,大家的道謝與感恩說得也是相當真心實意。可是,要由這樣的感恩進而延伸出一輩子吃齋茹素、加入慈濟會員,好像又令人為難。

「慈濟有拿東西給我們簽,說住進去以後不可以破壞園區景觀,好像不可以亂種花草,當然也不可以種農作物。」「聽說進去以後不能殺豬、不能喝酒、不能抽菸吃檳榔,師姐看到會記點,被記點說不定就沒有八八臨工可以做……」

在社經地位富裕且有餘力行善的慈濟人眼中,志工對住民的舉措只是「勸告」與「宣導」,讓大家了解素食對地球有諸多好處。但在災後失去身家財產、又長期受到慈濟賑助的災民眼中,這也許是一種「回饋」,甚或是一種「命令」,沒有當事人自行選擇的餘地。

「我只是想,人家幫助我們那麼多,現在要給他們一點面子,就算要吃肉,也要偷偷躲起來吃。」

http://i0.wp.com/www.88news.org/wp-content/uploads/2010/02/image007-480.jpg

大愛園區施工期間,貼出的「響應齋戒」告示。

入住大愛後,居民與援建單位間的衝突

甫入住大愛的前四個月,大多數的大愛村居民就在一種高中生躲教官抽菸心情中,摸索著「是否可以吃肉喝酒」這樣簡單的問題,也猜測慈濟的心意與執行能力。

在生活常規之外,慈濟與居民在園區的「活動中心」與「小學」兩項重要公共設施中,又與居民產生不同意見。

居民期待園區內的活動中心能成為日常可以喝茶、聊天、下棋、自由舉辦活動的空間,慈濟所建造的活動中心完工後,卻莊嚴肅穆彷彿靜思堂,令居民相當傻眼。

「你嫁女兒請客要去那個活動中心請嗎?」「我才不想要!誰要在那個超大的觀世音菩薩下面喝啤酒吃生魚片,搞不好進去還要脫鞋哩!」

「活動中心變佛堂」的爭議喧嚷一時,除了凸顯園區公共公間不足問題之外,也讓許多基督教派群起抱怨:「慈濟以為所有基督教一個教堂就好了,可是我們是不一樣教派啊!安息日有安息日的,長老會的有長老會的,每個部落有每個部落的,他整個園區只給兩間教堂,說我們可以共用。我們也沒要他蓋,要自己籌錢來蓋,他們說沒有土地!」

由園區共用的民族大愛國小,則是由那瑪夏南沙魯村的民族國小轉變而成。在莫拉克風災發生時,政府以「遷村遷校」的承諾讓近八成的南沙魯族人選擇入住永久屋。但在入住時,族人才發現自己必須與其他族群共同入住大愛村,全無遷村配套措施,連民族大愛國小都變成與漢人共用的小學,已然不是山上「布農族國小」的格局。

「現在這個校長他是原住民,他有這個理念,也知道說這個學校的本質特色是這樣。但是後來的校長就不一定。因為他跟山上沒有關係。以後新來的老師,跟舊的也沒有關係了。雖然現在是說會以『原住民特色學校』的方式去發展,但是將來漢人的學生也會越來越多。所以這個學校變成什麼形式?就是看以後的校長的風格。但 它也不是民族國小了,過去的民族國小已經沒有了。」在民族國小任教的職員這樣表示。

慈濟對大愛村的管理與規章在莫拉克新聞網上引發諸多討論,不但引起原住民團體的抗議,受到主流媒體與一般讀者的矚目,更引發屏東與台東地區原住民群起「拒絕慈濟」的聲浪。屏東好茶村魯凱族人以「魯凱文化必須保存」為由,婉拒慈濟開出的豐厚條件,希望與長期合作的謝英俊建築師共同打造自己的永久屋;霧台鄉魯凱族四教派更發出聯合決議,聲明拒絕慈濟援建,不做第二個高雄大愛村。隨著社會的反彈聲浪漸起,慈濟開始慢慢鬆手不再介入居民生活常規,園區內互相猜疑的情境終告一段落。

隨著慈濟漸漸退出園區生活,居民開始挑戰住商分離的規定,在自家前庭後院開起餐飲店、早餐店、販賣各式各樣生活雜貨。「高雄縣政府規畫一個喜樂廣場,那是賣什麼特產紀念品給觀光客看的,我們自己的生活,還是要有自己的店吧?」為了解決生活需求,大愛園區出現各式各樣的商店,包括慈濟當初試圖禁止的檳榔攤位,也以「大愛檳榔」為名開始在院區插旗販賣。

http://i0.wp.com/www.88news.org/wp-content/uploads/2012/05/IMG_8351.jpg?resize=450%2C300

在大愛園區自由開設了商店。

2012年,居民有了自己的永久屋生活之道

2012年初,在高雄市政府的支持之下,漢人的土地公廟大愛興天宮落成,也象徵園區內宗教空間管制終於鬆綁。在這場長達兩年的文化宗教戰爭之中,居民慢慢拿回了公開殺豬喝酒的權利、也漸漸爭取了不同信仰的宗教空間與活動空間。唯一回不來的,是專屬於南沙魯村的布農民族小學。

多族混居的格局導致園區內的「管委會」運作不易,園區內不同協會各自運作,每逢管委會改選,便是不同地區代表互相競逐、合作的時刻。住有千餘戶居民的園區堪稱鄰近地區的大票倉,每逢公職選舉前夕,賄選綁樁之說亦甚囂塵上。

「每次選舉都有人會來買(票)啊,大家都知道。」

如今關於大愛村的一切,與高雄其他地區的村莊並無太大不同。慈濟在入住時誓言將其建設成「國際示範村」,勸導居民茹素皈依的宏願,已經離得相當遙遠了。

「要買票也不一定買得到啦,這邊多的是已經自己跑回山上住的人。」自從首位居民公開繳回鑰匙,宣示放棄永久屋後,想放棄永久屋回原鄉居住的聲音從未間斷。永久屋雖然在政府與慈濟的盼望下名曰永久,居民還是以自己的方式將它住成了中繼安置。

「我也常常覺得,那早知道當初就說中繼安置就好了,害我們剛從山上下來,吵成那樣、擔心成那樣,現在兩邊當然是都和好了,從小長大的嘛。但就覺得很不值得,何必呢,何必說什麼永久屋……」

http://i2.wp.com/www.88news.org/wp-content/uploads/2010/02/IMG_9934.jpg?resize=500%2C333

在大愛園區初期,充滿如樣品一般的公共展示,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生活場景。

http://i0.wp.com/www.88news.org/wp-content/uploads/2012/05/IMG_8306.jpg?resize=500%2C334

以大愛為地名的大愛興天宮,向甲仙白雲寺請火而來。居民在門口自在地睡午覺。

評論機制關閉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