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回舊部落─牡丹鄉高士村

本文摘要:屏東縣牡丹鄉六個村落之中,高士村被評為「原居地不安全」,其中受損最嚴重的六、七鄰,早於11月19日即劃定為特定區域,目前等待政府公告準備遷村,並進行永久屋的申請,但是遷村進度,目前卻呈現停滯狀態。( 圖/ 蔡之今。大通舖晚上做為房間,白天就是餐廳,vuvu說想到就很想哭。 )

想回舊部落─牡丹鄉高士村

前言:

屏東縣牡丹鄉六個村落之中,高士村被評為「原居地不安全」,其中受損最嚴重的六、七鄰,早於11月19日即劃定為特定區域,目前等待政府公告準備遷村,並進行永久屋的申請,但是遷村進度,目前卻呈現停滯狀態。

整個高士村申報永久屋共有46戶(加上分戶的戶數),經中央審核給予39戶,但原先申報遷居地的舊部落用地,申請過程出現問題,針對戶數與遷地的爭議,村長莊來金均為間接透縣府過公文得知,卻不知中央未核准的理由為何?(詳情請見附錄1-高士村的重建聲明)

另外,安置中心擁擠的大通舖居住環境,所衍生的衛生、心理、安全、隱私等問題,已給安置中心居民造成相當大的壓力!安置居住與永久屋土地問題,亟待解決!

gioia today 拍攝的 IMG_9316。
高士村遠眺

特定區域早已劃定,安置居民苦等永久屋

牡丹鄉,全國最南端的原住民鄉,1874年牡丹社事件的發生地。八八風災後,牡丹鄉六個村落之中,高士村被評為「原居地不安全」,石門村第一鄰(居民稱為「中間路」地區),則被評為「部分原居地現況不安全」,「中間路」選定「25林班地」作為遷村地,高士村則回打算到日治時代的舊部落。

目前高士村六、七鄰、中間路皆已劃定為特定區域,目前等待政府公告準備遷村,並進行永久屋的申請。

高士村離熱門風景區墾丁不遠,從恆春鎮中正路上的警察局前面,轉進縣道200往滿州方向,車行約莫1小時即可到達。上山路況在風災後不久即以恢復正常通車,只有在前村八遙到高士的路段,出現路面顛簸。轉進村入口處不久,右手邊就是這次受損最嚴重六、七鄰,已用黃色警戒線隔離。

高士村總戶數130,居民699人,目前六、七鄰的受災戶共計46戶,其中31人暫時安置於村內托兒所與舊警察宿舍,2人在恆春的安養院,其他70人則在部落或其他地區依親居住。中間路的居民,則還住在原部落。

gioia today 拍攝的 IMG_9258。
高士村 六、七鄰入口

十多年前部落已出現不安全,想遷回舊部落

對於遷村,高士村已有多次歷史經驗,根據鄉公所的資料,有過七次的遷村紀錄,但是村長莊來金說,牡丹社事件後,日治時代歷經三次,光復後一次,高士村現址是第四次遷村的地方。

高士村早在多年前即已出現地層滑動現象,活動中心下方的擋土牆出現裂縫,並以一年一公分的速度龜裂,村內道路也有龜裂現象,直到風災前,擋土牆已經出現30公分寬的裂縫。莊來金本身也是第六鄰的災民,「很多年前就感覺住屋不安全」。民國84年開始,就已經提出遷村建議,但是一直都未獲相關單位重視。

八八風災後,根據原民會劃定特定區域的勘查報告,六、七鄰出現住宅基礎淘空、基地填方流失,房屋、擋土牆龜裂等現象。目前六、七鄰遷村的意願是100%,而高士村其他居民98%也願意遷村,但是目前被劃定特定區域的只有六、七鄰,情況最急迫,因此目前先遷六、七鄰部分。

