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組合屋想家─豪雨災後31天,復興里水災戶暫時安置杉林組合屋

本文摘要:雖然才剛搬進山下組合屋,但族人希望可以加快回鄉腳步。自救會副會長杜耀順說「大家搬下來舟車勞頓又花錢,住這邊越久傷害越大,開支大得受不了」。建議桃源區長「考慮孩子上課以及金煌芒果、愛玉採收問題,九月份之前能否就把山上組合屋作好?」 ( 圖/ 柳琬玲。Tama Masaul從小林活動中心走回組合屋的背影(右一),不熟的路,走起來特別的黑與忐忑 )

在組合屋想家─豪雨災後31天,復興里水災戶暫時安置杉林組合屋

以杉林組合屋為安置地,由居民簽借住契約期限

復興居民Tama Masaul,610那天晚上,失去了他住了30多年的房子。八八風災以來,眼見著日漸抬高的拉庫斯溪床,他就預感到有這一天;每一場颱風、每一陣連夜的暴雨,他都儘可能地守在這間就在河床邊的老房子。兩層樓的水泥房子裡面,有他一生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的全部家當,也庇護了他總共11口的三代同堂。

下飛機當天,可能是打擊太大,原本一直勤勞耕作尚稱硬朗的他生了病,臉上的皺紋更深了;山上的人沒有穩定的薪水收入,兒子孫子全家都是靠他還能跑能動的老骨頭支持。「會不會捨不得房子?」Tama 平穩地說:「房子已經用了三十幾年了嘛,夠了;只是捨不得有些家具買沒有多久,就沒了」。因為他的家離水最近,半夜水沖進去家裡的時候,全部人都撤到高處避災了,什麼家當也沒來得及搶救出來。

今天孑然一身的Tama Masaul,帶著牛稠埔營區發的一點點衣服,搬到杉林大愛旁紅會之前蓋給小林重建會中繼安置用的組合屋去接受安置。全家11口,經審核社會局核配3間給他們。

太陽真的很大,陸陸續續到達的族人,都盡量躲在屋子的蔭中,大家忍不住頻頻端詳杉林組合屋這邊的環境。終於高雄市重建會執行長陳凱凌、副執行長A-pu-u、王正一主任都來了;杉林區長鍾炳光也帶了社會課同仁與志工過來,逐一帶各戶去分配到的房間,並且點收屋內家具。

目前的組合屋入住方式,是採取每半年簽一個借住契約的方式;例如今天簽了第一張借住契約是7/12至12/11之間有效的借住契約,家具的部份也以借據形式逐一請戶長簽名蓋章。每間組合屋裡頭的設備計有:電視機、冰箱、洗衣機(兩戶共用一支)、瓦斯爐、排油煙機、流理台、電腦桌、電視櫃、餐桌跟餐椅4支、床1支、熱水器與書桌兩個等等,是由紅十字會張羅提供,特別提醒族人離開時不可以帶走,屆時需要點交歸還的。

由於天氣很熱,以及族人反應需求,下午又由社會局緊急採買了電風扇、炒菜鍋、電鍋、簡單清潔工具、棉被、泡麵等等物資發給各戶。

IMG_2403

高雄市重建會承諾會幫大家把屋子的大小問題處理,今天第一天先派人來把電視線牽好

一開始社會局被質疑限縮安置資格

今天跟Tama Masaul一起搬進來的,總共41個復興族人,分配暫住的組合屋約11間。艷陽如火,大家都很不安;因為昨夜據聞,高雄市社會局把部分戶籍在外的族人剔除安置資格,總共有五戶,大家覺得很不可思議,「明明有居住事實啊,為何不能從寬認定」? 經過連夜與高雄市政府重建會溝通,確定了11間組合屋,除了已經申請永久屋於杉林大愛的一戶、以及戶籍在拉芙蘭的另一戶之外,確認需求的大家都有房子。

