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士永久屋核配烏龍,要如何要求族人去判斷自己的叔叔阿姨?

本文摘要:因為沒有獲配房屋,尤慧蓁一家只好仍待在被判為「危險」、已劃為特定區域的房子裡。他們也無奈說,這次颱風來的時候,「我們是唯一還住在特定區域裡的那一家。」他們希望政府能給一個交代,要如何才能合法的在自己的土地上有一個房子? ( 圖/ 鄭淳毅。尤慧蓁夫婦有己的房屋、土地,土地有權狀,房屋有單獨的稅籍、用電證明。卻不能核配永久屋。 )

高士永久屋核配烏龍,要如何要求族人去判斷自己的叔叔阿姨?

八八重建中,各永久屋基地都傳出房屋核配過程混亂,引發爭議不斷。高士村第二期永久屋共22戶,在今年七月即將落成之際,再度傳出烏龍核配案例。

住在高士村第六鄰的尤慧蓁,是附近村子嫁過來的高士媳婦,她與先生名下有房子、土地,一家三口多年在部落生活。八八風災後,土地被劃入特定區域,政府希望他們不要回原居地居住,只好申請永久屋。在高士第二期永久屋預備興建時,調查共需建造22戶的名單,尤慧蓁一家也都名列其中。不料一年後,永久屋完工在即,他們卻已經不在名單之內,無法獲配。

尤慧蓁說,自己一家人不是沒有能力在部落蓋房子,但是土地房屋都被劃為特定區域,未來法規走向尚不明確,申請永久屋卻又未獲配,政府的處理態度令人失去信心。

與此同時,族人也反映,獲配永久屋的名單裡,有許多人長年不住在部落,如今的高士永久屋空屋率極高:「這樣就已經失去當初那些捐款的善意。有這麼多人不住在那裏!請政府晚上一個一個去數,有幾戶燈亮著?可能五個燈都不到!」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形?以下是記者整理報導。

行政矛盾、標準混亂的永久屋核配

尤慧蓁的先生李文斌是高士人,他們在高士村第六鄰名下有土地、房屋,在98年的五、六月間,夫妻倆為了翻修老屋,還去申請該房屋的稅籍證明、用電證明,沒想到隨後碰上八八風災。因為當地被判為危險區、不得居住,他們一家就到鄰村依親。

尤慧蓁表示,其實一開始沒有想到要去申請永久屋,還在想能不能回來自己蓋房子。「一開始我們就知道會很亂,也不知道政府會怎麼走,所以我們沒有想去申請永久屋,我們就想再看看。一直到第二期(永久屋)要蓋的時候,村長才跟我們說,你們要去申請,不然就沒有了,也不能再回去(原居地)住。」

尤慧蓁說,高士村第六、七鄰劃為特定區域之際,他們尚在依親,根本不知道被劃成特定區域。直到第一期永久屋已興建、預備蓋第二期的時候,他們才在村長提醒之下,知道自家被劃成危險區,就是所謂「特定區域」,以後回去居住、蓋房子可能都有困難,才終於決定申請。

「一去申請才知道,文斌已經在第一期(永久屋)。原來是文斌的爸爸、他大哥、他本身、他妹妹,四個人的名字都報在一起,已經申請第一期的房子了。問題是永久屋的房子就是三個房間,他們四個人都是成人,都有家庭,這樣怎麼住?」

「但是用文斌的名字去報第二期,也不行。承辦人員說,因為他的名字已經在第一期了,不能重複申請。後來只好用我的名字(尤慧蓁)去報。報上去承辦人員又說不行,他說你們是夫妻,文斌既然在第一期,夫妻就不能重複申請。」

李文斌說:「我們明明原本就有房子、有土地,跟我的爸爸、哥哥都是分開的。一句『不能重複申請』就說我們不能有房子,那我們要怎麼辦?這不是很矛盾嗎?」後來他們拿土地權狀、稅籍證明、用電證明去給承辦人員,以證明名下有土地、房子,「結果承辦人員說,你們第二期是集體遷村方案,不看這個。」