牡丹鄉民政課長林萬雄說,「未來規劃希望整村都能遷上去舊部落,因為地方夠大。」

gioia today 拍攝的 IMG_9280。
高士村 毀損房屋

gioia today 拍攝的 IMG_9276。
高士村 毀損房屋

gioia today 拍攝的 IMG_9246。

gioia today 拍攝的 IMG_9241。gioia today 拍攝的 IMG_9287。
(左)高士村 毀損路面 (右)高士村活動中心下方,大裂縫

遷居預定地出現問題?中央沒解釋

對於遷居預定地,村民共識提出的是高士舊部落所在地-牡丹鄉高市段811、763、764號地,地勢較高,距離現地馬路約3.5公里,騎車三分鐘可到,總面積14.3320公頃,是其文化發源地,日治時代牡丹鄉行政中心,「50年前遇到颱風,把山上的茅草屋都吹走了,大家才搬下來現在的地方」,林萬雄說。

第三鄰的居民,也是安置中心駐點社工郭芳儀說,「很多人覺得舊部落的風水比較好。」目前舊部落民生用電、用水已牽、道路拓寬工程也發包就緒,但中央對遷居地的核定出現問題,但村長莊萬金都是間接透過公文得知,並不清楚問題在哪裡。

但牡丹鄉公所民政課長卻表示,地目前沒有問題,現在就等內政部營建署規劃,但是中央動作似乎停滯,希望能在部落人返鄉過年前動工,給部落人多一點信心。據了解,原民會沒有通過該地的安全評估,實際情況還有待追查。

面對中央混亂又不肯說明白的重建工作,再加上地方、中央互推對方很慢,令居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誰的問題?「換了院長上台後,一切又重新開始。」莊來金提起12月1日曾經開過的重建工作說明會,又把三個月前重建工作的流程說明拿來講一遍,簡直是浪費時間,「應該不要再說了,趕緊作吧!」莊來金氣憤的表示。

除此之外,房屋毀損的補助也一直還在申複當中。「後來不是有從寬認定嗎?」我問,「那只是字面上說說而已」莊來金說。

gioia today 拍攝的 IMG_9194。

左為高士村村長莊來金,右為安置中心社工郭芳儀

第六、七鄰24棟因地層滑動毀損或傾斜的房舍裡,竟然只有兩棟符合毀損資格,這兩棟是牆壁直接裂大縫,地板翹開、錯位,而其他並不符合補助「資格」的22棟,房屋本體雖然沒有嚴重外損,但屋內外屋舍與地基脫開、錯位、傾斜亦相當嚴重,「誰還敢住在這樣的房子裡?」既然都已經劃定特定區域了,為何不能整區認定房屋毀損不能居住呢?

至於其他部落最關心的原居地土地使用、房屋居住問題,莊來金有信心的表示,條文仍具有解釋的空間,未來還是有機會爭取對族人有利的使用方式,目前最急迫的就是永久屋的遷建,盡快讓安置中心的居民有家可歸。

安置中心問題多,過年返鄉族人何處去?

目前安置中心的分配,單身者男、女各分睡一大通舖,風災前原為村托兒所,為安置居民,八位學童已遷至村內另闢的臨時托育班上課。有家庭者則棲身鄰棟的舊警察宿舍,多至六人少至兩人的家庭,住在約三、四坪的小房間,三家共用衛浴和小廚房。

gioia today 拍攝的 IMG_9198。
高士村安置中心(原托兒所),單身者的大通舖房間

gioia today 拍攝的 IMG_9223。
高士村安置中心(原托兒所),單身者的大通舖房間,亦是用餐地點。

大通舖居民睡在僅用幾片厚紙板鋪成的木板床上,吃飯也在同一間。安置居民vuvu謝仙花兒女都在外工作,平常一個人住,她說每個人個性、生活習慣都不同,勉強睡在一起很痛苦。感冒等疾病傳染也是問題。

「住在這裡不能呼吸!」和先生、孫子同住的vuvu王百鶴說,「想到這種生活就想哭。」。

IMG_9210 作者 gioia today
高士村安置中心 家庭房

IMG_9204 作者 gioia today
高士村安置中心 家庭房 三個家庭一間,共用衛浴及洗手台

gioia today 拍攝的 IMG_9203。gioia today 拍攝的 IMG_9231。
(左)高士村安置中心(舊警察宿舍),家庭房。
(右)高士村安置中心(舊警察宿舍),家庭房外。

不過社區居民在最短時間內,合力撿來蘆葦桿布置住所,用樹幹圍籬笆打造小菜園,架設遮陰網防曬,盡量用最短時間布置一個比較像家的地方。近期,在世界展望會和鄉公所的協助下,也終於有了基本的家電如冰箱、洗衣機等。