但此爭執過程出現另一個公案,是屋倒戶謝春燕被社會局告知,其房屋已經被地主杜秋發的孩子拿去申請永久屋,一度造成這位Cina沒有辦法被社會局核可安置的問題。謝春燕非常激動與生氣地表示,為何她的房子被拿去申請永久屋她自己都不知道?這是當初縣政府時期永久屋核發標準過於寬鬆導致的問題。

有族人擔心自己因為在市區有房子、或者是孩子有申請永久屋,會失去611受災戶的求償資格,也都經過高雄市政府重建會的解釋後略微釋懷。

IMG_2314

Cina Tanivu(左一) 赫然發現自己的房子早就被別人偷偷拿去換永久屋,很著急不知如何是好

社會局的前置作業沒有到位

市政府團隊分工中,安置作業是社會局的業務,自救會幹部也清楚地記得陳菊市長曾經在牛稠埔當著眾人的面親口交代安置的事情全權交由社會局長張乃千處理,但是此後諸多大小事項,社會局卻似乎隱身在高雄市政府重建會的背後。

以今日的組合屋入住作業而言,社會局僅僅派一個督導參加,入住的災民遇到很多問題只能跟重建會與杉林區長反應轉達給社會局去協調物資。已經多日連續緊急加班忙到半夜的杉林鍾區長,很委婉地說,「很歡迎大家加入杉林大家庭,但是杉林區公所只能扮演從旁協助的角色,未來還是要高雄市政府社會局與桃源區公所派駐人員來協助大家」

今日復興611災民從牛稠埔搭車、或由復興依親處依早五點半就搭乘貨車走玉穗下山的族人,很心酸地發現,每一戶組合屋都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問題,大則組合屋的牆壁被宵小挖開一個洞沒有補;流理台沒有水管,水漏得滿地;窗戶破損等等;小處如屋子比較不乾淨、還有以前的住戶留的一些小廢棄物等等。

不知是因為天氣過於悶熱導致,或者是與社會局進行各種物資協調過程中累積了火氣,上午入住過程中有一個小小插曲,是高雄市政府重建會張執行長突然在記者好心提醒流理台漏水問題時情緒失控,以手指地大聲說話:「大家已經很努力了不應該還抱怨云云」。

以手指地是布農族的禁忌,代表對人的嚴重蔑視;且該話語給了在場災民一種被「指桑罵槐」的感覺,當下自救會幹部板起臉孔不願說話,一旁目睹的Cina也喃喃地說:「不要(住了)啦,乾脆回山上去搭帳篷就好,讓人家為了我們,在那裡大小聲…」。雖然陳執行長事後分別對在場自救會幹部與記者道了歉,但是族人「寄人籬下、事事求人」的窘境至此表露無疑。

站在重建會與杉林區公所的立場,為了組合屋入住的事情,高雄市重府重建會與杉林區公所已經非常努力進行各項協調與出人力物力進行清潔、修繕等緊急作業,今天族人多次對辛苦的區公所工作人員表達感謝之意。但是在災民的立場,卻對公部門在物資與修繕尚未到位時就要人搬遷很不能接受,「我們並沒有催你們啊?我寧願你弄好再叫我進來」。

由於族人對於組合屋裡面悶熱、又其實還沒有修繕好頗有微詞,借用小林活動中心表達意見的時候,自救會副會長杜耀順主動以族語向大家表示,「請大家一起互相幫忙,我知道我們在這邊會很辛苦,但是我們大家要一起忍耐。我們的提出要在一個合理的範圍,要看到(杉林)公所、紅十字會、高雄市政府重建會已經很努力,真的不舒服要互相忍耐,但是我們的家園(重建)不能放棄」。

IMG_2332 IMG_2333

(左)簽了借據,族人這時還不知道,杉林組合屋這邊因為人煙比較少,前陣子宵小很多,洗衣機熱水器很容易被拔走(右)住這間房子的人比較倒楣,瓦斯爐的轉頭被拔掉,流理台沒有接水管水會直接衝到地板(較多戶有這個共同的問題)

