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雨成災28天,高雄安置工作正式結束:拉芙蘭與梅山族人返鄉喜與憂(上)

本文摘要:勤和端往玉穗溪谷是最陡的部份,坡度都在70度~80度之間,令人幾乎心臟病發作,通車第二天緊急再修一條「比較不陡急」的路,差強人意,族人不免抱怨:「我們這裡沒有營區啊,為何要做一條給戰車走的路呢?官員們請你們將心比心,不然請你們自己開車上去,才能體會原住民的心聲」。 ( 圖/ 柳琬玲。幾乎讓族人心臟病發作的玉穗農路。 )

豪雨成災28天,高雄安置工作正式結束:拉芙蘭與梅山族人返鄉喜與憂(上)

編按:豪雨成災28天後,高雄最後一批安置居民於7月6日返鄉,正式結束高雄安置工作。本文為梅山與拉芙蘭族人返鄉過程記錄,因原文較長,分成上下閱讀,閱讀下文,請點選這裡

────────────────────────────────────────────────

七月四日(三)一早,75位拉芙蘭與梅山族人從營區撤退回鄉;留在營區的37個復興里房屋倒塌的族人(9戶),也於七月六日(五)返家;結束了高雄牛稠埔安置中心總計25天的首波611緊急撤退安置任務;負責安置工作的高雄市社會局與高雄紅會人員,總算是安全完成任務。

可以回家,是雀躍也是擔心

回家,終於可以整理屋前屋後,要趕快看看沒人管理的園子裡是不是玉米已經被猴子拔光、芋頭是否被山豬挖掘。只是,「大家心情有點沉重,因為還沒有電,什麼都不方便」。復興以上含拉芙蘭與梅山電力尚未修復,延續六月十日斷電之後的「黑暗部落」狀態;高雄市議員伊斯坦大貝亞夫助理張德政觀察,尤其是對於電器用品比較依賴的新生代,「年輕人小朋友的表情,都比較無奈。」。「只是,大家都有在繳電費,但是回去至少還要等一兩個禮拜才能復電?」

除了沒有電,歸鄉路也不是康莊大道;公路局於莫拉克風災後所整修的南橫公路便道便橋,從寶來進來幾乎盡數柔腸寸斷打回原形,臨時用涵管便道應付。進入高中之前轉角處,以往就是容易崩石的地方,現在是日夜不間斷地掉石頭,需要隨時用小山貓隨侍。過了桃源里,轉進勤和里,通聯道路斷絕,用臨時便道接引勤和東庄後方的農路;至此,河床路,迎面窒人的沙塵、灰噗噗景象與車子的彈跳,見證河水力量與便道便橋的脆弱。

到了勤和要走臨時搶修的農路上勤和平台,蜿蜒地繞行往復興的玉穗農路。玉穗農路,族人口中的「山羊路」,是動用兩架小型挖土機,花費多個工作天,緊急從復興端與勤和端分別搶修出來。

修路的開口合約廠商,在勤和端這一邊,是建山的布農族人杜叔叔;是有二十五年以上經驗的,並且通過政府合格怪手技術士證照最資深怪手師傅。梅山里的顏明哲心臟不好,他坦言:「週二(7/3)就借朋友的車開回梅山了,但是開勤和那一段山路『心臟都快要掉出來了;一直剎、一直慢慢放;一度停下來(喘氣)』」。

勤和端往玉穗溪谷是最陡的部份,坡度都在70度~80度之間,全賴杜叔叔的老經驗,通車第二天緊急再修改一條「比較不陡急」的路,差強人意,使行人的心臟壓力稍為縮小。雖說有路總比沒有好,但族人不免抱怨:

「這是一條政府拿原住民的生命開玩笑的道路。套一句『桃源區勤和里以上的路為何要做一條給戰車走的路ㄋ』我們裡面沒有營區ㄚ,各位官員們請你們將心比心,不然請你們自己開車上去,才能體會原住民的心聲」。