高士村族人表示,永久屋核配過程非常混亂,也不只尤慧蓁一家曾被認為「資格有問題」。就在不斷的行政往返之間,第二期名單也不斷異動,從一開始的22戶莫名增加成25戶,但是房屋根據初始名單興建,僅22棟。

因為行政上的矛盾,出現如此尷尬境況,政府的處理方式卻是交給部落會議,要求部落自行表決出有資格入住的22戶名單。

在6月3號最後一次的部落會議上,縣府原民處副處長蔡文進親自南下高士村列席。會議中提供25戶名單表格,讓在場村民勾選出22戶。尤慧蓁說:「我一看是這樣,我就知道我們不會在裡面了!」

1

尤慧蓁夫婦原本在第六鄰有自己的房屋、土地,土地有權狀,房屋因為是數十年前的老屋,沒有權狀,但有單獨的稅籍、用電證明。

2

部落會議表決的公平性——「我要怎麼去判斷我的阿姨、我的叔叔?」

政府要求部落族人自己從25戶裡,勾選表決出22戶有「實際居住」在部落的人,予以核配房屋,卻沒有看見部落內錯綜複雜的親戚關係,如何讓居民公平「表決」?

尤慧蓁說:「問題是『實際居住』,到底是一年2、3天住這裡?還是一年365天住這裡?實際居住沒有規則,只能由部落判斷,請問我怎麼可能去判斷我的阿姨、我的叔叔?都是部落的人,誰能夠說誰不住這裡?政府玩這樣,我不知道誰對誰錯。但是對我們這些真的住在這裡的人來說,真的會對政府也失去信心。」

「我一知道是用這種方式(部落會議表決),我就知道不會有我了!因為老人家不認識我(我的中文名字)啊!認得有這個人,不認得『尤慧蓁』三個字。而且六、七鄰都是自己人、都是親戚,誰會認得你『尤慧蓁』?」

也有族人私下表示,其實這樣的表決,就是家族人數越多、戶籍下掛名越多的,可以分配到越多戶的房子。「問題是,戶籍掛在部落,他們都不住在部落啊!」這也造成最後永久屋常常核配給長年旅外的族人,空屋率極高。

颱風來時,我們是唯一還住在特定區域裡的那一家

因為沒有獲配房屋,尤慧蓁一家只好仍待在被判為「危險」、已劃為特定區域的房子裡。他們也無奈說,這次颱風來的時候,「我們是唯一還住在特定區域裡的那一家。」

尤慧蓁夫妻在多年前就放棄外面的工作回到部落,希望回到家鄉的土地經營農業、生態旅遊等產業。她說:「我和文斌,兩個人回來的時候,領的薪水都還不到以前的一半。」透過一點一滴的努力慢慢回來,沒有想到,真心想在部落生活和發展的人,最後沒有獲配房子。

他們表示,希望政府給他們一個交代,說明沒有獲配的原因到底是什麼?而原居地被劃為特定區域、申請永久屋不通過的情形下,進退失據,「我到底要怎樣才能合法的在自己的土地上,有一個房子?」

3

行政上的矛盾和爭議,最後卻由部落會議來表決哪一個族人有資格取得永久屋。族人表示,在部落錯綜密切的親戚關係中,這樣的方式只是撕裂族人情感,無助於使核配更公平。

4

在烏龍核配過程中,高士永久屋的許多房屋分配給長年在外的村民。族人反映:「這樣就已經失去當初那些捐款的善意。有這麼多人不住在那裏!連老人家都不住那裏,他們有時候還是跑下來(部落)住,因為他們覺得不方便,半夜有什麼事情都叫不到人。為什麼?因為他們的小孩也都不住在那裏!他們都在外面工作、買房子,好幾年也不一定回來!請政府晚上一個一個去數,有幾戶燈亮著?可能五個燈都不到!」

2 回應 to “高士永久屋核配烏龍,要如何要求族人去判斷自己的叔叔阿姨?”

相關網站聯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