IMG_2363 IMG_2399

(左)扛著全副行李,房子到了的Cina 杜金葉望向窗外後很興奮地跟婦女同伴說:原來這邊就是小林的永久屋,很漂亮耶。講到小林有三批不同永久屋的選擇(五里埔、日光小林、大愛),大家都覺得「很厲害」。(右)入住當日下午,市政府重建會協調社會局緊急加買的炒鍋

一入住就面對經濟壓力,連裝瓦斯費都不夠

今天的天氣真的太熱了,下午大家整理組合屋;到了晚上七點,大家集中到活動中心去開會,交流今天入住問題時,都忍不住打趣:「你看我晒到像蝦子一樣」、「在這裡光流汗就夠了咧,(聞自己)好臭」。有婦女中午太熱沒吃飯,一整個下午整理下來,覺得自己「快要昏倒」。

問大家有沒有開伙煮飯了,青年說:「有發鍋子,沒有鍋鏟、湯匙,無法開伙」看起來,組合屋的第一夜,不少人是就著社會局下午緊急加購的泡麵湊合。

跟Tama Masaul請安,「Tama 你下午在忙什麼?」他感觸良多:「我看住這邊,不好;今天下午我的心裡很忙,很難過」。不想事事求人,但是現實所迫,「住在這裡的水、電費用,區公所能不能幫我們想想辦法」?他ㄧ家子都安置在組合屋,水、電、瓦斯都要錢。今天下午大家登記訂瓦斯,付錢的時候,才知道兩桶瓦斯連空桶保証金要現繳6,500元,當場決定只買一個瓦斯桶三間組合屋一起用。

晚上七點多,很盡責的杉林區長帶著主秘與社會課承辦人員,全程參與今日一天的檢討會議,桃源區長與社會課長、高雄市政府重建會副執行長A-pu-u都出席聽取大家意見。一位Cina首先發難:「區公所有沒有關心我們?不知道安遷補助什麼時候發?在這邊什麼都要錢,又不像山上可以『Cigion』(賒帳),怎麼辦?」

桃源區社會課長連忙緩頰:「因為有審核制度,名單已經出來了,現金還在社會局的程序中,可能下禮拜五才能發」。

Cina很不能了解為什麼要這麼久,「可是我的房子明明就都可以釣魚了咧?」自救會副會長當場跟社會課長建議:「名單請先提供給自救會,才能及早溝通協調」他並呼籲「請社會局長要和大家協調溝通,畢竟復興里今日的災情是人為疏失」。多次試圖與社會局溝通但都碰了釘子,自救會副會長坦言:「社會局的方式,我們有點受到侮辱」。

高雄市議員伊斯坦大貝亞夫辦公室主任張德政表示:「我們是受災戶,公務人員依法行政,災害防救法22、23條都有規定生活賑助金等相關措施,應該啟動災害賑助基金;請高雄市政府也要照顧到族然在這邊沒有工作,現實的問題,我們不是貪。」

桃源區長顏國昌聽取在場族人意見表示,將親自找社會局長溝通,也承諾會過來關心大家;關於水電補助的問題,需要帶回去研究。

重建會副執行長Apu-u也承諾,重建會有責任邀集各相關業務單位,例如社會局、勞工局、原民會等來協調組合屋這邊安置期間的各項社會救助、就業支持與相關協助事宜。

IMG_2309

太陽大,族人盡量躲在有蔭的地方等重建會官員來,與山上環境差異太大,也讓大家特別不適應。

IMG_2370

晚上七點,杉林鍾區長還陪大家等較晚到的高雄市政府重建會與桃源區長,大家都覺得很感謝他今天提供許多的照顧與協助。

開始問官員 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家?

