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義村的vuvu cama:我甘心樂意留在部落裡

本文摘要:連續兩年經歷風災,來義村超過半數村民陸續搬遷到新來義部落永久屋。Cama則是沒有申請永久屋的村民,「因為我想我們田地、墳墓在這裡。最主要的是我的房子也沒有壞。我是甘心樂意的在這邊,萬一真的怎麼樣,也不會要求賠償。」 ( 圖/ 鄭淳毅。Vuvu Cama會在閒暇之際上山整理老石板屋 )

來義村的vuvu cama:我甘心樂意留在部落裡

來義村受到八八(莫拉克)、九一九(凡那比)兩次颱風的侵襲,許多河邊的土地和建物被河流吞噬。不過,六十多歲的vuvu Cama,到現在一直住在村子邊緣靠近河床的工寮裡。雖然在來義東部落有自己的房子,但他說:「我喜歡住這裡(工寮),我喜歡安靜。」

Cama的生活也很簡單,「白天我去外面做工,晚上就開車回來,每天來回。要不然,部落有事情要我配合去幫忙,我就去。」除了自己的工作、部落的工作,Cama有時也在閒暇之際,上山整理家族留下來的老石板屋。談起八八前後,他說:「我的生活沒有什麼改變。」

1

Vuvu Cama臨河的工寮與菜園。

回想八八當下,Cama說:「村長會分配,你做這個、你做那個,每個人的工作不一樣,我們都要跟村長配合。做好自己的工作,再回到我們的(救災)中心集合。8月8號早上,我們就開了一條小路出去。8月9號,記者、國軍還有直升機就進來了。8月10號,鹽巴、食物已經都沒有問題,搬運車已經可以進來。很多人幫村長搬物資,分配給大家,每一戶都有分到。」

當時,來義村自主而團結的因應緊急災變。那之後,Cama表示,除了和妹妹一起看顧被撤離到市區療養院的九十多歲老母親之外,生活就逐步歸於平靜。

「河水沖過我前面的地,只是往石頭那邊沖過去,連花也沒有沖到,好像它也會看呢?」Cama的工寮在河道邊,工寮前還有一畦菜園,幸運的沒有遭沖毀。

3

有時,Vuvu Cama會在閒暇之際上山整理老石板屋。他說,石板屋的年紀算不出來了,「媽媽的媽媽留下來的。」久無人居,要定期整理、生火煙燻,以免容易壞掉。

我是甘心樂意留在這裡,萬一真的怎麼樣也不會要求賠償

連續兩年經歷風災,來義村超過半數村民陸續搬遷到新來義部落永久屋。Cama則是沒有申請永久屋的村民,「因為我想我們田地、墳墓在這裡。最主要的是我的房子也沒有壞。政府來開會,我都有參加。政府跟我們說,要遷的遷,不要就不要,兩邊都是一樣的照顧,就算只有一戶政府也一樣的照顧。那這樣,我就選擇不要搬。」

「我是甘心樂意的在這邊,萬一真的怎麼樣,也不會要求賠償。唯一希望(政府幫忙)的是,把道路挖一挖,水電、基地台接好。」Vuvu Cama對重建的期望很簡單,但是他也希望工程進度快一點。「來義的重建好像有一點慢耶。像那個(河岸護坡)鋼筋已經綁好了,但是為什麼還不灌水泥呢?」

但問起工寮這麼靠近河床,會不會擔心?他很平靜的說:「不會。如果(風雨)真的很嚴重的話,村長會廣播,我們就會配合,我們會撤離。」

來義的主要道路現在緊臨河床,遇雨易斷,但在道路上方數公尺的山坡上,有一條沿山小徑,可通往義林村,就是撤離路徑。「這個是日本時代的道路。我們小的時候,走這條路上學。長大出去做工,晚上一群人也走這條路回來。」八八之後,因應環境變化和撤離機制,來義村將這條小路整修成救災道路。

雖是救災道路,但整理得很仔細,沿著山壁砌出石牆,靠近邊坡的地方就以大一點的石頭立起「交通錐」當成安全措施。Vuvu Cama按著走山路的習慣,削藤作杖,一路指點著:「你看,這個石頭(交通錐)很漂亮,村長說要維持原貌,沒有給它塗顏色……這個(石牆)是八八零工做的……水泥是我們請鄉公所幫我們鋪水泥路面,經費只有一點點,所以最後只鋪了一點點。但是也很好,有多少就做多少。」

曾參與舊部落修復工作的Cama也說,來義還有很多像這樣的小徑,如果也慢慢整理起來,以後也許可以接待預約的遊客、讓人來欣賞風景。「來義真的很漂亮。就算是八八水災崩下來的地方,也是很美。」

2

來義的救災道路。一部分透過八八零工的努力,整理得十分仔細。

2 回應 to “來義村的vuvu cama:我甘心樂意留在部落裡”

  1. 蕭愛蓮 說道:

    令人感動的話
    人本來就有選擇的自由

  2. Giyaw Salingaulj 說道:

    我們的想法和心態就很單純不複雜,想要留在部落。

相關網站聯播