IMG_9215 作者 gioia today
高士村安置中心 菜圃

和太太、小孩擠在家庭房的陳天祥先生,現在煩惱過年時,兄弟親友回來沒有地方住。社工郭芳儀說,過年預計要搭建約八個帳棚,讓返鄉的親友有地方睡,牡丹鄉公所秘書杜金道說,現在安置中心旁的槌球場恐怕容納不下,帳棚搭建地還未定,而且還要解決水、電、流動廁所等設備。前一階段的安置才剛告一個段落,為過農曆年準備又是另一課題。

gioia today 拍攝的 IMG_9238。
高士村槌球場,位於安置中心外,預計於2010年春節在此搭建帳棚,以因應過節返鄉親友。

附錄:

(1)高士村重建推動委員會的重建聲明

首先感謝各界慈善機構,團體及善心人士,在我們災區災民最困苦無助時,伸出援手關懷,救濟、救助災區的災民,讓災區災民倍感溫馨。惟讓我們感到寒心的是—政府重建工作的緩慢,政策朝令夕改及官員官僚處事心態,給災民無所適從的恐慌。

本村部分劃定災區特定區後,在「離災不離村,離村不離鄉」前提下,我們選定了(也是唯一選項)KUSKUS番社(高士舊部落)牡丹鄉高士段811、763、764號地,總面積14.3320公頃,以上均為原住民保留地,照理很好處理,以1公頃可蓋40戶來計算面積也足夠,又不背離「離災不離村,離村不離鄉」政策,鄉公所、縣政府亦均認同,用電、用水、聯外道路也都設計、發包一切均就緒,該遷村預定地卻無端被中央重建委員會否定,原因為何?不說明也不解釋,這像是負責的政府所應有處事原則?叫災民何去何從?若該筆土地不安全,唯有請國防部軍備局中科院九鵬基地所佔用之土地歸還我們。

(2)高士村的嚴正聲明

1. KUSKUS番社(高士舊部落)牡丹鄉高士段811、763、764號,為本村遷居地唯一選項。

2. 本災區已成立莫拉克風災重建推動委員會,是唯一對外窗口,嚴禁不肖團體或個人,假借災後重建名義消費災民,行詐騙、斂財之行為。

3. 11月19日行政院已將本村部分聚落劃定災區特定區,建請政府儘速公告。

8 回應 to “想回舊部落─牡丹鄉高士村”

  1. 老身 說道:

    “整區認定房屋毀損不能居住"
    為何如此困難ㄌㄝ?
    請讓全村有住一起的機會
    這才是部落啊?

  2. 想回鄉的 說道:

    到目前為止,一直努力要回原鄉重建的我們,似乎都沒有獲得政府對我們的支持,不但不主動協助尋找山上安全處所安置,甚至只要是災民自己提出意欲遷居之地,一律否決,判定為不安全〈幾乎我們知道的部落都這樣〉,卻沒有任何說明或看到任何科學檢核數據,我們懷疑政府利用行政手段來阻撓我們留在原鄉。到底台灣之〈大〉,誰有辦法要政府誠實說出來,到底打的是什麼算盤?

  3. 蔡之今 說道:

    最新得知的消息是
    舊部落基地被內政部營建署評為
    部分安全部分不安全,這點和鄉公所民政課長說的雷同,就是初次勘查有部分靠近懸崖,所以被評為不安全,但是複勘之後,另一部分基地的安全是OK的

    但是若只能搭建在部分安全的地方 基地會比原先申請的小
    就要看能容納多少戶數
    到底是如何評鑑 又 什麼時候會出來
    得再問

    訊息尚未完整,請見諒!

  4. 蔡之今 說道:

    12月31日詢問了屏東縣政府原民處副處長蔡文進,他說,牡丹高士村的遷村預定地,之前勘查的時候是有安全的考量,但是營建署還要回去作評估,目前評估結果並未出來,因此並未確定是否為不安全地方。農曆年前會有更進一步的答案。

  5. 陳維婷 說道:

    無意間看到這篇報導.照片一看.好熟悉的面孔是我叔叔耶!我也是高士村的一份子.看到家園變成這樣真的好難過.希望政府能幫幫我們.讓我們能安全又安心的住下來…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