晚上的溝通檢討會議中,族人開始提出希望加快可以回鄉腳步的訴求。由於之前與官方研議,等路可以通就要趕快把組合屋搬上山去做臨時性安置;自救會副會長杜耀順說:「山上住的組合屋可不可以快點弄好」?他坦承大家搬下來舟車勞頓又花錢,「住這邊越久傷害越大,開支大得受不了」。並建議桃源區長,「請主動清查這次611土地流失地點與面積」,以及,「考慮孩子上課以及金煌芒果、愛玉採收的問題,九月份之前能否就把山上組合屋作好?」

據有學齡兒童就讀樟山國小家長的表示,由於玉穗道路情況不良,下一個學習可能有學生需要去桃源國小寄讀,「孩子的資料已經轉到桃小了,但陷在問題卡在孩子晚上睡哪裡?」

今天剛搬來方位不熟,晚上九點開完會,走出活動中心,突然不大知道要往哪邊走。杉林組合屋的區域很寬,偏偏沒有把族人安排在同一區,晚上路暗,也使得族人對安全問題感到憂心。乘著夜色,陪Tama Masaul走回暫居的「新」家時,Tama 突然有感而發:「住在這裡,就是不習慣」。

不一樣味道的風、不熟悉的道路,可能讓老Tama已經開始懷念起家鄉,不知山上的景物,今晚會不會進入Tama的夢鄉?

IMG_2394

Tama Masaul從小林活動中心走回組合屋的背影(右一),不熟的路,走起來特別的黑與忐忑

 

DSC01125

左邊較縮進去一點的房子即是Tama Masaul的老家,現在已經沒有痕跡(20120611早上6:57檔案照,復興里長提供)

Untitled-1

0610豪雨…goole照片~133號即為Tama Masaul的老家,2010年2月goole照片,農委會水保局提供

6 回應 to “在組合屋想家─豪雨災後31天,復興里水災戶暫時安置杉林組合屋”

  1. 小雨 說道:

    政府官員好容易失控喔…..上午入住過程中有一個小小插曲,是高雄市政府重建會張執行長突然在記者好心提醒流理台漏水問題時情緒失控,以手指地大聲說話:「大家已經很努力了不應該還抱怨云云」。

    以手指地是布農族的禁忌,代表對人的嚴重蔑視;且該話語給了在場災民一種被「指桑罵槐」的感覺,當下自救會幹部板起臉孔不願說話,一旁目睹的Cina也喃喃地說:「不要(住了)啦,乾脆回山上去搭帳篷就好,讓人家為了我們,在那裡大小聲…」。雖然陳執行長事後分別對在場自救會幹部與記者道了歉,但是族人「寄人籬下、事事求人」的窘境至此表露無疑…….

    • 共體時間的人 說道:

      誇張~~手指地代表禁忌~~我從沒聽我山上的老人們說過~~不要動不動就亂替我們加上禁忌好嗎?~~記者不懂不要亂寫~~去台東史前博物館買一下布農族禁忌與神話這本書~~看看哪有這樣的禁忌~~隨便寫~~對我們來說才是不禮貌的~~天氣熱~~大家也要聯絡事情~~負責組合屋的人~~難免~~會有口氣上面會有一點點讓人聽起來不是很舒服~~但並不表示~~他們沒有認真替族人們想辦法~~大家互相體諒一下~~把需求集中起來~~那是不是就不會有這樣的誤會產生~~畢竟~~老人家的國語不是很倫轉~~平地人的官員母語不是很會說~~在這樣的狀況之下~~是不是更應該做一個了解~~我不完全相信記者寫的~~感覺好像都聽的懂一樣~~可是~~記者明明就是平地人~~不懂我們的文化與禁忌就不要亂寫~~只會讓大家更加誤會我們原住民~~如果真的有心~~文中還有一點.為啥組合屋的設備沒有用好!!是誰急著叫大家速度的離開牛稠埔的~~是誰不給管理組合屋的人一點時間去準備~~最出要要大家離開的到底是誰?不是高雄市政府~~更不是高雄市新紅十字會~~桃源的區長也沒有這麼大的權利(花媽當時都不敢把握山上可以有路回去.又怎敢拿部落族人的性命開玩笑勒!!)用這樣ㄉ刪去法去刪看看~~要不就請神通廣大又廳的懂母語的平地人記者替我們去查看看唄!!(千萬不要懼怕威權~~報導真實的事件~~是記者最大的職責所在不是嗎?