IMG_2028

玉穗農路勤和端  可以看到兩道痕跡  較不明顯的左側車道是上周剛通車第一天很陡的路線  差點沒把族人心臟嚇跳出來  後依靠怪手司機的技術再做另一條較緩的現行道路。

IMG_1976
玉穗農路路況(20120706檔案照)

歸鄉生活,沒有電的日子

玉穗農路,除了艱險需要有傳動車才能行走,還蜿蜒遙遠單趟耗時兩小時以上。短期內菜車肯定是上不來了;梅蘭梅山的人回來,就是要自己買點可以放的東西例如臘肉、香腸、鹹魚,以及瓦斯桶等需要的用品,買好再上去。

那加油的需求呢?復興以上唯一加油站在梅蘭,經營者楊老闆七月五日(四)回來,開放晚上七點到八點可以加油,第二天就停止加油,「因為加油還要用發電機」。

沒有電的日子,梅山里的顏大哥坦言:「已經習慣了,因為八八的時候沒有電更久」。那一年,梅山村十月五日被軍人強制撤下山,十月十五日顏大哥就帶著老婆上山了,從桃源以上涉水走路「可是心臟不好,腳踩在水裡頭都暈了;走了很久,晚上才回到家裡」。當時梅山有十幾個自認可以的青壯年是這樣子走河床陸涉水回來的。

沒有電,「吃飯就買臘肉上來」,「當時大家都會一起往山上跑打山豬,打到就一起分享,所以都會有肉」;真的沒有肉,「就殺雞啊」,大嫂在屋後養了好些雞,六月中下山之後,預先準備好的飼料,請鄰居幫忙餵食,每隻雞都毫髮無損地等著主人回來。

顏大嫂笑著說,「重點是不要懶惰生火煮飯煮麵」。「菜也有很多人種,田裏面很多南瓜」「晚上點蠟燭,早點睡。」唯一不習慣,「晚上變很長」;「一躺下去,要躺很久;翻身翻好幾次,天還沒有亮,好像已經睡了很多天」。回來五天了,都忙什麼呢?「今天我跟我的女兒一起修理雞籠,破了,雞會跑出來」。

至於水呢?梅山村不缺水,只是下過雨,管子裡流出的水會變渾濁;水管是自己村子裡去接的,用PVC管的「簡易自來水」。去年區公所接的水源頭呢?「水塔早就倒了」。沒有電,顏大哥家裡的馬達不能抽水,水上不了頂樓的水塔,洗澡就提水;煮飯就克難把食物搬到後院去整理與火煮;洗碗、洗衣也移過去後院。

復興里的水,六月份時風雨一停里長就動員部落青年一起去巡水接管,先暫時用下雨才有水出來的較近水源地。對於接下來各里部落用水的水管需求,公所已經啟動「災害緊急搶修簡易自來水補助工程」開口合約,得標廠商是全桃源都很熟悉的阿清,前任鄉公所陳姓秘書(寶山人)的女婿,住在六龜,在桃源很吃得開的漢人;莫拉克風災前後各村/里的供水工程都是他做的,屢做屢沒水,這一趟他又有得忙了。

至於往各園子的農路,許多地方需要檢修,正等待報請公所趕緊搶修。梅山里的顏大哥說:「所有農路都不通了,上去紅肉裡果園的路,有一段路基全坍,現在簡單(用堆土雞)推一推,勉強可以走摩托車」。(文章待續)

IMG_1778

兩位梅山的Cina說:回家很好,晚上很好睡覺。

IMG_1791
一回家就自動去較會掃地的老主席顏福隆

(閱讀下文,請點選這裡)

(20120609豪雨成災後的完整系列報導,請點選這裡閱讀)

一篇回應 to “豪雨成災28天,高雄安置工作正式結束:拉芙蘭與梅山族人返鄉喜與憂(上)”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