  2. 阿里巴巴 說道:

    天氣熱 尿急 肚子餓 有心事 都很容易發怒

  3. 達亥 說道:

    (1)今天會勘了玉穗農路及勤和農路往玉穗段,心情很沉重!表叔(前縣議員)在前幾日因為運送物資經過快到復興段農路不慎人車翻覆致憾!要是南橫有立即緊急搶通臨時之便道,我們的族人也不會還在冒險走這”山羊路”!!!

    (2)611後早早發文及議員也致電給相關中央及地方單位,也提請請求國防部支援,真的不知道….要怎樣…政府才會發動緊急作為!!….都出事了….財產出事了(房子沖毀)….人都出事了……政府在幹麻!!!???

    (3)這些照片所謂的農路(山羊路)早在一年多以前就獲得原民會同意播發經費來做(替代農路)的修繕,結果遲遲未修繕….經費被公共工程委員會給凍結,審核一直刁難在刁難…..結果時間過了….一年了!!!這是什麼政府啊……對於其他”平地地區”的工程….敢這樣刁難嗎!!??唉~~~公共工程委員會….枉顧原住民地區生命財產安全!!!

    (3)復興里以上有三個里(四個部落)到現在還是沒有電!!電力公司回覆因為公路局公路修復進度影響電力搶修!而事實上,電力公司其實是可以有其他路線做緊急搶修復電的!!我們於下週二強烈要求電力公司共同會勘,要求路線與縮短復電期程進度!!!

    (4)有關拉庫斯溪的緊急疏濬(淤沙清運),第八軍團今天有打電話給我們回覆,近日前往赴勘再行回復,回覆我們的是軍官幕僚(國防部有進一步對他們指示)!!我們約有6~7成以上認為軍方會緊急介入協助!!本案,也會再發給相關單位全力要求(拜託啦)軍方介入緊急疏浚工程(淤沙清運),否則復興里第三鄰….萬一一個月內再有大風雨….真的很危險!!!

    (5)勤和及梅山裡的護岸工程,第八軍團也詢問了相關位置,他們會一併前往會堪了解!希望軍方真的有介入幫忙!!我們一起敦促這件事情….成事囉!!

    (6)南橫公路的臨時路廊緊急搶通部份,先前國防部有回覆礙於公路局與承包廠商的契約履約,所以軍方無法介入,除非….交通部提出需求….要求軍方介入方可!!

    (7)上述幾個重大狀況處置,伊斯坦大議員特別交辦,我們還會再發公文與電詢,相關公文內容及發文對象層級(單位及人)會提升,並發送給相關媒體關切,希望我們的政府…有聽到我們卑微的請求啦!!!

    (8)懇請大家一起關心轉知….拜託拜託…..謝謝!!

    伊斯坦大議員辦公室07-5217610;0937041285(達亥)

    https://www.facebook.com/dezheng1#!/media/set/?set=a.414882958562772.108775.100001232130192&type=1

    • 共體時間的人 說道:

      既然沒有辦法確定何時有水有電為何要部落的族人們離開牛稠埔呢?
      既然還沒有相關的配套措施為何貿然的要族人們上去呢?
      既然沒有安全的道路~~為何那天區長下來開說明會的時候.不說清楚呢?
      (要清楚的告訴大家路不好走.只會用簡單的材料暫時做好臨時道路.而且這個臨時道路是不是有危險性.或是大風大雨一來就會馬上被沖走隻類的說明才可以呀!!同時.也要告知大家回去之後.會沒有水.沒有電.大家要有準備.沒有水.電的日子還要多久.要把利害關係.安全顧慮之類的相關事項)要說的很清楚~~很清楚~~這樣才不會讓生病的老人沒有完整的醫療權.讓樟山國小的孩子們沒有完整的受教權.這些不應該也放在考慮之中嗎?

  4. 達亥 說道:

    真的很遺憾!!….公共工程委員會很古毛…..一直刁難玉穗經費的准核施工….要是早在一年前發包改善….或許農路整線通行也較為現在安全些….!!!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